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八章君臣相和

第两百三十八章君臣相和

        密州!

        “你说什么?”

        蓦地惊起,夏贵一脸愤怒的瞪着王选,喝道:“告诉我,临沂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今晨时候,夏贵刚刚自睡梦中苏醒,正准备领兵攻打莱州,为自己的功劳簿之上再添一笔佳绩。

        然而正准备开拔时候,驻守临沂的王选就匆匆忙忙的跑过来,身上铠甲破破烂烂的,神色也相当的匆忙,然后他就听到了这个令自己错愕的消息来。

        王选低着头,整个身子也在颤抖着:“是蒙古,蒙古军来了。”

        “蒙古来了?既然蒙古来了,那你就应该在临沂,为何突然来到这里?难不成那临沂已经被蒙古所占据了。”夏贵吼道。

        王选一脸羞愧,面对着众位将士,他甚至不敢抬起头来:“确,确实如此!”

        “但是根据我得到的情报,那张弘范目前尚在潍坊,并没有任何兵马调动的痕迹。为何你却丢了临沂?”夏贵心中生疑,继续问道。

        临沂乃是运输粮食的关卡,送往前锋的粮食,多数需要从此地调集。

        若是此城被蒙古所截断的话,那自己无疑就等于被掐住了七寸,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掐死。

        王选两眼带着慌乱,却不敢直视夏贵的眼睛,低声回道:“是张陌!是他暗中开启城门,放蒙古进城的。”

        若非那张陌做出这般行径,以自己的实力,如何会如此迅的丢掉了临沂?

        “张陌?居然是他?我待他可不薄,他怎么做出了这种事情来?”夏贵明显露出愤怒来,张口喝道:“若是让我逮到他,非将此人给杀了不可。”

        要知道当初为了拉拢对方,夏贵可没少给对方允诺应该的粮草,甚至还准许对方继续担任临沂的知县。

        如今时候,对方转眼就背叛了自己。

        这让夏贵有些难以接受!

        “若是这样,那请问将军。我们又该如何?继续攻打莱州吗?”吴胜张口问道。

        夏贵两眼闪过复杂的神色来,随后出了一声叹息来:“不了!”

        “那我们接下来如何?继续待在这里吗?”吴胜接着问道。

        其余将士也一起看过来,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来。

        眼下临沂被蒙古占领,等于后勤被彻底的断绝了,他们如今时候完全就是孤立无援,极容易陷入蒙古的重重围剿之中,到时候只怕就是全军覆没了。

        夏贵蓦地叹声气,然后说道:“前往青岛吧。那里有港口,若是和我朝水军联系上,应该可以从这里撤退。毕竟,咱们已经不可能继续战斗了。”

        夏贵虽是贪财,但并非亡命之徒,当然明白自己的斤两。

        所以他一直都按兵不动,从来不去招惹远比自己强的张弘范,如今时候陷入重重困境之后,自然也开始筹谋撤退之事。

        至于北伐之事?

        若是能够继续的话,那自然会为其敲锣打鼓、摇旗助威,但若是遇到难以逾越的障碍,就会如同那啃到了铁制奶酪的老鼠一样,灰溜溜的跑了!

        吴胜神色一松,立时阖回道:“启禀将军,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其余将士也纷纷松了一口气,暗自感到了庆幸。

        “至于你?闯出这般祸事来,纵然不死也得重罚。等到回道临安之后,你自己去请罪吧。”侧目瞪了王选一眼,吴胜毫不客气的就是一顿斥责。

        王选无言以对,唯有素手在侧,任由旁边士兵将自己绑住,然后关入牢笼之中。

        这一辈子,他算是彻底完了!

        “唉!这一下,这北伐算是彻底完了。只是不知那临安又会如何?贾似道,若是你知晓了这消息之后,你又会如何打算?”遥望南方,夏贵心中浮想联翩。

        当这个消息传到临安之后,定然会惹出滔天巨浪来,这个他相当明白。

        ——————

        临安!

        踏入太子府之中,贾似道双眸微张,就见到那赵璂正像模像样的拿着一本书,旁边也站着好几个教习,正辅助他认识上面的蚊子。

        略微抬起了下巴,贾似道让自己看起来有些高傲:“太子,你在做什么呢?”

        “看书呢。”

        那赵璂抬起眼来,见到贾似道来到这里时候,立时自座椅之上站起来,正欲离席时候却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又是一脸懊恼的坐了下来。

        贾似道问道:“看书?看什么书?”

        “战国策。”

        对着贾似道展示了一下书籍名字,赵璂一脸的懵懂。

        对他来说,这本书似乎太过了艰难,以至于他一直到现在,都看不懂上面的东西来。

        正在此时,站在一边的叶梦鼎却是诉道:“殿下。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你若是能够看清楚其中的奥义,自然就明白其涵义。比如说这段东周策,你若是读懂了,那也就明白眼下我宋朝忧虑。”

        贾似道嘴角微翘,却是抬头看去,却见那战国策之上,分明写着这样的一段文字。

        “秦兴师临周而求九鼎,周君患之,以告颜率。颜率曰:‘大王勿忧,臣请东借救于齐’。颜率至齐,谓齐王曰:‘夫秦之为无道也,欲兴兵临周而求九鼎。周之君臣,内自画计,与秦,不若归之大国。夫存危国,美名也;得九鼎,厚实也。愿大王图之。’齐王大悦,兵五万人,使陈臣思将以救周,而秦兵罢。”

        赵璂左右看了一下,却是摇了摇头,回道:“不懂!”

        贾似道轻笑一声,又道:“千年之前之事,如何能够和今日相比?我觉得你是不是过虑了?”

        “斯事已矣,不过旧事重演罢了。老臣一片忠心,只求殿下能够福禄安康罢了。”叶梦鼎轻轻摇头,眼中透着无奈。

        他也六十有余,精力早已经不足,虽是有心教育赵璂,但赵璂太过驽钝,终究无法开导。

        赵璂也不明白叶梦鼎为何如此,两只眼睛直溜溜的盯着那沙漏,等到其中沙子全数漏尽,方才拍着手笑道:“两个时辰已经过了。我可以出去玩了!”说着,也不管那脸色瞬间僵硬的叶梦鼎,便趁着贾似道的衣襟,笑道:“好些天没见到你了,我可想念你了。你能不能带我去玩耍?”

        “当然。只要殿下想去的地方,和我知会一声,我自然会带领陛下前去。”

        贾似道笑着回道,末了又带着挑衅看了一眼叶梦鼎,似乎是在宣告着自己的主导权。

        就算他被调走了临安,并且也离开了近一个月,但依旧可以轻易的让赵璂投入自己的怀中。

        见到这一幕,叶梦鼎心中绝望。

        “难道说,这九鼎当真要更易了吗?”

        毕竟,就赵璂这般模样来,可算不上是什么明君。

        另一方面,贾似道也带着赵璂走出太子府。

        赵璂被困在了书房有两个时辰,自然也欢喜得紧,跟在贾似道身后看着临安街上的场景,不时出一阵阵惊呼,虽然和其年龄不太相称,透着一股幼稚来,但也可以看出来,赵璂相当的开心,在他人眼中看来,就似一对父子一样。

        只是可惜了,若要成为管理一个王朝的皇帝和宰相,可远不是君相相和就能够解决的。

        两人玩耍了好久,等到太阳落下之后方才歇息,将赵璂送回太子府之后,贾似道就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中。

        谁料他刚刚踏入府邸,就听到一阵惊呼声。

        “你今天都在哪里?为何我四处都找不到你!”

        定眼看去,贾似道这才注意到对方乃是留梦炎,遂问道:“当然是陪同太子玩耍了。只是你怎么了?为何这般匆忙?”一边问着,还一边好整以暇的坐下来,准备喝口茶润润嗓子。

        这天,他可着实走了不少路。

        留梦炎说道:“你还不知道吗?夏贵自密州撤退了!”

        “夏贵撤退了?”

        乍闻消息之后,贾似道赶紧从座椅之上跳了起来,死死的看着留梦炎。

        “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留梦炎回道:“没错。根据夏贵的传信,说是因为临沂被蒙古占领了,不得已之下只好撤离了密州,目前正停驻在青岛之处,等着水军支援。”

        “好个贪生怕死的家伙,这个时候倒是溜的挺快的。”贾似道张口骂道。

        任谁也明白,在局势一派大好的情况下,夏贵突然做出这般举动,明显是打算拆台,若是被吴潜知晓了,非得被参上一本。

        想到这时,贾似道又是问道:“对了。此事还有谁知晓?”

        “临安之内,除了你我之外,并无其他人。”留梦炎回道:“而且此事事关重大,所以夏将军也没有正式通知政事堂,而是选择以密信的方式,传递给我。”

        “那就好。那就好。”贾似道松了一口气,只要消息还被封锁着,那他就还有希望。

        留梦炎继续问道:“但是这件事情终究无法隐藏起来。若是当真被吴潜他们知晓了,那我们又该如何?”

        那吴潜虽是老迈,但可不是善茬子,若是被他直接捅到了赵昀眼前,两人全都会卷铺盖回家,根本无法在朝堂上立足。

        赵昀虽是无能,但这点魄力还是有的!

        “如今时候,也许只有力保赵璂,并且将他扶植成为皇帝了。”贾似道神色狰狞,毫不掩饰自己的贪恋。

        因为他明白,唯有让太子成为皇帝,自己才可以以太子太傅的身份,就此站稳脚跟。

        而且那赵璂也不过是一介驽钝之人,上台之后对朝政当让也不清楚如何处理,到时候必然全权交给自己。

        唯有完成这一点,方才算是真正安全。

        贾似道相当明白这一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