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一章错漏百出的婚姻

第二百四十一章错漏百出的婚姻

        “元帅,又失败了吗?”

        眼见着伯颜走入府中,赫经注意到对方神色依旧带着苦恼,便带着几分猜测问道。

        伯颜一屁股坐下来,吩咐侍女端上来奶茶来,苦笑道:“没错。那张世杰态度坚决,而且本事也不错。我无法劝服,更无法战胜此人,实在是让人恼恨。”

        “元帅。必须要击败此人吗?”赫经低声问道。

        伯颜点点头,诉道:“那是自然。毕竟让此人盘踞在这,那我们也无法打破封锁,将这群可恶的南蛮子彻底赶走。”眼睛一转,却是落在了赫经身上,问道:“只是你有什么计策,可助我解决此人?”

        既然自己无法解决对方,那不如请教他人。

        对于这一点,伯颜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这个。若是张世杰的话,我无能为力!”赫经为之一愣,然后摇了摇头回道。

        伯颜问道:“为何?”

        “元帅,你也知晓此人出身于张氏一族,和那张弘范势同水火。两人数度交锋,也不曾分出胜负来。便是那张弘范以同族之谊来劝,都被他给否决了。”赫经摇摇头,无奈道:“我和他素无交集,如何能够劝服?”

        “这厮这般顽固?”伯颜神色凝滞。

        若是继续停留在这里,光是一天消耗的粮食也不小,他也不想要继续等待下去,纵然击败了宋朝,却给了赤凤军可趁之机,所以说必须要速战速决。

        “没错。”

        赫经阖首回道:“不过在下认为,若要解决此人,关键不在于此人,而在于临安。”

        伯颜笑了起来,带着几分打算问道:“临安?你有什么打算?”

        “启禀元帅,根据臣所得到的消息。那临安之中近日有变,其皇帝赵昀已然生病,只怕命在旦夕。其侄儿赵璂虽被罢黜,但太子之位悬而未决,依照这般模样看来,只怕对方也支撑不了多久,必然想要停战。”赫经阐述道。

        “哦?原来近日时候,那南朝闹出了这么多事情来?”伯颜笑着回道。

        赫经回道:“没错。正所谓蛇无头不行、兵无主自乱。那赵昀重伤在床,已然难以决策,其朝中更无一人能够决策,而那赵璂更是一介傻子。如此状况,正是我等浑水摸鱼的好时候。”

        “那你准备怎么做?”伯颜问道。

        赫经俯身一拜:“启禀元帅。在下打算亲自前往临安,若是能够借此机会,强逼临安撤军,那对我们也是有着莫大的好处。不是吗?”

        “这计策倒是不错。”

        伯颜点点头,脸上也浮现出笑意来:“若是能够不费一兵一卒降服对方,那自然是上佳的策略。”

        其他的不说,蒙古刚刚和赤凤军进行过一场厮杀,直到现在也无法恢复过来,若是在将和宋朝的战争拖上个一两年,那蒙古必死无疑。

        伯颜对此相当明白,当即允诺下来,让赫经准备行礼,前往临安。

        若是能够说动临安,让他们就此撤军的话,自然是最好不过了,便是赫经因此而被囚禁甚至击杀,对于伯颜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可惜的,自然不会拒绝这个提议来。

        ——————

        临安。

        立于太子府之前,贾似道看着那张灯结彩的牧羊,便感到特别的得意。

        “我本以为你无法办成此事,没想到你竟然完成了?当真是让我吃惊啊!”

        紧跟旁边,那留梦炎也是一脸得色:“要不是我费尽心思,那女子如何愿意嫁个太子?这一下,我倒要看看那吴潜究竟是什么脸色。”

        “哈哈。本以为能够借此机会将我们扳倒,但是他们可曾料到,我们还可以这般来?如今时候,赵璂倒也总算是能够站稳脚跟了,不至于被赶出去。”贾似道想起当初对方听到这消息时候的吃惊样,自然也是咧开嘴来,开心的笑着。

        只是那赵璂却一脸茫然,却是问道:“贾丞相,太子妃是什么?”

        他这问题一出,周围的人莫不是身子一颤,差点儿就笑了出来。

        “太子妃?你怎么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了?”贾似道侧目一瞪,众人赶紧收住笑容,那赵璂依旧茫然,继续问道:“你不是说吗?这太子妃是我老婆,但是我又没看到过她,怎知道她漂不漂亮?若是不漂亮的话,我可不会娶。”

        “放心吧。既然是太子妃,那自然是漂亮无比。难道说,我还会骗你不成?”贾似道回道。

        赵璂这才停了下来,昂着脖子看向远方,似是想要寻找那众人口中的太子妃,究竟在什么地方。

        “滴滴答答!”

        随着一声悦耳的喇叭声,众人皆是感觉精神抖擞起来,纷纷站直了身子。

        而在远处,一辆花轿已经被抬了过来,只有皇室才能享受的十六抬大轿,也算是配得上太子妃的身份了,在左侧的马儿之上,却是坐着全卫。依照着婚姻的礼仪,他需要亲手将自己的女儿送到太子府来,只是他脸上却是黯淡无光,并没有半点的喜悦之情。

        待到被送到了太子府之前,贾似道和留梦炎也挺直了胸膛。

        那赵璂拍着手儿,笑着说道:“太子妃,太子妃终于来了。”

        眼见着花轿落下,他还未等众人准备好,便身形一动,直接窜到了花轿之前,伸手朝着那落下的帷幕伸去,想要将其掀开,看看里面的人儿漂不漂亮。

        这模样,当即将那媒婆吓住,连忙拉住了赵璂,诉道:“太子妃,你现在还不能掀,得等走了程序之后,才能够开始接新娘子。”

        “她是我老婆,我要看她还要你管?”

        赵璂却是忍不住,稍微一用力,就将媒婆退到一边,掀开了垂下来的帷幕之后,便伸手直接握住了那少女的手。

        乍然见到一个男子进入轿子之中,这少女也是惊恐无比,正欲呼救时候却见到对方乃是太子,连忙将嘴巴闭住,然后缩着身子,企图避开对方的手儿。

        赵璂有些不耐烦了,直接喝道:“你是我老婆,怎么老是躲我啊?”

        全卫看着担心,低声劝道:“殿下,能否等一下,待我完成礼仪之后,在成婚可以吗?”

        “为啥要等?我就想见见我老婆,这都不行吗?”赵璂没耐烦,压根就没有给全卫半点面子,一把抓住对方手,也不管对方是否有些推拒,就将其直接从轿中扯了出来。

        那女子眼见前方皆是黄土,也是慌了神,按照婚姻习俗,若是在入门之前沾上了泥土,那可就代表着一辈子都不幸福。

        无奈无论如何挣扎,自己都无法躲避,两只脚也终于踏上了黄土。

        见到这状况,这少女整个身子全都愣住,痴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赵璂又道:“奇怪了,怎么头上还戴着这个红布?挡着脸,可看不清楚是否漂亮。”一伸手,也不管他人如何争议,就将其掀了开来。

        于是,曾经始终躲在轿中的少女,也终于在此刻露出了真容来。

        面白如雪、双眸如月,勾住了无数人的心怀,眉心一点朱砂,较人看到了,莫不是感觉一阵心悸,生出神女感觉。

        赵璂拍着手叫道:“果然漂亮。”

        他却是没有注意到,在这位女子眼角之处,留下来的两道泪痕。

        “既然你是我的老婆了,那就和我回房吧。”忍不住心中欲念,赵璂一把将少女整个抱住,却是直接就朝着那房间奔去。

        如今时候,他已经被勾起了**,只想要在这个时候一亲芳泽,共享鱼水之欢。

        众人见到这一幕,莫不是无奈摇头:“就连拜堂都掠过了,这太子也忒不是玩意了。”如此奇葩的事情,也发生在了这里,当真是让人倍感吃惊。

        但一想那赵璂传闻,众人也就不感到奇怪了。

        毕竟,那赵璂压根就是一个脑瘫智障,能够控制住**,没有当着众人的面做,已经算是不错了,有哪里能欧苛求呢?

        留梦炎见到这一幕,心中不免有些后悔:“贾丞相,咱们这般说,对吗?”

        记忆里,那少女的脸庞没有半点血色,两只眼睛也红肿着,显然也哭过了很长时间,想到这般女子会如此伤心,竟然是自己所为,留梦炎就感到特别的不舒服。

        贾似道冷哼道:“从今天开始,他们两个就是夫妻了。既然是夫妻,那所谓的夫妻之事,自然也可以做得,难道你也有意见吗?”大概察觉到留梦炎心中的迟疑,他又是瞪了对方一眼。

        留梦炎这才苏醒过来,连忙将额头汗水擦拭干净,笑道:“这倒也是。”心中却是骂道:“那女子,果然不愧是红颜祸水,竟然险些让我生出想要救她的想法?看来以后需要小心一点,莫要被这女子给弄死了。”

        作为整个事件的指示者,留梦炎当然知晓自己的行径,更明白当初为了完成这件事情,究竟使用了多少手段来。

        如今时候,那女子贵为太子妃,其身份和实力自然也上了一个台阶。

        若是她当真打算报复的话,那实在是一个威胁。

        所以留梦炎也做好了警惕,打算多找几个女子来送入太子府,这样也可以分散赵璂的心思,更可以分散对方的注意力,自己自然也安然无事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