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二章蒙古使者

第两百四十二章蒙古使者

        “这两人,当真卑鄙无耻。”

        牟子才躲在人群之中,偷见两人得意模样,双拳紧紧握住,眼中透着怒火:“为求保住官位,竟然用出这种手段,去欺压一个弱女子?”

        “但如今事情已成,你我又能做什么呢?”陈宜中苦笑道。

        “那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女子,被那个蠢货所玷污吗?”虽是觉得有些僭越,但牟子才想起那少女可能遭受的折磨,就感到一阵无力。

        陈宜中默然以对,也不曾说什么。

        牟子才唉声一叹:“唉。还是我太过无能,未曾及时预料到对方手段,导致了这般解决。”

        他当初也曾经见过几人,更曾经嘱咐过他们,千万莫要答应这事儿。

        但那全卫不过一介小官,如何能够抵得住留梦炎、贾似道的威逼利诱,为了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也只能接受了。

        那新娘已经被拖入府中,现在所遭遇的事情可想而知,原本热闹的婚宴,被赵这一弄,也没了多少兴致,虽然是筹光交错、锣鼓喧天,但也无法藏住宾客们心中戚戚,皆是感到眼前一片昏暗。

        他们也没兴致在这饮酒,遂结伴一起,离开了宴席。

        正走出客房来,牟子才眼见,却见到远处墙角之处,正蹲着一个人来,乃是今日婚宴新娘的父亲全卫。

        忍不住心头怒气,牟子才走上前来,劈头就骂:“你这混蛋,难道不知道因为你这一弄,让我们究竟有多么被动吗?”

        那全卫毫无反应,依旧佝偻着身子,头颅也垂下来,就和一个吊丧鬼一样。

        “你可是她的父亲,竟然任由那帮混蛋,将她送到太子之处?你还是人吗?”

        牟子才难掩心头怒火,走上前来直接讲对方扯了起来,这才注意到对方脸上泪痕满面,两只眼睛也通红通红的。

        见到对方这般样子,牟子才纵然心中有万般愤怒,却在一瞬之间彻底消失。

        他却忘了,自己对于那女子来说,不过是一介外人,而对方才是她的父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女儿坠入无间炼狱,想必对方也并不好受吧。

        自牟子才手中滑落,全卫跌坐在地上,忍不住心中痛楚,开始哭泣起来。

        “我知道!但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杀只鸡都不敢的书生,他可是太子啊,当今官家的侄儿。这样的话,你让我如何反对?”

        一声声,一念念,诉尽了心头的哀怨。

        如今时候,他也不过是一个凡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女儿跌入地狱,自己什么也做不到的凡人。

        牟子才似有所感,双眸也失去了色彩。

        “我们走吧。”

        遥望远处热闹的宴席,那里的人儿杯盏交错,可以说是喝的好不快活。

        但他们却只能躲在一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生。

        红尘炼狱,大抵如此!

        自宴席离开,贾似道自得其满,感觉这世间的一切,全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然而,正当他走入府中时候欧,却见府前立着一人,身量颇高、一身锐意,身上穿着一件青色儒袍,浑然一副大儒的风范,就那么站在了自己的府前,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

        双眸微皱,贾似道凝神看去,低声问道:“你是谁,为何我不认识你?”

        朝中大臣,他莫不是熟悉无比,便是那些大儒也有所了解,但搜遍脑中记忆,却都没有对方的痕迹。

        这一点,让贾似道开始警觉起来了。

        “敢问阁下可是贾似道?”

        那人转过身来,对着贾似道打了一个稽,然后问道。

        “大胆。丞相名讳,岂是你能够轻易置喙?”

        未等贾似道回应,旁边的侍卫便耐不住心中愠怒,走上前去就准备将对方赶走。

        宰相门前七品官,他们入了贾似道的门下,耳濡目染之下,也沾染了许多恶习,对于眼前这没牌没品的人,自然也并没有多少的尊敬。

        那人轻笑一声,越过几人落在了贾似道脸上,笑了起来:“原来你就是贾似道?”

        贾似道双眉微皱,透着几分警惕,并未回应对方的问话,身边的侍卫也自感受到了挑衅了,纷纷张手朝着对方抓来。

        “砰砰砰!”

        那几位侍卫未见自己抓住对方,就感觉眼前一阵恍惚,却是直接被摔出去了。

        贾似道脸色微颤,低声问道:“你是谁?为何前来找我?”

        敢于在这个时候出现,并且在堂堂天子治下做出这般行径的,只怕对方也并非寻常之人。

        “在下赫经。乃蒙古所派之天使,今日来此,正是为了北伐一事。”

        赫经这才拱起双手,稍作行礼之后便挺直腰杆,回道:“不知阁下是否愿意接见?”

        “蒙古天使?”,“北伐?”,两个词儿窜入贾似道脑中,立刻将他体内残存的酒劲全数蒸散,整个人也警觉起来,低声问道:“你,真的是蒙古天使?”

        若是宋朝官员,贾似道尚且可以使用各种手段,一如面对吴潜、牟子才、陈宜中等人一样,将其牵制住,令其根本就无法做到半点事情。

        但对方可不一样。

        身为蒙古之人,这赫经可不归宋朝管辖,所谓的宋朝约束自然是形同虚设,而且处于对其背后蒙古的恐惧,只怕还必须要将其当做天朝上邦来对待。

        要不然,那蒙古一怒,整个临安朝臣,全都会被震惊了。

        “自然!”

        微微翘起的下巴,象征着赫经的桀骜。

        纵然对方乃是宋朝丞相,和自己的领导一般级别,但赫经依旧有着自己的矜持,根本不屑露出丝毫谄媚来。

        “既然是蒙古天使,那还请里面进!”

        贾似道眸中闪烁不定,旋即挥挥手,领着赫经踏入了丞相府之中。

        两人一起走入堂中,贾似道便吩咐侍女去准备一些茶水、吃食来,并且让赫经挑了一个座椅坐下之后,自己也一起陪同着坐下来,只是脑中思索着对方的目的,却始终未曾开口说话。

        茶水端上,廖廖余香散开。

        赫经润了润嗓子,好整以暇的看了一下周遭之物,双眸亮了起来:“素闻你们南朝经济鼎盛、物产丰饶,今日一见倒是名不虚传。”

        毕竟在这堂中,贾似道为了渲染自己的权势,可没少摆了许多珍贵的金石玉器,便是那拓文、石碑之类的东西,也不在少数。

        “不过是得到官家恩宠,这才有了这些东西罢了。”

        贾似道摆摆手,混无以前的自信,话中也带着几分惶恐,低声问道:“可否告诉我,你今日前来此地,究竟有什么目的?”

        此时的他,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害怕,迫切的想要知晓赫经此行的目的。

        赫经只觉得好笑无比,嘴角微翘问道:“那丞相以为呢?”

        “这个,莫不是打算投入我宋朝麾下?”贾似道假意问道,旋即摇了摇头,自嘲的说道:“不过先生这般才华,就怕入了我朝之后,也无法挥一身本事,实在是屈尊降贵,还是算了吧。”

        “当然不是。”

        赫经笑着否定了,然后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低声说道:“实话实说,今日我来此,乃是为了消弭战争而来的。”话音似有所指,继续阐述道:“毕竟经过了这么些天的战争,想必贵朝也消耗甚多,迫切的想要停止北伐。不是吗?”

        “原来是这个吗?”

        贾似道稍感放心。

        赫经阖回道:“自然如此。所以我想要在这里问一下先生,不知什么时候,可以让我面见你那君主?”

        “你想要见陛下?”贾似道心中微动,提高了警惕。

        看对方样子,似乎并不打算拆穿自己的伪装,但他却明白若是被赵昀现前线真实状况,那自己只怕也坐不长了。

        赫经并未察觉到对方神色变化,事实上他对眼前之人充满着鄙夷,依旧态度桀骜的说道:“自然。毕竟这乃是关系到两朝之争,仅凭你一人,只怕还做不了主。”

        “这家伙,当真有够猖狂的。但是我可不能让你见到陛下,要不然我岂不是就彻底没命了?”

        贾似道在心中暗暗想着,口上继续迎合着说道:“当然可以。只是你也知晓,官家日前已然染病在身,现在正躺在床上,许久不曾痊愈了。若是想要见上一面的话,只怕还有些麻烦。”

        昔日歼灭祖龙一战,赵昀虽是得到了乔行简挺身挡下反噬之力,但依旧留有暗伤。

        历经二十多年,那暗伤也终于无法压制,开始渐渐的吞噬着赵昀的生命,如今的他只能够躺在床上,靠着他人的搀扶才能够勉强维持生命,所有的朝政之事,自然也无法处理,只能交给贾似道、吴潜两人来处置了。

        可以说,此刻的临安,就在吴潜和贾似道之间左右。

        至于究竟谁能够成功,目前也还没有一个定数。

        赫经稽拜道:“那我就静候你的佳音了。”站起身来,赫经却不愿意继续待在这里,自堂中走了出来,等到快要跨出门槛的时候,却是转过头来,对着贾似道郑重的警告道:“对了,可莫要让我久等了,要不然错过了时候,可就是你们的错了。”

        “自然!”

        贾似道也不愧是权臣,虽是被对方屡屡挑衅,却还是能够忍住心中愤怒。

        等到赫经离开之后,贾似道方才狠下心来,低声喝道:“这厮如此嚣张,看起来好像还打算将北伐之事告诉陛下?看来我必须要早日行动,要不然就糟糕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