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四章最苦父母心

第二百四十四章最苦父母心

        临安!

        丞相府之中。

        虽是夜深人静,然而在这堂中,却依旧是烛火通透,照出两人来,其中一人正是当朝宰相贾似道,另外一人则是现任的殿前司指挥使韩忠锐。

        “如今乃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你将我招来所为何事?”

        带着几分不满,韩锐直接问道。

        他乃是北宋建国初期,中兴四将韩世忠之后,因为承继其祖爵位,一直都在军中历练,如今时候也已经被提拔为殿前司指挥使,掌握着殿前军一万两千人,可以说是临安城之内的实权人物。

        贾似道叹了一声气,低声问道:“你可知,就在今天的时候,蒙古使者前来找我了。”

        “蒙古使者?这有什么好害怕的?”韩忠锐耻笑道。

        韩忠锐感到好奇,询问道:“哦?既然是蒙古使者,那你和我说说,那人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贾似道立时就将今日所遇到的事情一一说明,韩忠锐听了之后,也是纷纷感到奇怪。

        “若是那蒙古当真派遣使者过来,大可以大张旗鼓,为何却是孤身前往?这倒是奇了怪了。”

        “也许对方并非蒙古使者,不过是一个试图敲诈我等的家伙呢?”

        两人一起表了自己的看法,贾似道摇了摇头,直接否认道:“不,那个人当真是蒙古使者。也许对方胆大包天吧,所以才敢做出这种行径来。亦或者这一次不过是试探,下一次才是正式的?”

        对于这些原因,他也不甚明白,只好做吧。

        “好吧。”

        韩忠锐也是感到不解,询问道:“既然对方当真是蒙古使者,直接找上陛下就行了,又何必找您呢?”

        贾似道苦笑道:“没错。这也是我所苦恼的地方!毕竟对方若当真见到了陛下,那咱们可就真的危险了。”随后眼前一亮,低声喝道:“还是说,对方早有预料,所以才特意找上门来吗?”

        封锁前线之事,乃是贾似道的既定策略,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但那赫经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一切,若是被赫经见到了赵昀,赵昀定然会询问对方各种问题,那赫经可不是贾似道手下,当然是什么都敢说。

        到时候,赵昀若是知晓了前线真实情况,贾似道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确实。若是让他见到了陛下,咱们可就真的完蛋了。”韩忠锐露出几分狠辣。

        贾似道沉思片刻,侧目看向了韩忠锐,喝道:“正是如此,所以我断然不允许那人见到陛下。不仅仅是陛下,任何一个人,他都无法见到。”

        “这,那丞相的意思是——”

        韩忠锐心中一惊,刻意压低了声音,生怕被人给听了去。

        贾似道阖回道:“没错。若是让那厮继续在临安晃荡,咱们全都得死,既然如此那就唯有将其控制住了。”

        “不将他杀了吗?”韩忠锐询问道。

        贾似道摇摇头,否决道:“不。只要将其控制住就可以了。若是杀了他,只怕会让惹恼蒙古,若是对方怒下来,当真兵攻打,咱们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韩忠锐回道:“我明白了。”

        眼下夜深人静,置身于户外,就感到分外寒冷。

        韩忠锐领命离开,贾似道也将衣衫裹了裹,这才感到有些寒冷,脑中却是想起了数日之前的场景,那其中的凶险可是难以说尽。

        ——————

        勤政殿之前,虽然是大臣云集,但那皇位却始终空悬着,并无一人出现。

        “现在都已经午时了,为何陛下还没有出现?”

        “若是陛下还没出现,那我们又该如何?”

        “唉!现如今北伐未平,陛下却变成这样子,这个如何是好?”

        众臣心中疑虑重重,虽是满腹心事,却也各自按耐下来,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了董宋臣。

        董宋臣只能无奈摇头:“启禀各位大臣,今日陛下身体有恙,还请各位就此退下。等到合适的时候,自然会通知各位的。”

        听到董宋臣这般说辞,朝臣莫不是炸了开来。

        牟子才双目火,正待走上前去质问;陈宜中眉峰紧皱,带着几分担忧;赵希泊露出几分愠怒,似是在埋怨着什么,就算是那吴潜,也双眸微聚,陷入了思索之中……

        其余人也是诸般神色,不一而足。

        走上前来,赵希泊张口问道:“不能出来吗?要知道,关于储君一事,我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选了。只要陛下见上一面,定然能够挑中合适的人选。”

        经过了这么一些时日,他也自宗室之中挑选了好几位候选之人,只要等到赵昀恢复健康之后,便可以将其推荐给赵昀,让其从中挑选出合适的人选。

        “赵尚书,你难道没有听到了吗?陛下身体有恙,暂时不能见面。”贾似道从旁插嘴道。

        赵希泊一脸不屑,直接诉道:“不过是些许伤势,能有多么严重?”似是带着几分不满,话语也调转到了董宋臣身上来,讥诮道:“若非那些奸佞小人,蛊惑陛下出宫,厮混于红楼之中,如何会变成这般样子?”

        董宋臣面色赤红,明显知晓对方分明是指责自己。

        他虽欲辩解,但对方终究乃是文臣,非是自己这般阉货能比,只能欠着身子回道:“启禀赵尚书,陛下也想要迫切解决这太子一事,想要其在继位时候,也能有足够力量抵抗蒙古侵蚀。”

        顿了顿,董宋臣自觉未曾做错什么,便昂起头来继续辩解道:“为此,他昨夜踏入承天殿之中,想要启动承天殿,令其不至于在自己不在的时候空悬。只可惜这承天殿昔日遭受祖龙一击,早已经有了缺陷,陛下不慎之下遭到反噬,反而引动了先前旧伤。关于这一点,还请赵尚书谅解!”

        “原来是这样?”

        赵希泊神色尴尬,感到有些惭愧。

        若是嫖宿的话,他自然不屑一顾,但若是维持承天殿的话,他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这承天殿可是国之根本,必须要确保安然无恙。

        贾似道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继续在这里争论什么呢?不如就此退下,给陛下几天休息如何?毕竟那承天殿事关重大,若是没有陛下的助力,可完成不了继承大典啊!”

        想要成为宋朝皇帝,仅仅得到大臣承认乃至于现任官家的同意还不行,还需要在经过一系列复杂的程序,并且被承天殿所接受了,方才可以顺利成为一代帝王。

        这一点,众人皆是明白。

        而赵昀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方才踏入承天殿之中,就是为了能够启动其认主程序,不至于在自己百年之后,偌大的宋朝没有了皇帝。

        吴潜这时也是说道:“既然陛下有此问题,那我们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就此散去吧。”

        听到吴潜也这般说了,众人也纷纷离殿,没有多做停留。

        等到众人皆是退下之后,贾似道却是转身走到董宋臣身边,低声问道:“陛下当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没有来这里吗?”

        “当然。难道这还有假?”

        董宋臣指了指远处的承天殿,回道:“要不然,为何这承天殿会变成这般样子?”

        贾似道凝目看去,这才注意到承天殿那古拙的墙壁上,似乎正流转着一股荧光,只因为在烈阳之下,所以不是很清楚。

        而在承天殿之外,早已经有被众位禁卫所保护着,禁止任何人闯入其中。

        按照理论上来说,在这个时候,只要是任何一个具备赵宋血脉的人踏入其中,便可以顺利的继承其中充沛的力量,不仅仅能够一步登天直接成为地仙,更可以得到众多黎明百姓的信任,从此以后成为皇帝。

        当然,若是其他人踏入其中,只会灰飞烟灭,绝不会有任何的侥幸。

        “原来是这样子?那岂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启动封禅仪式了吗?”贾似道若有所思的问道。

        董宋臣点点头,回道:“没错。只可惜为了完成这事儿,可是着实让陛下消耗了太多的元气了。”想到当初赵昀那苍白模样,他也是心疼得很,毕竟是自己跟了多年的主子,哪里有不心疼的?

        “多谢!”

        拱手一拜,贾似道揣着心事,离开了此地,临走之前又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承天殿。

        翌日。

        自董宋臣之处得知陛下正在书阁之中,贾似道立时便从丞相府之中走出来,前去拜访。

        那赵昀虽是惊讶贾似道如此积极,却也没怎么推辞,而是直接让其坐在了面前,脸上带着几分笑意,问道:“贾丞相,你找我什么事儿?”

        “陛下。臣得知陛下昨日所行之事,所以特意让手下弄到了这南海黑珍珠,好为陛下调养生息,还请陛下收下。”

        贾似道自怀中取出一个木匣,递给了赵昀。

        赵昀接过来,将这木匣打开之后,立时就见其中正藏着一枚约莫有鸽子蛋大小的黑珍珠,其中莹光环绕,显然乃是疗伤圣品。

        将黑珍珠服下之后,赵昀这才感觉身体恢复许多,双颊也浮现出几分晕红,笑道:“爱卿果然不愧是朕之肱骨之臣,最是了解朕的心思。只是你今日前来,又是所为何事?”

        “这个。”

        贾似道深吸一口气,暗自斟酌了片刻之后,方才诉道:“还请原谅微臣冒昧,敢问您是不是正担心着太子殿下?”

        “唉!”

        低声一叹,赵昀露出几分愁容来。

        “你也知晓。我那侄儿资质驽钝,远远不能算得上是什么将相之才,虽然是努力的鞭笞,但却始终无法令其改正。你说,我究竟应该怎么办?”

        此刻的他,并非是君王,不过是一个担心孩子的父亲罢了。

        贾似道听了,顿时感到不妙,依着赵昀的想法,很显然也依旧放弃了让赵璂继承大统的打算,兀自带着几分不甘心,继续问道:“那依照陛下所言,莫不是打算放弃太子了?”

        “没错。”

        赵昀苦笑一声,旋即回道:“你也明白,那赵璂太过驽钝,非是帝王之才。更何况如今时候,我朝又逢蒙古、赤凤军倾轧,若是让他继位,只怕不是那两人的对手。”

        且不说那正值全盛时期的萧凤,便是新进继承汗位的阿里不哥,也可以说是人中之龙。

        面对这两人,赵昀可不觉得自己的侄儿能够和他们对抗。

        “唉。也是我欠他的,让他变成这般样子。要是我当初能够及时阻止,何至于变成这般样子?”

        当初时候,赵昀为了能够延续自家血脉,可没少干涉自己弟弟的婚姻,更是亲自为其安排了妻子。

        只可惜命运弄人,他的子嗣尽数夭折,便是赵与芮也是一般遭遇。

        “原来是这样吗?”

        贾似道心中虽是感到困扰,但脸上却不敢露出质疑来,而是笑着迎合道:“也是。只是陛下,不管如何他终究乃是陛下侄儿,若是就这么放着不管,只怕也不行。”

        “嗯。这确实值得考虑。那你有什么建议?”赵昀露出几分担忧来。

        虽是已经打算让赵璂放弃继承大统,但考虑到赵璂的状况,却也不能置之不理。

        贾似道笑道:“不如给他取个妻子如何?”

        “妻子?你怎么有这个想法?”赵昀感到好奇。

        贾似道回道:“陛下。正所谓成家立业,太子如今也已经年满十八,正是结婚的时候。而且若是有了妻子,至少日后也有人能够照料一二,不是吗?”

        “也是!”

        赵昀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下来。

        不说什么皇帝身份,他仅仅是作为其伯父,更因为特殊的原因,已然将赵璂当做了自己的孩儿,自然想要见到其能够成家立业的那一天。

        当然,立业是不可能了,毕竟赵璂也就那样子,便是让他们养一辈子也没问题。

        但他和赵与芮终有年老陨落那一刻,到时候赵璂会变成什么样子,自然也值得考虑。

        想到这些事情,赵昀也是吩咐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交给你去处理吧。记住了,一定要给我儿找一个好人家,莫要让人欺负他,明白吗?”

        “启禀陛下,臣定然完成此事。”贾似道俯身一拜,嘴角带着几分得意来。

        如今时候,他已然拿到了赵昀的允诺,那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也就可以顺利进行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