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八章陛下,驾崩了?

第二百四十八章陛下,驾崩了?

        “那女子怀孕了?”

        赵昀有些诧异,连忙问道。

        他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子嗣,对于后代来说,可以说是相当的看重,如今突然听到这消息,自然感到特别的高兴。

        贾似道点点头回道:“没错。根据太医诊断,太子妃的确是怀有身孕。”

        “若是这样的话,那此事就暂且揭过,只是你们两人务必记住,以后不得再出现这种事情来,明白吗?”赵昀警告道。

        贾似道、留梦炎两人连忙称是,自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冒犯赵昀。

        赵昀稍作安心,想着自己如今状况,不免带着几分担忧来,又是唤来了董宋臣,嘱咐道:“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就离开此地,将吴潜、赵希泊、李庭芝他们也一起叫来。”

        “陛下?你这是为什么?”

        董宋臣明显一愣,眼神不经意之下,扫了一下贾似道。

        那贾似道也是感到奇怪,低声问道:“陛下。眼下已经是深夜了,想必吴丞相他们也早已经歇息了,不如明天再宣也不迟啊。”

        “没错陛下。而且您现在这样子,若是继续操劳的话,只怕对身体也不好,不如先歇息一下如何?至于朝政之事,我等自然会处理妥当。”留梦炎也是鼓动了起来。

        赵昀却摇了摇头,微弱的声音甚是坚定,直接吩咐道:“吴潜等人乃是国之重臣,素来对朝堂之事关切无比,若是他们知晓朕宣召的话,自然会前来此地。”留梦炎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却被赵昀直接用眼神给瞪了下去,又是对着董宋臣嘱咐道:“至于我的状况,尔等无须担忧!董宋臣,你还是快点去吧,莫要推迟了,知道吗?”

        “某家明白!”

        董宋臣欠身回道,临行前还对着贾似道留了一个无奈模样来。

        贾似道僵着身子,立在了旁边,压低了声音问道:“陛下,为何这个时候您突然宣召吴丞相?”

        今日前来,他本是打算借着这个时候,能够从赵昀身上争得一点恩宠,进而巩固自己的地位,所以绝不希望那吴潜、赵希泊两人也来到这里,因为这会对自己构成相当的威胁。

        “唉!”

        落寞的语气之中,透露着余生将近的无奈,此刻的赵昀已然不复往日壮志,只能躺在床上的他,甚至就连走路都需要人搀扶。

        “你也见到了。我现在的状况并不好,若是什么时候驾崩了,也说不准。既然如此,那在我现在还维持神志的时候,将朝堂之事安置妥当才是正理。不然的话,我若是有个什么万一,这朝中群龙无的话,那可就危险了。”

        面对着贾似道、留梦炎,赵昀并没有掩饰自己病情的打算,事实上这个也掩饰不了,不然的话为何那赵希泊会如此着急,想要另立储君呢?

        “陛下!您难道忘了吗?当初若非您于众臣之中慧眼识珠,将我提拔出来,我如何能够有今日辉煌?为了让陛下安心,为了保我大宋江山,臣自就职以来,莫不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所求者不过是百姓安康、天下和平。所以还请您莫要说出这般话来,臣听了也感到伤心。”

        贾似道两眼之中,已然是充满了泪痕,便是从口中吐出的那些字儿,也带着颤音。

        留梦炎看在眼中,自是瞠目结舌,虽是想要诉说什么,但无奈自己脸皮太薄,终究也说不出来,只好跟着一起说道:“没错陛下,还请您莫要说这样的丧气话。”大概是感觉脸上表情太过僵硬了,他又是举起袖子装着在脸上擦拭了一下。

        赵昀看在眼中,哂笑了起来:“你们啊,这些客套话就别说了,明白吗?”

        对两人心思,赵昀其实早就看穿了,只是往常因为听着舒服,所以也就没怎么理会,但眼下自己这般状况,对方还在这里装模作样,不免让赵昀生出几分厌恶。

        两人明显为之一愣,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那门“咯吱”一声被推了开来,两人一起看去,就见吴潜、赵希泊两人跟着董宋臣身后一起走进来。

        贾似道双眼微动,却是落在董宋臣之上,似是在询问道。

        “为何将这两人带来?”

        “陛下要求,某家也是没办法啊!”

        董宋臣微微摇头,表示自己的为难。

        “李庭芝呢?他怎么没来?”赵昀抬头看了一下,见到来到这里的人少了一个,不免感到愠怒。

        那董宋臣立时俯身拜倒在地:“启禀陛下。臣去了他家府邸,只是根据其家中女眷所说,前些日子李将军就离开了临安,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这?为何我不知道?”

        赵昀沉声喝道,不知为何他感觉心中没底,总觉得会生了什么事情。

        吴潜轻轻摇头,俯身拜道:“启禀陛下,根据臣所知,李庭芝前些日子因为听闻北方战事有变,所以便起身赶赴北方,故此未曾出现在这里。”

        “北伐?又生了什么事情了?”

        赵昀再度问道。

        吴潜摇摇头,无奈道:“对不起陛下,臣并非北伐负责者,实在不知究竟出现了什么事情了。”对于李庭芝为何离开,他也只听到了一些风声,据说是军中好友传来的书信,至于是什么内容他也不甚明白,自然不清楚为何离开。

        赵昀再度扭头,看向了贾似道。

        “陛下放心,北伐之事正按部就班,定然不会让陛下失望的。”贾似道神色自若,继续说道。

        对于北伐之事,贾似道心知肚明,要不然为何会惧怕那郝经的到来?

        他面对着赵昀,可是不敢说出半点的真话来,要不然自己只怕就会彻底的完蛋了!

        吴潜站在一边,将这一切看的分明,虽是感觉对方话中似乎藏着什么秘密,但无奈没有实证,自然无法揭破对方的面皮,只好对着赵昀问道:“对了陛下,您今夜将我们叫来,究竟所为何事?”

        “唉。还不是关于太子的事情吗?”

        赵昀用酸涩的语气说了起来,此刻的他并非一个皇帝,只是一个关心儿子的父亲。

        “太子?”

        赵希泊心中一喜,连忙走了上来,问道:“莫非陛下当真打算罢黜太子,另立新君吗?”

        赵昀脸色明显露出几分不悦来,虽是想要训斥一番,但到了口中时候,却变了一个样子:“你啊,说话还是这般直接!”也是知晓对方心怀好意,要不然哪里会这般客气?

        “陛下!是臣唐突了。”

        赵希泊欠了一下身子,诚恳道歉了起来。

        “没事。只是既然是另立新君,那名单呢?毕竟这遴选人选的事情,一直以来都交给你来处理,现在应该也有了人选了吧。既然如此,那就呈上来,让我看一下吧。”赵昀笑了笑,对着董宋臣挥了挥手,那董宋臣立时走到了赵希泊之前,低声问道:“赵尚书,请了!”

        “那名单册就在这里,还请陛下过目。”

        乍见董宋臣走到自己身前,赵希泊不免朝后退了一步,脸上也露出几分厌恶来。

        但他旋即反应过来,连忙控制住自己的冲动,将那名单册自袖中取出,放在了董宋臣手上,董宋臣结过之后,方才松了一口,那一刻他险些以为对方不会给自己,然后就转过身子,将这名单册递给了赵昀。

        一路上,赵希泊也是颇为担心,两眼死死的盯着名单册,等到被赵昀解开之后,方才松了一口气。

        “这便是你选择的对象吗?”

        看了一眼,赵昀双眉已然紧皱,这上面的人选可不少,足足有十来个。

        若是他平常时候的话,自然也不怎么在意,慢慢的挑选就是了,但眼下却是躺在病床上,显然无法起来身,一个个审核了。

        赵希泊点点头,诉道:“是的!”

        “怎么这么多?”赵昀再度问道。

        赵希泊回道:“人数确实有点多了。但是臣仔细审核过了每一个人选,每一个莫不是性情端正、学识出众,皆是上佳之选。当然,若是陛下有什么忌讳的,也大可以和臣说一声,臣自然会将其剔除出去。”

        “不了。既然你有这番把握,那我如何不信?只是你能不能将他们全都叫来?”赵昀再度问道。

        “这个!”

        赵希泊一时间愣住,然后就摇了摇头,回道:“陛下。说实在的,这些人选莫不是散居于我朝各地,莫说是这个晚上了,只怕给臣三天功夫,也断然无法汇聚过来。”

        对于此事,赵希泊一直以来都相当看重,不仅仅亲自到实地去考究那些人选,为了避免这其中有人作梗,也没有将目的告诉他们,一切都在隐秘之中进行,除了他以外谁都不清楚谁能上榜,谁没有资格!

        而他本打算是在明年春天的时候禀报赵昀的,但谁料世事变化太过突然,赵昀竟然因为赵婚姻一事而重伤?

        就连赵希泊也没做好准备,更勿论其他人了!

        “尚需这么长时间?”

        赵昀也是为之一愣,透着几分害怕,又是催促道:“那最近的人呢?不管如何,先让他们进京吧,当然越快越好!”自己病情不容乐观,他现在更是深感赵非是明君人选,只好寄希望于其他人了。

        “启禀陛下,臣明白!”

        赵希泊俯身拜道,结过了那名单册之后,便离开了此地,准备去传召那些散居各地的人选。

        见到赵希泊离开之后,吴潜也是略感安心,略带挑衅的看了贾似道一眼:“既然陛下着急,那不妨让贾丞相帮一下吗?毕竟贾丞相现在可是参知军政事,若是得了你的命令,应该会更快一点吧。”

        此刻的吴潜可以说是相当的高兴,因为他知晓只需那些人进京,然后得到了赵昀的允诺之后,便可以顺利的上位,成为当今宋朝的皇帝,到时候无论是贾似道、留梦炎,亦或者是董宋臣,全都会被彻底逐出朝堂。

        “吴丞相过谦了,臣不过是侥幸得了陛下恩宠,这才有这般实力。只是北伐正在进行之中,若是要抽调兵力完成此事,只怕是不行了。”贾似道脸上愠怒一闪而过,又是闭上了双眼。

        “哼!这储君一事,事关重大。你们两个私自做决定,难道就不觉得太过霸道了吗?”

        那留梦炎也是懊恼无比,带着几分挑衅盯着吴潜。

        吴潜轻声笑道:“我也曾经邀请过两位了,只是两位事物繁忙,始终在太子府之中忙碌,实在是抽不出身子来,这才作罢。只是今日听留尚书这番话,莫不是不打算接受了?莫要忘了,这可是陛下所准许的。”

        “你!”

        吴潜一时愣住,正要呵斥时候。

        贾似道却蓦地插嘴说道:“莫要争辩,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若是让陛下旧伤复,你担得起责任吗?”

        留梦炎虽欲辩驳,也只能以愤怒的眼神,瞪了一下吴潜来。

        吴潜不以为意,依旧昂着胸来,笑道:“没错。莫要忘了,这不是勤政殿,若是让陛下伤到了,你担待的起码?”

        对于此事,留梦炎唯有闭上嘴巴,静静的站在贾似道身边,贾似道心中也是浮想联翩,本以为自己能够掌握一切事情,没想到却挫折连连,他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失去了陛下的恩宠了?

        见几人明抢暗斗,赵昀也感到生厌,低声喝道:“你们几人,就不能稍微消停一下吗?”

        被这一说,两人只能闭上嘴巴,站在了一边。

        气氛一时显得凝重起来,就连那火焰,似乎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维持着之前的状态,一动也不动。

        “砰!”

        一声巨响,那门儿被直接撞开。

        赵昀不免感到生厌,董宋臣已然张口喝道:“是谁啊,怎么都没敲门?难道你不知道,这里乃是福宁宫,陛下暂时下榻的地方?”

        “我当然知晓,只是我有急事禀报陛下!”

        那人倒也霸道,直接推开了董宋臣,来到了几人面前。

        几人一起看去,那吴潜却是惊讶叫道:“是李庭芝?你不是离开临安了吗?”

        “祥甫?你有什么事情要禀报?”那赵昀也是感到好奇,张口问道。

        李庭芝这才注意到赵昀身体状况,只是一想到自己所见到的事情,却也是忍不住了,立时开口说道:“陛下,恳请陛下立刻颁布撤军旨意,让大军能够顺利撤退!”

        “撤军?这是怎么回事?”

        赵昀眼神晃动,心脏不由得开始跳动了起来,这让他感觉呼吸有些不畅快!

        李庭芝并未察觉,而是继续阐述道:“启禀陛下。前锋夏贵全军覆没,只余他一人自青岛海上撤退,另外左翼张世杰军饷告急,为求生存,只好投入了赤凤军麾下。伯颜大军长驱直入,已经配合张弘范攻下徐州。吕文德一人无法抵御,只好率军南撤,目前已经撤到鄂州。若是没有陛下圣旨,只怕全军就有可能彻底覆没!”

        一番话语,尽数说出,已然让赵昀瞠目结舌,整个脸都涨的通红。

        “这,这”

        一股气儿直接堵在喉头之处,赵昀又是扭头来看向了贾似道,只是贾似道早已经转过头来,并非正视他的询问,头颅朝后一倾,直接躺在了床上。

        门外,“啪”的一声响,却是谢道清端来了人参汤,只是一见赵昀这般样子,她就似失了魂儿一样,手中瓦罐直接跌落在地,变成一摊水渍,来到赵昀身边之后直接趴在他的身上,只可惜那心脏也已经停止了跳动,双眼也没了焦距。

        “陛下,你怎么就食言了呢?不是说好了,要喝我炖的汤吗?”

        旁边众位大臣看着这一切,也是心神震惊,只有一个念头。

        “陛下,驾崩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