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章世事板荡行

第二章世事板荡行

        “那你就没阻止吗?”

        文天祥高声骂道,赤红的双眼中带着不忿。

        陈宜中眼中带泪,也是一样高声回驳道:“偌大朝堂,全都是他贾似道的人,你叫我怎么阻止?要知道我就一个人,怎么和他们斗?”

        “那当年的六君子呢?你难道忘了,当年扳倒丁大全的六君子了吗?”文天祥又是问道。

        那个时候,他才刚刚成年,正在外面求学,因为听到了六君子的事件,心中仰慕之下便前往拜访,自此之后两人便缔结了友情。

        “六君子?你以为还存在吗?”

        陈宜中沙哑着嗓子,垂下来的头颅,似是带着几分悲苦:“曾经的六君子,死的死、散的散、离开的离开,如今这临安之内,也只剩下了我一个人罢了。”

        “就只剩下你一个了?那其他人呢?”

        “你也知晓。自那之后,陈宗、刘黹便因为不忿我朝弊端,直接离开临安,投往长安去了。至于黄铺、曾唯两人,也因为此事而熄了从政之心,自此隐居山林,不问世事。至于那林则祖?他却是没有那么幸运,之后因为遭到丁大全残党打击,却是直接病逝了。”

        陈宜中黯然伤神,将曾经生的事情一一说明。

        对于这些事情,他一直都看在眼中,害怕之下自然也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一朝行错,自此葬送了性命,如今会在文天祥之前坦诚此事,也是为了劝谏对方,莫要和那贾似道正面冲突。

        “那牟子才呢?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此人,也是一时俊才。”

        “牟子才?”嘴角微翘,陈宜中越感到自己的失败,低垂下来的头就和败犬一样:“为了和那贾似道作斗争,他从来都是奋勇向前的,你觉得他有可能避免吗?”

        文天祥心中一惊,连忙问道:“告诉我,他怎么了?”

        “死了,就在七天之前,因为忧愤朝中之事,在自家的庭院之中上吊自杀了。”

        “这?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文天祥身子一晃,险些从座椅之上跌倒下来,连忙搀扶着扶手,又道:“那他的妻儿呢?他们也遭遇毒手了吗?”

        若是就连其家室都被牵连,那他现在只怕会直接闯到丞相府之中,当着面质问贾似道。

        陈宜中这才勉强挤出几分庆幸来,回道:“这儿你倒是不用担心,他们从临安搬走了。”见文天祥还是有些担忧,又是解释道:“是长安!毕竟那长安乃是赤凤军的地盘,贾似道可没有能力敢叫嚣晋王!”

        “赤凤军吗?没想到,昔日我等以为的仇敌,如今时候却成了唯一能够容纳我们的地方。”文天祥感叹道。

        对于那萧凤,他自然也是佩服,只是因为往日时候饱受理学君臣大义所影响,所以对萧凤的诸般行径也颇为不满,将其视作为邪门歪道,向来都不与置喙。

        “说真的,其实我也曾经动过念头前往长安。”

        陈宜中笑了笑,然后说道:“毕竟听闻那长安早已非昔日之景,已然有当初强汉风采。只可惜碍于身份,始终不敢前往。”

        他在这临安之内,尚且有着许多的亲人,自己一个人离开也就罢了,但若是连累到那些亲人,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

        “说真的,你若是呆不下去的,我觉得你也可以前往长安。”

        文天祥坚定的摇着头,回道:“这不可能!”察觉到对方诧异神色,又是诉道:“你也明白,我曾经被陛下赐名宋瑞。我若是投入赤凤军麾下,那我宋朝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这倒也是!”

        陈宜中笑了笑,随后有像是否定样子的摇着头,回道:“只可惜我不行。毕竟,我还不想死。我才三十岁,刚刚才到而立之年,若是就这样死了的话,我可不甘心。”

        天晓得自己这段时间怎么度过的,为了避免被那贾似道盯上,甚至就连昔日好友的联系都断绝了,也始终待在自己的府邸,压根就没出去过。

        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陈宜中实在是太过害怕了。

        文天祥有些诧异,感觉自己似乎第一次认识陈宜中,质问道:“你就这么怕死?”

        “当然,这世界有不怕死的人吗?不管如何,我是不想死。”

        “但你这样子,也未免太过窝囊了。而且你心中,还有一点君臣大义吗?”

        “君臣大义?我倒是想有,但是那臣可是将我当做敌人,那君更是视我为仇寇,你让我如何尊崇?不然你以为为何我待在这里,甚至就连出去都得让人代我吗?”陈宜中冷淡的回道。

        “若当真如此,那实在是对不住了。”

        文天祥俯身一拜,算是为自己之前鲁莽行径道歉。

        陈宜中无奈之下,也只好侧过半边身子,算是勉强接受了下来,又问:“你也清楚如今的形式,既然如此那为何还要会临安?我相信,以你的实力,若是在外面的话,应该能够立下更多的伟业。”

        对于文天祥的实力,陈宜中十分清楚,在户部吏部的考核部之中,皆是上上之选,可见其能力如何。

        “你也清楚,如今我朝病根不在外,而是在这临安之中。根本不固,如何奢谈枝繁叶茂?正是因此,所以我才要回临安!”文天祥坦然说到。

        陈宜中有些担心,但他自知对方性情坚定,非是外力所能阻止的:“好吧。既然如此,那你打算做什么?若是有我能帮上的,尽管说吧。毕竟,我们也是好友,不是吗?”

        “如今时候,我朝外部局势危险,可以说是危若累卵,自然应该以军务为要,否则的话当初川蜀失利、北伐失败就会再度重演。正是因此,所以我希望能够暂时接任军器监一职。”

        文天祥眉头紧锁,似乎自他入京以来,这哀愁以及担心,就始终未曾消解。

        “而且若是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担任崇政殿说书一职!”

        “崇政殿说书?你打算以此为机会向官家劝谏?”陈宜中问道,对于军器监一职,他并没有任何的意见,却独独好奇文天祥竟然选择了崇政殿说书。

        文天祥透着期望的说道:“不管如何,若是能够对陛下稍作影响,也总是好的不是吗?”

        “好吧。那我试一试吧。”陈宜中点了点头,然后又带着几分担心,又是说道:“但是你也明白,如今朝政都被那贾似道把持在手中。仅凭我的话,只怕还无法完成此事。”

        文天祥再度起身,又是弯下腰来:“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