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三章另寻他处

第三章另寻他处

  辞别陈宜中,文天祥起身离座,准备离开此地。

  “你刚刚回到临安不久,应该还没有下榻的地方吧,为何不在我府中留宿一宿?”陈宜中出言挽留道。

  文天祥摇摇头,警告道:“你难道忘了自己现在的状况了吗?若是被人发现你我曾经有所联系,只怕就会惹来那贾似道的猜忌。而且你也清楚我的性格,这一番踏入朝堂,定然会和他产生矛盾,到时候若是被他晓得你我关系,那又该如何?”

  “好吧,那一路走好。”

  陈宜中祝福道,此刻的他似乎也只能做这些事情了。

  “希望如此吧。”

  走至门前,文天祥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那天空。

  此刻雨云已经散去,些许阳光透过缝隙,洒落在临安之中,多日被阴沉、潮湿所折磨的人们见到这阳光,也在一瞬间感觉心中开心了许多,仿佛曾经的那些事情都在这一刻,被彻底驱散了一样。

  大概是刚刚才下过雨,砖缝之间还残存着雨水,踩着这些浅浅的水坑,文天祥离开了此地。

  见到好友离开,陈宜中簌然感觉心中平静许多,诉道:“幸好,幸好还有你,要不然就我一个人,只怕是支撑不住了。”回首见了那一桌的残羹冷炙,挥挥手让手下人将其收拾掉,自己却站在一边默然不动,心中也是怅惘不已。

  “只是这一桌的残局,又有谁能够收拾好?”

  

  自陈宜中府中离开,陈宜中却没急着前往官府述职,反倒是直接前往了太学。

  径直走向了藏书阁之中,陈宜中推开门扉,就见在那满堂的书架之前,正有一位老者站在梯子之上,借着那从窗棂射入的阳光,似乎是正在寻找着什么书籍。

  “师尊!”

  谨守弟子礼,文天祥对着那老者躬身一拜。

  那老者双目始终注视着眼前书籍,听到这话也没转过身来,只是平淡的回道:“是履善吗?”

  “正是弟子。”

  “你不是被派往江西,就职提刑官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这个,还不是听闻了朝中发生的事情,所以匆忙赶了回来。”

  眼见眼前老者始终专注于眼前书籍,文天祥心中忧愁更甚,却是张口问道:“只是师尊。我记得我离开时候,你尚且乃是礼部尚书,为何却委身在这太学之内,只是当一位教习?”

  “年纪老迈,所以就选择离退了呗。”

  那老者张口回道,双目在书架之上不断的逡巡,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文天祥见着无奈,自感自己之前话语太过激烈,低声问道:“师尊,不知您正在找的,究竟是什么?”

  “是一册竹简!”

  “竹简?写的是什么?”

  “春秋!”

  “春秋?”文天祥奇道:“若是春秋的话,怎么会找这么长时间?”对于春秋,他自然也是熟稔无比,自年少时候就开始朗诵,至今想来都历历在目,浑然不知为何自己的师尊会寻找这种东西。

  “但若是自春秋以来流传下来的呢?”那老者轻笑一声,诉道。

  文天祥心中一愣,隐隐中似有猜测:“春秋流传下来的?”

  “没错!你也知晓,便是伟大如孔子,也曾经笔削春秋。而在经过累次刊印,这春秋和最初版本,早已大不相同,这般状况如何能够知晓过往春秋时期所发生事情,也是因此我便产生了重新校对的念头。至于那一方竹简,乃是我拜托长安的好友送来的,只可惜因为材料太过巨大,却不知道被我放在哪里去了。”这老者一边摇头,一边带着几分焦躁的继续寻找。

  “原来是这样吗?”

  文天祥眼光一扫,却见旁边书阁之上,正放着一卷帛书。

  翻开一看,上面所记载的乃是<<论语>>,凝神看了一下之后,却发现上面内容虽是和自己所知晓的大多类似,但有些字儿却变了一个模样来。

  而且这帛书也和他阅读的书籍颇为不同,却是直接绣在一方丝帛之上,需要将其拉开方能阅读,和现行书籍截然不同,因为是如同卷轴那样整个书籍卷起来的,所以一般都被称之为一卷书。

  宋朝因为印刷业发达的原因,所以刊印了许多书籍,而为了方便贩卖,这些书籍也一改往常样式,改为了以细线将书页缝起来,这样的话不仅仅方便印刷,而且还便于携带,一经推出就备受欢迎。

  那老者似是因为苦寻不到,似是埋怨一样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若是寻找不到的话,也许就无法继续了。”

  “师尊,敢问你想要的,是不是这样?”

  文天祥双目微动,却是注意到就在自己不远处,一卷竹简就那么摆放在书架之上,他走过去将这书简取下来,然后抵到了老者之前。

  老者这才露出欢喜,叫道:“没错,就这个!”

  也没怎么理会文天祥,便拿着这竹简自书阁离开,一路跑回了自己的府邸之中。

  文天祥顿感黯淡,低声问道:“唉!师尊啊,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正欲离开时候,却见旁边走来了一个书生,那书生见到文天祥一副茫然的样子,顿时感到好笑。

  “哈!又一个贪图浮名、意图一步登天之人,只可惜深宁居士可不是这么容易被打动的。”

  “深宁居士?这是师尊新进起的名号吗?”

  文天祥心中暗暗感到奇怪,便是张口问道:“你刚才说我贪图浮名?莫不是有很多人前来拜访厚斋居士?”

  “厚斋居士?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不知晓的人啊,居然知晓王应麟曾经的居号。只可惜自当初自请辞官之后,王应麟便废了曾经的字,改了新的名儿了。之后除了那些老学子外,也很少有人知晓他曾经的居号。”

  那人笑了笑,似乎是感同身受一样。

  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之前的那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出名的儒士王应麟。

  此人自有聪颖,九岁便通六经,十九岁举进士,其后受真德秀影响,拜入了程朱学派门下,便是之后历任各地为官,也依旧熟读经史,未曾有日放弃,所阅读的书籍颇多,不仅仅涉猎经史百家、天文地理,更是熟悉历朝历代掌故制度,长于考证。

  一生著述颇富,计有二十余种、六百多卷。所撰《玉海》二百卷,囊括当时科举考试所需的各类知识;考据性笔记《困学纪闻》以考证为特色,居“宋代三大笔记”之首;蒙学著作《三字经》风行700多年,流传海外众多国家,是一部优秀的儿童道德教育教材。

  昔日文天祥考取功名时候,便是得了此人钦点,就此成为了状元。

  也因此,文天祥便始终对王应麟执弟子礼,将其视作师尊一般的人才。

  文天祥嘴中念叨了一下:“‘深宁居士’,师尊、你这是从此不愿意再度牵涉朝堂了吗?”复又张口继续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可否告诉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师尊变成这样子?”

  “唉?还不是那贾似道?当初王先生也瞧出这贾似道非是仁臣,数度上书弹劾,也因此招惹了贾似道的不满。那贾似道自然不满,一直以来都伺机报复。但王先生素来刚正,如何是他所能扳倒的?”

  那人摇头叹气起来,一时间也陷入激愤之中,开始诉说昔日贾似道的罪行。

  “为求将王先生赶出朝堂,那贾似道竟然暗中胁迫其弟子,令其作伪证,借此来威胁先生。王先生本就是性情方正之人,哪里能接受这种事情,只好以母忧为名,就此从朝堂之上退了下来。”

  “……”

  那人大概也是藏了许久,如今见到有人倾听,便将心中所想的一切全都倒了出来。

  文天祥在旁听着,也不免感到不忿:“这贾似道当真是无耻之辈,竟然做出这种事情?他以为自己能够一手遮天吗?只可恨我没有在这里,要不然非得将此人拉下来,换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就算这样,咱们又能如何?”

  那人摇摇头,脸上带着几分嘲讽:“毕竟他可是有官家撑腰,咱们就算是搜集了无数的证据,若是官家不答应的话,他自然也不可能倒下来。你我不过一介寻常百姓,如何能够和他斗?有志气是好的,只是莫要自寻死路了,知道吗?”

  听到这话,文天祥顿时哑然,不知自己是否应该应下来。

  那人也察觉到文天祥的尴尬,复又笑道:“当然啦,天无绝人之路。你既然来此,想必也是有至于天下,既然如此不如随我一起去长安,如何?”

  “长安?你是说投入赤凤军之下吗?”

  文天祥一时惊住,感觉自己无法接受。

  那人笑道:“没错。这临安咱们是呆不下去了,但是并不代表就当真没有出路。而且你也知晓,那晋王素有贤名,向来都有好才之心,而且北伐刚刚成功,又是拓展了五路之地,正是急需人才的时候,若是咱们去的话,定然也能博一个功名。”

  “这个,还是不了。”

  文天祥这才注意到对方此刻正背着一个行礼,看样子分明是打算离开的样子,他摇摇头直接拒绝道。

  以理学之人自居的文天祥,是断然做不出这种背弃君主的打算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