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章心伤,离京

第七章心伤,离京

        跟着那人,陈宜中来到了一处破落的茅草屋。

        “柳娘,快出来!家里面来客人了。”

        那汉子对着茅草屋叫了几声,但茅草屋之中,却毫无声响。

        陈宜中心中一紧,脸上浮现出几分担心,低声问道:“这么长时间没出现,莫非是不在了?”

        “不可能。为了节省体力,我那婆娘不可能出去的。”

        那汉子脸上现出忧愁,连忙奔入屋中,却见在那房梁之上正吊着一个妇女,而在妇女旁边,三条小孩子也全都躺在地上,脖子上现出一条勒痕来。

        陈宜中暗道一声果真如此,信手一挥那绳索顿时断裂,那尸体跌落在地,那汉子赶紧走上来,将尸体眼睛翻了一下,又摸了一下脖颈,但瞳孔早就散开,温度也全数消退了,很显然这个女子已经上吊自杀了。

        “呜呜……”

        再也止不住泪水,两道泪痕自那汉子脸上滑落,溅落在女子之上,但无奈他如何哀嚎,怀中女子终究无法苏醒过来。

        “唉!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吧。”

        见到这一幕,陈宜中双眸一酸,却是想起了自己幼时。

        说真的,他幼时家境也不比这强多少,若非父亲深知读文识字的重要性,将其送入私塾之中,只怕还没有他今日。

        “对不起,让你见到我的丑态了。”

        那汉子抹了一下脸,将泪水擦了下来,神色木然的站了起来,却是走到了那堆满了茅草的床上,好容易才从中找出了三张干干净净的桑皮纸。

        “这就是你要的田契以及青苗钱了。”

        结过了这几张纸,陈宜中低头一扫,见到那桑皮纸之上清晰分明的掌印,又细细的阅读着上面的内容,虽是明知上面的内容,心中也被惊住。

        “没想到那些家伙,当真敢做出这种事情?”

        很显然,那程氏一族也是害怕自己的田地被这些昔日的佃户所占据,所以特地弄出了这些东西来,好借此钳制住对方,令其不至于逃脱控制。

        眼前的汉子也是面露苦涩,复又双膝跪地,恳求道:“虽是不知你究竟有什么打算,不过你之所以讨要这东西,应该有所目的吧。当然,在做这些事情之前,能否麻烦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我的妻子和孩儿已然逝去,总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吧!”

        那汉子指了指旁边的四具尸体。

        陈宜中点点头,回道:“当然可以。”

        “那就好,那就好!”

        那汉子勉强自己站直身子,自旁边取过来一个锄头,右手则是抱起自己的妻子,陈宜中也没拒绝,便将剩余的三个孩子尸体也一起搬起,运到旁边的树林之中。

        那汉子也没答话,只是挥舞着锄头,一下又一下的开挖着泥土,

        “这锄头,莫不是赤凤军所产的?”目光落在锄头之上,陈宜中忽然问道。

        汉子勉强回道:“没错。而且这玩意不仅仅便宜,只要不到一百文钱,而且特别的结实,能够用好长时间也不会断裂,可比城中铁匠要强多了。只可惜了,只怕这一天之后,我是不可能在握了。”

        陈宜中默然以对,只能静静站在一边看着。

        等到那坟墓挖好之后,那汉子也将几具尸体送入墓中,然后封上了封土,因为太过贫穷,就连祭品都没有。

        这一切都完成之后,天色也已然到了晚上。

        察觉到天色变化,陈宜中也向此人道别,等到走了数步之后,却听到背后又是传来一个噗通声。

        这一次,他没有继续援手,只是口中念叨。

        “唉,愿你下辈子,能够投入富裕之辈吧。”

        这些语句,也就只是起到安慰作用罢了,陈宜中更是明白,若是公田法不废除,这种事情只怕还会继续生,并且可能不会有停止的可能。

        怀揣着鱼鳞册以及田契、青苗钱契书,陈宜中也没兴致和那李霄道别,而是直接回到了临安城。

        见到这些东西,贾似道顿时笑了起来:“陈宜中。看来你果真有才,才在那平江府走了一趟,就拿到了这些东西。”

        “启禀丞相,也是他们疏忽,否则断然不可能如此顺利。”

        陈宜中欠身回道,偶然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贾似道,就见他特别的高兴,仿佛已经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了。

        贾似道回道:“虽是如此,但你能够拿到这东西,那也是大功一件!”眼神一恶,透着几分快意来,又是喝道:“若是将这东西直接捅出来,我看那程元凤又该如何面对汹汹朝廷?”

        对于贾似道来说,此刻扳倒程元凤,彻底巩固自己的权位才是重要的。

        “说吧,你要什么赏赐?”

        转过神来,贾似道再度看向陈宜中。

        陈宜中心中莫名一紧,脑中泛起当初那死去之人的模样来,低声回道:“这个,在下实在是没有什么需求的,还是算了吧,”

        “怎么能算了呢?你助我除去了那程元凤,便是我的大功臣。若是我什么赏赐都没有,岂不是被人认为识人不能?平白为他人所嗤笑。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都会帮你的。”贾似道拍着胸膛回道。

        陈宜中这才敢稍微抬眼,凝视着对方期待的眼神,然后回道:“这个,若是可以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废掉公田法?”

        这公田法,虽是在短时间内为国家集中了大量的财富,但对民间百姓的压榨也是显而易见的,都有人因此而自杀了,若是继续推行下去,那天有人怒上心头,直接来了一个造反。

        也不需他有多大的本领,只要能够投入赤凤军亦或者是蒙古麾下,充当他们的引路人,只怕整个宋朝就可能彻底崩溃。

        “废掉公田法?这不可能!”‘

        贾似道摇摇头,反倒带着几分不悦来:“你要知晓,因为这公田法,我朝财政窟窿已然补完,若是就此废除,那空出来的财政窟窿,你要如何弥补?”

        “这,那还请丞相原谅,在下却是未曾想到这节。”

        陈宜中赶紧俯,不敢轻易得罪眼前之人,不然自己只怕还会和往常一样,再度被贬黜出去,什么也做不到,只能混吃等死。

        “你明白就好。”贾似道轻哼一声,似是在警告。

        陈宜中再度问道:“随时如此,那在下是否能够换一个?”

        “当然可以。你说吧。”贾似道点点头,随后有警告道:“对了,切记不可提及公田法,知道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