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八章忍不住的野心

第八章忍不住的野心

        “哦?那赵昀,终于死了吗?”

        放下手中卷宗,萧凤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张威。

        张威顿感压力陡增,心中暗暗想着,自家的主公果真对赵昀并无半分尊敬,低声回道:“没错。根据临安传来的消息,那赵昀因为听闻北伐失败的消息,结过导致自己一口气没喘过来,就此去世了。”

        “那皇位呢?他们又准备让谁来担任?”

        萧凤又问,张威甚至可以听见这声音之中的喜悦,但自己不过一介秘书,自然也不敢太过放肆,只好委婉的说道。

        “根据在下得知,那人似乎是之前的废太子?”

        “赵?那个脑瘫儿?没想到这临安众臣,当真是病急乱投医,竟然当真让这人上位了。”萧凤冷笑不止,末了又给出了一句结论:“看来这宋朝,是注定也灭亡了。”

        张威禁闭双唇,也不敢有所置喙。

        自己不过一介秘书,论身份和地位,可远没有萧凤这般强横,自然得谨言慎行了。

        “既然这赵昀已经死了,那南下的计划也应该可以开始了。”难以忍耐心中雀跃,萧凤的话儿也开始变得紧促了:“你去将各部长以及主席都召来,我准备和他们商量一些事情。知道了吗?”

        “在下明白。”

        那张威立时阖,快离开了这总理办公室。

        相较于曾经的萧景茂,这位赤凤军的实际控制者,可着实可怕的太多了。

        待到张威离去之后,萧凤方才收起气势,略微显出几分疲惫感:“唉!看来还是我太过严肃了吗?只可惜了,在这乱世争雄风时候,可容不了太多的儿女情长。”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对于如今的萧凤来说,似乎已经失去了微笑的能力。

        即使她不想要维系这貌似威严的模样,但从各处涌现出来的挑战,却只能让她不断的武装自己,让自己能够胜任这份工作。

        至于那张威?

        他自总理办公室离开之后,正待去通知别的部长的时候,却听旁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张威!你在干什么呢?”

        连忙转过身来,张威这才见到来者正是自己曾经的上司萧景茂。

        他连忙躬身一拜,然后诉道:“原来是萧总理!在下没有注意到,实在是抱歉了。”

        “萧总理?”

        萧景茂摆摆手,指出了对方的错误:“我现在已经不是总理了,你还是别称呼我为萧总理了。知道吗?”

        自北伐结束之后,萧景茂虽是自总理一职辞职,但是却被萧凤以主席不能空悬为由,又是被推选为了中华教的新任主席,负责稳定新进领土的民心!

        当然,军队大权一直被萧凤捏在手中,一直不曾被他人所掌握。

        萧凤,依旧是赤凤军实际的掌控者!

        “这个,差点忘了您已经成为了主席。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称呼你为萧主席了?”

        那张威无奈的笑了笑,为自己一时的错谬而感到后怕,这个事情他可着实害怕被萧凤听了去。

        “没事。只是看你神色匆忙,莫不是生了什么事情,不如和我说说?”

        萧景茂笑了笑,一脸关切的问道。

        张威心中一暖,正欲诉说时候,脑中却泛起萧凤那略显冰冷的脸庞,不由得摆摆头:“这个,还是等会儿再说吧,毕竟我还没有完成主公给予我的任务呢。”

        “任务?什么任务?若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不如和我说说?”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这不是那宋朝皇帝驾崩了吗?所以主公让我召集各部长,说是准备讨论一套方案来,好应对这件突的事情。”张威坦然回道,然后就神色匆匆的离开了。

        萧景茂听了,心中若有所思。

        “主公,看来你当真是打算开始行动了吗?只不过经过了这么多年,还不知晓会有多少人愿意支持?”

        先前北伐,着实将长安城之中的百官吓住了,当然也将赤凤军数十年积累消耗一空,若是再来这么一场,只怕他们会直接掀起一场暴乱,要不然为何萧凤会坐视那宋朝北伐的大好时机溜过,始终按兵不动呢?

        战争,终究是需要做好全然的准备,要不然只会一如宋朝北伐一样,彻底的失败!

        另一边,在张威的通知下,众位部长也一起来到了会议厅之中,有些俱意的看着早已经坐在主持位之上的萧凤,对于眼前的这位女子,他们心中也是复杂无比,一边也是钦佩对方的能力和地位,另一边却也为对方古怪性情而为之害怕。

        “坐吧!”

        挥挥手,众人这才敢坐下来。

        静静的看着众人坐定,萧凤这才出声诉道:“各位,想必你们也已经知晓了宋朝皇帝已经驾崩了,其后继者就是他的侄儿赵。对于此事,尔等有什么意见?”

        “这个,莫不是主公对南宋有所谋划?”

        国防部部长段陵低声问道。

        前些日子,那马云冬因为昔日旧伤复,就此一蹶不振,只好放弃了部长职责,让段陵担任了新任的兵部部长。

        萧凤点了点头,锐利的目光自众人脸上扫过,似有所指的说道:“没错,你也知晓我当初创立赤凤军的目的吧!”

        “驱逐鞑靼,兴复华夏吗?”

        段陵心中一喜,然眼神撇过旁边众人时候,脸色却黯淡了许多。

        彼时随同萧凤一起起义时候,他不过二十来岁,还是一个极容易被蛊惑的热血青年,然而三十年一晃而过,自己如今却已然五十有余,膝下也有了好几位孩儿,若是想要继续上战场的话,只怕是不可能了。

        其余人听到这话,也是纷纷露出为难来。

        比如说那财政部部长周处,他的脸色始终是苦瓜脸,就没有好过,毕竟战争一旦开始,那花的钱就和流水一样,没有停下的可能。

        而那卫生部部长朱玉真,虽是始终不曾言语,但自眼中却透着担忧;至于那公安部部长郭靖,却是感到为难起来。他们两人皆是宋朝之人,眼下见到自己主公竟然对宋朝起了野心,虽然早就知晓对方的目的,却依旧为自己那些滞留在宋朝之中的亲人而感到担忧。

        至于那教育部部长宋子贞,自进入这里之后,就一直眼观鼻、鼻观心,全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来。

        唯有那商务部部长宋鑫,一副焦躁的模样来。

        将众人的神色看在眼中,萧凤没有丝毫的迟疑,自口中吐露了自己的目标:“没错。只是就目前的态势来说,也许我们应该换一个方向了。”

        “是宋朝吗?”

        段陵低声问道。

        萧凤阖回道:“没错。毕竟这宋朝刚刚北伐失败,内部更因为公田法闹的一团糟,比那蒙古可是弱了许多。若是我们能够将这宋朝纳入麾下,将他们的百年积累纳入手中,自然就有足够的力量展开北伐,一举歼灭蒙古大军。”

        消灭蒙古,已然成为了萧凤的执念,纵然过了三十年,也依旧不曾忘却。

        众人心中一紧,莫不是感受到这话语之中的分量,知晓自己的主公可不是儿戏,而是当真打算推动这个计划。

        “主公!”

        商务部部长宋鑫有些忍不住了,蓦地站直了身子,却是直接喝道:“臣以为此事极为不妥。不管那宋朝如何变化,我等毕竟也只是臣服在他麾下。若是贸然这般做,只怕天下之人皆要视我等为乱臣贼子!”

        “乱臣贼子?谁来定位,谁敢诉说?”

        萧凤轻蔑一笑,浑然没将这话当成真的,北伐成功一事,已然彰显出宋朝颓废之势,而自己如今也正值最强盛的时候,又岂会接受这般说法?

        那宋鑫也是为之一愣,复又高声辩道:“可是主公,您可莫要忘了,您晋王身份,可是为那宋朝所封赐的。”

        “不过一介虚名,我何时需要这玩意?你若是需要,不放就交给你了?”

        萧凤用责备的眼神瞪了一下那宋鑫,心中却也是略有惊诧,暗暗想着:“没想到经过三十年的反复教导,竟然还有这般死忠分子?”

        毕竟她自占据长安以来,便通过了行政手段,强行在各地私塾之中推行自己的理念,大大的弱化了君臣之名,而是着重强调了民族大义。

        但千年儒学何其顽固,依旧扎根在人的意识里,更是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自己的倾向。

        宋子介轻声一笑,又道:“王爵?你入朝也有二十余载,何时见过主公封赐过爵位了?”

        那宋鑫为之一愣,这才惊觉起来,在这偌大的赤凤军之中,除却了萧凤当初因宋朝封赏而被封为晋王,其余人竟然也没有一个得到过爵位,甚至就连最弱的男爵都没有。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赤凤军就没有赐予属下的体系。

        毕竟人这一生,所求者不过是权位二字,所以萧凤也不敢贸然丢弃,而是以三级十二阶的军功章制度代替。

        自最高的华夏勋章,乃至最低的昭武、扬威勋章,涵盖了各个层次和兵种,再加上相应的待遇,也能够让人享有相应的荣耀。当然,这勋章也仅限于自己使用,不如那爵位能够传承给后代,这一点却是为人所诟病。

        这一点,最初时候也有人为之诟病,不过也都被萧凤给强行压了下来,所以也没闹出多少事情来。

        自此之后,所有人也都明白萧凤心思,知晓此女并非那甘愿臣服之人,今日雌伏不过是为了明日能够一跃成龙罢了。

        宋鑫虽是明白这一点,却依旧带着不甘的说道:“可是!不管如何,我等终究是归于宋朝麾下,若是做出这种事情,岂不是于理不合?”

        “哼哼。你所说的理,不过是所谓的春秋大义罢了。然而自春秋以来,这玩意何时起到效果?如今被主公所废除,也是理所应当!”

        宋子介冷冷笑道,嘴中更是充满嘲讽。

        他自加入赤凤军以来,对萧凤这人也是理解的相当透彻,以一介女子之身成就如此伟业就不说了,便是诸多政策也是相当胆大,和那过往的儒学也有相当抵触。

        迟疑之下,宋子贞也仔细观察过了,见其竟然能够运转妥当,心中也是诧异,对往常的儒学也是生出了疑惑,如今时候的他早就没有了往常的忠诚观念,之所以加入其中,也是为了满足自己过往为官的理念罢了。

        只不过介于自己往日的立场,也就只能成为教育部这种略显此等的官位,若是想要继续前进一步,却是不行了。

        萧凤也是面有不屑,直接喝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就辞职吧,莫要以为自己当真不可代替。”

        宋鑫身子一颤,自然也不敢多言,只好佝偻着身子,不做任何反应。

        他一路爬到这个位置,也是付出了许多的精力,哪里肯就此丢掉?

        段陵微微叹息,为宋鑫感到可惜,经过这次之后,对方仕途只怕是彻底没了,看向萧凤之后,又是问道:“但是主公,你也应该明白,我朝之内刚刚经过北伐,之前占领河东两路,便已经是极限了,若是此刻对宋朝动手,只怕兵力不足。”

        “主公,我也知晓你的计划,那宋朝虽是显露出颓废之态,但其百年恩泽也非一朝所能逝去。更何况其境内更有江万里、李庭芝、吕文德等诸多高手,若是贸然南下的话,仅凭我们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困难了。”宋子介也是张口劝道。

        他们两人也并非没有兴复华夏的想法,但眼下以赤凤军自身的力量,实在是有些欠缺。

        “这一点,我自然明白,所以也不认为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

        萧凤自众人眼中看出了担忧,只将双手伸出,笑了起来:“十年!十年时间的话,我还是等得了的。”

        “十年?若是这样,那倒也可以。”

        两人齐齐松口,暗自感到庆幸,之前的时候,他们还以为自家主公如同之前北伐一样,乃是临时其意呢,当然那北伐之事也是做了相当的准备。

        萧凤继续询问道:“所以我要你们商量出一个章程来,应该如何对付宋朝?”

        凡事都做好充分的准备,这是她一路走来所积累的经验,至今也没有出现任何的差错,即使会被人察觉到自己的野心,但依旧将这件事情拿出来,让众人聚集在一起,一起商量个章程。

        仅凭这一点,萧凤倒也可以称得上是明主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