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背后的推手

第十一章背后的推手

        “这,不知主公是否愿意?”

        看出萧凤有所迟疑,杨承龙再度问道。

        萧凤双眉紧锁,感觉有些头疼,却问:“那你告诉我,你打算采取什么手段?”当初入主长安时候,她曾经考虑到地方稳定的原因,所以没有对当地的地主动手。

        在经过漫长的发展之后,这些占据大量劳动力的地主,很显然已经成为了阻碍。

        “若要将佃户自那些人手中解放出来,那么唯有放开土地交易限制,并且鼓励兼并!”杨承龙朗声诉道。

        “土地兼并?若是这样的话,岂不是会造成诸多小农彻底破产?”

        萧凤感到有些惶恐,自古以来中华土地政策,便是限制土地流转,抑制大农场的出现,她一开始也遵循着过去的政策,但很显然这政策已经不适宜了。

        “但是若是不令他们彻底破产的话,我等如何获取更多的劳动力?要知道,为了修建这铁路,我们已经先后投入了数千万贯钱,又岂能轻易放弃?”杨承龙苦劝道。

        萧凤沉默下来,突然间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以内心来说,她并不愿意推行这个政策,因为这政策一旦推行,那广大的百姓只怕就会彻底失去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被迫流落到城市之中,然后被新兴的诸如纺织业、钢铁业所吸纳。

        如此巨变,对过去的生产方式,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杨承龙继续诉道:“主公,难道你不打算复兴华夏吗?”

        “这个和复兴华夏有什么关系?”

        萧凤感到不悦,责备的眼神瞪了杨承龙一眼:“此事暂且按下,你先下去吧。至于之后的事情,我自然会处理!”

        杨承龙心中暗叹果然如此,只好领命退下,心中却是有所想法。

        “虽是主公不愿意,但也决不能就这样放弃,也许我应该另寻他法。若是能够得到那议会的支持,也许便能够成功。”

        这议会脱胎于当初中华教全席大会而来,历经数次重组之后,也被改为了议会,目前这议会主席乃是萧景茂,若是那萧景茂的话,也许应该会支持吧。

        杨承龙却是没有意识到,此刻的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并不准备成为萧凤手中的工具。

        带着目的,杨承龙次日之后,立时就找上了那萧景茂,将心中考虑尽数坦诚出来。

        听罢之后,萧景茂也是感到吃惊,低声问道:“你怎么产生了这个想法?”

        “没办法。”

        杨承龙自然透着几分不忿,又道:“你也清楚,若是要修建如此庞大的铁路,势必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我也是被逼急了,要不然怎么想出这法子?”

        萧景茂低声问道:“但是不是能够靠征召吗?”

        “征召?这又能够起到多少用处?你也清楚,若是没有庞大稳定的劳动力,这铁路建设根本维持不下来。”杨承龙没好气的回道:“不用这法子,我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么多的劳动力?”

        萧景茂轻轻一叹,接着说道:“但是你可曾想明白,若是贸然没了这么多的劳动力,那我朝农业又该如何弥补?种植庄稼、剑麻、棉花等,可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嘿。若是粮食的话,我等完全可以自宋朝购买。毕竟那宋朝所占之地,皆是富饶之地,粮食产量可要胜过我们至少一倍。”杨承龙说道:“而且我也曾听闻那农业部正在研制各种新式农具,以前需要十人才能弄好的田地,如今只需要一人就能完成。就现在的状况,我们完全不需要维持这么多的农民。”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是贸然将那些农民赶出田地,只怕会造成不少的祸端。毕竟那工厂环境实在是太过严苛,非是他们所能承受的。”

        萧景茂心中想着,也许这就是为何萧凤会感到迟疑的原因吧。

        杨承龙面生懊恼,低声诉道:“你怎么也用这些理由来搪塞我?莫要忘了,以前我可是帮过你不少忙。”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而且你就算是说服我,也莫要忘了这律令尚且需要主公同意。毕竟她现在不仅仅是总理,更是身兼首相一职。”萧景茂摇摇头,婉转的拒绝了。

        杨承龙略感气馁,只好作罢:“好吧,也许我今天来错了地方。”怀揣着不忿,他自此地离开之后,正准备远去时候,却见那门口正待着一个人。

        这人身材肥硕,衣衫也无法遮住他的肚子,头上盖了一个帽子,胖乎乎的脸蛋上满是笑容,纵然被挡住了,也无法生气。

        “你是?”

        没等杨承龙询问,那人就拿下帽子,躬身说道:“在下商易,这厢见过杨部长。”

        杨承龙微微扬起下巴,笑道:“你认得我?”

        “当然。当初在那宴会之中,曾经偶然听到过关于您的事迹,自此之后可谓是印象深刻,一直都想要和你结交。”商易指了指旁边停着的马车,说道:“若是可以的话,不知您是否愿意到我府中一聚?”

        “可以!”

        杨承龙微微阖首,心中却是想着:“我倒要看看,你这厮究竟有什么打算。”

        随着商易一路行走,很快的便抵达了对方的府邸,这府邸外貌也是一般,和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但等到进入里堂之后,方才见到在那墙壁之上莫不是挂着名贵画卷,而两侧的案桌之上,也是摆着许多金银玉石,很显然并非寻常的豪奢之家。

        瞧着这些场景,杨承龙轻笑一声,诉道:“没想到你这厮倒是挺有钱的。说吧,你找我做什么?”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厮将自己请到这里,定然是有所图谋。

        那商易这才是诉道:“杨部长果然是快人快语,那我就说了。听闻您曾经和萧主席说了一些事情,似乎是想要修改现行律法,放弃对土地交易的限制?”

        “你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嘛!”杨承龙微微皱眉,透着几分敌意看了一下商易。

        商易哈哈一笑,回道:“哈哈,当初我其实也是打算拜访那萧主席,这才侥幸听到你们的讨论,若是有什么得罪的,还请原谅则个。只是我很好奇,为何杨部长会有这种心思?”

        “唉。还不是被那铁路闹的?”

        杨承龙吐槽道:“你也知晓,目前主公打算以铁路将各地县城全部联络起来。但是如此庞大的工程,势必需要大量的劳工,就靠着那些战俘,如何能够支撑?”

        他也曾经将注意打到了那些罪犯身上,但这些罪犯也不算是很多,自然不可能弥补这么大的缺口。

        商易眉梢微挑,笑道:“原来是这样?所以杨部长才打算放开土地限制,鼓励兼并吗?”

        “没错。”杨承龙坦然道:“只可惜主公不答应,却是让我实在是感到为难。”

        商易带着自信,直接请求道:“既然如此,那不如让我帮杨部长办成此事,如何?”

        “你?”杨承龙颇为讶异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带着怀疑的语气问道:“你不过是一介商人,哪里能够劝服主公?”对自家主公,自己也清楚无比,又岂是眼前这人能够说服的?

        商易笑道:“若是晋王的话,仅凭我自然不可能,但是杨部长莫非忘了,咱们这里可是有议会啊!”

        “议会?若是议会有效的话,还用劳烦我去寻找萧景茂?”

        杨承龙嗤之以鼻,那议会主席萧景茂乃是他的好友,自己照样没戏,就眼前的商人,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商易微微摇头,继续说道:“杨部长,您莫非忘了,那议会之中可是规定了,只需要得到六个人以上支持,便可以提交议案,进入审查之中。既然如此,那绕过主公和主席,也并非没有可能的。”

        当初设立议会的时候,萧凤其目的乃是借此钳制官僚,所以给予了相应的立法权以及监督权,只需要议案亦或者是弹劾得到一定人数的支持,就可以进入审查程序之中,等到通过审查之后,便是首相、总理之类的存在,也断然难以拒绝。

        然而这条例,如今时候却被商易等人所利用,并且打算以此谋求更大的利益。

        杨承龙暗暗吃惊,低声问道:“这可能吗?”

        “为何不可?”

        商易笑道:“要知道一开始,那蒸汽轮机可是被禁止出售的,但是在我等的推动下,不照样解禁了吗?如今这土地交易限制虽是严苛,但是也并非就没有漏洞。若是我等一起努力的话,自然能够解决。”

        “好吧,那就且看你打算如何做了。”

        杨承龙双眉紧皱,对方虽然还是维持着之前笑眯眯的样子,但他却感到有些害怕。

        什么时候,在赤凤军之中汇聚了这样的一群势力?

        这一点,让杨承龙开始变得害怕了起来。

        匆匆告别对方,杨承龙很快的离开了这里,纵然对方之后数度提出了宴请的要求,但是他也始终未曾答应。

        ——————

        数日之后,萧景茂再度来到了那会议厅之中,就见这会议厅之中吵吵嚷嚷的。

        他不免感到奇怪,蓦地抬高中气,喝道:“全都给我静下来。”

        会议厅之中,众人齐齐停下来,静静的看向萧景茂。

        萧景茂吐出胸中浊气,诉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很快的,便有那秘书走上来,却是直接将一卷文件递到萧景茂手中,诉道:“萧主席,这是苏澜刚刚提交的议案,是关于土地交易限制的。”

        “土地交易限制?”

        萧景茂扫了一眼,虽是议案之上写着的是土地改革、促进生产效率等内容,但他却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实质:“是杨承龙吗?难道说,你当真打算这么做?”好友容颜一闪而过,脸上也透着迟疑来。

        他实在是判断不出来,这方案究竟是杨承龙自己弄的,亦或者是苏澜他们所搞出来的。

        “苏澜,你为何要提出这个方案?”

        抬起头来,萧景茂看向远处的苏澜,这苏澜身材魁梧,虽然是五十来岁了,但头上却依旧乌黑如墨,一根根被梳的整整齐齐的,束在头顶之上。

        这让他并没有半点老态,反而显得相当的精神。

        苏澜笑道:“当然是为了我赤凤军的未来啦!”

        “为了赤凤军?”萧景茂不可避免的露出几分轻蔑来,直接将手中方案丢到对方身前:“既然如此,那且说说,这方案如何是为了我朝未来?”

        “难道不是吗?”

        苏澜笑了笑,又道:“你也清楚,我朝发展至今,已经进入瓶颈之中了,单单依靠开辟田地,已经无法继续生产足够的粮食了。而你也清楚,若是我等要彻底征服宋朝和蒙古,势必要消耗大量的粮食。既然如此,那自然只有对既有的土地政策进行改革了,不是吗?”

        “但是有必要废除限制土地拥有数量这条律令吗?”萧景茂逼问道。

        当初为了拉拢那些流民,赤凤军制定了户口良田拥有的上限,好让这些流民能够尽快的安定下来,这个也让赤凤军度过了一开始的危险时候。

        苏澜回道:“当然是因为这条律令已经不适宜了。你也应该清楚,就那群贫民,是断然无法购买最新的农耕机械。而这些农耕机械效率颇高,但唯有将土地集中起来,才能够有效的发挥其用处。若是继续往常的政策,哪里能够生产出更多的良田?”

        “但那些农民呢?若是他们失去了良田,到时候他们又该去往何处?这个,你考虑过了没?”萧景茂斥责道。

        至今时候,萧景茂也没忘却最初的打算,自然不可能轻易罢休。

        苏澜稍微皱眉,却没料到萧景茂如此难缠,又道:“不是有铁路吗?我听说那杨部长最近刚刚发现了一个新的矿山,若是将他们集中起来,应该能够解决生存问题吧”

        在自己被萧凤任命为主席之前,苏澜一直以来都是主席的有利竞争者,所以见自己的目标被对方夺去之后,自然对萧景茂保持着相当的敌意。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