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工农之争

第十二章工农之争

        “虽是如此。但终究还是需要得到批准,不是吗?”

        萧景茂虽是不忿,但眼见对方身后跟着的十数人,也只好阖同意了。

        毕竟这议案之上,可是清晰无比印着对方的手印,人数上符合要求,议案也切合目的,他虽是有些阻止,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走上了辩论席之上。

        此地议员多达数百人,自然不可能毫无秩序,一如那临安勤政殿一样,耗费漫长的时间,却一事无成。

        所以萧凤便制定了相应的议事程序,让议员们的每一个意见,都能够得到充分的展现出来。

        而作为提出该议案的议员,也需要走上辩论席之上,接受所有议员们的质疑。

        这规定,虽是和往常时候大为迥异,但这些曾经的士子却相当快的接受了,甚至将其认为乃是上古时代坐而论道的表现,每一个人莫不是以在上面得到表现为能。

        “只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反对,要不然就当真糟糕了。”

        心知该方案的危害,萧景茂也是颇为紧张,以至于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萧主席!”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萧景茂这才察觉到自己身边站着一人,侧目一看却见乃是一位三十好几的青年人。

        这青年人也是身材轩昂,双眉锐利如锋,透着相当的锐气,只是他脸上却有一道疤痕,却是破坏了整体的形象,让人为之叹息。

        萧景茂却有些高兴,连忙问道:“李骞?没想到你来了?你母亲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吗?”

        “嗯。”

        李骞点点头,又是看向了那辩论席之上得意洋洋的苏澜,就在这短时间内,对方便已经驳倒了好几个议员:“只是萧主席,你莫不是担心这个议案被通过吗?”

        萧景茂点点头回道:“没错。这议案的确能够很大的提高我朝实力,但是对底层百姓伤害太大,我担心会因此出事情。”眉心之中,自然透着无比的忧愁,他对当初自己为何会加入赤凤军,可是无比的清楚。

        想当初,他家中也有近百亩地,在当地也算是颇有积蓄了,这才让自己能够进入私塾之中读书。但之后自家良田就被那官老爷给盯上了,一番操作之后,自家父母因此身亡,自己也被迫沦落乡野,自此加入了赤凤军之中。

        “确实!这议案虽是能够促进我朝实力,但对百姓伤害太大,却是着实不得不防。”李骞双眉促紧,低声诉道。

        他和萧景茂一般出身,对这一切自然无比熟悉。

        这一点,却是幸亏当初制定议员要求的时候,并没有对其血缘、性别、家室有所要求,只是对其学识要求特别严格,至少也得进士级别的人,才有资格成为其中一员。

        两人静静站在一边,看着整个辩论的进行,而周围座椅之上,其他的议员也是三三两两,互相讨论着这一切,静静看着这一切的展。

        等了半晌,又一位议员败下阵来。

        看到这一幕,李骞却自座位之上站起来,萧景茂低声问道:“你准备出阵?”

        “没错。要不然让他这样继续下去,那这个议案就必然会被推动。”李骞回道。

        “但是主公呢?”萧景茂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我想主公应该不会同意吧。”直到这时,他还对着萧凤保持一定的幻想。

        李骞却是摇摇头,回道:“萧主席,你难道没注意到,直到现在主公都没有出现吗?”

        “这,你是说主公其实也同意?”萧景茂感到了失落,生出几分被丢弃的感觉来。

        “也许是,也许不是。”李骞诉道:“但是萧主席,我们得明白,很多东西只有靠自己努力才能够争取到的,并不能祈求他人的赐予。这一点,萧主席你还不明白吗?”

        萧景茂一时默然,脑海之中类似场景一度浮现。

        诸如太原撤退、撤离潞州之类的事情,当初主公也做出了类似的举动,当然那个时候的他不过是一介小小的参谋,并未参透其中的奥妙,但如今时候却明白过来这究竟是什么滋味。

        “好吧,那就看你的了。”

        打定注意,萧景茂低声回道。

        李骞这便迈开步伐,走到了正对面的辩论席之上。

        “是你?”

        苏澜略有惊诧,毕竟眼前之人,可是最年轻的议员,他当然感到了紧张。

        李骞点了点头,回道:“自然!毕竟你这议案充满着太多的争议,所以我便过来,想要问一下你打算如何解决?”

        “随你。但是你要知道,我是不会失败的。”

        苏澜昂着头来,那桀骜的神色,似乎从来不曾褪去。

        李骞回道:“很好。那请你回答我第一个问题,若是那些不愿意放弃土地的人,你打算如何去做?”

        “自然是由政府出面,将其收购了,然后转售给那些愿意收购的商人。”苏澜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李骞暗道一声果然,然后诉道:“若是这样,那这和宋朝公田法有什么区别?若是当地官僚以远低于市价的价格收购,然后以高于市价的价格贩卖给那些大地主,这又该如何解决?”

        这话一出,顿时让那些议员纷纷议论纷纷,不过再被萧景茂眼神一扫之后,便纷纷闭上了嘴。

        按照规定,这时候的他们只有旁观的权利,是没有打断对方辩论的权利,不然的话是会被直接驱逐出去。

        苏澜心中微怒,受制于眼下环境,却也不敢贸然火:“关于这一点,我自然会制定相应的政策,设定最低的收购价格。若是那官僚敢于以低于这个价格收购,那自然就犯了贪污罪行,届时不需我等动弹劾,主公就先饶不了对方!”

        对于反对方诸多的疑惑,苏澜也是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就怕会因此而被对方给否决掉,要是因此拖上个一年半载的,那就太迟了。

        李骞稍作思考,回道:“这法子倒也不错,但那些失去田地的农民呢?总不能就这样放着,什么都不做,要不然岂不是会闹出大乱子来?若是再被那南朝以及蒙古蛊惑,只怕我等也要步金朝后尘了。”

        萧景茂露出几分赞许了,这便是他为何会反对的原因。

        苏澜一时愣住,脸上现出一丝不悦来:“我不是说了吗?主公目前正兴修铁路,自然足以将这些人全都吸收进去,不至于闹出这种事情来。”

        “哼。你说的好听!”

        李骞冷笑一声,话音蓦地变得尖锐起来:“确实,那铁路能够吸收大量的劳动力,但是你可知晓,修建这铁路乃是一件极其艰辛的事情,非是成年汉子无法承受。但是若是推行了这个政策的话,那么不仅仅包括那些庄稼汉,便是他们的妻儿、父母也全都要失业。那尚且年幼的孩儿、年老力衰的老者又该如何?也去修建铁路吗!”

        “那按照你的要求,那咱们干脆就不修铁路得了,大家继续蜷缩在这长安城吧。”苏澜忍耐不住,高声一喝:“若是按照你这般来办,咱们还谈什么驱逐鞑靼、兴复华夏?”

        众多议员也被吓住,有的人露出不悦来,有的人显得幸灾乐祸,更有的无动于衷,在如今的时候,他们也不知应该如何去做,只能静静的旁观着这一切。

        李骞一时语塞,额头之上渗出几滴汗水,萧凤虽然不在现场,但他却明白对方对这一场辩论定然有所关注,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然后说道:“苏澜,莫要忘了咱们现在讨论的乃是关于是否应该解除田亩限制法案,别扯到别的方面上,知道吗?”

        “那好。那你告诉我,若是不解决这田亩限制法案,如何让那些农民进入工厂,并且帮助我等修筑铁路。”苏澜自认为已经占据了上风,便开始居高临下俯瞰着对手。

        李骞愁眉紧锁,心中却感到懊恼。

        “若是来之前做好准备,如何会生这种事情?”

        此事生也太过突然,仓促之间除了反对之后,似乎也无法提出更好的方案。

        李骞收敛气息,掠过那些议员们,张口诉道:“既然如此,那我无话可说,还是让所有的议员看一看,是否应该通过。”

        自己目的已经达到,继续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不妨顺水下坡,看看众多议员们的看法如何。

        回到座位之上,李骞有些失落,觉得乃是自己的错。

        随后便有工作人员将不记名纸条送到众位议员手上,而那些议员也开始填写自己的意见,就等着最后结果出现,然后决定这议案是否应该接受。

        “投票人数五百七十六票,赞同票两百八十七,弃权票七十八,否决票两百一十一票,赞成票占百分之四十九点八,并未过百分之五十,该方案暂时搁置。”

        听到这结过,苏澜一脸愕然,复又看向了那李骞,明显带着愠怒。

        若非对方横插一杠,如何会闹出这种事情来。

        “幸好失败了,要不然我们只怕就真的糟糕了。”

        李骞也是略微安心,但心中却沉甸甸的,对方今日突来此举,必然是来势汹汹,他却是要做好准备。

        “也许,我也不该如何被动,或许也可以效仿他们,也来类似的举动?”

        察觉到对方那充满敌意的眼神,李骞却也不甘心就此退缩,反而昂起头来迎向对方的挑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