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冷眼旁观

第十三章冷眼旁观

        “哦?你是说那苏澜打算搞事吗?“

        微微一哂笑,萧凤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张威反倒感到奇怪,低声问道:“可是主公,难道就坐视他们推动此事吗?要是此事当真成功,且不说那铁路是否当真有足够的劳动力,只是那些失了田地的农民,就是一件麻烦事情。“

        赤凤军自诩为拯救黎民百姓的天军,对那些士兵也是这么宣传的,若是让这些士兵调转枪口,指向曾经的敌人,又有谁能够接受呢?

        萧凤带着责备的眼神瞪了张威一眼,问道:“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

        “这个“

        张威一时哑然,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若是阻止此事的话,那铁路修建定然欠缺足够的人劳动力,若是答应此事,则那些流浪的百姓也是一个祸患。

        如今状况,那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萧凤冷声道:“看着吧,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打算怎么做。“

        既然那些人已经开始行动了,她自然也不愿意表现出自己的意见,只是静静的等着,等着这两群人决出胜负的时候,自己在行处置!

        “我明白了。“

        张威略有失望,自萧凤那神秘莫测的脸上,他看不出任何的东西来,自然也搞不清楚主公如今的想法。

        正待离开时候,萧凤又道:“对了,你将萧景茂叫来,我有事叮嘱他!“

        “属下遵命!“

        领着命令,张威很快便离开此地。

        自议会之上离开,李骞却是将萧景茂叫住,两人一起来到了一处石亭之处,好避开那烦躁的人群,讨论议会之上的事情。

        “幸好那方案未曾推动,要不然咱们就彻底失败了。“

        萧景茂一脸的庆幸,当初时候他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李骞却带着愁容,摇着头回道:“虽然如此,但是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毕竟对方随时随地都可能卷土重来,到时候你觉得仅凭我们两人,能够挡住对方吗?”

        萧景茂一时哑然,摇了摇头回道:“不能!“见对方双目微聚,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一样,又问:“看你样子,似乎是早有准备,却不知你打算怎么做?“

        “这个,就怕会惹恼主公!“

        李骞这才被叫醒来,嘴角之处明显是带着苦楚。

        萧景茂奇道:“惹恼主公,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字面意思。若是此事成功,也许我们能够成功的阻止对方,但就怕因为此事,而让主公生怒,甚至是牵连到你。“

        “那你告诉我,是什么方案?“

        “很简单,就是朋党。“李骞顿了顿,目光从旁边的树林扫过,似是有些害怕,所以声音也压的特别的底,然后说道:“只要我们建立朋党,应该能够阻止对方。“

        “朋党?“

        萧景茂被吓住了,他低声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起弄这个东西?“

        这朋党,历史上不在少数,譬如唐朝末期的牛李党争、北宋时期的新旧党争,莫不是惹起众多的事件来,也素来不为皇帝所喜欢,却没想到这李骞竟然想到这方面了,甚至还打算将其变成事实?

        “你也见到了那苏澜的行事。若非他和其他人所勾结,如何弄出这方案来?若非咱们横插一手,只怕那田亩限制法案便有可能被彻底废除。你知道吗?“李骞想着当初事情,自然也感到害怕。

        “我当然明白!“

        萧景茂警告道:“但是你可莫要忘了,这朋党之事非同小可,若是被主公现不了,那还得了?“

        李骞摇着头,依旧坚持着自己的理念,说道:“我知道。但是你就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废掉这法案?如今时候,我等唯有团结一致,才有可能彻底战胜对方!没错,朋党。唯有利用这朋党,才能够汇聚足够的力量,和对方相抗衡。“说到后面一句话的时候,李骞更是激动的站起来,大声的生活出自己的理念。

        “但是你可要知晓,若是此事被主公现了,那就不是小事情了。明白吗?“萧景茂还是感觉有些不妙,依旧给予否认来。

        李骞咬着牙,眼中都是坚定的神色来:“我当然知晓。但眼下时候,我也只能这样做了!“

        “好吧。也许你能够成功,但是你可要清楚,莫要因为这事情,将自己的性命丢入其中,若是有机会的话,还是尽早脱离,明白吗?“萧景茂警告道。

        如今时候,气氛越凝重起来,也不是商谈的好时候了,两人也就此分道扬镳。

        那萧景茂重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前,却见张威早已经等待许久了。

        “怎么又来找我?莫不是又有什么事情?“萧景茂笑了笑,迎了上来。

        张威点点头,无奈道:“没错,是主公派我来找你,说是有要紧的事情。“

        “要紧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萧景茂陷入沉思之中,随着张威一路来到了总理府之前。

        此刻正是中午时分,有些官员已经自房间走出来,准备前往设置的餐厅就餐,但是那总理府之中却毫无动静,依旧是人来人往的。

        当萧凤没有说停下时候,这群人可不敢贸然放下手中工作。

        踏入其中,萧景茂俯身一拜:“在下有所延迟,还请主公恕罪。”

        “哈。你如今时候也是主席,单以官阶而论,并不在我之下,还是莫要这般客套了。“萧凤笑道,眼中带着几分审视,问道:“对了,关于昨天的事情,你已经清楚了吗?“

        “当然!“

        虽是隔了几天,但是萧景茂对当初生的场景相当的熟悉,自然不可能犯错。

        “那就好。那之后时候呢?要知道根据有人禀报,你之后和那李骞一起去喝酒去了,可有此事?“萧凤继续问道。

        被这一吓,萧景茂浑身一个哆嗦,眼神闪烁不定,却不敢正面直视萧凤,低声回道:“这个……,主要是那李骞盛情难却,我自然也不便推辞,这才和他谈起话来。“这个时候,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主公是否当真知晓那朋党一事?

        萧凤嘴角微翘,带着一抹说不出意味的笑容:“不过是喝酒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不过是同僚聚会,没必要这么紧张。至于那诉说之人?莫非当真认为我不过一介寻常之人吗?“

        平淡的话,看似安慰的话,却令萧景茂浑身汗毛全都竖起来。

        对于这一点,他全然不明白主公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好低声问道:“那主公今日找我,究竟所为何事?“

        “也没什么事情。只是告诉你一件事情,莫要因为友情而失了自己的立场,也莫要因为愤怒而将对方当做仇寇。知道吗?“萧凤这才提出了自己的警告。

        萧景茂这才恍然,连忙阖回道:“主公所述,在下明白了。“

        只从那话语之中,他明显可以听出来,主公这是在警告自己,莫要和那李骞走的太近,也莫要当真就对苏澜冷淡无比。

        自己终究乃是主席,拥有的能量也不小,可不适合表明自己的态度。

        萧凤又道:“还有。一分为二总是不好,若当真互相敌视,更非为人处事应该的样子,毕竟大家都是为了一个目标而进行嘛!不是吗?而且这事儿,就和那太极图一样,虽然是彼此对立,但终究也有互相转化、互相融合的可能性。这一点,你可要注意了,知道了吗?“

        这一番话,自然让萧景茂唯唯诺诺,不敢有丝毫的质疑。

        他心中明白,当初会议生的事情,自己的主公早已经知晓了,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所以也不好表达自己的意见,如今将自己召来并且说这些话儿,分明就是为了避免两派当真斗了起来。

        不然的话,一如当初的新旧党争那样,彼此之间斗个你死我活的,那事情也就别干了!

        这一点,更非萧凤所愿意的。

        “现在也已经是中午了,你想必肚子也饿了吧,那不如就在这里,一起吃个饭吧。要不然被人听了去,只怕有人会怀疑我就连这点薪水都没有。“

        相关的话说完,萧凤也没继续维持之前的样子,便让那厨子将准备好的餐点端出来,几人一起在这里解决了饭菜。

        吃饱喝足之后,萧景茂就此告辞,心中开始仔细斟酌那些话儿。

        “主公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当真就不愿意插手吗?“

        自觉不是很清楚,萧景茂只好放弃,关于那叮嘱的话却是记在了心中,不敢弄出任何的错漏。

        眼见萧景茂离去,张威却是不解,低声问道:“主公,为何你自己不去插手,反而将这些事情推到议会身上?“

        对于主公实力,他自然也清楚无比,当然不觉得眼前的女子,就连这种事情都解决不了。

        萧凤摇了摇头,却道:“哦?那你觉得我是什么人?“没等张威反应过来,便陷入了沉思之中,诉道:“博古通今、精通一切的武侯吗?只可惜,我不是!而且若是什么事情都推到我手中,那我要他们干什么?趁着眼下我军内部尚且稳定的时候,先利好规矩吧。至于以后会如何,以后再说吧。“

        自认为自己实非明君,萧凤自然也不愿意插手这件事情,如今时候正好将其交给议会来处置,至少也可以借此机会,观察一下这议会是否能够按照自己所希望的那样,正常的挥起立法的要求。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