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民党

第十四章民党

        大雁塔。

        梵唱虽是不绝入耳,但却始终难以抹平心中忧虑。

        行于其上,李骞依旧是愁眉紧锁,混无一点游山玩水的样子。

        见到好友如此状况,邢建立时问道:“李兄,我见你从刚刚入塔时候,就一直是这般模样,莫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没错。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和我们大家说一下就是了,又何必自己一个人藏在心中?”其余三人也是一起叫道,脸上明显带着担忧。

        李骞这才抬首,见众人那担心模样,心中为之一暖:“没事,只是一些琐事罢了,也没什么打紧的。”众人并未挪动脚步,反而围在他身边,这却让李骞感到不适:“只是大家为何停住,不如继续游玩,也免得因为我而坏了各位的兴致。”

        “哼!你以为如今这样子,咱们还有心思吗?”

        张锋朗声诉道:“告诉我们吧,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这般为难?”

        李骞一时踟蹰,不知自己是否应该告知对方:“你们,当真想要知晓?”

        “那是自然。毕竟你我也是多年同窗,如今时候你遇到了困难,我又如何能够置之不理?”张锋笑道,眼见周围人山人海,自觉并非说话之地,便带着一行人离开此地,却是找了一个画舫,几人一起钻了进去,省得被人打扰。

        直到这时,李骞方才松下警惕,眼前三人全都是他多年挚友,想必也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

        等到众人安静下来,李骞方才回道:“实不相瞒。是关于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

        “是关于那田亩限制法案?”张锋诉道。

        李骞叫道:“你们已经听到了?”

        “那是自然!那议会堂本就是公开之地,任谁都能够进去,我等虽非议员,但是平日里也有所耳闻,当然知晓此事。”张锋笑了笑。

        李骞心中微哂,感觉自己太过惊讶了,又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也应该明白,这田亩限制法案若是被解除了,那那些百姓可就真的彻底遭殃了。”

        “确实!那宋朝已经饱受公田法所害,我等若是也跟着一起玩的话,少不得也步宋朝后尘,的确不能让他们得逞。”邢建朗声诉道。

        这时,那谢进却是插嘴道:“但是你们也应该知晓,如今铁路建设在即,无论是矿山开采,还是钢铁锻造,甚至是那诸多桥梁、铁路建设,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如果咱们反对的话,难保不会被主公所猜忌!”

        “这不可能!主公宅心仁厚,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李骞直接否认道。

        谢进摇着头,回道:“不可能?李骞,你莫要忘了,主公的目标乃是什么?驱逐鞑靼,兴复华夏!如今那鞑子还盘踞在北方,便是宋朝也是虎视眈眈,视我等为劲敌。如此状况,唯有加快铁路建设方是上策。你觉得这个时候,主公会放弃吗?”

        “这——,但是那些百姓呢?难道主公当真坐视他们失去土地?”李骞感到有些惶恐。

        谢进无奈道:“也许是,也许不是。不过现在主公迟迟不曾表态,也许还是在等着什么吧。毕竟,这件事情对她来说,也是两难的选择。”

        “虽是如此,但我也断然不能坐视百姓失去土地。”李骞蓦地抬高声音,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虽是如此,但你也应该知晓,仅凭一腔斗志,断然无法做成此事。你打算如何行事?”谢进又道。

        李骞有些困惑,不免摁了一下太阳穴,回道:“对不起,我暂时还没想清楚。”

        之前听到那消息之后,他也不过是仗着一腔热血,直接冲了上去和对方对决,虽是侥幸辩倒了对方,但也知晓那苏澜非是怯弱之人,他日之后定然会席卷重来。

        谢进摇着头,透着几分嘲讽来:“就连这点都没想好,你如何和对方斗?”

        “若是依你所言,难道就让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解除禁令?”李骞不忿的回道。

        那苏澜本身乃是豪族出身,自身学识不错,平日里也和许多议员相交,可谓是人多势众,当初若非有萧景茂支持,他也不敢贸然上前,和对方对抗。

        这时,那张锋却道:“依我看,若是一个两个人无法战胜对方,那不如就三五个一起,若是还不够的话,大不了就结成三五十人,这样的话对方如何能够对抗?”

        “哦?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骞一脸困惑,邢建却是饶有兴致,两人一起看向张锋。

        在这里,只有李骞和邢建两人,被授予了议员的身份,其余两人则是因为各自志向不同,所以也就分别选择了各自的道路,其中谢进痴迷于学问,一直待在崇文学院之中,担任一位教授,而那张锋则是成为了国防部一位官员。

        张锋回道:“你们也知晓,我目前就任于国防部,乃是一位参谋,所以知晓一点行军打仗的方法。而在实际的战斗之中,最注重的不是武勇之力,而是彼此配合是否能够配合。若是配合得当,自然是势若破竹,但若是无法配合,便是有着如何厉害的武器,终究也是失败一途。”

        “确实如此!那这和这议会有何关系?”李骞问道。

        邢建却是若有所思,低声诉道:“亦或者,你的意思是直接效仿军队?”

        “没错。若是想要和对方抗衡,唯有设立一直真正的军队,才有对抗的可能。我相信,只要有你牵头的话,肯定会有人愿意站出来的。”张锋笑道。

        李骞还是带着困惑:“可是,这不是朋党吗?”

        他也熟读史书,自然知晓那牛李党争,还有北宋的新旧党争,因为这党争一事,这两个朝代全都覆灭了,当然害怕会因此导致整个赤凤军,也就此失败。

        “纵然是朋党,那又如何?难道坐视那百姓失去自己的良田,然后变成暴民,彻底摧毁这一切吗?”邢建不屑一顾,已然是跃跃欲试。

        李骞稍作思考,蓦地下定决心:“既然如此,那我就决定了。也许,当真只有这个方法,才能够对抗那苏澜。”

        “很好。那你打算如何组建?既然是一个组织,总得有相应的目的和纲领,不是吗?”张锋又道。

        他也是熟悉参谋部的运行规则,若是没有相应的目标,便是在厉害的参谋,也无法给出相应的方法来。

        邢建连忙诉道:“既然是为了阻止对方解除田亩限制法案,那不如称之为农党如何?毕竟,国以农为本,若是农业彻底崩溃了,那咱们也就完蛋了。不是吗?”

        “农党?没错,就是农党。”

        李骞眼眸泛着光彩,一副想要立刻就宣之众人的样子。

        “我等既然是为了农民发声,那自然应该称呼为农党。不然的话,那咱们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邢建不用说了,自然是欢喜无比,便是那张锋也是一脸笑意。

        唯有谢进却是眉头深锁,直接劝道:“农党,你们不觉得这个名字太过碍眼了吗?”

        “碍眼?为什么?”

        三人一起看来,让谢进感到有些不自在。

        “你们也知晓,那铁路乃是主公一手推力而成的。期间为了修建这铁路,也不知晓征收了多少农民的土地。若是以农党为名,只怕会让主公感到不自在!”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莫要看他们如今热闹无比,但其实心中也明白,若是主公当真发声的话,自己也不用在这里争论朝政了,只怕就会直接卷铺盖回家了。

        “正是因此,我觉得也许应该改为民党比较好。国以民为本,本固则邦宁。你们觉得如何?”

        “很好。就以民党为名。”

        一起对视的目光,宣告了四人的决心。

        此刻的他们,已经下定了决心,打算以自己的力量来喝那苏澜对抗,至于接下来会掀起多么大的波澜来,他们也不是很清楚。

        宣告了民党成立,李骞却是忆起了那萧景茂,和三位好友告别之后,立时便找上了门来。

        “你是说,想要让我加入民党吗?”

        萧景茂看着李骞手上拿着的申请书,露出了几分疑惑。

        李骞回道:“没错。而且萧主席,我相信你也清楚,那田亩限制法案究竟有多大危害,若是不将其阻止的话,只怕会折损到我国根本。正是因此,所以我才打算组建民党,好和那苏澜对抗。”

        之所以拿着契书,却是李骞知晓,单靠口头承诺,是断然约束不了人的,所以才弄出了这个入党申请书来。

        “对不起,只怕不行!”

        萧景茂若有所思,脑中闪过前些日子时候萧凤所说的话,立刻就摇了摇头,否决道。

        李骞叫道:“为什么?”

        “你也清楚,我乃是主席。既然是主席,那自然应该不偏不倚,维持公正。不是吗?”萧景茂苦笑道:“我若是助你,那让苏澜他们如何看待?毕竟他们也是议员,也是为了我朝考虑,这才弄出了这个法案来,不是吗?”

        “好吧,我明白了。”

        虽是有些失落,但李骞也只能接受。

        只看萧景茂的神色,他便明白过来对方的苦楚,受制于主公之下,自然是很难表现出自己的态度,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萧凤的目的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来阻止这件事情了。

        李骞心中下定决心,并不打算就此妥协。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