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国党

第十五章国党

        长安城北。

        此地原本为昔日唐朝皇宫所在地,自萧凤入京之后,因为对这皇宫颇为厌恶,也没拨款修缮,也没兴趣入住其中,就将其开放出来,全数出售给当地商客,好筹集款项建设长安城。

        自此之后,此地便聚集了相当多的豪客,也是许多名门望族选之地。

        而在其中一处宅邸之中,那苏澜正好整以暇的坐在其中。

        这里原本为大明宫紫寰殿所在出,被他家族购置下来之后,就照着原址重新修缮了一番,并且为其购置了许多的豪奢家具。

        每当自议会下来之后,苏澜就会坐在其中,感觉自己仿佛在这一刻变成了皇帝。

        但是今日,他却一脸慌张的自座椅之上跳下来,直接喝道。

        “你说什么?”

        “唉。启禀公子,就在之前那关于是否解除限令的法案,又被议会给否决了。”凌飞摇摇头,回道。

        “为什么会这样?”

        苏澜脸上露出愠怒,直接问道。

        为了推动此事,他事前也曾经联络过许多议员,并且允诺了相应的利益,以此交换对方的投诚,可以说整个议员三分之一都被他给收买了,为了保险起见还将凌飞也拉拢了过来。

        这凌飞也是不凡,成为议员也有二十多年了,其影响力并不亚于那王轩,两人一起并立为议会双雄,并且在宇文威去世之后,先后担任过了主席之职。

        只因为受制于政策主席之位一人一届的原因,自然也只有退位让贤,交给现在的萧景茂。

        这种情况,竟然也失败了?

        凌飞无奈道:“实不相瞒,我也不知晓那小子究竟干了什么,竟然说动了好些个议员,其中甚至还包括王轩!纵然我如何辩论,依旧惨败于对方手下。”

        “王轩?没想到王轩也投入对方麾下了?”

        苏澜暗自惊诧,又问:“告诉我,为何王轩会投入对方麾下?”

        那王轩他也知晓,是一个权力旺十足的人,断然不会轻易俯,这般人竟然也会替对方说话,这一点也是让苏澜感到害怕,想要弄清楚原因。

        “根据我所了解的,那苏澜好像成立了什么民党,只要是议员,都可以参与其中。而那王选,就是这民党的党魁。”凌飞无奈道。

        “民党党魁?原来是这样子吗?”

        苏澜脸上浮现出一丝恼怒起来,喝道:“这小子,竟然成立了什么民党?难道他就不怕被主公所猜忌吗?”

        他自己也是摸清楚主公想法,这才敢弄出来这个政策来,害怕失去如今的权势,所以很多事情也只敢暗地里弄,却不敢如同李骞那样,直接拿出来。

        “不清楚。不过若非这民党搅局的话,这一次我定然能够解除法案!”凌飞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懊恼来。

        对于那王轩会这般选择,他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毕竟那王轩本就是**十足之人,素来喜好掌握一切的感觉,然而头上压着一个庞然大物,自然也无法满足,就算是曾经担任过主席之后,也因为五年一届、一人一次的原因,而彻底作废。

        苏澜自左边走到右边,又从右边走到了左边,脸上自然也透着恼怒:“但若是无法废掉那民党,那我们只怕也断然无法推动此事。这样的话,可就麻烦了。”

        “那你打算如何?也效仿那李骞,成立一个什么党派吗?”凌飞诉道。

        苏澜摇了摇头,回道:“如今时候主公态度暧昧,还不知道对这党派究竟是什么态度,还是算了吧。等过一段时间吧,看看他们是否当真能够继续维持下去,到时候若是没有问题的话,自然就轮到我们出手了。”

        党派之事,他也不是不想弄,只是因为顾虑到萧凤的原因,所以一直都是偷偷摸摸,却不敢如同李骞这般胆大妄为。

        如今事态越来越烈,他也不清楚自己应该如何处理。

        这时,从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是谁?”凌飞看向苏澜。

        苏澜诉道:“是一位早就预约好的客人。”吩咐左右将那门打开之后,就见曾经和杨承龙见过一面的商易走了进来。

        那商易踏入堂中,脸上堆满了笑容,直接诉道:“这个,却不知两位是否成功了?”

        “对不起,你所渴望的已经落空了。议会没答应。”苏澜摇了摇头,无奈道。

        商易脸上笑容凝滞,双眼眨了眨之后,问道:“可是,为了收购那些土地,我都已经筹集了二十万贯钱,若是这法案没通过,那这二十万贯钱岂不是打水漂了?”

        商易的眼光相当独到,一开始见到赤凤军修建铁路之后,便看中了其中的商机,直接在附近购买了一大片土地,然后在这片土地之上新建仓库、房间,售卖给那些来往的人群,可着实挣了不少。

        如今得到第三期铁路建设的规划之后,他心中自然也蠢蠢欲动,打算趁着这个时候收购更多的土地,好挣取更多的钱财。

        然而受限于那土地限制法案,自然也就无法推动,心中有所谋图之下,便找到了苏澜,想要让其帮忙解除此项法案。

        苏澜也想要借此机会,在议会之中一展手段,两人一拍即合便达成了协议。

        “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只怕是不行了。”苏澜只好摇了摇头,对于对方质疑的目光,他实在是无法回应。

        商易撇撇嘴,又道:“若是这样的话,那咱们难不成就坐以待毙?”

        这两百万贯钱,不仅仅掏空了他的荷包,而且还从别人借了不少钱,数额如此之大的款项,自然不可能毫无利息,按照一开始的约定,仅仅是一个月的利息就多达一万贯,一年下来就是十二万贯。

        这么多钱,商易一个人可负担不起,若是这法案胎死腹中,他可就当真彻底没命了。

        那些债主,可不会放过他。

        苏澜也是感到恼怒,口中应道:“等一下吧,等一下我自然会完成此事的。”

        “但你也应该知晓,我可等不了这么长时间。”商易又是说道。

        凌飞透着几分嫌恶,直接诉道:“但是有那民党横着,我们又能做什么?我劝你,还是快些松手,莫要陷入其中了。毕竟就现在的状况来说,这法案还不知晓什么时候才能废除呢。”

        和苏澜不同,凌飞自有节制,一直以来都以老成持重为本,之所以答应帮助苏澜,也是考虑到解放劳动力一事,的确有助于赤凤军修建铁路。

        商易也被吓住了,口中唯唯诺诺的说道:“我也不想啊,但是那些债主逼着,若是没有买下这么多的土地,我又哪里有钱还?毕竟是二十万贯的款项,若是全砸了的话,我可就彻底破产了。”声音之中带着呜咽,显然是害怕极了。

        凌飞不屑一顾,却是扭过头来,没有理会对方。

        苏澜神色凝重,蓦地高声喝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成立党派吧。”

        “你说什么?”凌飞明显被镇住了,低声问道。

        苏澜回道:“既然那李骞敢做这种事情,那我又岂能甘拜下风?那不妨也成立党派,和对方对着干。不管如何,我定要解除这土地限制法案来。”

        “既然是成立党派,那你可要做好准备。毕竟稍不注意,只怕就会惹来主公的怀疑,到时候咱们可都过不了好。”凌飞劝道。

        苏澜朗声笑道:“我当然明白。而且对方既然叫做民党,那咱们不妨叫做国党。皮之不存毛之焉附?若是无国,有哪里来的靖平世道?”复又对着凌飞躬身一拜,请求道:“至于这党魁,却劳烦先生了。”

        “好吧。”

        凌飞眼见对方态度诚恳,自然阖应了下来。

        这党派之争,素来难以消弭,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就会导致整个局面崩坏。

        他若是能够掌握住国党的话,或许不至于滑向不可抑制的局面。

        那商易在一边看着两人商谈,也是一头雾水,摸不清楚此刻的状况,低声问道:“那我的事情呢?能解决吗?”

        “尽人事、听天命吧。”

        凌飞只给了这么一个答案,便从此地离开了。

        既然是成立党派,自然也要许多人的支持,只是他却不知晓以自己的声望,又能够拉拢到多少人来。

        见着凌飞走出去,苏澜也是松了一口气,看见那商易一脸踌躇的样子,便安慰道:“关于这件事情你放心吧,我们自然会帮你完成的。”

        “若是能够完成的话,那自然是好的。只是不知这件事情,又会需要多长时间?”商易心中思索万千,有些担忧未来的景象。

        出于商人的本能,他感觉到如今的长安城之内,似乎出现了一道莫名的潜流,将所有人全都牵扯进去,而且越挣扎越难以逃脱。

        “民党?国党?这群人当真有趣,竟然真的弄出这玩意了。”

        放下手中文件,萧凤重新坐定,嘴角之处明显带着几分笑意来。

        张威看着都感觉渗人,低声问道:“那不知主公有何打算?将其解散吗?”

        “为何要解散?”

        “党争之害,有目共睹,若是不阻止的话,只怕会坏了这数十年的积累。”

        “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你以为这争斗,只是一句禁止就能消除的吗?”萧凤摇了摇头,又道:“看着吧。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