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隐患

第十六章隐患

        既然成立了国党和民党,两党便以议会为战场,彼此之间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一方面说这法案对农业伤害太大需要禁止,另一派则是以工业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以为借口,双方可谓是争得是面红耳赤,若非有萧景茂从中斡旋,只怕早已经打了起来了。

        虽是如此,但苏澜和李骞等到消停之后,依旧怒目而视,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

        见到这般状况,那些议员莫不是心惊胆战,有的直接宣告中立、什么也不理会;有的则是有所图谋,投入两党麾下,增强双方的实力;更有的胆战心惊,直接选择向萧凤禀告,只可惜萧凤也不知晓究竟在想着什么,什么话儿也没诉说。

        如此这般,也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

        这一日,两党再度聚集在议会之上,可谓是针锋相对。

        “这一次咱们能成功吗?”苏澜有些忐忑,低声询问了一下凌飞。

        凌飞回道:“不清楚。毕竟对方乃是王轩,我实在是没有半分的把握。议会之中答应投我们一票的只有三分之一,若是无法争取到足够的支持者,这一次只怕也无法成功。”

        “三分之一?虽是三分之一,但是也应该足够了吧!”苏澜稍微安心了下来。

        为了拉拢这三分之一的人,他可是费尽了心思,通过各种允诺以及拉拢,方才将其拉入了国党之中。

        正对面,李骞也感觉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带着期待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王先生,这一次我们能成功吗?”

        “当然能够成功。毕竟为了这件事情,我可是费劲了心思。”

        王轩一派从容的回道,今日的他特地的穿上了一件军衣,笔挺的衣裳穿在他的身上,让他有一种准备出征的气势来,当然对他来说,这里也的确是战场。

        李骞稍作安心,又是看向了那些正在忙碌的工作人员。

        此刻,所有的议员都投了自己的票,就等着接下来揭晓了。

        “投票人数五百七十六票,赞同票一百八十七,弃权票七十八,否决票三百一十一票,赞成票占百分之三十二点六,并未过百分之五十,该方案暂时搁置。”

        自萧景茂口中响起的话,又是在众人耳边传荡了开来。

        苏澜不免惊讶,嘴巴都张开了,别人可以清晰看出他今天吃的菜叶子:“这怎么可能?”

        “果然,失败了吗?”凌飞却似早有准备,带着几分审视的目光扫过了那王轩,眼底之中带着探求。

        李骞稍微松了一口气:“幸好对方又失败了。不然的话,当真不敢想象若是被推动了的话,又会是什么样子。”

        至于其余人的欢呼声,他听在了耳中,当然也感到特别的高兴。

        当然,对于这个结果,苏澜等人也感到失落,脸上那或是哀伤、或是恼怒、或是后悔的模样,也让人真实的体验了一下四川变脸的绝学。

        结果已出,如今时候也已经快到晌午,萧景茂也宣告此事结束。

        正待离开时候,那凌飞忽然靠了进来,一对锐目死死的盯着王轩:“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如何成功的?”

        “你很想知道?”王选笑了笑,不以为意。

        凌飞倔强的看着对方:“当然!”

        “只可惜我不会告诉你的。毕竟这乃是我的底牌,是不可能告诉你的。明白吗?”王轩嘴角微翘,似乎是在嘲讽着对方。

        远离的身子,让凌飞感到错愕,口中低喃道:“难道说,你当真踏过了那道线?”

        多年的共事,凌飞也早已经知晓对方并非仁人志士,乃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对方会玩出什么花招来,他实在是不敢想象。

        “你,还无法接受?”

        转过身来,凌飞却见到苏澜还站在原地,远远的看着远离的一行人。

        苏澜低声咒骂:“那是当然!毕竟这家伙,毁了我千辛万苦弄出的计划,又岂能轻易绕过对方?”这一刻,他忘却了自己的目的,只觉得对方那轻蔑的眼神甚是讨厌,只想要将其打败。

        凌飞微微叹息:“来日方长,没必要弄的这么僵硬。”迈开步伐朝着远处食堂走去,又道:“而且你可别忘了,人这一生太过漫长,没必要就当真拴在这上面,不是吗?”

        “也许吧。但是今日之事,我是不会忘记的。”凌飞咬牙切齿的说着。

        两人一起离开此地,却没注意到远处的眼神。

        “看样子,这一次只怕是结下了梁子来了。”

        收回目光,李骞心中暗暗紧张,却是想到:“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坚持?却不知晓又该采取什么手段,才能够让你放弃这个计划。”

        他这边厢正在出神时候,那邢建却是双目泛着光彩,崇敬的看着身前的人。

        “幸亏王先生你愿意出手,要不然我们只怕就无法和对方对抗了。”

        这半个月以来,对方数度起进攻,一开始也是险些就被打倒在地,幸亏之后有王轩加入其中,并且大刀阔斧的对整个民党进行改革,不仅仅提出了许多的纲领,更是针对参与者进行了培训,这才将其挡了下来。

        “哈。就算是他们不想要放弃,又能?不管如何,咱们现在已经建立起了优势,议会之中过一半的议员全都投入咱们的麾下,任他如何折腾,又如何能够成功?”王轩昂起头来,宛如那骄傲的公鸡一般。

        “没错。不管那苏澜提出什么法案,咱们都一律否决。这样的话,看对方还如何折腾?”旁边的邢建鼓舞道,对王轩更是投之以崇拜的神色来。

        王轩立时笑道:“没错。只需我们掌握了半数以上的议员,任由对方如何挣扎,又岂能斗得过我?”

        正说着,几人也来到了餐厅之中,选了一处厢房坐定之后,就等着饭餐上桌。

        “眼下已经是中午了,咱们还是先吃饭再说吧。”

        一声令下,李骞也没好意思拒绝,只好也跟着坐下来。

        做了下来,王轩又似想起了什么,却是对着邢建吩咐道:“对了邢建,我吩咐你去办理的事情,你办妥了吗?”

        “当然!那苏澜和商易的交流,全都在这里。”

        邢建很快的就走了下来,等到重新出现之后,他的手上拿着一个铁盒,盒子相当坚韧,却不知晓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东西来。

        王轩双目放光,露出几分欢喜来,笑道:“你做的很好。只要有了这东西,我就可以将那苏澜彻底踢出去了。”

        “这个,你们说的是什么?为何我听不懂?”

        李骞听着奇怪,却现自己似乎被隔绝在外面,竟然不知晓自己的好友什么时候出去搜集东西了。

        邢建正待回答,却看了王轩一眼,似乎是询问对方的意见。

        王轩这才回道:“是关于那苏澜的一些事情的。”

        “苏澜?你派人暗中调查他了?”李骞感到有些不措,他虽是愤恨苏澜提出这议案,却一直保持君子之道,并未想过采取这些下作手段。

        王轩不以为意,回道:“没错。而且你以为这人如此推进该法案,当真就没有背后推手?而那商易,近日来频频和他见面,我当然有理由怀疑对方之间有所联系!”

        “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做?”李骞继续问道。

        邢建感到好笑,直接回道:“当然是弹劾了!要不然让他继续留在这议会,那咱们以后还怎么办?”

        “弹劾?”

        “没错。虽然这里面只是一些简单的信函,并没有更多的关于金钱交易的东西,但是也足以启动弹劾了。到时候,咱们民党一起力,自然能够让这厮滚出议会。”

        王轩相当霸气的回道,微眯的双眼,似乎也已经看到了这个未来。

        李骞略有惊讶,低声问道:“可若是采取这种手段的话,岂不是太过卑鄙?毕竟那苏澜也是议员,若只是这样就被赶出去,岂不是可惜了?”

        “李骞!”

        王轩稍皱眉梢,心中暗暗嗤笑了起来,“都说你太过愚直,没想到尽然会为敌人说话?”,脸上透着几分不悦,又是喝道:“但你可应该知晓,若是任由那厮继续下去,那对方就当真可能解除田亩限制法案了。知道吗?”

        “但如此行径,岂不是党同伐异?”李骞昂声问道。

        邢建看着害怕,连忙劝道:“这怎么能是党同伐异?我们不过是齐心协议,一起对抗那苏澜罢了。毕竟那厮可是打算废除田亩限制法案,如此祸国殃民行径,又岂能接受?”

        “你啊。还是太过年轻,什么都不懂!”

        王轩摇摇头,带着几分可惜的模样诉道:“根本就不知晓世事艰辛,哪里容得了半点的仁慈?”

        “也许,我真的不懂吧。”

        李骞感到有些失落,虽是一手打造了民党,但却感觉这民党有些失控,自己现在都感到力不从心了。

        “若是这样下去,那所谓的民党,还算是民党吗?”

        心中思绪繁杂,李骞此刻却生出了退出的打算。

        他这想法还没诉说,就察觉到那王轩早已经盯上了自己,锐利的目光似乎穿破了心房,直接看破了自己脑中的思维。

        “李骞,你还是太年轻了,所以许多都不懂。如果你感到困惑的话,不妨跟我来吧,我会和你好好解释清楚的。”

        摒退其他人,王轩直接带着李骞,其余人虽是想要跟着,却也被拒绝了。

        行至一处密林时候,李骞有些弄不清楚,只觉得对方身上似乎泛起一股危险的气息,低声问道:“王先生,您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个,你想要知道吗?”王轩止住脚步,声音有些飘渺。

        李骞阖回道:“没错。你既然带我到这里来,总归是有着什么事情,总不至于什么事情都没有。不是吗?”

        “当然!”

        这个时候,王轩转过了身子来,一对眼睛之中泛起奇异的光彩,直接盯着李骞。

        “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要退出了?”

        “退出?这,没想到却被先生给看出来了。”

        李骞感到有些不舒服,连忙低下头来,避开了对方的眼神。

        “当然!毕竟桌上所有人全都兴高采烈,唯有你一个人面露不乐。我若是就连这一点都注意不到,那岂不是和那苏澜一样,不过是一个愚笨的家伙吗?”王选笑了笑,不以为然的回道。

        李骞道:“也许吧。”

        邢建看着害怕,连忙劝道:“这怎么能是党同伐异?我们不过是齐心协议,一起对抗那苏澜罢了。毕竟那厮可是打算废除田亩限制法案,如此祸国殃民行径,又岂能接受?”

        “你啊。还是太过年轻,什么都不懂!”

        王轩摇摇头,带着几分可惜的模样诉道:“根本就不知晓世事艰辛,哪里容得了半点的仁慈?”

        “也许,我真的不懂吧。”

        李骞感到有些失落,虽是一手打造了民党,但却感觉这民党有些失控,自己现在都感到力不从心了。

        “若是这样下去,那所谓的民党,还算是民党吗?”

        心中思绪繁杂,李骞此刻却生出了退出的打算。

        他这想法还没诉说,就察觉到那王轩早已经盯上了自己,锐利的目光似乎穿破了心房,直接看破了自己脑中的思维。

        “李骞,你还是太年轻了,所以许多都不懂。如果你感到困惑的话,不妨跟我来吧,我会和你好好解释清楚的。”

        摒退其他人,王轩直接带着李骞,其余人虽是想要跟着,却也被拒绝了。

        行至一处密林时候,李骞有些弄不清楚,只觉得对方身上似乎泛起一股危险的气息,低声问道:“王先生,您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个,你想要知道吗?”王轩止住脚步,声音有些飘渺。

        李骞阖回道:“没错。你既然带我到这里来,总归是有着什么事情,总不至于什么事情都没有。不是吗?”

        “当然!”

        这个时候,王轩转过了身子来,一对眼睛之中泛起奇异的光彩,直接盯着李骞。

        “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要退出了?”

        “退出?这,没想到却被先生给看出来了。”

        李骞感到有些不舒服,连忙低下头来,避开了对方的眼神。

        “当然!毕竟桌上所有人全都兴高采烈,唯有你一个人面露不乐。我若是就连这一点都注意不到,那岂不是和那苏澜一样,不过是一个愚笨的家伙吗?”王选笑了笑,不以为然的回道。

        李骞道:“也许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