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突来的凶案

第十七章突来的凶案

        议会的争锋越来越猛烈,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没有街里邻坊那些**事来的有趣。

        骑在马上,张茂神色悠闲行走在街道之上,执行着自己作为骑警的职能。

        旁边路过的人儿也早已经熟悉了这些荷枪实弹的骑警,并未因为他们荷枪实弹而害怕,若是有胆大的人还会直接上前,和张茂说上两句话,张茂也没怎么在意,自然也对付的说上了两句。

        这不,他刚刚走了没几步,就见到远处一个熟悉的人影,那人虽是身体残疾,但却背着一筐东西,显得很吃力。

        拍着马儿赶了上去,张茂叫道:“传志,怎么今天只见到你一个人?你女儿呢?”

        “你是说沐沐?她如今正在华夏女子学院读书呢,所以没时间出来。毕竟那华夏女子学院向来严苛,若是没有特殊的要求,是断然无法出来的。”放下背后东西,王传志摸了一把额头汗水,对寻常人来说,背这东西自然不在话下,但他乃是残疾之人,自然要吃力了许多。

        张茂笑道:“原来跑到了华夏女子学院?怪不得我近些日子以来,没见到这小妮子了。能够欧进入这华夏女子学院,那她日后前途可要广大许多。只怕日后我见了她,也要叫一声长官!”

        “承蒙吉言。”

        王传志笑了开来,这一生最得意的事情,莫过于自己有了这么一位女儿,能亲眼见到其茁壮成长,自然要开怀无比。

        正当两人开怀大笑时候,“轰隆”一声响,宛如惊雷一般,让整个地面都抖了三抖。

        周围人群一时惊住,全都噤声一起看向了远处。

        “这是怎么回事?”

        张茂诧异之下,连忙扭过头来看向远处,就见距离此地约有三里之外的地方,一股浓烟腾空而起,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你快去吧,莫要让人丢了性命,知道吗?”

        王传志嘱咐道,张茂胯下战马前蹄撩起,立刻带着他离开此地,迅朝着远处奔去。

        历经三十载展,长安城面积庞大、人口已然过上百余万,为了维持城中治安,他们这些骑警也被弄出来,便是为了能够在事情生之后,能够及时赶到现场,控制住事态的生。

        走了约莫十来分钟,张茂已然赶到了当地,这才现事件生的地方,却是位于一处纺织厂。

        除了他之外,此地尚且有六七名骑警,分别把守住纺织厂门口以及各处要道,以免那些被惊扰的百姓闯入其中,坏了事故生的现场。

        见此情况,张茂对着那些骑警嘱咐道:“立刻封锁现场,不得让任何人进出。还有,立刻派人去通知警察局,让他们尽快调集警力。毕竟这次事故太过严重,仅凭我们是断然无法完成的。”

        很快的,一骑便飞离开此地,奔向那警察局。

        正在此刻,自那纺织厂之中,一个人神色慌张的跑了出来,见到现在的几个骑警,就似见到了观音一般,连忙叫道:“快,快救救我!”他的脸上都是鲜血,身上衣衫也被火给点燃了,仿佛身后有着什么恶魔妖怪一样,一副慌张的模样,

        “你放心,我自然会保护好你的。”

        张茂心中一喜,立时策马赶上,想要将此人救下来,好弄清楚事故生的原因。

        “砰!”

        正赶路之中,自纺织厂之中,突然响起一声枪响,那人应声倒地。

        张茂为之一愣,连忙拉住战马,低声喝道:“是谁?”其余六七个骑警也是愣住,旋即将身后背着的铳枪取下,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来。

        原本以为不过是一场寻常事故,但如今却听到了枪声,这着实让他感到害怕。

        很快的,从那大门之中走出了一位中年男子,这男子手中拿着一把铳枪,应该就是杀害之前那人的凶手。

        这铳枪张茂认得,乃是赤凤军最初研制的铳枪,无法使用定装子弹,装填子弹需要从枪口塞入,而且还不具备连功能。

        “给我站住,不然的话我们就开枪了。”

        虽知对方铳枪应该没有子弹,但包括张茂在内,在场的骑警莫不是紧张无比,纷纷瞄准那人。

        那人轻声一笑,直接将手中铳枪丢到一边,然后双手高举蹲了下来:“别担心,我不是来投降的,所以不会反抗的。”

        张茂心中一松,令人上前将对方给绑起来,那被丢下来的铳枪也被捡起来,准备当做证据,只是他看着那杀人凶手,心中却越感到害怕,立时传令给警察局,让那王路带足足够的人马,好控制住眼前的局势,自然也对这杀人凶手也感到好奇。

        “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丝毫不怕我们?”

        虽是抓住了凶手,但是那纺织厂之内,却是烟尘冲天,不断的从那窗户之中冒出一阵阵炽热的火,纵然人想要靠近,也无法靠近,唯有等着这火势渐渐的消散下去才有可能结束。

        张茂心中焦急,仗着自己也是一位武者,便强行闯入其中,想要救出一两个人,但是等到踏入其中,方才现在那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数个尸体,这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上面更是留有刀痕以及枪,显然是有预谋的谋杀。

        眼见火势猛烈,张茂也只好无奈撤退,眼睁睁看着整个纺织厂被这满天火焰给吞噬掉。

        又过了约莫半刻钟,王路也赶到了现场。

        “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眼前一幕,王路也是惊恐,这可是他自任职以来,所遇到的最大的事故。

        一整个纺织厂,只怕里面的人过了上百人,如此惨重的损失,可是赤凤军自北伐之后最大的损失了。

        张茂摇了摇头,无奈道:“对不起,我也不清楚。”指了指那被绑住的人,又道:“不够我们从这里抓到了他,或许他能够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是他吗?”

        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王路愁眉紧锁。

        如此大的惨案,在他任职期间生了,若是无法给民众一个恰到好处的交代,只怕自己的仕途也会就此终结。

        “先将此人带回去再说吧。”

        “轰隆”一声,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炙烤,眼前房子也再也难以承受,顿时倒塌下来,变成了一堆残砖断瓦。

        直到这时,其他人方才敢踏入其中,留下来的骑警们也开始整理现场,包括那些被烧毁的尸体,以及之前被枪杀的那个中年汉子。

        这些东西,全都是之后判刑的重要依据,自然要妥善保管!

        等到王路回去之后,整个警局也不复之前悠闲模样,全都开始运转起来,竭尽全力想要调查清楚这次事件的真相。

        张茂自然也无法避免被派出去,调查那纺织厂的伤亡。

        “查清楚了吗?”

        拖着疲倦的身体,张茂走入警局之中,就见到王路之间看来。

        他无奈笑道:“关于被害者的资料,已经全部调查清楚了。这是他们的档案!”为了弄到这些资料,他可是一天一夜都没合眼,若非是为了能及时破案,又何必在这个时候来到警局呢?

        王路拿了起来之后看了一眼,顿时叫道:“死难者十七人?没有受害者吗?”

        “事当初,那纺织厂正处于停工维修状态,所以并没工人待在里面,唯有该厂的厂长金开福,也就是那个被射杀的人一家待在其中。”张茂回道。

        “事故原因呢?”王路眉梢微皱,看着手中的资料。

        这一摞的资料之上,牺牲者全都和这金开福存在着相当的关系,或是其子女,或是其妻子、妾室,又或者是其堂兄堂弟,可以说一大家子全都死在了这里。

        “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锅炉爆炸,导致了火灾蔓延。而事当初,他们正处于工厂之内的厢房之中,周围全都被火焰覆盖住,所以没曾逃出去,结果被当事者一一击杀。”张茂露出几分悲伤。

        死伤如此惨重,在整个长安城之中,也是第一次了。

        他作为亲眼目睹者,至今也感到身躯战栗不已,为那人如此凶残手段而感到吃惊。

        究竟是什么事情,要做出这般行径来?

        王路额头之上都是皱纹,蓦地抬起头来,看向了张茂:“仇杀吗?但是你觉得仅凭那一人,能够做到吗?”

        “应该不可能。只是从那些死去的尸体之上,我们就辨认出至少也有三种不同的武器所造成的伤痕。仅此一点,便可以断定在场的凶手绝不仅仅只有他一人。”张茂摇了摇头,感到有些气馁:“只不过那人一直都紧闭牙关,什么都不说。至今以来,我也找不出相应的线索。”

        虽然那杀人凶手已经被他们控制住了,但如此大规模的犯罪,张茂可不觉得一个人就能够干出来,自然连夜审问对方,希望能够弄到一点消息。

        但是那人也是有些骨气,一直以来都咬紧牙关,什么都没透露,这却是让他感到气馁。

        王路冷笑一声,又是吩咐道:“继续搜查。那人既然敢干出这种事情,定然是有所谋划。即使他不开口,但也必然会留下相应的痕迹。比如说他所持有的铳枪便是一个突破口。若是经由这一点,也许能够找出对方的身份来。到时候,自然可以将别的家伙全都抓住。”

        “遵命!”

        张茂身子绷直,心中也下定决心,不管如何定然要抓住对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