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谁是背后之人

第十八章谁是背后之人

        再次来到监狱之中,张茂看着牢中那人。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这人比之前也消瘦许多了,大概因为有段时间没洗澡,身上也出一阵阵臭味。

        那人察觉到有人看向自己,立刻就抬起头来,见到乃是张茂之后,顿时露出几分不屑来:“哼。你又来干什么?你死心吧,我是不会说的。”

        “唉!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张茂微微一叹,对方虽是衣衫褴褛,脸庞也被长所遮住,但他却足以看出来,眼前这人也不过刚刚成年。

        这般年纪,正该是读书时候,却做出了这种行径来,当真让人为之叹息。

        那人露出几分轻蔑,傲慢的回道:“当然知道。”

        “既然知道,那你为何还要做?难道你就不明白,自此之后你的一生就彻底毁了,明白吗?”张茂低声骂道,毕竟对方和自己儿子一般年岁,却是将其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了。

        “呵呵。”

        那人出嗤笑声,沙哑的声音透着怨毒:“若是继续呆在那个地方,我才算是被毁了。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人待着的地方!”

        “不是人待着的地方?这是怎么回事?”张茂若有所思,感觉自己抓住了一点线索,继续追问道。

        那人却是一副不屑的样子,鄙夷道:“哼。就算是和你说了,你会解决吗?不一样是那些家伙的走狗?依我看,你也不过是想要借此套取情报罢了!”自觉似乎说的太多了,又是赶紧闭上嘴巴来。

        “好吧。既然你这般样子,想必我无论问什么你都不会回答的。只是你应该知晓,你既然做出了这种行径,那就只有枪毙了。你,当真不怕死吗?”

        虽是知晓对方心志已坚,但张茂还是想要继续追问下去。

        然而那人扭过头来,浑然一副置之不理的模样来,对此张茂也甚是无奈,只好作罢。

        兀自带着困惑,张茂便是回到家中,也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以至于吃饭的时候,都不慎打破了好几个碗筷,让他那婆娘好一阵痛骂,无奈之下只好走出门,打算去购买几副碗筷。

        来到杂货铺之前,他这样子自然也被王传志看在眼中。

        两人乃是住在一个小区,以前也都是退役军人出身,所以平日里也谈得来,倒是颇有些挚友的模样来。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莫不是被那案子给困住了?”

        取过碗筷,王传志递到对方的手中,见其毫无反应,当即问道。

        张茂点了点头,也没心思回家,却是寻了一个位子直接做了下来,低声回道:“没错。你也知晓这案子死难者太多,一共十七条性命啊!你说究竟是谁,竟然做出这种行径来?难道他就不知晓,若是干出这种事情的话,可是会被判处死刑的!”

        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都执着其中,但百思不得其解,自然也弄不清楚那些人这样做的原因了。

        “行凶者的身份呢?你还没确认吗?”王传志问道。

        张茂有些烦躁的摇摇头:“还没有。对方辩称自己乃是流民,所以我也无法确认对方身份。”

        因为战争原因,长安城距离了太多的流民,自北方中原而来的破落户,还有南朝逃难而来的,甚至那些因为战乱失去家族的人,全都为了谋求生存而来到了长安。

        对于这些人来说,赤凤军当真无力也不可能一一搜集起来,却是给了对方蒙混过关的可能。

        这种状况,自然让张茂这些骑警门压力倍增,唯有兢兢业业,方能保住这难得的和平。

        然而一场爆炸案,就让这和平摇摇欲坠!

        “那铳枪呢?我记得,那人可是曾经用铳枪杀死了金开福。我记得,我军所锻造的每一只铳枪都登记造册,虽然允许被退役军人保留,但却不准进行交易。你若是从这方面下手,也许能够找出对方身份。”

        “也对。”

        张茂双眸一亮,复又黯淡了下来。

        “只是我记得,这铳枪的登记手册乃是为国防部退役士兵管理处所保管,只是凭借我的身份,只怕是不可能的。”

        “没关系。那管理处处长乃是我昔日战友,只要我书信一封,他自然会帮你的。”王传志笑了笑。

        他虽是残疾,但却并非毫无保障,至少这国防部的人每个月都会定期送来一定粮食,再加上那些昔日战友的帮助,虽是不能大富大贵,却也保障了自己能够将王牧养大,不至于沦落街头。

        张茂笑了笑:“那先谢谢你了?”等到王传志写好介绍信之后,便拿过了这介绍信自离开此地,就连那碗筷也没拿,直接奔向了那国防部的地方。

        踏入国防部之内,张茂虽是经历了一番波折,不过也总算是找到了那些退役士兵的登记手册。

        在这些登记手册之中,不仅仅登记着每一位士兵的性命、年龄已经军衔,还包括他们立下的战功以及保留下来的武器,便是他们所使用的铳枪,也被记录的清清楚楚。

        这铳枪威力惊人,萧凤虽是考虑到增强民间抵御鞑子的实力而准许退役士兵保留,但却进行了严苛的管理,不仅仅禁止转移,而且每年都要定期上门查看,确保不会流落在外。

        “壬寅甲oo3712王顺少尉。果然在这里!”

        见到这一行数字,张茂顿时笑了起来。

        赤凤军之内,每一批生产出来的铳枪都会刻有铭牌,这铭牌之上会刻有制作工匠以及相应的序列号,一者乃是确定这铳枪制造者,一者乃是为了便于管理。

        通过此法,张茂也将目标缩小了许多,接下来只需要调查那少尉王顺的处境,自然也就可以确认凶手是谁了,至于这王顺目前的状况,这些手册之上也有记载,只需要直接找上门来就可以了。

        按照上面的资料,张茂也很快的来到了王顺家中。

        “请问王顺,王老先生在吗?”

        叩开门,张茂见到一位年轻少妇走了出来,顿时感到有些局促。

        那少妇奇道:“你找我家爷爷做什么?”

        “这个,我是国防部的,是来询问他一些事情的。”张茂连忙取出事先准备的牌子,这牌子也是他为了方便调查,所以请求王传志帮自己弄的。

        这少女立时转过头来,对着里屋喊了一声。

        “爷爷,有人找你!”

        很快的,便从里屋之中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来。

        “谁啊!”

        张茂透过门扉,见到一个白苍苍的老者颤颤巍巍的走出来,心中有所了然:“是了。他是壬寅年入的兵,到现在也有三十年了,也应该是这般模样。”

        “是国防部来的,说是找爷爷您有事情。”

        那少妇打开门来,让张茂走了进来。

        张茂进入其中,立时绷直身体,直接敬了一个军礼,这王顺条件反射的也是一样绷直身体,回了一个军礼,然后凝目看了一下张茂,却感到困惑。

        “你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你?”

        张茂顿时笑了,又问:“王大爷。我叫张茂,小刘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情,所以让我前来问候您。”说着就将一袋米扛起来,准备送入房中。

        王顺双眉一拧,脸色为之一变,直接呵斥道:“我说你们啊,总是每个月都送这些米来,莫不是以为我家中真的就缺少这些粮食?还是赶紧收回去,别老是往我这里送了!”

        “王大爷。若是没有你们当初的拼死拼活,哪里有我们现在的安康?这些啊,就是犒劳你们的。你那还是收下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