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追查到底

第二十一章追查到底

        “那家伙没承认吗?”

        看着手上的文书,王路也是陷入沉思之中。

        张茂无奈道:“没错。那家伙辩称铳枪被他给弄丢了!而且根据他所说,在事的时候,自己正在骊山游玩。有同行的学生可以作证!”

        “那你打算如何?”

        王路放下文书,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爱将。

        王兴这人,不仅仅是崇文书院的学子,更是退役军人的后代,若是被长久关押起来,只怕会惹来不少的非议。

        “当然是继续追查下去。”

        “很好。仅就这一点,你的确不愧是我的得力干将。既然如此,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打算从他的那些同学下手。毕竟关于郊游这件事情,还是充满着太多的疑点,而且人是会撒谎的,若是和别人进行比对的话,应该就可以找出漏洞来。”

        张茂说出了这个建议,整个审问之中他一直都关注着,自然知晓那王兴虽然掩盖的很好,但却流露出一丝害怕了,很显然在这其中撒谎了。

        至于是哪里,自然还需要下一步的调查。

        带着疑惑,张茂离开此地,却是打算去寻找谢进、王丰、李雅丽、朱碧鸾这四人,这四人既然和王兴乃是同学,应该会知道在那段时候,王兴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你好,请问您是谢进吗?”

        推开门,谢进正准备去崇文学院,却现自己被一个普通人给拦在门口。

        “我是张茂,是来询问您一些事情。”取出自己的证件,张茂眼神掠过谢进,落在了里屋之中,笑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否让我进去做一下?”今天的他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并未穿着警服,只是披着一件灰色外套而已。

        “当然可以!”

        谢进点点头,侧过身子让张茂走了进来。

        他的住所是学校建设的公寓,只有两丈长、一丈阔的房间再被放下了四个大书橱之后,也显得特别的狭窄,挤下两人之后就连腾挪转身都显得困难。

        张茂细细的看着这一切,也自谢进那平淡的脸蛋上掠过,企图寻找一些蛛丝马迹来。

        “关于那王兴的事情,您应该也已经知晓了吧。”

        “是的!”

        “既然如此,那我前来的目的,你应该也已经明白了吧。”张茂斟酌着话,生怕让对方因此会感到排斥,导致无法获取足够的证据:“而我今日前来,就是想要问你两天前自子时初一直到卯正这段时间,那王兴是不是和你们在一起?”

        “嗯?”

        “根据我们的调查,那纺织厂屠杀案的生时间,就是在这段时间内。”

        张茂坦然回道,那些尸体早已经被收拢起来了,并且在经过了法医的调查之后,也确定了这些尸体的死亡时间以及原因。

        在这个时代,早已经诞生了《洗冤录》这种在专业的法医学著作,通过专业训练的法医也足以通过各种方式,判断出人的死亡原因。

        谢进为之一凛,惊叹着对方的效率,问道:“所以你们前来此地,就是为了确认王兴在那段时间内,有没有离开骊山?”

        “没错!所以我要你告诉我真相!那段时间里,王兴到底作了什么事情?”张茂眼睛一眨也不眨,死死的看着对方。

        “当然可以。只不过内容可能让你们失望了。因为王兴他不可能是凶手!”

        谢进摇了摇头,直接阐述道。

        “告诉我理由?”

        张茂不肯就此罢休,继续问道。

        谢进回道:“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我们离开骊山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山下的客栈都已经住满了人。幸亏那王兴在当地有些影响力,这才弄了两间厢房住了下来。其中一间让李雅丽、朱碧鸾住下了,另一间则是由我和王丰以及王兴住了下来。关于此事,你可以去问桂月楼老板,他可以作证!”

        “是这样吗?”

        张茂若有所思,又是问道:“对了。你们既然说了是去打猎,那王兴用的是什么武器?”

        “当然是铳枪啦!只可惜那铳枪似是因为太过久了,只打了一枪之后就没有了动静。所以之后他就改为用弓箭了!”

        谢进自觉这事儿并无什么大碍,立时就回答了下来。

        张茂心中一喜,本能感觉这其中藏着的猫腻,又道:“那铳枪呢?之后你见那铳枪被王兴给收在什么地方?”

        “这个,他一直贴身保管着,也不让我们碰。毕竟这铳枪威力惊人,若是被人给盗走了,那就麻烦了。”谢进理所应当的回道。

        张茂沉吟一下,又是问道:“那你可知道。这铳枪被人给盗走了,之后就出现在了纺织厂屠杀案之中。你清楚吗?”

        “什么?”

        谢进这才恍悟过来,为何远在骊山游玩的他们,竟然也被卷入这轰动整个长安的事件之中。

        “所以我希望你好好回忆一下。那铳枪究竟是如何丢失的,要不然你那同学是断然无法逃脱出去,明白吗?”张茂用相当沉重的语气警告道。

        被这一吓,谢进也是恍然苏醒过来,拧成一股绳的眉头说明他正在回忆之前的景象,幸好他记忆不错,却是想起了一件事情。

        “说起来这箱子,我却记得他在找到客栈之后,曾经带着这箱子消失过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出现的时候,那匣子就不见了。当时王丰还开玩笑说,是不是拿去典当,为众人筹集路钱呢!”

        “那王兴是怎么说的?”

        “他说是遇到了熟人了,所以就将那玩意借出去了。”说起这事来,谢进蓦地一惊:“难道说是那人干的?”

        张茂暗道一声果然如此,连忙问了起来:“是谁?”

        “是李魁!近些时候来,王兴和此人走的很近。”谢进仔细想着那人的动静,口中也是坚定的回道:“是了,也只有他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这是为何?”

        “很简单。因为我曾听见他抱怨,说是自家良田被人给抢占了去,改种了棉花。自家妹妹为了养家糊口,投入了厂中当了一位纺织工。但因为不堪那厂长压榨,够来被迫投湖自尽。他之所以找上王兴,就是想要王兴能够帮助他解决此事。你也知晓,王兴这人向来豪气,最喜欢帮助人了。也许就是这样,方才被他给骗去了铳枪,制造了这种事情来。”

        谢进一字一顿的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张茂也听的聚精会神,不敢有任何的遗漏,等到说完之后方才问道。

        “那你可知晓这李魁,目前在哪里?”

        “听他说,最近加入了青云帮,当一位力士。如果你去那里,应该就能够找到。”

        “青云帮?这家伙,怎么加入了青云帮?”张茂听着感到心惊。

        因为长安城展太过迅,在短时间内就汇聚了上百来万人,根据最新的统计,单单书登记造册的居民就已经有一百五十多万人,再加上那些还没有取得居住权的人,只怕可能有两百多万人了。

        如此之多的人口,带来的不仅仅是繁荣的经济,也意味着复杂而多变的社会关系,给维持整个长安城秩序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仅仅依靠一千多名骑警,压根就无法控制好。

        也是因此,在劳动力聚集的火车站附近,就有人以家族、地域等等东西聚集起来,形成了颇具特色的帮派文化。

        这青云帮,便是长安城之内的一伙势力,麾下共有两千多成员,占据了城西火车站一半以上的劳动力,也算是实力强大。

        当然,这青云帮相较于训练有素、装备齐全的骑警,依旧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得知消息,张茂重新回到警局之中,准备申请调集警力,只是当他向王路说明缘由之后,王路的反应却让他为之震惊。

        “停止追查、释放王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张茂感到不解,瞪得和牛眼一样大的眼睛充满着愤怒。

        “那你可知晓,就在刚才王轩找过我了。”

        王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好让自己安定下来。

        “王轩?是那个民党党魁吗?他找你做什么?”张茂感到奇怪,又是问道。

        王路回道:“他让我停止调查此事,并且将王兴给释放了。因为这事儿影响太大,若是被人知晓了,对崇文书院不好!”

        “可是那被杀的人呢?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丧命?”张茂不甘心,觉得自己的脸似乎被人给扯了下来,直接丢到地上,并且踩了好几脚。

        王路轻轻摇头,无奈道:“而且你知道吗?就在你离开之后,国防部退役军人登记册就着火了!”

        “着火了?那登记的手册呢?莫非也被烧了?”张茂感到愕然,又是问道。

        王路点点头,承认了下来:“所以你想要仅凭那铳枪定罪,是不可能了!”

        没了手册,自然也就无法证明那铳枪乃是王兴所有,这样的话自然也就无法定罪了。

        张茂一屁股坐了下来,脸上也带着怒意:“那王轩也太猖狂了,他有将主公放在眼中吗?”

        “这重要吗?如今证据已经被销毁了,如果我们继续定罪的话,只会被人视为污蔑!”王路摇了摇头,感到有些气馁。

        对那王轩他倒是不怕,毕竟不是一个系统的,但对于此人的能量,也依旧感到惊心。

        这么匆忙销毁证据,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时,门外却是传来一个声音。

        “是谁?”

        王路张口问道。

        随后一个人推门进来,却是总理府秘书张威。

        王路和张茂赶紧站了起来,感觉有些拘谨。

        “原来是张秘书啊,您找我们干什么?”

        张威嘴角微翘,见到几人面色忧愁的样子,立时说道:“没什么。只是来这里传递主公的命令而已。”

        两人一起肃立,静静的听着之后的话。

        “主公说,他要你们追查到底!”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