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幽冥炼狱

第二十四章幽冥炼狱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张叔叔他怎么可能犯罪?”

        没等张茂反应过来,王牧就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拦在那些骑警之前。

        那些骑警手上拿着铁链,正打算拿下张茂,见到有这小姑娘横在眼前,顿时踟蹰起来,扭头看向背后一人。

        “周警官,这又该如何是好?”

        王牧只是一介女童,但身上所穿衣衫,却是华夏女子学院的校衣,这华夏女子学院虽因只招收女子原因而导致名声不显,但却因为主公钦点,其影响力犹在崇文书院之上。

        他们不过寻常警察,如何敢贸然逮捕其中学生,更何况他们手中,还没有逮捕令呢!

        张茂也略感奇怪,张口问道:“周邢。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可不记得我做过什么错事来!”

        周邢也是暗自皱眉,带着几分顾虑扫过那女童,听见张茂询问,立时回道:“张茂,你莫不是忘了在城西火车站生的事情了吗?”

        “城西火车站?生了什么事情了?”

        张茂暗暗惊讶,眼中透着几分担忧,为了恢复伤势可是废了不少时间,却是没有及时回到警察局将此事说明清楚。

        周邢回道:“就在不久前,那李魁带着一群人堵在了警察局门前,说是你在城西火车站行凶,打死了他们不少的人马。所以就让我过来,将你带回去,好解释清楚。”

        “是这样吗?”

        张茂用狐疑的眼神看了一下周邢,对方身上不仅仅带着铳枪,身上也是穿戴了铠甲,口头上说是前来迎接,却一副敌对的样子。

        周邢笑道:“当然是这样!”

        “那好吧。那我就跟你们回去一趟,好将这件事情解释清楚。”张茂点点头,就迈开步伐,准备跟着对方离开此地。

        这时,王牧却一转身,抓住张茂衣角:“张叔叔,不要!他们看起来,不像是好人!”

        “牧儿!莫要说这些糊涂话了,他们和我都一样,乃是警察?怎么能说是坏人呢?”张茂神色微凝,直接训斥道。

        王牧身体一抖,双眼不由的开始泛红,几个眼珠子都从眼角溜出来了,带着一些哭腔来:“可是张叔叔,您”

        “牧儿。”

        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张茂安慰道:“你也不是不知道,主公行事最重公正二字。此事定然有所误会,代我和他们说清楚之后,自然就会出来了。知道吗?”

        “好吧!那张叔叔,你可要注意安全,知道吗?”

        脚尖戳着地儿,王牧带着几分不甘,眼珠子一转见到那几人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小脸儿顿时涨红起来,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来警告道。

        “你们若是敢虐待张叔叔,我就会告诉圣母娘娘,让她来治你们的罪。”

        “放心吧。张茂和我等也是同僚,在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们会照料好他的。”

        为之人张口诉道,旋即扭过头看向了张茂,抖了抖手中铁链:“张兄弟,请了!”

        张茂无可奈何,只好伸出手来,让对方将自己给拷上,被推搡着钻入旁边准备好的马车,“砰”的一声铁门被关上,外面的插销也被扣住,以免被里面的人儿给挣脱了。

        这马车乃是钢铁打造而成,通体漆黑无比,因为太过沉重的原因,所以需要两匹战马拖拽,乃是专门为囚禁武者打制而成的。

        若有所思看着这一幕,谢进心中疑惑重重:“怎么又生了这种事情?为何张茂会被关起来?莫非和那青云帮有关吗?只是那青云帮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眼下线索太少,他虽是有心将其串联起来,却也只能是徒呼奈何。

        “喂!”

        小腿忽感疼痛,谢进俯一看,却见那王牧双手叉腰在前,小小的脑袋昂起来,一副怒不可赦的样子。

        “你杵在这里干什么呢?还不赶快去?”

        “去?去哪里?”

        “当然是去救张叔叔啦。要不然我叫你干啥?”

        “为何要我去?”

        谢进有些哭笑不得,他自己和那张茂无缘无故的,不过是偶然见其受伤,所以才将其送到这里救治。

        只是这一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可是除了你,我没有别人可以要求了。”王牧神色委顿下来,小脸蛋上带着几分苦楚:“那张叔叔曾经救过我父亲,我不能坐视不管!只可惜我太过年幼,什么都做不到。”

        谢进神色黯然,自己也不过一介寻常学子,如何敢涉足其中,就准备拒绝。

        “进儿,你就答应吧。毕竟这件事情,也只有你能做了。”谢兰张口劝道。

        谢进虽感无奈,但他能有今日也是多亏自己姐姐付出,立时阖回道:“好吧。既然姐姐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应承下来吧。”眼睛转向那王牧,又道:“只是你也应该明白,我也不过一介寻常之人,非是圣母娘娘这般人物,若是失败了,你可不能埋怨我。知道吗?”

        对方势力庞大,他也不过孤身一人,是否能够找出原因,也是一件困难之事。

        “咯吱咯吱!”

        沉重的车轮碾压着地面,赤红的太阳高悬空中。

        灼热的阳光炙烤着地面,也让坐在马车之中的张茂感到有些沉闷,这马车压根就没考虑到通风,用来提供呼吸的口子只有一寸,更没有窗户什么的,待在这里面实在是考验着犯人的身体素质。

        空气有些污浊,混杂着令人难闻的臭味,这臭味足以让人想起那至少**了一个月的猪肉味道。

        待在这里,张茂感到特别的难受,不由得敲了敲铁门,叫了起来:“喂。我们这是去哪里?为何还没有到警局?”

        “快了。马上就到了!”

        铁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但张茂却更感奇怪,又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可是都过了半个时辰了,不可能还没到警局。”

        他对长安城内的道路相当熟悉,自然清楚从华夏女子学院到最近的警察局了,只需要三十分钟的时间,不可能需要花费半个钟头。

        “不是说了吗?很快就到了吗?”

        铁门外,那个声音有些不耐烦。

        张茂只好放弃问话,仔细聆听车子外面的动静,只觉得外面甚是嘈杂,各种各样的声音一起朝着耳中钻来,偶然间还夹杂着一声声尖锐的汽笛声。

        “这里是火车站?我怎么被带到这里了?”

        张茂感到恐慌,旋即就感觉整个马车突然被提了起来,他自己一时间没准备好,立刻就跌倒在了地上。

        生怕遭遇危险,张茂连连拍打着马车车门,口中高声喊道:“喂!有人吗?有人的话,能不能放我出去?”

        但无论他如何呼唤,外面丝毫没有动静,周围也变得特别的安宁,这感觉让张茂感到特别的不舒服。

        不断的敲击着车壁,但是却毫无半分回应,仿佛置身于黑夜之中,周围也没有了先前的喧闹,变得特别的安静,这让张茂感到有些崩溃。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我没有被送到警局,并且接受审问?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打算将我带到哪里去?”

        张茂感到害怕,生怕自己遭遇危险,连忙运起体内玄功,打算趁着这个时候,好快点恢复一点体力。

        “况且况且”

        蓦地响起的声音,告诉了张茂,他此刻已经被弄到了火车之上,就是不知道这火车究竟通往什么地方。

        这般状况下,张茂也不知晓应该如何去做,只好盘腿坐下来,开始练功,好恢复身体机能,数个周天一晃而过,待到睁开双眼时候,才现自己所乘坐的火车已然停下,自己所在的马车也从上面被吊了下开,放置在空地上。

        “砰!

        一声巨响,那铁门立时就被打开,一道阳光驱散黑暗,也让张茂感到刺眼。

        稍等一会儿,张茂方才恢复过来,凝聚目光观察眼前之景,立时就被吓住了:“遭了!我怎么被带到了这幽冥炼狱之中?”

        说到这幽冥炼体,并非当真是什么鬼魅之地,其实本来是一处用来开采煤炭的矿山,其地址位于距离长安两百多里外的旬邑县之内。

        因为长安对煤炭的需求越来越大,这煤矿之中的煤炭也被开采完毕,留下一地的矿坑。

        赤凤军接手后,就将这些矿坑整理了一下,并且专门将其加固了一下,却是弄成了专门用来关押武者的监狱。

        因为这监狱的牢房基本上都是修筑在矿坑之中,一到晚上的时候,更会有莫名的哀嚎声响起,所以就被人称之为幽冥炼狱。

        不管是多么厉害的武者,听到这个地方之后,都会被吓得双脚软。

        见到自己被带到这里,张茂已然愤怒,忍不住心头怒焰,鼓起恢复的一点力气,就是朝着周邢打来:“我还没有经过审判,为何要将我关押在这?”

        若是一开始,他尚且还带着几分侥幸,以为对方不过是秉公办理,但自己未曾经过审判,就直接被带到了这里来,便知晓对方定然藏着别样心思来。

        “哼!都已经来了,你以为你还能逃走吗?”那周邢冷笑一声,旁边两个警察立时就将那铁链握住,猛地一拽。

        张茂承受不住,“哇”的一下就吐出一大股鲜血,他的伤口才刚刚恢复,哪里承受这种刺激,立时就被拽到在地,朝着那幽冥炼狱拖去!

        夕阳西下,最后一点光辉也消散了,在这幽冥炼狱之中,数十个黑漆漆的洞口朝天嘶吼,似是在泄着心头的怨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