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佃户制

第二十八章佃户制

        “废除弹劾案?这是怎么回事?”

        萧景茂为之惊讶,连忙问道。

        这件事情,可是自赤凤军立足长安建立议会以来,次出现的事情,而且还是出自于萧凤口中。

        赤凤军制度初立时候,因为什么都不清楚,所以只是初步建立了一个所谓的议会、总理、相的三权分立制度,其中议会的权能类比于御史台、门下中省、肩负着制定法律条文、检查百官的职能;总理以及手下的行政院则是类比于尚书省,负责实际的行政工作;相以及之下的相府则是类比于中书省,总理协调朝中一切事务,进而给出相应的指导。

        相较于宋朝那套复杂无比、令人头疼的官衔,赤凤军这般制度却是简洁的多,而且为了防止各个部门互相干涉,还特别设立了一些限制。

        譬如若要为议员,就必须辞掉官员,总理和主席不得兼任等等限制,当然萧凤也不可能没有私心,所以也就没有对相进行限制,依旧可以在身为相的时候,担任总理亦或者是主席一职。

        如今时候,她既然担任了相和总理,自然也就无法担任主席,却是被王轩得到了机会。

        当然,萧凤也是以相的身份,而非总理身份宣布此事。

        毕竟在赤凤军之内,只有相才算是掌管一切军政大权的领导人,而总理充其量也只能负责行政方面的事务,更重要的是在主席、总理普遍实现了任期制的赤凤军之中,也只有相能够无限连任。

        这个,也可以称之为私心吧!

        如今眼见主公动用了相的废除权力,他们当然会为之惊讶,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字面意思,废除弹劾案!”

        张威眼见众人齐刷刷看向自己,顿感压力增大,因为血液涌入脑中,脸色微微泛红起来。

        王轩感到不悦,立时诘问道:“不管怎样,总得给出一个理由吧。”也就在张威面前他才敢这么做,若是换成萧凤在此,哪里会有这般嚣张?

        “主公说了,城西火车站、纺织厂屠杀案,两案尚未结束,若是贸然停职,只怕会给贼人逃脱时机,所以暂且压下此事,等到这两个案件调查清楚之后,再行考虑王路的去与留!”张威将手中信函递给萧景茂,然后说出了原因所在。

        萧景茂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诉道:“确实!这两个案件尚未结束,的确不宜替换人马。”

        关于这两个案件,除却了那早已经失踪的张茂,也就只有王路了解的最清楚,让王路负责此事,也是理所应当。

        “哼!这两个案件拖延至今尚未结束,那王路本领想必也不咋样。若是让他继续呆在那里,如何能够找到真凶?依我看,还不如换个人来,也许能够找到线索来。”王轩略有不满的回道。

        凌飞自座位之上站起来,一边摇着头一边解释了起来。

        “非也。你也知晓,那张茂一直都在调查纺织厂屠杀案。而根据我所知道的,他先前前往城西火车站,据说也是为了此事。然而之后他就神秘失踪,之后更是传言他因为杀人了而畏罪潜逃。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难保不是有人设下陷阱,妄图诓骗百姓!既然如此,那让王路继续调查此事又如何?毕竟张茂乃是他的手下,无论是抓捕逃犯,亦或者是寻获消息,都不可能置身事外。若是换了一个人,难保不会草草了事。”

        说到话语最末端,凌飞更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王轩,让王轩为之震怒。

        “你的意思是怀疑我吗?凌飞,这般没有确凿证据的事情,可莫要乱说。”

        “当然不是。只不过我以为眼下弹劾案不是时候,主公想必也是这般认为的吧。”

        毕竟是知晓了萧凤的态度,所以凌飞此刻也没之前那般憋屈,甚至还敢于站起来,直接和王轩抬杠。

        “哼!既然你们都这般说了,我倒要看看,那王路到底能够调查出什么来?”

        王轩怒气腾腾,直接拂袖离开。

        凌飞稍感放心,暗自庆幸起来,若非主公及时插手,他独自一人的话,可无法顺利解决这件事情。

        眼见王轩离开,其余议员也没兴致继续留在这里,也纷纷从此地离开。

        等到众人退的差不多了,萧景茂这才走到凌飞之前,敬道:“这一次,却是你赢了。”

        “唉。也是多亏了主公插手,要不然怎么可能成功?”凌飞感到庆幸。

        萧景茂继续问道:“那你之后的打算呢?莫不是还没有放弃废除田亩限制法案来?”

        对于这法案,萧景茂一直都相当关注。

        “这个,我回去想了想,终究还是觉得危害太大,还是算了吧。”凌飞神色一顿,连忙摇摇头。

        萧景茂感到宽慰,诉道:“也许放弃也好。但是你也知晓,修建铁路需要大量劳工,你又打算如何解决此事?”

        赤凤军之内,可干活的青壮年终究有限,大量的劳动力被束缚在土地上,而为了维持庞大的铁路建设,又必然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两者,简直就是互相对立!

        “关于此事,我也回去仔细想了想。”

        凌飞回道:“若要有足够的工人,那么就需要大量的劳力。但是正如你所说的,若是贸然废除田亩限制法案,便会导致大量流民出现,反而会造成不少骚乱,严重者更会影响到安全。譬如那纺织厂屠杀案,便是因为土地兼并而闹出来的。”

        “没错。要不然,为何主公会暗中支持王轩,阻止此事呢?”萧景茂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凌飞回道:“确实。也是当初太过心急,这才导致了这种事情出现。所以我便打算废除佃户制,给予这些佃户自由选择权,不至于总是被困在田地之中,也能够来到长安城内,拥有新的人生。”

        “废除佃户制?这件事情可不简单,你当真要做吗?”萧景茂开始担心起来凌飞的安危。

        他也是穷苦人家出身,自然知晓这佃户制对佃户的盘剥相当严重。

        所谓的佃户,便是那没有田地的农户,因为没有自己的田地,所以只能靠着租赁地主的田地来养活自己,是处于一种相当被动的状态。

        也因为这种完全依附的态度,所以每当佃客婚娶时候,那些地主便会乘机勒索财物。如无力交纳,便不能成亲。佃客的子女,也要供田主役使。

        佃客在法律上是良民,不能象驱奴那样合法买卖。但田主典卖田地时,将佃客计数立契典卖。田主可以随意打骂佃户,甚至任情生杀。

        便是在宋朝之内,也是规定了主户可以随意打杀佃户,甚至还可以将其拘禁起来,万全将其视作奴仆,让人难以想象这种事情,竟然是生在宋朝之中。

        那蒙古法律规定也有规定,“诸地主殴死佃客者杖一百七,征烧埋银五十两。”地主打死佃户,不须偿命,而和主人打死驱奴一样只受杖罚,只不过是杖罚较重。

        在驱奴制盛行的元代,拥有良民身分的佃户,社会地位和法律地位实际上都近于驱奴。

        赤凤军虽然废黜了许多禁止打杀佃户的条例,但却没有深入其中,若是无人报官的话,基本上也是视若罔闻。

        如今时候,若是废除佃户制的话,对于那些佃户的确是一桩好事,但对于那些地主而言,尤其是以地主为多的民党来说,简直就是要断根子了。

        凌飞笑了一声,眸中清澈无比:“那是自然!”

        即使不是为了修建铁路,他想着以前自己亲见的那些佃户凄惨模样,也是下定决心要改变这一切。

        “但你也应该知晓。纵然你废除了佃户制,他们还会重新恢复,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萧景茂又是警告道。

        凌飞回道:“我当然知晓。但是我相信,若是咱们要继续展的话,这佃户制非得废除不可。若是继续拖下去,等到那民党当真壮大的话,那可就当真麻烦了。”心中也是暗暗庆幸,赤凤军立国初期的时候就弄出了这田亩限制法案来,限制每家每户拥有的田地不得过一百亩。

        所以国内大地主并不多,多数都是以小户自耕农为主,不似蒙古和宋朝,朝中之人多数拥有相当庞大的土地,自然也就成为了敌对之人。

        这些情况,却是方便他推行此事,不至于有很多的阻力。

        “那就先祝贺你能够完成此事。”

        萧景茂俯敬道,这佃户制根基深沉,纵然赤凤军之内并不庞大,但对于某些人来说,自然也是颇为碍眼的存在。

        若是这件事情也被提出来的话,那王轩定然会率领民党展开反攻,到时候是否能够坚持下来,也是犹未可知。

        凌飞谢道:“谢你吉言。也许,这件事情当真能够成功呢?”脑海之中,主公的神色一闪而过,他却是有着几分期待来。

        毕竟这铁路乃至于火器什么的,都是自家主公一手推广,并且将其建设到这般程度。

        而且萧凤自就任相以来,更是没有任何置办田产的打算,其起居生活之简朴,也是让人咋舌,仅仅选择了一个方圆不足百尺的阁楼就行了,更没有和历代皇帝一般大兴土木。

        这般行径,想必也是当真是一位明君吧。

        凌飞怀揣着遐想,自此地离开,打算先行统一国党内部口径,以免到时候再和民党对决时候无法齐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