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调兵令

第三十一章调兵令

        “说!你将张茂带到什么地方了?”

        审讯室之内,王路一脸严肃的问道。

        周邢明显被吓住了,眼珠子不断的颤抖着,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来:“我,我”连续的声,却似被什么给堵着一样,始终说不出来。

        “我什么我?还不快说?非得让我大刑伺候,你才肯伏法?”王路张口骂道。

        得到周邢被抓之后,王路担心自己部下安危,便直接前往审讯室,想要看看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究竟长个什么样子!

        只是对方这浑然一副被吓掉魂魄的样子,却让他感到失望。

        周邢再度一顿,不由的低下头来,嘴巴却是死死的封住,就和那死鱼一样,竟然是什么也不说。

        “王局长,依我看这厮应该也知晓自己犯下的罪孽。之所以不说,也许是害怕什么,不如让我劝一下吧。”莫令从旁劝道。

        王路也感自己之前太过粗暴,只好让开座位来,吩咐道:“小莫。记住了,一定要让这家伙将所有的都给交待出来,要不然咱们可没办法在主公之前交代,知道吗?”

        “当然!”

        莫令坐定之后,并未和王路那般张口骂道,反而问道:“你,叫做周邢?对吗?”见对方身子一晃,自觉有一些戏份,又道:“我相信回答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应该不算困难吧。”

        “没错!”

        周邢抬起头来,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弄不清楚,为何莫令要问这么简单的问题。

        “很好!”莫令笑了笑,继续问道:“那你可否告诉我,你那表哥对你如何?若是我调查的没错,你自小的时候就一直饱受虐待,也只有你那表哥愿意出手,帮你打退那些欺负你的家伙,对吗?”

        “没错!”

        “看得出来,你的表哥对你也很好。比如说这把东瀛宝刀,还有这来自乌兹的弯刀,都是你哥哥送给你的吗?”

        “是的!”

        看着那被拿出来的弯刀和宝刀,周邢沉默下来。

        能够得到这两件东西,对方很明显对自己有过一番调查,陷害张茂的事情显然也不可能隐藏得了了,他实在是害怕继续说下去,会暴露出不应该的东西。

        莫令哀叹一声,继续说道:“而你当初进入警察局成为骑警,也是得了你那表哥的帮助,对吗?”

        “对的!”

        数度回答,周邢唯有闭目塞听,不闻不问。

        然而莫令却是连连冷笑:“而这一次,你之所以乔装打扮逃离长安,也是你那表哥所安排的吗?”

        “这!”

        蓦然一惊,周邢双目一睁,眼中带着不甘于愤怒:“你既然要抓我定罪,抓我就是了,何必搬弄话术,将这件事情牵扯到我那表哥?”

        “哼!”

        王路却感恼怒,蓦地咆哮起来,震得墙壁簌簌抖:“你这厮害了我的部下,莫非以为这一次还能够逃出升天吗?今日,你若是全数说出来,我也许能够饶你一命,但你若是坚持下去,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周邢气势一坠,不免低下头来,眼中不断挣扎。

        “看来你这厮是当真不打算说了?既然如此,那就上刑吧!”王路轻哼一声,旁边数位狱卒一起走来,手上皆是拿着皮鞭、铁棒以及烙铁之类的东西。

        见到这些东西,周邢心儿一颤,似是想起往常遭受虐待景象,不免叫道:“表哥救我!”但他此刻置身于监狱之内,周围全是铜墙铁壁,眼前更有王路、莫令两人看守,如何能够逃出去?

        眼生绝望之色,莫令微叹:“唉。你以为你不说,你那表哥就当真能够逃过此劫吗?主公早有密令,他自然尚且置身于危险之中,又岂能救你?如今时候,你只有坦白从宽,方才有活命的机会!明白吗?”

        “真的吗?”

        周邢沙哑嗓子,挤出一点声音。

        王路诉道:“自然!若是你能够告诉我们,此事的真正指示者,那我们自然可以饶你一命。但若是什么都不说的话,那就当真是毫无生路了。幽冥炼狱之苦,你应该也曾经见过了吧。”

        乍问“幽冥炼狱”四字,周邢顿时露出惊惧神色,连忙道:“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很好!那你告诉我,为何你要将我的手下张茂抓走?而他现在又在什么地方?”王路神色一凛,直接问道。

        周邢回道:“这!实不相瞒,这事情乃是我表哥要求的。因为那张茂打伤了青云帮李魁,为了避免青云帮秘密被现,故此青云帮帮助司徒成便请求我表哥,要他将那张茂给抓起来,以免泄露秘密。”

        “青云帮?司徒云?”

        王路神色微凝,不免感到惊惧:“没想到这厮竟然和周明辉勾结起来了。难怪这几年展如此迅猛,更是朝着其他的火车站蔓延而去!”

        “而为了防止那李魁被抓住,然后暴露出他们的秘密,所以就制造了这种事情了吗?甚至还将罪名嫁祸到我等头上来。”莫令轻哼一声,也是后怕不已。

        当时候,若非有中央卫戊军前来支援,只怕他们也当真会在议会的强逼下就此妥协,让对方能够继续隐藏下去,并且继续为祸四方。

        周邢无言以对,只能叩回道。

        “正是如此!”

        这些年来,他作为一位骑警,也没少做出这种事情来。

        “那张茂呢?他现在人在哪里?”莫令继续问道。

        周邢低下头,不敢看两人来:“为了防止他泄露机密,所以被我关押在幽冥炼狱!”

        “幽冥炼狱?你竟然将他关在那个鬼地方?”

        “砰”的一声,王路却是直接撞开铁门,自这牢狱之中离开,却是焦虑自己手下的安危,打算前去拯救。莫令见了这一幕,微微摇头叹息:“唉,虽然是知晓了真相,但若要将这些彻底抓捕,可是要从长计议。”周邢已然招供,自然也没兴趣继续留在这个阴森寒冷地方,也是一起离开了牢房。

        追上王路之后,莫令眼见对方已然跳上战马之上,一副想要离开的样子,连忙伸手拉住缰绳。

        “你干什么?还不快松开?”

        王路脸色焦急,张口喝道。

        莫令心中微叹,侧目示意了一下周围人群,劝道:“局长,我知晓你救人心切,但是切莫忘了主公的命令,若是泄露了机密,让人察觉到了,到时候你打算如何解决?莫要忘了,那张政可不是随时随地都能来帮忙的。”

        王路这才冷静下来,诉道:“哦?那你说说看,打算怎么行事?”

        “此地人流太多,太过嘈杂,还是换一个地方吧。”莫令张口诉道,因为两人这一番动作,已经惊起了许多的警察,一起看向两人,眼中透着困惑。

        王路心中一惊,连忙道:“好吧,那就先到我的办公室去吧。”说完之后,两人一起结伴,便来到了办公室之内。

        踏入其中,莫令仔细检查了一下办公室内部的状况,以免有人偷窥,又将那帷幕拉起来,遮住了外面可能窥伺的目光。

        “王局长。你应该知晓,那周明辉不过是一介小小的警察局局长,论职介强过他的人大有人在。对于此事,你就不感到奇怪?”等到确定无人之后,莫令方才阐述出心中所思。

        王路若有所思,却道:“你是说,他背后有人支持?”

        “没错!警察局局长虽是官阶太低,但却胜在会直接和平民百姓接触,许多商人也需要他们的维护,方才能够在这长安城之中做大做强。可谓是位卑权重!也因此,所以会被很多人盯着。”莫令解释道。

        王路感同身受,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他自任职以来,也感受到了平日以来的压力,幸亏平日来一直守正持中,却是没有遭到人刁难,但之前那学生运动,却也让他感受到了相当的压力,甚至自己差点儿就丢掉了屁股下面的座位了。

        “所以我认为,这周明辉背后应该有人,要不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莫令相当肯定的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王路身子有些僵硬,低声问道:“背后有人?那你觉得会是谁呢?”

        “不知道!”

        莫令摇了摇头,复又诉道:“但是我相信,只要将那周明辉以及司徒云控制住,应该就知晓是谁做出这种事情了!当然,关于此事也要仔细筹谋,要不然被对方觉的话,只怕会壁虎断尾,反而什么都不知晓!”

        “确实如此!”

        王路点点头,回道:“既然如此,那咱们立刻行动,将这两人给抓起来!”

        莫令回道:“没错!”复又压低声音,却是问道:“只是王局长,你当真打算这么做吗?”

        “怎么了?难道你认为我们应该中止吗?”王路有些奇怪的看了莫令一眼。

        莫令摇了摇头,一副担心的模样来,说道:“当然不是。只是王局长,你可要清楚,若是此事继续调查下去,只怕会牵扯到朝中高层。到时候,你觉得仅凭我们两人,便能够斗得过他们吗?”

        “你是说,学生暴动?”

        王路背后冷,却是想起不久前生的学生暴动。

        那一场学生暴动,可是让他记忆犹新,若非是中央卫戊军亲自救场,只怕自己也讨不得好,而且之后就被人给盯上,准备将他弹劾下去。

        莫令回道:“没错。就是此事!若是我们继续下去,少不得会触犯到这些人来。他们,可不是那周明辉、司徒云能够比得上的。只是凭借我们的力量,实在是难以对抗。”

        “这”

        王路生出几分迟疑来,却道:“若是按照你这般说来,难不成就让害了张茂的家伙逍遥法外吗?”

        “非也。仅凭我们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擒住司徒云和周明辉当然不在话下。但是他们背后之人呢?若是王局长打算继续追究下去,那些人自然会出手,到时候咱们怎么办?”莫令解释了起来。

        王路却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低声回道:“这不可能!他们乃是国之重臣,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不可能?”

        莫令轻笑几声,似是充满着嘲讽的说道:“王局长。你可莫要忘了,那议会之人可是曾经想要废除田亩限制法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你觉得会是什么仁慈之人?”眼见王路还是那般不可置信的模样,又是劝道:“王局长,我知晓你害怕的,但是你可要明白,人是会变的。”

        “确实,人是会变的。”

        王路略有酸涩的回道。

        那周明辉刚刚入行时候,也是一个意气风之人,但不过数载功夫,却和那青云帮勾结起来了,这种行径他是断然无法接受。

        莫令压低声音,似是有些害怕被人听见:“王局长!还请你告诉我,究竟如何打算?”

        “这”

        这时候,王路一时间陷入了矛盾之中。

        一方面,他想要为张茂报仇雪恨,将那些隐藏的黑恶势力一网打尽,另一方面却明白自己实力低微,根本不可能和那些幕后指使者对抗。

        这一点,令他分外焦躁,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置。

        正在这时,门外却传来一阵叩门声来。

        莫令王路彼此对视,却不知晓此时此刻,究竟是谁会来到这里,还是说那家伙已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所作所为,并且准备针对这件事情展开行动了吗?

        “咚咚咚!”

        短促的敲门声响起,王路心情沉重,推开了门,却见门外之人乃是张威。

        张威扫了一眼办公室,见这里阳光暗沉、气氛莫名感到凝重,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欠了欠身子:“原来王局长还在这里啊。那不知可否让我进去?”

        “当然可以。”

        王路推开门,将张威迎了进来。

        张威踏入房中,目光不免落在莫令身上,询问道:“这位是?”

        “他是莫令,乃是我的秘书,我若是有什么事情,都会询问他的意见的。”王路介绍道。

        “原来如此!”

        张威稍微阖以示敬意,旋即将手上拿着的一件信封取下来,诉道:“至于我今日此来,乃是尊奉主公命令,将这信封送给你们的。”

        “信封?里面是什么?”

        王路心中暗自惊讶,连忙半蹲下来。

        “这个,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不过主公说了,只要你见到此物之后,自然会做出正确的判断。”张威笑了笑,然后将那信封抵到了王路手上。

        王路不敢懈怠,连忙伸手借了下来。

        “既然完成此事,那我也该回去了。”张威笑了笑,旋即从这里离开。

        眼见张威离开,王路、莫令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作何打算。

        “不管如何,还是先打开信封,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吧。”

        对视一下,王路立时撕开了信封,却见里面装着的乃是一卷丝绸,这特制的丝绸之上,却是清晰无比的写着“调兵令”三个大字。

        “这个,是中央卫戊军的调兵令?”

        王路暗自惊讶,感觉手中之物一场烫手。

        莫令也是看了一眼,低声回道:“虽然只能够调集一连之人,但是仅仅这一连之人,也足以压制任何人了。”

        “看样子,主公也知晓此事了。”王路眉头紧蹙,心中却是一松。

        既然是调兵令,那么针对的自然是青云帮了,那主公的态度自然也相当清楚了。

        莫令也是哀叹一声,想道:“唉!只是这一次,长安之内是不可能安宁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