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老巢

第三十二章老巢

        政务区,中央卫戊军驻扎之地。

        刚自校场之上离开,张政一身汗水,正待褪去衣衫好好洗漱时候,便见一人脚步匆忙来到眼前,神色甚是匆忙。

        “张指挥使!有客人求见!”

        “有人求见?会是谁呢?”

        心中虽是疑惑,张政却也不敢怠慢,能够让自己手下赶到这澡堂之内,料想对方也非寻常之人。

        他草草擦拭了一下身子穿上衣衫,便跟着传令兵一起来到大厅之中。

        刚一踏入大厅,张政就见远处王路正一脸焦躁,立时迎了上去:“哈。究竟是什么风,让你今日到我这里来了?”

        “哈!你这里倒是戒备森严,明明只是想要见你一面,又是登记又是签字什么的。就算是这样,也得登上半个时辰之后,才能见到你。这般效率,当真是让人头疼。”王路笑了笑,直接问道。

        张政故作无奈,张口回道:“没办法。你可莫要忘了,咱们这里可是负责政务区安全事宜,而且还保留着众多的武器,若是让人轻易混进来,那算什么事儿?只是你今日找我,所为何事?”

        “实不相瞒,我今日来此,乃是为了求你帮我做一件事。”

        王路微叹,旋即自怀中掏出一纸文书来。

        “嗯?”一声轻咦,张政看着王路手中之物,不免透着几分惊诧:“你手上的,莫非是调兵令?”

        并非他不认得这物,只是以前时候前来传达命令的,从来只是张威而已,而且一年也没有一两次,也就之前镇压学生暴动的时候,闹过一次。

        然而此物却出现在王路手中,自然让张政感到奇怪。

        “没错!”

        王路点点头,诉道:“当然,这调兵令也只限于一次而已,一次之后便会作废。”双目看着眼前老友,甚是凝重的诉道:“只是我想问一下你,是否愿意助我?”

        “助你?告诉我,是什么原因?”

        张政心中紧张,往日时候只需要出动骑警便可以制服敌人,如今时候却需要调动中央卫戊军,这实在是让他为之担心。

        若是闹出什么动静来,那可就糟糕了!

        王路诉道:“唉。说到这事来,也是我们警察局之内的一桩丑闻,实在是无法严明。只是你只需要知晓一件事情,那就是此事已经得到了主公的准许了!”

        “的确如此。这上面的,的确是主公的笔迹!”

        张政扫了那调兵令一眼,当即点点头。

        “而那敌人,也非是我们所能对抗,所以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够出马,将敌人制住。这样,至少也能确保长安无恙。不是吗?”王路劝道。

        张政点点头,回道:“确实如此!”看了一下调兵令之上的内容,心中已然记住:“青云帮吗?若是他们的话,的确是需要出动中央卫戊军!”

        既然已经定下,他当即下达了命令,得到了命令之后,那些士兵也纷纷自军械库之中取出铠甲、铳枪以及短剑,一个个全都集结到了校场之上,静静的等待着张政的命令。

        张政走到望台之上,一如往常时候那样,开始宣布着自己的命令。

        “这一次,咱们的任务乃是攻破青云帮总舵,将青云帮帮助司徒云给抓住。若是有人敢于反抗,定斩不饶。还有,务必将司徒云给我抓住,不得让他逃出府邸,明白吗?”

        “我等明白!”

        虽是只有百人人马,但声音整齐划一,却让王路为之赞叹,这中央卫戊军不愧是赤凤军精锐,只是这般表现就远远过他麾下的骑警。

        “轰隆!”一声,远处许久不曾开启的大门登时打开,一行人纷纷踏入旁边准备好的马车之内,“啪”的一声马鞭响起,前方的马儿便带着车上的战士朝着远处奔去。

        此地甚是僻静,因为中央卫戊军的严苛要求,更是没有人敢于在附近逗留,所以也没察觉到这里的动静。

        当然,这些马车也和城中那些富商们所使用的马车并无不同,以免被人现中央卫戊军的行动。

        而这些马车在驶出军营之后,便分散开来,纷纷纳入那川流不息的人流之中,一起朝着城西火车站十四号仓库走去,那里就是青云帮总舵所在的地方。

        平日里,司徒云也会在这里召开宴会,犒劳自己的诸位兄弟们。

        此时,这里还是一派歌舞升平,似乎并未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司徒兄。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几个波斯猫来的?”

        周明辉喝的醉醺醺的,迷离的眼神从远处那两个正在轻歌曼舞的女子身上扫过,嘴中也是说着不三不四的胡话来。

        司徒云嘴一张,吐出一股酒气来:“哈!当然是从蒙古那里购买来的?为了购买这两个波斯猫,可是花了我一千贯钱呢。”

        他看起来也是普通,身上穿着一件简朴的儒袍,虽然是四五十岁了,但是头被整理的相当好,每一根头都好像浸了油脂一样光润顺滑,而那脸庞之上也是泛着油光,给人一种富态十足的感觉来。

        “哈哈。你啊,当真是胆魄十足,竟然私下里做出这种事情来?”周明辉摇了摇头,诉道:“难道你忘了吗?主公可是明令禁止贩卖人口的!但是这一桩事,我就可以将你抓起来!知道吗?”

        口中虽是故作警告,但周明辉那布满红晕的脸蛋,以及越来越放肆的眼神,却透露出他内心的想法。

        司徒云摇了摇头,回道:“嘿!若是你想要抓的话,早就抓了,何必拖到这个时候呢?”之后却又佯装愠怒,喝道:“只是那萧凤也不知晓咋想的,竟然直接禁止了这妓院一事?食色性也,这算是啥事儿?”

        “哈!你难道忘了吗?咱们那主公虽说是英明神武,但她终究还是女人啊。”

        周明辉也是跟着讥讽道:“既然是女人,有哪里知晓咱们男人的乐趣?”放肆的目光扫过那几个波斯猫,立时便招了招手,那几个波斯猫顺从的走了上来,一左一右坐在周明辉两侧,任他大肆玩弄。

        “嘿。还是这些女人有趣!要不然,我为啥要努力,成为官员?”

        双眼迷离,周明辉感觉此刻自己就像是置身于人间天堂一样,整个灵魂都要被融化了。

        “你这话,说的也是在理。只可惜咱们那主公,压根就没有和男人接触过,要不然哪里会干出这种事情?”司徒云也是一脸懊恼的回道:“若是当初那赵孟识相的话,顺着主公的心思,别做出那些愚笨之事来。哪里会弄出这些事来?”

        “你这厮当真胆大,竟然指责主公?”

        周明辉神色微冷,旁边两位女子为之害怕,连忙起身离开:“莫要忘了,咱们这一切,可都是主公恩赐的,知道吗?”

        “这是自然!”

        司徒云不以为意,只当作对方心中害怕,口中应道:“但是咱们也是劳苦功高,有的时候适当的放松一下,不也是好事吗?就比如说你,明明现在应该在警察局之中,却在我这里。不是吗?”

        周明辉故作嗔怒,将手中酒杯朝着桌上一丢,喝道:“你这意思是,指责我玩忽职守?”

        “在下怎敢?要知道若非有周局长大力支持,哪里有咱们青云帮现在的日子?”司徒云话音一转,又是端起来一碗酒来:“当然,之前是我说的太过了,这一碗就算是致歉了?”说着,便将这一碗酒一饮而尽。“”

        “好!司徒兄当真是好酒量!””周明辉赞道。

        司徒云抹去嘴角酒渍,随后眉头就微微皱起,露出几分晕眩来,无奈道:“唉!只可惜我酒量不行,却是喝不了这么多了。”有对着远处一人招了招手,诉道:“李魁!你过来!”

        此时此刻,那李魁正一脸沉默的坐在坐下,大概因为他太过冷漠了,周围也没有多少人和他谈话。

        见到司徒云叫自己,李魁眼中不耐一闪而过,旋即站了起来,走到了司徒云之前,躬身一拜:“帮主。你叫我什么事情?”

        “你就是李魁?”

        周明辉上下打量了一下李魁,透着几分好奇来。

        李魁点点头,回道:“是的!”

        “没错。这家伙实力不错,乃是我最近新收的义子,我许多生意都交给他去打理了。而他也做得不错,所以最近被提拔为了青龙使!”司徒云笑道。

        “青龙使?才这般年龄就能担当青龙使,看来你这小子实力的确不错嘛。”周明辉笑道。

        他作为这里的警察局局长,自然知晓青云帮为了能够霸占地盘,没少和别的帮派打架斗殴,而为了能够巩固自己的势力,所以司徒云就在他之前设立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使。

        若要担当其中任何一人,实力至少也得踏入真元境。

        李魁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做出其他表情:“不过是侥幸得到恩师指点,这才能够有今日辉煌。”

        周明辉略有不满,瞪了司徒云一眼,诉道:“只是你实力虽是不错,但是却太过冲动。若是能够稍微抑制一下情绪,哪里会招惹那些事情?”

        “这个,都早已经过去了,想必那王路也不可能继续追究。咱们还是吃酒吧。”司徒云心中一惊,连忙插嘴诉道,莫了还瞪了李魁一眼,诉道:“你可莫要忘了,若非周局长周旋,你现在只怕早就被抓进警察局了。明白吗?”

        李魁身子一颤,在两人压力之下,只好低下头来:“之前的事情,多谢周局长了。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

        “哈!只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是可以改正的嘛!”周明辉笑了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周明辉所说之事,很明显乃是当初李魁打伤张茂一事。

        也是因为李魁打伤了张茂,这才惊动了司徒云。

        司徒云也是自家人知晓自家事,平日里仗着有周明辉包庇倒也罢了,但若是惊扰到别人,惹来了中央警察局的人的话,那自己定然经不起查,定然会被直接抓捕起来,甚至直接被关押在幽冥炼狱之中。

        所以司徒云便连夜找上了周明辉,恳求周明辉帮忙,将那张茂以特殊手段囚禁起来,防止整个事情败露。

        司徒云眼见事态平息,心中稍作安然,端起桌前的酒杯,便是笑了起来:“今日难得一聚,咱们说这些丧气话干什么?还不快吃酒?不是吗?”

        “没错。说这些干啥,吃酒吃酒!”

        周明辉也是自感脑中有些晕乎乎的,连忙端起酒杯来,应声回道。

        他可未曾忘记,自己此刻算是和司徒云彻底绑在了一起,可以说是一个绳子上的蚱蜢,谁也逃不出来。

        唯有李魁一脸拘谨,僵硬着身子站在一边,故作一副欢笑状态。

        周明辉双眉微皱,喝道:“你怎么不喝了?”

        “对啊。赶紧喝吧,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可不要放弃了。”司徒云从旁劝道。

        李魁勉强一笑,脑中翻腾不已。

        往常时候,他自崇文学院学习时候,可未曾想到这个世界还可以这般模样来,竟然也可以这般的是非不分,心中虽是隐隐透着几分后悔,却也明白自己此刻是再也无法脱身了。

        见两人殷切目光,李魁只好端起放在身前的酒杯,单膝跪了下来:“师父、局长在上,还请接受在下这杯酒!”说罢,便一扬将杯中之中纳入喉中,这烈酒甚是厉害,让他喉咙灼烧的厉害,明明胃中翻滚不已,却也不敢吐出来,只能强忍着咽下去。

        “好。很好!”

        周明辉大声笑着,司徒云也是相当开怀。

        仿佛自此之后,眼前之人便彻底的成了他们的一员,再也不会产生任何的异心了。

        正在这时,那禁闭的大门却“砰”的一声轰然倒下,亮堂的阳光自门外射入堂中,驱散了这里的黑暗。

        聚集此地的人儿一时哗然,周明辉也是略微皱紧眉头,凝目看向远方。

        司徒云也是被惊了起来,蓦地站了起来,诉道:“是谁?”

        自门外,一列列的士兵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全数走入花园之中,那明晃晃的铳枪还有身上坚韧的铠甲,都向着在场所有人宣告着一件事情。

        他们,彻底暴露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