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均州

第三十四章均州

        文心斋。

        萧景茂自书架之上取下一本书册,看向了旁边的张威。

        “你要离开了吗?”

        “没错,就在今天下午。”张威回道:“因为当初曾经得萧主席提拔,我才有今日。所以临行之前,特意向萧主席道别。”

        萧景茂摆了摆手,笑道:“这倒是没有必要。”眉目微蹙,却是带着几分探究来,问道:“只是你跟随主公这么多天来,莫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动静?所以才——”话音簌然截止,虽是想要询问,但却难掩心中忐忑。

        “这——,萧主席,您莫非是察觉到了什么?”

        张威一时凝住,虽是想要诉说,但主公那冷硬的面庞,却让他为之颤抖。

        萧景茂微微叹息,止住对方话头:“既然你不想说的话,那就不用说了。伴君如伴虎,你的顾虑我也明白。”

        “多谢了。”

        张威稍微阖首,这才感到轻松了许多。

        萧景茂轻笑一声,又道:“只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准备到哪里?这个,应该不算是机密之事吧。”

        “这当然不是。听主公所说的,要我前去的地方乃是均州!”张威回道。

        “均州?”萧景茂念叨一声,随后便有所了然,诉道:“看来主公依旧是雄心勃勃,志在天下吗?”

        张威有些不明,又问:“萧主席,这是什么意思?”

        “嘿。你也知晓,那均州距离襄阳不远,若是沿着汉水而下,不消两日功夫便可以抵达襄阳。正因此那宋朝一直以来都想要拿回均州!但是你也知晓,主公向来不是那委曲求全之人。当初之所以撤出川蜀,也不过是为了避免惹来宋朝敌视罢了。虽然是自川蜀撤退,但却并未将所有的要地还给宋朝,比如说入川的利州还有这均州,就一直驻扎着兵马。”萧景茂慢慢的解释了起来。

        张威听了之后,方才有所了然,诉道:“照萧主席你这么说来,莫不是主公还打算动手?”

        “没错。只可惜时机不成,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萧景茂解释了起来。

        说起这事,当初他还是入川之战的总参谋,不仅仅策划了整个对蒙古的进攻,而且包括后手之类的也有所安排,自然清楚这些安排的用意。

        张威诉道:“那主公这一次安排我到均州,莫不是为了下一次的计划做准备?”

        “应该如此。”

        萧景茂肯定道:“你也知晓主公的性情,向来不打无准备的仗。而若要攻下宋朝,势必需要一只庞大的水军以及船队,只有这样才能够确保整个计划的成功。要是我们如那宋朝一样,每一次作战都草草结束,这算是什么事啊?”

        “原来是这样吗?”张威有所感悟,却是想起了萧凤的诸多安排。

        按照这样说来,之所以让王路彻查下去,只怕也是为了打击朝中的反对势力,好能够在下一轮的战争之中保证内部不会生变!

        若是这般想来,倒也可以解释这一切。

        眼见日上树梢,张威害怕晚了时辰,也向萧景茂辞别了,准备西安至商洛的铁路,然后从商洛出发前往均州。

        等到抵达均州之后,已经是七日之后了。

        这还是因为开通了西安至商洛的铁路,所以才节省了一般的时间,若是换成了过去,至少也得半个月时间才有可能抵达。

        “这里,就是均州?”

        踏入此地,张威看了一眼那粗陋的小城,心中顿时生出几分失落来。

        倒也不是这均州太过粗陋,事实上因为赤凤军在这里有驻军的原因,所以这均州的城墙、望楼以及各类堡垒什么的都不缺,但城中却只有寥寥几人,给人一种沉闷、死寂的感觉,着实让人感到不舒服。

        “算了吧。还是先去拜访此地的防御使邵明再说吧。他在这里也有数年功夫了,应该对这里相当熟悉吧。”

        消去心中心思,张威顺着道路,一路朝着那望楼走去,沿途中还打量着这城中百姓的气色,当然还有那些正在巡逻的士兵的神色。

        自这些人脸上,张威分明感觉到所有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全都有着一股怨气。

        一边走一边看,张威很快的便来到了邵明所在的住宿,门前两位见到他到来,当即走了上来。

        “你是谁?为何靠近此地?”

        “我是张威,乃是新进任职的知州。”

        取出任职令,张威递了上去:“今日特来此地,乃是为了了解这均州的情况,不知邵防御使是否在这里?”

        “原来是张知州?邵大人就在里面,还请往里面走!”

        两人仔细一看,立时便将门扉推开,让张威踏入堂内。

        张威踏入其中,顿时就闻到了一股酒气来,顺着酒气望去,却见一个七尺大汉正坦胸露乳躺在地上,胡须之上沾满了汁水,旁边还放着好几坛烈酒呢。

        见到这厮这般模样,张威不由的皱紧眉梢来。

        “大人,快醒醒。知州来了。”

        那两位士兵顿时紧张,连忙走上前来推搡了一下。

        这汉子也没反应,虽是自地上做了起来,眼睛也没有睁开,两只手还在地上摸索,摸到了一坛酒来就朝着自己口中灌去:“什么知州?咱们这均州,哪里来的知州?你们两个闪一边去,别碍着我喝酒。”

        一坛酒喝罢之后,他将其丢到一边,见远处还有一坛,就打算伸手去抓。

        然而,一双脚却挡在眼前,让邵明感到有些不耐烦。

        “谁啊,竟敢挡在我面前?莫不是找死不成?”

        抬起头来,邵明立时就打算训斥对方,然而刚一抬头,他就见到一双锐眼死死的盯着自己。

        “邵防御使。你莫不是忘了主公的命令了吗?此时正是午时,你却在这里饮酒作乐?你这算是什么样子?”张威轻哼一声,直接骂道。

        他跟在萧凤身后也有一段日子,气度本就不凡,如今这一说,立时让邵明为之一颤,露出几分害怕来。

        “你是谁?”

        “张威!”

        “张威?莫不是新来的知州?”

        邵明为之一惊,之前的酒劲全数驱散,“蹭”的一声自地上站起来,然后对着张威恭敬一拜。

        这张威他可听说了,乃是主公身边的秘书,若是得罪了对方,只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张威面露讥诮,喝道:“原来还记得啊!只是你告诉我,你这样子是准备干什么?靠着喝酒来壮胆吗?还是以为,仅凭这种手段就能够让敌人害怕?”

        “这,末将不是——,只是那个——”

        被这一训,邵明开始语无伦次了起来。

        张威稍微收敛一点气势,又是问道:“我又不是什么豺狼虎豹,还能吃了你不成?你慢慢说,我当然会听的。当然,若是你不给我一个理由,那我只怕会写信给长安,让他们换一个人来。你也不想就这么狼狈的回去吧!”

        “这个,还不是和襄阳有关?”

        “襄阳?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张威生出几分好奇来,继续追问道。

        “唉!还不是那吕文德搞的鬼?那厮为了能够夺回均州,数度发起挑衅。我虽然想要抵抗,但无奈城中兵力不足,只有五千兵马,如何能够和对方的对抗?”邵明露出几分不甘来。

        “确实!那襄阳城兵力足有五万,并非你能抵抗的。但是你也应该知晓,这均州对我等的重要性,又岂能如此怠慢?而且那吕文德纵然嚣张,但他也应该知晓,此城归我等所有,若是贸然进攻的话,只会凭空招惹事端,甚至还会引起战争。他难道就连这一点都不清楚?”张威问道。

        “没错。那吕文德的确没有派兵进攻,但是他却暗中指使水贼进攻均州,甚至还以金钱诱惑当地官僚。许多官吏以及知州都落入对方手中,譬如上任知州,便是因此投入对方麾下。当时候若非我及时发现,只怕这均州也早已经落入对方手中了。”

        邵明将之前的事情一一说明,言辞之中都是恼怒。

        但他自己实力低微,这里兵力也略显不足,自然无法和吕文德对抗。

        赤凤军虽然有战胜蒙古却薛军的战绩,但那也只属于各路有编号的中央军,如邵明手下的地方军自然就弱了许多。

        张威听了,心中暗暗惊诧:“那你就没有派人去长安报信吗?”

        “派了!”

        邵明一脸恼怒,张口回道:“但是你也知晓,商州至均州的铁路根本未通,等到消息传递到商州之后,对方也早已经逃走了。这样子,你让我们怎么办?”

        “原来是这样吗?”

        张威听着这些消息,陷入了沉思之中:“看来这里的情况的确糟糕,怪不得主公会让我来这里,原来是为了解决这些事情吗?”复又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应该打击这些水匪,不是吗?为何坐视他们祸害百姓?”

        “我倒是想啊,但是不可能!”邵明蓦地抬高声音,回道。

        张威顿感好奇,问道:“不可能?这是怎么一回事?”

        “唉!还不是那些官吏弄的?那些官吏自祖辈以来,就是担任城中官吏。也因此,掌握了很多的资料。而他们,竟然和那吕文德勾结,数度将我们的计划透露给对方,着草导致水贼缕缕逃走。你说这让我怎么办?”邵明双手一摊,全然一副无力模样。

        张威轻哼一声,又是骂道:“虽是如此,但你也不应该好酒贪杯。若是因此被对方所趁,那又该如何?这一次下不为例,若是有下一次的话,定然不饶!”

        “我明白了!”

        邵明神色一紧,连忙回道。

        自眼前之人身上,他却是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气势来,也许对方当真能够改变这里的状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