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持续暴走的局面

第三十七章持续暴走的局面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顿时让萧凤自忙碌的工作之中起来。

        她看了一眼那门,不免露出几分不悦来:“进来吧。”

        门被推开,杨承龙这才踏入房中,见到萧凤一副严肃模样,便感到自己的心儿似是被攥住一样,欠着身子敬一下礼,然后说道:“若是打扰了主公,还请饶恕在下失礼。”

        “说吧,找我什么事?”

        萧凤只是看了一眼,又是重新落在案桌之前的文件。

        似是对她来说,眼前之人远没有这些文书之上的文字来的有趣。

        杨承龙神色一愣,旋即回道:“这个,还请主公饶恕在下失礼,臣以为关于青云帮的事情,您之前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了。是不是应该稍微收一下?”他却是知晓萧凤并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就直接说出自己的疑惑。

        “过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丢下手中毛笔,萧凤终于抬起头来,漆黑的瞳孔扫过眼前之人,心中却感凄冷。

        说实在的,萧凤对眼前之人也颇为欣赏,然而眼前之人却也为那些家伙辩驳,实在是感到失落至极。

        杨承龙明显露出几分害怕,连忙低下头来,诉道:“启禀主公,并非我存心不良,实在是因为若是让此事继续扩大化,只怕会导致国本有失,到时候只怕又是一桩祸事!”

        “国本有失?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凤带着不满的情绪问道,大有对方若是说不出理由,就当真会将其拿下治罪的意思。

        杨承龙自是感觉紧张无比,连忙回道:“这个。想必陛下也知晓,我朝现在正值展的最关键的时候。不仅仅铁路三期工程正在筹划之中,而且那新造的钢厂也需要大量的资金。最重要的是,新进夺下来的五路之地,也迫切需要大量的官员前去治理。若是这个时候,罢免太多的官员的话,那定然会对这些事情造成困扰。”

        “只是这样吗?”

        萧凤心中微动,平静的心境出现了一丝波动。

        说真的,她对于那些官员也并没有多大好感,也明了这群官员究竟是存着什么心思,以前之所以没有整治,全是因为外部环境太过恶劣,这才以妥协为上。

        如今朝中刚刚安稳,萧凤这打算借着这青云帮一事,好好的打压一下,以免这群家伙太过猖獗。

        杨承龙稍微安心,又是劝道:“没错。而且堵不如疏,若是强行打压的话,只怕会惹来他们的不满。到时候,他们若是直接投入蒙古亦或者宋朝麾下,那又该如何?毕竟,我们也远远称不上是稳若泰山!”

        “虽是如此,但这群家伙若是继续恣意妄为,又该如何?”

        萧凤轻哼一声,又是喝道:“而且你应该知晓,这青云帮所行之事,为何让我如此愤怒吗?”

        “举办妓院以及贩卖人口吗?”杨承龙为之愕然。

        自萧凤入住长安以来,对于这件事情虽是没有禁止,但实际上一直都保持反对意见,不仅仅下令禁止官员嫖娼,对于那些妓女来说,也是以打压为主。

        青云帮虽是举办了妓院,但是碍于赤凤军的打压,一直以来都没有足够的妓女,被迫之下只好走上了贩卖人口的路子。

        萧凤冷笑一声,诉道:“没错。所以我打算废除妓院,并且严查人口贩卖一事。”

        “这个,莫不是太过了?”杨承龙为之一愣,弄不清楚自家主公为何会有这种心思来。

        萧凤蔑笑到:“哈!我自入长安以来,便对这些官僚做出了约束,禁止他们嫖娼。如今时候只是免职,已经算是便宜他们呢。然而这些家伙,明知此事有错,却还是视若无睹,这又该作何解释?”

        杨承龙为之一愣,也是不免愣住了,心中暗想:“这,本以为主公会就此作罢?怎么有扩大化的感觉?”

        听着萧凤口中所说,杨承龙自感荒谬无比。

        食色性也,作为一个男人,对女色的**简直就是难以遏制,要不然哪里来的所谓的倾国美女?

        就连这些达官贵族尚且如此,那底层百姓自然也无法避免,若是得了一些闲钱,自然就会跑到妓院之中逍遥度日,好不快活。

        这些人的行径,倒是为官府举办的官妓能够在短时间内聚敛大量的财富。

        萧凤轻哼一声,又道:“怎么了?为何不说了?”

        “这个”杨承龙这才感觉压力增大,几乎有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对于这事,他可不敢当真按照心中想法来说,要不然肯定会得罪主公,毕竟自家的主公乃是女性,那些浑话儿说了出来,可就有犯上的嫌疑。

        “你既然说不出来,那就莫要继续插手此事,要不然我连你一起赶出去。”萧凤嗤之以鼻,直接出了逐客令。

        杨承龙为之气馁,却不甘心就此放弃,又道:“主公。我知晓你一直都想要提高女子待遇,但是也不至于废除妓院吧。”

        因为性别原因,萧凤自入主长安以来,一直都在不断的推动着女子的地位。

        不仅仅创办了专门的女校,让那些女子能够有学习的机会,甚至还开放科举,让女子也能够欧入朝为官。这些事情也不是没有惹来非议,但却被萧凤一手压住,也只能接受此事。

        “哼!男人!”

        用轻蔑的眼神扫了一眼杨承龙,萧凤诉道:“你既然知晓我的用意,那又为何要阻止?若要提高女子地位,唯有先让女子拥有独立的经济来源。正是因此,我才将纺织机的技术开放,并且在城中大力推广,让诸多女子也有走出家门、独立工作的可能。这一点,你也忘了?”

        杨承龙为之讶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萧凤继续解释道:“但是总有女子认为,如此辛劳的在工厂之中干活,实在是不如躺在床上来的快。但是她们可曾知晓,那妓院根本就是无间地狱,若是踏入其中,哪里来的人身自由?譬如那青云帮,以富贵为名,可不知晓害了多少女子。”

        “这个!臣以为,那也不必这般严厉吧。”

        这时,杨承龙却是忘了自己的目的,又是继续劝道。

        萧凤冷笑道:“非是如此严厉,如何能够刹住这风头?若是让百姓知晓,我等官僚竟然成了那祸害他们儿女的家伙的庇护者,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他们?”

        既有打算,那自然便会完成此事,在萧凤的字典里,可没有半颓而废的打算。

        复又撇了杨承龙一眼,萧凤又是嘱咐道:“至于你?还是好好管好自己的事情,莫要被别人当成了枪使,平白无故成了靶子,知道吗?”

        “臣明白。”

        杨承龙心中一紧,已然知晓萧凤早已经看穿自己的心思,只好欠着身子道了一声歉之后,便从此地离开。

        看着杨承龙离开,萧凤略带疲惫的靠在座椅之上,心中却是盘算着:“只是这青云帮究竟从哪里有这么大的能量,竟然敢违背我的命令,继续开办妓院?只怕那王路疏漏了什么东西,给对方留了一线生机了!”

        心中却是有点懊恼,若是当时候能够将那司徒云活捉,也许就没必要这么被动了。

        “不管如何。那人既然做出这种事情来,定然存有蛛丝马迹,不可能全数抹除。如今时候,只能先让王路他们盯紧了。”心思笃定,萧凤立时向王路出了命令,令其务必要好好的审问自青云帮之中抓获的众人。

        中央警察局。

        待在审讯室之中,王路一脸严肃的看着李魁,喝道:“告诉我,你为何要屠杀那纺织厂一家?”

        “哼。杀了就杀了呗,有什么好询问的?”李魁撇过头,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

        王路感到恼怒,张口骂道:“好个家伙。你知不知道你究竟犯了什么事?一家十三口,就这样被你给杀了,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么严重的罪名?”

        “呵。那你以为那家伙就当真无辜,白的和白莲花一样?”李魁嗤之以鼻,更没有半点应该存在的后悔。

        王路为之心惊,对方虽是坦然承认了下来,但他背后生出几分凉气来,不由得张嘴骂道:“你这厮简直不配称人,竟然一点悔过都没有。”

        “哈哈。你这厮果然如此,和那群人一帮货色,只会欺压我们。”李魁反而咧开嘴,不住的笑着,简直和疯子一样。

        王路难以忍受,当即就站了起来,却是打算亲自上阵,好好的教训一下对方。

        这时,莫令却走了出来,直接将王路拽出警察局。

        王路感到不满,喝道:“我正要打算教训他一下,你拽我干什么?”

        “不拽你的话,你定然要将对方打得半死,到时候若是被人给捅上去,说你滥用私刑的话,可就麻烦了。”莫令劝道。

        “那就让那家伙这般嚣张吗?”王路还是带着怒气喝道:“你也知晓,那家伙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情,那就是有恃无恐。而且那纺织厂戒备森严,只是他一人如何能够完成?我若是不杀杀他的士气,他如何能够服软?”

        “王局长,我当然知晓此事。要不然主公为何让我们继续追查?不就是想要通过此人,找出这青云帮的背后靠山吗?”莫令解释道:“王局长。就算是你生气,对方也不可能悔过的。不如让我来和对方说说,摸一下对方的心思。这样的话,也许能够找出对方的原因来。”

        “好吧,那此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王路好容易才按捺住火气,对着莫令吩咐道。

        莫令点点头,回道:“那是自然!”旋即又重新回到审讯室之中,阴暗的牢狱之中,对方依旧那般疯癫的样子,但是莫令却不似王路那般暴躁,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来。

        “你叫李魁,对吧!”

        看了一下手中档案,莫令抬起眼来,看了一下李魁,诉道:“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应该有一个姐姐,名字唤作李莉。对吧。”

        “没错。你问这个干啥?”李魁微眯双眼,感到莫名其妙。

        莫令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很好奇罢了。毕竟根据我们的调查,你之所以能够进入崇文书院读书,全是因为有你姐姐的支撑,对吗?”

        “没错。”

        眼见对方提及此事,李魁脸色变得黯然,不复之前那火气十足的模样。

        莫令回道:“至于你那姐姐李莉,则是进入了纺织厂当纺织工,也是因此才支撑起你在崇文书院的学费。至于她工作的纺织厂,便是你制造血案的大兴纺织厂,对吧!”

        李魁顿生怒气,讽刺道:“你们这群人,为了调查这件事,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自然。要不然,我们如何才能够恢复真相、理清楚一切的根源呢?”莫令笑了笑,并不怎么在意,目光簌然变得锐利起来,问道:“很好。那请你告诉我,为何你要血洗大兴纺织厂?是因为你的姐姐,死在了这纺织厂里面吗?”

        这一说,立刻就戳中了李魁的心中事情。

        他神色一愣,两行泪水顺流而下,透着几分悲愤:“没错。就因为那该死的家伙,我姐姐终日操劳,压根就没有休息的时候。她才二十岁,结果就白了头,腰背也佝偻着。直到最后,就这样眼睁睁的死在了我眼前。”

        “确实!这却是我们的疏忽了。”莫令为之黯然,露出几分惭愧来。

        李魁却不领情,张口骂道:“呵呵。事后说几声道歉有啥用?还不是无法阻止我姐姐去世?所以我杀了他们,为我姐姐报仇。这有什么不可?”

        “只是你一个人实在难以完成此事,所以你就投靠了青云帮了吗?”莫令双目垂下,露出几分同情来。

        李魁笑道:“没错。既然无法指望你们,那我自然只有投靠他们了。毕竟你们这帮人什么都不干,也就只会骑在马儿之上耀武扬威罢了。”此刻的他,丝毫不掩饰内心的嘲讽,仿佛整个警察局的人,都是彻底的废物。

        莫令自知难以扭转对方心中误解,对这方面也没做多余的辩解,继续问道:“而为了能够遮掩犯罪事实,你们又将这事儿载到王兴头上,好误导我们怀疑崇文书院?甚至还烧毁档案室,好掩盖犯罪事实吗?”

        “没错。只是没想到你们的鼻子这般灵敏,竟然真的追踪到我的头上了?”李魁也是感到讶然。

        整个计划,他策划的相当不错,谁料那张茂却还是逮到了蛛丝马迹,直接找上门来了,也因此才招致之后的诸多事情来。

        莫令暗暗叹息,又道:“唉!能够为了自己的姐姐做到这种程度,你倒是挺有心的。只是你就不觉得可惜吗?她之所以努力工作,乃是为了让你能够出人头地,而不是做出这种事情来?”

        “做都做了。你以为我会害怕?”

        此刻的李魁,明显流露出几分后悔以及不甘。

        莫令看在眼中,也是感觉可惜了,又道:“害怕与否,也不重要的。毕竟你作为策划者,应该知道会受到什么惩罚,只是在最后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够坦诚相待。这青云帮,暗地里究竟在做什么东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