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横渠易说

第三十九章横渠易说

  “嗯……,你们想知道吗?”

  王轩顿了顿,用审视的眼神看过眼前几人。

  “那是自然。毕竟咱们几个可是要青史留名的人,怎么能够碌碌无为呢?王先生,您告诉我们吧,接下来我们应该做什么?”邢建拍着胸膛,张口就应了下来。

  他既然表态,李骞也只好阖首回道:“没错。若是能有王先生出手的话,应该能够顺利成功吧。”

  经过这几次,他也见识到王轩的手段,除了在面对萧凤的时候露怯外,对于其他人完全是处于一种碾压状态,那苏澜就因为不敌王轩,屡次败下阵来,其推动的废除田亩限制法案的政策,也一直都处于无限搁置的状态。

  “哈。你能有这个心思,就已经算得上是很好了。只是接下来这件事情,只怕要有点难办了。”王轩用一种迟疑的语气说,李骞忍不住好奇心,继续问道:“哦?是什么事?”

  “唉!还不是关于那崇文书院的吗?”哀叹一声,王轩双目微垂,带着几分伤感。

  李骞心中一愣,也不免透着几分担心来,诉道:“是关于那些被关押的学子吗?”他人或许忘了,但是他作为崇文书院的学生,却并未忘却曾经发生在中央警局之前的事情。

  确实,事后的确证明了张茂无辜,王路的弹劾案也就此撤销。

  但是他的那些学子都还被关押着,关于他们的处置也一直没有撤销,直接取缔学籍、禁止科举,对这群素来以国家主人自居的学子来说,简直就是酷刑。

  邢建也是一脸懊恼,张口骂道:“唉!也不知晓主公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直接取缔学籍、禁止科举?这算什么事啊!”

  “没错。”

  王轩点点头,解释了起来:“若说此事,他们当时候的确是太过冲动了,但这不也是为了国家考虑吗?主公却是直接废除学籍、剥夺功名,岂不是太过了?”

  他这一番话,自然也让李骞有所意动,连连阖首点头,一副称赞的模样来。

  “虽是如此,但贸然冲击警局,终究还是太过莽撞,不是吗?”

  这时,始终沉默不语的谢进却是插嘴说道:“尔等也应该知晓,若无中央警察局的维持,这长安城定然没有今日这般安宁、繁盛,但是他们却聚众围攻中央警察局?不管是什么借口,终究也会对秩序造成偌大的危害,若是有人趁着这个时候作乱,其后果不堪设想。”

  邢建有些不乐意了,反驳道:“哼。你也有脸说这个?当初我等组织学生运动的时候,你这厮便以私人缘由避开,这才侥幸未曾卷入其中?如今时候却在这里说风凉话?你还算是我的同学吗?”

  “这”

  谢进想要辩解,但王轩却插了一嘴。

  “邢建兄。你这就说错了,你也知晓龙生九子、子子不同。谢进兄向来都有志于学,对于我等之事从未插嘴。而且她若是当真有私事要处理,你难不成还打算阻止吗?只能说,人各有志罢了!”

  看似中正的劝说,却在邢建心中埋了一个芥蒂。

  邢建逼问道:“谢进,你当真是如此考虑的吗?”

  “也许吧。”

  谢进并未掩饰自己的心思,又道:“毕竟我始终太过愚钝,适应不了你们这满是算计的模样。”

  听着众人张口就是拉拢、闭口就是打压,谢进实在是太累了,却是生出退隐的打算。

  李骞却感到有些可惜,又是劝道:“谢进,你这是想要离开了吗?但是你可别忘了,咱们的那些学长,目前可都被主公关押在崇明楼之中。若要救他们的话,也只有你我才行了。”

  “好吧,那就姑且答应你这一件事吧。只是之后的话,还请让我莫要再受打扰,行吗?”谢进虽欲拒绝,却也没有直接点名,留下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李骞稍感放心,阖首回道:“如此便好。”

  眼下天色已暗,几人彼此告辞之后,便重新回到了家中。

  而那王轩当走入屋中,却是稍微皱紧眉头,却是喝道:“既然来了,为何还刻意隐身?莫非以为我发现不了你吗?”

  旋即,自里堂之中走出一人来,正是王轩直接接见的那人。

  这人诉道:“没什么,只是试一试你的身手是不是退步了而已。”

  “哦?莫非你以为会有人刺杀我?只是你觉得在这长安城之中,除却了那三萧之外,还有谁能够威胁到我?”王轩略显高傲的仰起头来,能够在如今这般岁数维持丹鼎境修为,他自然是相当自豪,目光微凝看着对方:“当然,你若是想要试一下的话,也大可以攻来。”

  “好吧。若是当真如此,那我认输可以吗?”那人只好无奈回道。

  王轩轻哼一声,诉道:“早知如此,你又何必这般作态呢?说吧,你这一次找我来,又是什么目的?”

  “目的?说不上!毕竟有那位在上面,你能做到的也终究有限。”

  这人摇摇头,直接诉道:“当然,若是你能够成就地仙的话,也许能够起到一点用处,只是你觉得这可能吗?”

  王轩顿时浮现出几分怒气,低声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年少时候遭遇到的伤势,进而导致自己迟迟无法突破地仙,乃是他这一辈子的伤痛,如今却被眼前之人点出,实在是感到恼怒。

  那人回道:“没什么,只是坦诚事实罢了。”复又带着几分戏谑诉道:“当然,以你现在的修为,只怕也不可能了。”

  想要突破地仙,那可是相当艰难的事情。

  整个赤凤军之中,除却了萧凤纯粹依靠自身天赋突破之外,便是萧月、萧星两人,也是借着蜗皇之力、传国玉玺以及诸圣传承得以突破外,其余人充其量也就达到丹鼎境界。

  便是蒙古和宋朝,也多数是靠着长生天、承天殿等诸多手段,好让自己麾下之人能够成就地仙。

  饶是如此,每一代人之中,充其量也就两三个而已。

  王轩怒道:“哼。还不是那萧凤私心自藏,竟然毁掉了祖龙陵寝。不然的话,我定然能够借助此地灵气突破境界,又何必始终停留在这般境界?”

  “哦?这又是怎么说呢?”那人问道。

  王轩回道:“哼。你却不知道,自那祖龙陵寝修建成功以来,便会形成一个奇特的法阵。而这法阵,更是会影响到周围地界,让修行者能够以数倍于常人的速度提升修为。若是修至更深处,更是能够以神识沟通祖龙之灵,进而突破至地仙之境。这也是为何千载以来,此地一直人才辈出的根本所在。只可恨因为那萧凤原因,千年祖龙陵寝竟然毁于一旦?你叫我如何不愤怒?”

  提及此事,王轩便特别的愤怒,好似那萧凤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但他却不曾提及,当初祖龙出世时候,又对此地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其造成的战斗痕迹甚至形成了现在的圣灵湖了。

  “哦?我倒是什么原因,原来是这样子吗?只是那祖龙陵寝早已开放,任谁都能够进入一观,你就没有去看看?”那人又是诉道。

  王轩嗤之以鼻,回道:“谁说没去的?只可惜那法阵已毁,已然不复往日功效,提升至丹鼎境已经是极限了,若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就是痴望了。”

  “所以你就提出和我合作,便是想要能够突破至地仙吗?”那人笑道。

  王轩阖首回道:“没错。只是我要的东西呢?你可曾带来?”

  “自然在这!”那人取出一物,这物却是一本书籍,书页都开始泛黄,显然也有些时日了,上面写着的乃是“万象文集”四字,诉道:“此乃横渠先生所留之书<<横渠易说>>!也是你朝思暮想之物。”

  见到此物,王轩双目一亮,连忙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一下:“这真的是<<横渠易说>>?莫不是假的?”

  他这些年来,为了能够搜罗助自己突破境界的东西,可没少费功夫。

  上古传承下来的宝物,那些虚无缥缈的神仙传说,以及一些闻名侠客的传记,全都尝试过,只可惜却始终未曾得到一本,便是当真得到了,最终也只是一堆死物,根本起不了半点的用处。

  那人点点头,诉道:“自然如此。要知道为了弄到这东西,我朝宰相可没少费功夫。你若是得了这个东西的话,应该能够安心办事了吧。”

  很显然,指使这人的背后之人也明白以利诱之的道理,尤其是面对王轩这等贪图权名之人,那么权势以及能够巩固其权势的力量,就是最致命的毒药,足以让王轩这位居顶点的人也甘之若饴。

  王轩倒也不愧是久居高位,很好的便按捺了心情,自那书籍之上,他的确是感应到了一股非比寻常的力量。

  尽管这股力量因为时间太久,早已经衰败了许多,但也依旧能够让王轩窥见一点地仙的真力,让他能够从原本宛如铁壁的之中,见到一丝曙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