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第四十章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哦?这是张威的来信吗?”

        自旁边的秘书手中结过信封,萧凤捏碎上面尚且完好的封泥,将里面的信封取了出来。

        “竟然是要我派人过去?难道说均州当真如此危险?”

        看罢之后,萧凤又是陷入沉默之中,过了半会儿方才抬起头来,却是对着身侧的小姑娘嘱咐道:“你去将段陵叫来,我有事找他!”

        “是,是段部长吗?”

        那小姑娘明显一愣,连忙低下头来,显得惶恐无比。

        萧凤暗暗摇头,稍微收敛了一下语气,又道:“只是找他商量一下事情,可没有责备的意思。王珂,你可莫要这般紧张,反而让我以为生了什么大事了。”

        “这……这个……我……”

        王珂自感太过紧张,不由得低下头来,脸颊都红的和苹果似的。

        眼前的小女孩乃是萧凤自张威离开之后,又是重新找来的秘书,毕竟她公务繁忙,若是没有一个秘书帮忙的话,可处理不过来这些事务。

        只可惜王珂聪慧是聪慧,以华夏女子学院前三甲的身份毕业,自然也不是浪得虚名的。但也不知晓是不是受到了太好的保护的缘故,话语稍微硬气一点,便会流露出这般怯弱的模样来。

        萧凤虽是感到有些难受,但自觉没人比这小家伙做的更好,也只能接受了。

        “算了吧。你还是去找段峰吧,只是你知不知道段峰在哪里?”萧凤微微叹息,隐约之中却感到后悔,为何当初急着将张威调走。

        王珂立时阖回道:“这个我知道。他现在正在工部,说是要查验一下新进研的武器。”

        若说优点,这过目不忘的本事实在是太方便了,任何事只需要一问,便可以立刻给出答案来,这也是萧凤之所以会将其留下来的原因,性格上面的毛病以后自然可以慢慢的修改过来,却也没什么大毛病。

        “既然你知晓,那就去吧。”萧凤吩咐道。

        “我,我知道了。”

        王珂还是略有害怕,快步离开总理办公室,仿佛这里乃是什么豺狼虎豹的老巢一样。

        萧凤微微摇头,自嘲一声:“怎么感觉我自己似乎太过严肃了?也许,可以适当笑一笑?”扭过头,却是对着那铜镜,然后扯了扯嘴角,装出一副笑容的样子。

        这时,门却被推了开来。

        “姐姐,你在干什么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让萧凤为之一愣,赶紧重新坐定,目光落在那就站在身前的萧星,虽是心中欢欣无比,想要将眼前之人抱在怀中好好怜爱一番,却也知晓此地乃是公共场合,还是得稍微控制一下。

        萧凤咳嗽了一声后方才装出沉着的样子来,诉道:“没什么,只是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为何不提前和我知会一声,这样我也好做好准备啊?”

        “唉!”

        低声轻叹,萧星笑道:“我离开长安也才几天的功夫啊,没必要弄的这么豪奢。要不然被人听了,只怕又要有人说你浪费公驽了。”

        “他们敢?”

        萧凤柳眉倒竖,轻斥一声:“不过是为我妹妹庆生罢了,哪里算得上浪费?”说着却自座位之上起来,将萧星搂在怀中,诉道:“还是让我看看,你前往太原这段日子,是否清减了许多?”

        谢萧星虽觉心中开心,脸上却故作嗔怒,将那伸过来的手挡住,埋怨道:“姐姐你啊,莫要总是这般轻浮。这里可是总理办公室,若是被人看到了咋办?”

        “被人看到了又如何?难道还有人敢说我?”萧凤嗤之以鼻。

        “唉。”萧星暗叹一声,连忙跳了开来:“姐姐你啊,平日里看你还挺端庄的,怎么这个时候反而这般模样?”若是在私密空间倒也罢了,但是在这公共场合,她却始终无法放开。

        萧凤笑道:“什么模样?反正左右没人,咱们也是姐妹一场,说些私密话也不打紧吧。”却是将身一纵,便探手向萧月抓去。

        “咯吱”一声,那门扉却适时被推开。

        王珂和段峰一前一后走入办公室之中,却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段陵倒也罢了,他毕竟早就知晓自家主公的性情,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那王珂却是形如石膏,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

        “主公,你你”

        萧凤也是为之一惊,连忙收住了模样,故作镇定的诉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了段陵?看来我的确是没选错人。”

        趁此机会,萧星也就此退后一步,避开了萧凤的魔爪,她整了整略显凌乱的衣衫,眼神却是撇过那段峰,笑了一笑:“段峰,好久不见!自上次一别之后,你现在已然晋升为国防部长,可喜可贺。”

        “还不是多亏主公栽培?要不然,我早就成为土中枯骨,如何能有今日这一天?”段陵笑道,随后露出一丝担忧,问道:“对啦,我那犬子现在的情况如何?”

        当初段陵要求出征中原,他尚且在和蒙古大军对抗,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为其践行,这件事情一直都甚为遗憾,如今见到萧月出现之后,自然就想要问一下,关于自己儿子的状况。

        “是段陵吗?他现在的状况很好,经过之前的战斗之后,也成长了许多,没有以前那般容易暴躁了。而且其修为也增长了许多,目前正驻守在太原呢。”萧月笑着应道。

        段陵这才略感安慰,但眉头依旧带着愁容:“这就好,这就好。只是这小子,也忒不是人了,离开之前竟然不和我说一声?等到他回来之后,定然要好好的痛骂一番!”察觉到萧凤那略有不满的眼神,立时醒转过来,诉道:“差点忘了,不知主公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他旁边的王珂却还一副茫然,始终站在原地,也不知晓该怎么做。

        萧星宛然一笑,径直走了出来,却将王珂带了出来,诉道:“主公他们有事要说,我们不如先回避一下吧。”

        “哦……,我明白了。”

        王珂还是那般懵逼模样,惴惴不安的的心情在萧星的安抚下,也渐渐的平缓下来,只是脑中还是混混沌沌,弄不清楚状况如何。

        见到两人离开,萧凤这才感到舒心,吐出胸中浊气,开始吩咐了起来:“也没什么事,主要是听张威所说,均州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我想从你这里调来几人,看看能不能配合他解决这些事情?毕竟那均州地处汉水之上,那襄阳守军只需要溯流而上,便可以直接进攻均州。对于这一点,我一直都相当关心。”

        “原来是这样?”段峰稍作思考一下,又道:“既然如此,不妨让陈子昂和雷敏两人前去协助他,如何?”

        “陈子昂?雷敏?”

        见萧凤露出疑惑神色,段峰立时解释道:“那陈子昂曾经帮助刘炳坤剿灭了盘踞在归德堡一带的土匪。而那雷敏也曾经在定安一战之中立下功劳,皆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是他们两人前往,应该能够帮助张威顺利铲除当地的水匪吧。”

        “原来是这样?”

        萧凤眉目舒展,心中稍感放松,又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交给你去办吧。记住了,这均州乃是踏入长江的关键所在,决不能有任何闪失,明白吗?”

        段峰应道:“属下明白,定然办妥此事。”

        领着命令,他等到回到国防部之后,立刻就令人传讯,过了数日之后,那雷敏和陈子昂方才回到长安城中,才从火车站之上走下来,就见到门口之前一副肃容的段峰。

        他们两人连忙立正,敬了一个军礼。

        “属下段峰/雷敏,见过段部长。”

        “这里又不是军营,没必要这么客气。当然啦,这些时日,也幸苦你们了。为了剿灭那些残党,你们两个定然受了不少的苦。你看看,这手臂上的肉都少了许多了呢。”段峰直接迎了上来,宛如面对自己的亲儿子一样,亲昵的拍着他们的肩膀和手臂,口中也是不断的絮叨着一些体己的话来。

        陈子昂、雷敏两人虽感尴尬,无奈段峰太过热情,只好僵硬在原地,任由对方查看自己的状况。

        “能够看着你们完整的回来,我也是感到欣慰啊。”

        好一会儿之后,段峰确定两人没事之后,方才罢手。

        陈子昂抓住这个机会,插嘴问道:“段部长,那些也不过是一些残兵败将,算不得什么威胁。只是段部长,为何突然将我们召回?莫不是长安城之中生了什么事情?”眉目微蹙,露出几分担忧来。

        “是,也不是!”

        段峰先是摇了摇头,然后点了点头。

        “毕竟长安城有主公坐镇,又有谁能对抗得了主公呢?只是最近听张威所说,于均州之内出现了变故,经常有宋朝水匪越境骚扰。为了能够剿灭这些个水匪,所以就将你们两个找来了。”

        “原来是这样?”陈子昂若有所思。

        那雷敏也是微微蹙眉,问道:“只是那水匪究竟是何来头?为何敢进攻我等?莫非他们背后有宋朝支持?”

        出于本能,他们两个明显察觉到这件事情的背后,定然隐藏着什么重要的信息。

        段峰摇摇头,颇为恼怒的回道:“不知道。你也知晓铁路三期方才刚刚规划,根本就没有动工。那均州虽是毗邻商州,但却需要七天时间才能抵达。对于均州的事情,我们根本就不清楚。要不然我为何将你们两个找来?”

        “这般说来,那我们这次前往均州,其目的也不仅仅是剿灭水匪了?”陈子昂问出心中问题。

        段峰点点头,诉道:“没错。你们也应该看过地形图了吧。那均州位于汉水之上,沿着汗汉水只需一日路程,便可以抵达襄阳,可以说是方便的很。”

        商州到均州和均州到襄阳的距离基本相似,但因为商州至均州的路途之中,全都是连绵起伏的山川,所以起码需要七天的时间才能抵达。但是均州却可以通过汉水,只需要一日路程就可以抵达襄阳。

        两者差距,简直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襄阳?这般说来,莫非主公当真存了问鼎天下的心思?”

        雷敏眼中露出一丝哀伤,却是想起了自己那些逝去的战友,尤其是当初教了自己许多东西的老上司汪古。

        对于战争,雷敏实在是厌倦了。

        段峰看在眼中,不忍欺骗眼前之人,只好点了点头:“没错。你也知晓,那蒙古始终虎视眈眈,便是宋朝也对我们心怀芥蒂,一直都想要将我们剿灭。无奈之下,主公也只有做出这般打算,以防那襄阳骤然出兵。而且你们也应该明白,唯有彻底统一天下,才有让百姓安宁和谐的时候。当然,我相信主公自有安排,不会如宋朝那般,让尔等的牺牲付之东流。”

        对于这一点,段峰却是毫不怀疑。

        因为他知晓,自己的主公素来都喜好做好充分准备,为此甚至愿意潜伏一年、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时间。

        就和他们当初成功起义一样,背后也付出了过十年的努力,知道那入川之战以及才过去没多久的北伐战争,也为此准备了十数年的功夫了。

        这一次,为了能够解决宋朝危机,自然也要做好足够的准备。

        “好吧。既然主公都这般要求了,那我自然遵循命令,定然将那些水匪彻底剿灭。”

        雷敏应了下来,但他的神色却相当平静,漆黑的瞳孔充满哀伤,似是还叨念着自己的那些战友们。

        陈子昂拍了拍他的肩膀,劝道:“不过是一些水匪罢了,没必要这般严肃!而且你也知晓,这些水匪的厉害之处,若是不将他们彻底剿灭,哪里来的安宁盛世?莫要忘了,你我之所以投身这里,所求的不就是这盛世吗?”

        “也是,那这一路可就拜托你了。”雷敏笑了笑。

        见两人相处和谐,段峰稍感放心:“既然你们两个也已经做好准备,那之后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可以吗?”

        “当然。”

        异口同声的话响起,雷敏、陈子昂相视一望,立时笑了起来心中也暗暗下定了决心。

        这一次,定然要让那宋朝明白,赤凤军可不是好惹的存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