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军制改革

第四十一章军制改革

        “他们已经去了吗?”

        见抬起头来,萧凤眼中透着担心。

        段峰阖回道:“没错。我亲自将他们送出长安的。而且为了确保这次行动的顺利,也让他们自军中各自挑选了十人作为手下。当然,他们所需要的武器也全数配齐,足够应对一般的威胁了。”

        “那就好。”

        萧凤稍微松了一口气,均州乃是介入宋朝之内的关卡,她并不希望出现任何变故,要不然为何会将自己的得力干将全都派出去?

        “只是主公——”

        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萧凤再度皱起眉梢。

        “只是什么?”

        疑惑的语气,让段峰感到紧张,深吸一口气方才敢提起勇气:“还请主公原谅,属下认为这是不是太快了?”

        “太快了?你为何会这般认为?”

        萧凤放下文件,双手置于胸前,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自己的心腹。

        “主公!你也明白,我朝自齐兵以来,一直都有资源短缺的困难。纵然经过三十年展之后,诸如粮食、布匹以及瓷器方面,依旧需要自宋朝之中进口。许多人也因此而获利颇丰,并且在我朝之中占据高位。若是他们反对的话,又该如何?而且——”

        “而且我等既然为宋朝臣子,那自然应该以国朝为重,若是当真兴兵的话,难免会被诟病为乱臣贼子吗?”

        还没等段峰说完,萧凤就将其接下来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段峰立时哑然,明白过来自己的主公并非毫无察觉。

        “这其中,尤其以商务部部长宋鑫、议事堂议员王轩为主,不仅仅频繁接触那些来自临安的商人,更是力推融合策略,希望能够废除关卡,进而促进两朝和谐。对吗?”

        淡淡的说完这句话,萧凤一脸的嘲弄:“只是他以为他弄的那些小心思,当真就没有人知晓吗?”

        段峰心中莫名一紧,想起之前青云帮之事,立刻就紧张起来:“难道说主公你?”

        自青云帮事之后,他还以为萧凤会借此机会彻底清洗一下朝中官员,但是却只是革除一些议员罢了,便是被逮捕的人员也没多少,可以说是雷声大雨点下。

        当时候段峰还以为萧凤转性了,不似往常那般手段激烈,但看今日模样,只怕是放长线钓大鱼罢了。

        “以前我等初立时候毫无根本,自然需要有那宋朝支援,这才让这些人高居上位。但是眼下这宋朝早已腐朽,完全就是一艘随时随地都会沉没的破船,根本无力抵抗蒙古侵略!他们却想着继续站在上面?呵呵,你说这些人是不是鼠目寸光?既然他们不想要下船,那到时候船沉了,也莫要以为我会伸出援手。”

        话锋依旧如此尖锐,萧凤一点都没隐藏自己的心思。

        “看来这一次,主公是要动真格的吗?”

        段峰心中哀叹,旋即又见萧凤自旁边取来一份文件来。

        “当然。烂船也有三寸钉,想要这么快就沉没,也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有耐性,自然也可以继续等下去。”萧凤轻笑一声,对着段峰招了招手,嘱咐道:“只是你能不能帮我看看这个改制方案,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军队改制?主公,你这是——”

        只是扫了一眼,段峰便已然吓住了,睁开的双眸之中满是错愕。

        说实在的,赤凤军自起义以来至今,也已经有三十载了。

        其中也经历过了不少的改革,从一开始的起义军,再到之后的太原改编,乃至于之后的改编,甚至到静海一战之后的重整军队,便是在入住长安之后,也是经历过数次改编,方有今日十万正规军、二十万辅军的规模。

        这些改革,段峰都曾经历过,但相较于这一次给他的冲击力,却都太小了。

        萧凤笑了一声,诉道:“没错,就是军队改制方案。毕竟老是赤凤军、赤凤军的,听起来也不怎么正式,所以我就想换个名字,比如说华夏军这个名字就很不错。当然,这个方案也只是初稿,还有很多地方不是很完善。若是你有什么建议,也可以添上去嘛!”

        “主公,这改制可以是可以,但是当改革完成之后呢?毕竟那宋朝还在,只怕他们可不会同意。”

        段峰心中恐惧,感觉手中文件甚至灼热,险些拿不住了。

        原因无他,实在是因为这上面的内容太过骇然。

        因为萧凤提出的改革并非只是军队改革一条,是包括整个地方政务系统的全面改革,将一些已经确定应该被淘汰的机构去掉,然后将已经得到验证的条例以及法案确定下来。

        换句话说,如今的萧凤是打算从头到尾,将整个赤凤军梳理一遍,进而明确整个部门机构的职能和权利范围。

        用更通俗的话来说,那就是立国。

        这样一来,那对于宋朝朝臣来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了,根本不可能接受。

        别的不说,当年党项立国的时候,也是让宋朝诸位大臣为之惊恐,直接派兵征讨,虽然最终被迫承认了下来,但之后持续百年的战争,也让双方都为此付出惨烈的代价。

        段峰实在是害怕,这种局面会再度重演。

        段峰心中想着:“果然,主公这般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应该是早有预谋吧。”复又劝道:“虽是如此,但是那宋朝群臣尚在,若是他们反对的话,那我们又该如何?”

        “哼。就他们吗?你也见到了,因为这群家伙的原因,本来能够一举挫败蒙古的北伐之战,竟然也就这么草草结束。他们又有什么力量来反抗?”萧凤讥笑了起来,旋即又道:“依我看,对于这件事情,他们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这倒也是。”

        段峰也感觉自己之前太过紧张,以为那宋朝还是能够和蒙古正面对抗的庞大帝国。

        但是自北伐之事后,整个偌大的帝国就彻底暴露了自己的缺陷。

        中央政府争斗不休,地方军阀互不统辖,彼此也是争斗不休,纵然有足足数十万禁军,也无法和蒙古相抗衡,甚至还因为压榨,导致地方祸乱不断。

        在度过了一百多年之后,这古老的帝国已然腐朽,溃烂的皮肤覆盖全身,虚浮的肌肉吞噬着血肉却毫无作用,脆弱的骨骼也难以支撑那庞大的身躯,最重要的是大脑也开始频频出错,无法做出正确的决策。

        这般状况,已然无法支撑宋朝继续走下去,维持整个帝国的官僚系统也开始频频故障,总是在不可能的地方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便是其底层的百姓也莫不是怨声载道,纷纷从其中逃出来,逃到能够让他们和平生活的地方。

        这样已经失去活力的国家,注定要走向灭亡了。

        想着这一切,段峰感到唏嘘无比。

        往日那个偌大的、让人敬仰的帝国,如今却似老迈之人,全然一副日暮西山的模样,让人为之感慨万千。

        萧凤又道:“当然。想要现在就完成这件事情也不现实,所以我打算用五年时间来完成。至于一切的开始,那自然就先从赤凤军开始了。当然,现在也不应该在继续称之为赤凤军了,而应该是华夏军了。”

        “主公的意思我明白了,我这就拿下去仔细看看,这里面是否有什么错漏的。”

        段峰听着,也是感到心潮澎拜。

        因为他明白如今这所谓的改制,分明就是立国了,自己若是能够参与其中,荣华富贵倒也罢了,那青史留名的荣耀,实在是令人难以割舍。

        自段峰离开之后,萧凤身子一松,任由自己身体陷入座椅之内。

        处理这些事情实在是太消耗精力,她纵然有着地仙修为,也依旧感到疲倦不堪。

        “姐姐,你真的打算针对宋朝吗?”

        这时,萧星却是悄然出现,手上端着一方案板,上面摆满了菜肴。

        因为公务太过繁忙,萧凤经常是一工作起来就没有了时间观念,也只有别人将饭菜端上来,方才醒觉已经到了饭点了。

        萧凤神色一怔,复又点了点头。

        “是的!”

        “真的,不能停止吗?”

        萧星利索的将饭菜自案板之上端下,送到萧凤身前。

        萧凤正欲取筷开动时候,整个人也是为之一愣,稍后方才无奈的摇了摇头,诉道:“真的不行。你也知晓,那蒙古虽是被我等挫败,但是一直虎视眈眈,始终都秣马厉兵准备着南征。当然啦,这一次他们估计会学乖,不来进攻咱们。有太原在我们手中,他们也不可能取得多大的成就。所以这一次,目标只可能是宋朝。以宋朝目前的态势,你觉得能够抵抗吗?”

        “不能!”

        萧星回道,对于这一点深信不疑。

        孟拱、赵葵、余阶已然去世,如赵曾伯、江万里、李庭芝也被迫远离朝廷,诸如向士壁、曹应熊、高达等名将也死的死、残的残,最关键的是,那赵昀也已然身陨。

        他们尚在的时候,尚且难以对抗蒙古,当这群人全都去世之后,剩下的那群庸碌之辈,又如何能够抵抗?

        “没错。不能!既然如此,那我更应该提前做好布局。要不然任由那蒙古吞并宋朝,那我们势必难以独活。莫要为了一时的安危,就忘却了真正的威胁了。知道吗?”萧凤警告道。

        若是其他人,尚且可以为眼前繁华盛景所迷恋,但对于萧凤来说,却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一个错误,就导致无可挽回的错误来。

        “唉!”

        一声长叹,萧星这才注意到萧凤鬓角已然泛白,岁月的流逝终究难以抵御,便是萧凤身上,也被刻下了名为苍老的痕迹。

        “既然如此,那你更应该注意好自己的身体状况,不是吗?”

        将那热腾腾的饭菜推到萧凤身前,萧星嘴角含笑,既然不明白这些事情,那就莫要插手其中,并且给予眼前之人真正的信任。

        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