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奸邪败露

第四十五章奸邪败露

        待到张威带着麾下人马离开了均州之后,陈子昂也暂时接手了整个均州的城防系统,而在经过这些事情之后,城中百姓也是人心浮动,莫不是胆战心惊。

        更有人直接向陈子昂建议,是否可以前往襄阳府,让那吕文德派遣大军来剿灭这些水匪。

        陈子昂怒不可遏,自然是直接拒绝,更是以祸乱民心为由,将那厮抓起来杀了。

        经过这些事之后,城中之人也是人心浮躁,不时有传言出现。

        陈子昂也是没有去理会,反而躲在了府中饮起酒来,好解决心中愁苦。

        这时,那邵明却是找上门来,他见到陈子昂这般模样,立刻劝道:“我说你啊,现在这样子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毕竟现在雷敏都被关押起来了,而那张威更是直接出城,想要找那水匪决战。”陈子昂神色迷离,张口诉道:“就现在的状况,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只将头一扬,杯中酒水又被吞入口中,说着又是拿过一坛酒,准备继续喝。

        邵明有些恼怒,劈手抢过了酒坛子,喝道:“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城中百姓,被那些水匪蹂躏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陈子昂略有不满的问道。

        邵明回道:“你也应该知晓。张威虽是带领了两千人马,但是那水匪行踪莫测,而且汉水也是面积宽阔,如何能够找到对方藏身之地?只怕就算是找到了,也可能陷入对方的陷阱之中。到时候,仅凭张威一人,如何能够对抗?”

        “哈。不过是一些水匪罢了,你以为他们乃是蒙古精锐?”陈子昂嗤之以鼻。

        邵明诉道:“哎。你却是不知,自当年夔州一战后,许多鞑子并未北归,反而潜伏下来了。而在这水匪之中,也有他们的存在。要不然,为何我一直到现在,也没办法将其剿灭?”

        “哦?这般说来,张威有危险了吗?”陈子昂轻笑一声,不以为意。

        邵明诉道:“也许吧。不管如何,咱们总得做好对策,不是吗?要不然那水匪打来之后,咱们又该如何和他们?”

        “等他们打上来再说吧。”

        陈子昂不屑一顾,依旧沉迷于美酒之中,大概是喝多了,头一歪便躺在了桌子上,嘴中发出一阵阵鼾声来。

        邵明见陈子昂这般模样,只好放弃了劝说,调转头来离开了这里:“唉,希望这一天能够安然度过吧。”

        他却没注意到等到自己离开之后,陈子昂却是睁开了眼睛,幽幽的看着那离开的身影。

        “你若是当真志于剿灭水匪,为何会让他们留存到现在?只是我很好奇,你今日这般举动,又是为什么?”

        ——————

        另一边,那雷敏也在几位士兵的押送下,直接被送入了监牢之中。

        走了没多长时间,雷敏察觉到道路似乎有些偏差,立时站住脚步,张口喝道:“你们是谁,为何要将我往这里带?”

        “哼。你现在都已经是阶下囚了,莫非以为还想要挣扎吗?”那两人却是一脸狰狞,双手抓住那铁链,却是打算将雷敏直接拽到在地。

        见到两人用力,雷敏脸上怒火一闪,直接喝道:“找死。”只将双臂一用力,两条铁链一阵摆动,却是自手中脱开,“啪”的一声就在两人身上抽了一下。

        被这么一弄,那两人也是吃痛无比,一脸惊恐的看着雷敏,喝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竟然敢违背知州命令,你还想不想活了?信不信我治你一个大不敬的罪名!”

        “哼!且不说那张威是否有权利关押我,若是当真想要定罪的话,也只有长安才能定罪。你们两个跳梁小丑,竟然也敢在这里嚣张?信不信我就算是杀了你们两个,那张威也不敢说话。”雷敏怒目而视,直接喝道。

        “想将我带到别处,然后暗中下手?当真以为我看不出你们的伎俩吗?”

        两个狱卒正欲争辩,自后面却传来一个声音来。

        “你们两个退下吧。”

        “原来是杨主簿。那他就交给你了?”

        这两人见到来者之人,立刻就恭敬的低下了头来,眼前之人却是一头沧桑白发,看样貌也有五十多岁了。他却是这均州之中唯一的一位秀才,因为颇有些才华,便在县衙之中担任主簿一职,三十年来一直到现在。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见到此人出现,雷敏虽是露出几分愠怒,却也只好作罢。

        杨主簿走到雷敏面前,问道:“他们两个你也许会怀疑,但是我不会吧。毕竟我这把老骨头,也不可能对你做什么来。不如就让我带你去监狱,可以吗?”

        雷敏轻哼一声,又用颇具威胁的眼神瞪了那两人,然后回道:“当然可以。”

        那两个狱卒也不敢说什么,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离开。

        走了约莫半晌,杨主簿忽的问道:“你似乎对这里的人不是很满意,总是存在着敌意?是吗?”

        “那是自然。毕竟他们两个竟然想要将我带到别处去,这算什么事啊!”雷敏骂道。

        杨主簿哈哈一笑:“为何必须要是城西监牢?”

        “张威便是这么说的,难道你打算违令?”雷敏略有奇怪的看了杨主簿一眼,问道。

        杨主簿回道:“自然不会。毕竟我也不过一介寻常之人,只怕捱不了你一拳啊。只是总觉得,你和那知州如此交好,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吧。”

        “交好?这又怎说?”雷敏问道。

        杨主簿回道:“哈哈。你也是不知,那城西监牢乃是知州新进建造的。里面的人儿全都是他精心挑选的,说是好关押捕捉的水匪。只可惜了,这监狱第一个犯人,却是你了。”

        雷敏有点愠怒,直接喝道:“我知道。”提起这事儿,也是颇为来气,因为建造这监狱时候,他也是帮了一些忙,结果自己反而先陷入了其中。

        两人一边走着一边说这话,倒也是显得特别的和平。

        ——————

        自陈子昂府邸之中离开,邵明却是直接来到了城头之上。

        他看了一下看守的士兵,顿时露出几分愁容来。

        “唉。怎么就只剩下了这么一点人?若是那水匪打来之后,又该怎么办?”

        因为被那张威带走了大批的人马,均州城防人手已然不足,根本就无法抵抗随时可能出现的水匪。

        面对这一幕,邵明感到紧张。

        这时,自远处出现了许多黑点,这些黑点一个个聚集起来了,很快的就形成了一大批人马。

        “那些水匪,果然又出现了吗?”

        邵明为之一惊,连忙唤来一个士兵,喝道:“你速速将那陈子昂叫来,要不然的话,咱么可无法和这些水匪对抗。知道吗?”

        那人服从命令,立刻自城头之上跳下,径直朝着陈子昂奔去。

        喝了半晌,陈子昂正觉酒力上头,眼前有些茫然,就听到那门传来阵阵敲门声,听声音来似乎还挺急躁的。

        “是谁?”

        “是我,陈大人。”

        那士兵直接窜了出来,嘶哑着声音对着陈子昂喊到:“那些,那些水匪,他们又来了?”

        “水匪?你说什么水匪?”

        陈子昂摇了摇头,因为酒精的原因,他现在还感到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这士兵感到紧张,诉道:“自然是之前前来攻城的水匪啦。”颤颤巍巍的口中,带着几分恐惧:“若是您在不去的话,只怕他们就会攻进城中,到时候咱们可就彻底完了。”

        “什么?”

        陈子昂这才惊醒过来,眼睛却扫过那士兵,低声问道:“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

        城中奸细太多,之前那军械库、粮仓之事,全都是这些奸细做的,也因此陈子昂才会对这些家伙存有疑惑。

        “自,自然!”

        那士兵。不断的点着头,就和小鸡吃米一样。

        陈子昂诉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在前面带路。知道吗?”

        那士兵当即转过身来,却不妨胸前一凉,低头一看方才见到胸前冒出半截剑刃:“陈大人,你——”

        话音未落,剑刃猛地一抽,这士兵顿时委顿在地,了无生息。

        陈子昂这时却站了起来,脸上并无半点红晕,一副清醒的模样,口中却道:“呵呵。终于开始了吗?”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他立刻便纵身一跃,自此地离开,而那门也被推开来了,却是闯入了一群水匪。

        这群水匪见到地上躺着的那士兵,也是为之惊讶,彼此商量了一下各自散去,却是打算继续搜查下去,好找出陈子昂所在的地方。

        见到这场面,陈子昂冷笑连连:“能够这么快就找到我这里,看来城中的奸细,的确是很严重哎。”

        “为何要杀我对吗?”

        陈子昂露出几分轻蔑来,手中长剑一推,剑刃深入数寸有余,却道:“只是邵兄,我只是很好奇,你为何要投靠宋朝?”

        “宋朝?陈兄,你怎么看出来了?”邵明明显一愣,旋即露出几分悔恨来,问道。

        陈子昂回道:“哈哈。就你之前的那些行动,你以为当真能够瞒的过我吗?刻意制造均州危机,并且和那水匪内外勾结,但是最终的目的,却是为了能够给襄阳城制造机会,让那吕文德能够有机会出兵均州。对吧。”

        “你,全知晓了?”

        邵明面如死灰,因为流血太多,他也感到说话都很困难。

        陈子昂阖首回道:“大约可以猜出来。毕竟你在这担任了防御使十年了,虽然是刻意隐藏了,但是对长安的怨恨却也无法掩盖。于是,你就和那吕文德勾结,弄出了这么一出好戏来?只可惜了,你们的计划失败了。”

        你以为我当真不知晓你们的计划吗?不过既然你们已经来了,那自然也不需要继续伪装了。而你,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

        长剑拔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