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反杀

第四十六章反杀

        眼见剑刃袭身,邵明顿感紧张,手中长刀顺势斩出,虽是及时挡住利剑,但扑面而来的剑气,却也令他脸皮划破,落下数滴鲜血。

        “陈子昂,你这是什么意思?”

        感觉到对方扑面杀意,邵明暗暗感到心惊。

        陈子昂长剑横于胸前,剑尖微动却是指向对方,笑道:“什么意思?知道这个时候,你还打算隐藏吗?对于你做的那些事情,你以为当真没有知晓吗?”

        “这——,你莫不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

        邵明略微感到紧张,额头上还冒出了一滴汗水来:“要知道我对主公的忠诚,可是天地可鉴啊,岂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定然是有人散播流言,刻意误导你。”

        “当真如此?”

        陈子昂心中微紧,却是露出几分疑惑来,对于眼前之人他一直都相当怀疑,但见对方这般表现,却又不似作伪。

        这般状况,让陈子昂感到有些困惑。

        邵明阖回道:“那是自然!”

        “既然如此,那你何不丢下兵械,和我真正的谈上一谈,看看究竟是什么地方出现了差错?”陈子昂双目微垂,将手中长剑重新插回剑鞘,做出一副想要道歉的模样来。

        那邵明也是松了一口气,口中诉道:“没错。要不然还没有解决敌人,咱们就打了起来,那算什么事儿?”话音甫落,目光却是微微皱起,手中动作略有迟疑。

        “嗯?”

        陈子昂察觉到对方动静,心中蓦地一紧,虽然并未察觉到任何动静,却也不敢停留在原地,立时纵身一跃。

        “砰!”

        一块碎石登时崩裂,竟然是铳枪所为。

        陈子昂目光一扫,立时就见到距离此地数十丈之外冒出了数十人,当先一人手中拿着一挺铳枪,黑漆漆的洞口直接瞄准自己。

        那人见到一击不中,当即舍了铳枪,却是直接奔来,看样子似乎是打算和陈子昂正面对抗。

        紧随那人身后,数十位匪徒也是一路跟来,显然是打算将陈子昂彻底困在这里。

        “好家伙,没想到这厮竟然有些手段,不知道从何处弄来的?”陈子昂张口骂道。

        这时,那邵明却是手持长刀,竟然是凌空砍来。

        他身后士兵似是也早有准备,也是挥舞着大刀,一起朝着陈子昂砍来。

        陈子昂顿时大怒,手中利剑再度出鞘,“砰”的一声挡住来袭长刀,旁边数人一起杀来,他也不敢继续停留,旋即纵身一跳,跃上旁边房屋之上,避开众人围攻。

        站在屋顶之上,陈子昂对着底下的邵明喝道:“好个邵明,看来我果然没有冤枉你。”对方虽是蓄意偷袭,但他也非那心大之人,自然早早做好准备,这才避免了被偷袭成功。

        “呵呵。没想到你竟然挡下了?只可惜纵然挡下了,今天也改变不了你会死的事实。”鼓足一身力气,邵明身形拔高三丈有余,却是直接跳上了屋顶,看样子似是不打算放过陈子昂。

        陈子昂无奈,只好继续朝着后面跳去,打算逃出此地。

        另一边,远处那匪却是一样纵身越来,左右手各拿着一柄峨眉刺,峨眉刺华光一闪,便朝着陈子昂射来。

        手中长剑猛地一挥,陈子昂右手挥动长剑,挡住邵明长刀,另一只手却将那剑鞘摘了下来,直接将那来袭的峨眉刺挡住,破口大骂:“好个家伙。主公平日里待你不薄,你竟然就是这般对待她的?”

        “呵呵。器重?我在这里都苦捱了十年了?却没有见到任何被提升的消息,这也算是器重?”邵明却是张口骂道,一副难以忍受的模样来,他见到陈子昂那愤怒模样来,更是感到恼火无比,手中长刀攻又是快了三分。

        另外一人也是张口笑道:“哈哈。就这种穷乡僻野的地方,谁能一口气呆十年?而且这也不能做,那个也不能干,简直就是憋屈至极。这种情况,谁愿意继续干下去?”

        “哼!”

        陈子昂见对方攻势锐利,一手峨眉刺或刺或砍,不一会儿就将剑鞘打落,锐利罡气直逼面皮。

        无奈之下,陈子昂只好连连后撤,方才避开致命一击,张口问道:“看你这般修为,也非是寻常人,却也委屈自己在这水匪之中?你该不会是那吕文德手下的人吧。”

        “哦?为何这般认为?”

        那人听了,明显愣了一下。

        他这一愣,却也给陈子昂退后的机会,口中也是分析道:“很简单。那水匪虽是厉害,但也不过是流匪,若是遇到了什么硬茬子,早就应该退避三舍了,又岂会继续进攻?似你们之前的行动,可不是水匪所能做到的,唯有真正的军人才能做到。”

        指挥军队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更不是单纯的号施令就能完成的。

        但是之前水匪一连串的行动,就已经勾起了陈子昂内心的怀疑,而这附近唯一一支能够有这般市实力的,也就只有襄阳城之中驻扎的吕文德了。

        想到这里,陈子昂这才恍悟过来:“是了,你们所来定然是为了夺取均州而来的。毕竟那吕文德受制于条约,定然不可能亲自率军来攻。所以他才扶植你们,好让您们能够创造机会,让他得以入住均州。”

        陈子昂这番话也是存在着一定的道理的。

        均州非是寻常之地,它位于汉水上游,乃是关内前往江南的必经之地,沿着汉水更是可以一路抵达襄阳,可以说是方便的很,可以说是相当关键的战略要地。

        当初萧凤之所以要这个地方,便是为了能够以此为桥头堡,踏入江南之中。

        吕文德自然也知晓这个原因,所以才会打算派人来抢夺均州。

        “既然你已经知晓了,若是这个时候投降,那我向吕文德禀明之后,定然也会让你享尽荣华富贵。以你的本事,在赤凤军之中,可是屈才了。”邵明也是劝了起来,只因为陈子昂身手不错,若是想要将其拿下,定然会付出相当的代价。

        他之前以谎言诓骗陈子昂,也正是因为畏惧陈子昂的实力,等到那水匪头子到来之后,方才敢暴露出自己的真正行踪。

        “呸!”

        陈子昂淬口骂道:“你以为人人都似你这般贪恋财色吗?而且今日之战尚未结束,你如何能够觉得自己当真就稳操胜券?”手中利剑一闪,利芒簌然出现,径直射向邵明。

        “砰!”

        虽是挡住剑气,邵明却是连退数步,暗暗感到心惊,生出几分惧怕来,口中依旧劝道:“你当真不打算投降吗?”

        他自知实力不敌陈子昂,自然想要以言语说动对方,好避免正面对决。

        “当然!”

        数道剑气凌空射来,陈子昂也是尾随而至,利剑尽数刺向邵明周身要害之处,此番乃是含恨一击,自然蕴含莫大威能,邵明不过挡了几下,就感觉虎口崩裂、手臂酸软。

        不过几番对阵,邵明已然感觉力量衰弱、真气不济。

        见到对方露出破绽,陈子昂手中利剑递出,轻轻一挑邵明哎呀一声,握刀之手溅出数点鲜血,那长刀也是“啪啦”一声跌落尘土。

        “好机会。”

        眼见对方失去兵械、空门大开,陈子昂步步紧逼,利剑径直刺向邵明脖子。

        这时,一道锐芒却自旁边射来,将那利剑直接撞偏。

        陈子昂眼中生怒,怒视旁边出现的那匪。

        “的确,以邵明的身手,是无法和你对抗的。但是你难不成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人了吗?以你的实力,又该如何和我们两个对抗?”匪笑道。

        邵明也借着这机会,重新捡起长刀,露出几分羞愧:“谢了。”虽是称谢,但却显得无比僵硬,似是心中还存在着一丝抵触。

        “不用客气。而且你也看到了,以他的性格,如何可能投降?如今时候,咱们只有杀了他,才能够夺下均州。知道吗?如今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绝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变数。明白吗?”

        淡淡的陈述眼前的事实,这匪却是向邵明出了警告。

        夺下均州,乃是他多年的策划,自然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变故,便是有陈子昂阻止,也是一样。

        邵明双手稍微攥紧,额头上落下一滴汗来,却是感到紧张:“我知道了。”

        虽知眼前这一幕迟早会出现,但却如此激烈,而且还必须和自己的同僚刀兵相向,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哈哈哈——”

        见到两人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陈子昂却是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大概是因为太过高兴,他甚至还将那长剑重新收回剑鞘,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来。

        这笑声充满着讽刺,陈子昂的表现更是带着几分诡异。

        这一切,都让那匪感到不快,喝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感到开心罢了。毕竟很快的就能够将祸害均州的水匪彻底剿灭,又如何不会放声高歌呢?”陈子昂嘴角微翘,却道:“而且除了抓住你这厮之外,竟然还现了你这条大鱼?如何不让我感到开心?”

        霎时变得锐利的目光扫过了邵明,让邵明感到有些难受。

        他低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正说话间,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阵脚步声,两人凝目望去,却见为之人正是张威,紧随他身后的士兵黑压压的一片,就这样排山倒海朝着这边奔来。

        “这,你不是出城了吗?”

        那匪一脸惊讶,邵明也是感到惶恐。

        张威笑道:“没错。但是莫要忘了,我也可以回来啊。而且你们也在这里,那我如何不可出现在这里?”

        “该死。这是你特意布下的陷阱?”

        两人一脸害怕,立时就准备纵身离开,但还没走几步,远处响起一阵枪声。

        他们两人只好连忙避开,却见身后街道之处,那雷敏也是带着手下的精锐人马挡住后路,高声笑道:“两位,在下久候了。”

        前有狼后有虎,形势瞬变之下,让邵明和匪也是面若死灰,低声诉道:“这是怎么回事?”

        位于外面,他们带来的那些手下也是一脸畏惧,搞不清楚状况。

        张威也没心思质问,直接出了自己的命令。

        “杀!”

        阵阵杀伐之声响起,两路大军一前一后,皆是朝着中央两人杀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