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织女保护法案

第四十八章织女保护法案

        萧凤此刻正在筹划着推动军制改革,但是对于凌飞而言,眼下却陷入了困境之中。

        自苏澜因为青云帮一事而被关押起来之后,整个国党可谓是一蹶不振,而且那王轩更是鼓动其手下议员,针对国党展开了一系列的行动。

        为了应付王轩的挑衅,凌飞不得不费尽心思、百般周全,方才勉强保住了几个核心成员,维持着国党基本的架构。

        但是王轩却不肯罢休,又是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

        “想必大家都知晓,最近刚刚发生的大兴纺织厂屠杀案,厂长一家十三口,全都命丧那李魁之手,可谓是血腥无比。但是你们可知晓,为何那李魁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要知道犯下这种事情,是不可能逃出生天的。”

        看着那讲台之上侃侃而谈的王轩,凌飞双眉促紧,却是在沉思着对方的目的。

        此刻的王轩神情激昂,自口中也不断的吐出自己内心的想法,而他那充斥着鲜血的眼球,还有时常挥动的手臂,都让人感到无比的振奋,以为眼前之人便是真正的圣人。

        “而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其原因乃是因为他的姐姐,因为那纺织厂的压榨而累死了。没错,不是被抢劫、也不是被殴打,更不是奸杀,纯粹就是因为纺织厂的工作太过繁重,活生生的累死了。”

        声情并茂的话语,在配合那分发下来的文字,也让议事堂之中的议员们为之震惊,以为那纺织厂变成了人间炼狱一般。

        “凌飞这王轩,究竟是什么意思”一个身形肥硕、体型高大的议员捅了一下眼前的凌飞,低声问道。

        “王财,你且安静一下,莫要打扰他的发言。”

        凌飞摇摇头,低声回道:“至于这王轩究竟在搞什么鬼,我暂时不清楚,还是先静静的看着再说吧。”

        他对眼前这一幕也是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自然也只有好好的看着,以避免错过了什么关键的地方。

        “正是因此,我觉得应该要保护好这些织女,让她们免受这些纺织厂的压榨。大家说对不对”

        王财听到这里,脸上瞬间变得苍白,低声骂道:“这混蛋,究竟打算做什么”

        完全是出于本能,他却开始感到害怕,甚至觉得眼前的王轩变得面目可憎了起来。

        “没错”

        然而,齐声的呼喊声,却淹没了王财的埋怨声。

        “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颁布一条纺织厂织女保护法案,保护好这些织女,让她们不至于遭受到那些工厂长的戕害。大家说,对不对”

        “对”

        听到这话,王财蹭的一声,也不顾及是否违背了议事堂议事规则,直接站了出来,朝着王轩便是喝道:“王轩,你说什么告诉我,你说的这个什么纺织厂工人保护法案,究竟是什么意思”

        见到凌飞缩着脑袋,他更是感到着急,又是拍了拍凌飞的肩膀,诉道:“凌先生,你怎么不说话啊莫要忘了,你可是国党党魁,又怎么能置之不理”

        然而凌飞却始终沉默,任由王财如何折腾,也绝不站出来。

        “哼”

        王轩眼睛一撇,扫过了王财之后,嘴角立时露出一丝嘲讽来:“我的意思,你难道听不清楚吗自然是关于应该如何保护那些织女的,要不然她们又该遭到多少的压榨还是说,你打算让让她们就这样,永无天日始终留在纺织厂里面吗而且,我相信对于这件事情,主公也会同意吧。”

        “主……主公”

        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词儿,王财立刻被吓住了。

        对于那位杀神,这里的每一个议员,就没有不害怕的。

        王轩阖首回道:“没错,就是主公。我相信,主公之所以创办纺织厂,乃是为了让那些女子能够有一个谋生的机会,而不是给你们这群工厂主当做奴隶压榨的,对吗”

        话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威胁,王财自然也被吓了一跳,口中也强辩道:“王轩,你这是什么意思莫要以为搬出主公,我就害怕了。”虽是如此,但提及萧凤的时候,身子还是在颤抖着。

        他这一出本来就是事出突然,其他人也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过了一会儿之后,却也纷纷醒转过来了。

        这里的议员全都知晓,眼前这个人叫做王财的议员乃是以为富豪,在他的名下开设有好几个纺织厂,每年都会给他贡献出足足上百万贯的家财,可谓是长安城之中首屈一指的富商。

        若是那纺织工人保护法案被推动的话,那他就得付出高昂的代价去整治名下产业,自然不愿意这种法案被推动。

        “哼就你这种满身铜臭味的家伙也能进入议事堂也不知晓主公究竟是在想什么,竟然让你也成了议员。”

        没等王轩反驳,谢进直接讽刺道。

        李骞也是诉道:“而且你难道忘了吗这里乃是议事堂,非是你那工厂,能够让你随意发泄。还是说,你想被直接赶出去吗”

        “没错。就你这样子,还是早点滚出去算了,也免得丢人现眼。”

        其余人也是一起鼓动了起来,很显然他们也对这王财颇为不满,所以才一起挤兑了起来。

        见到众人闹腾起来,萧景茂连忙诉道:“列为肃静,莫要吵闹。”复又瞪了王财一眼,喝道:“还有。你藐视议事堂,打断他人发言,需得记过一次。若是超过三次,莫要怪我无情了。”

        被众人这么一挤兑,王财这才发觉自己不对之处,整个人木木的站在原地,也不知晓应该怎么办。

        “王财,莫要说了,还是等会去再说吧。”

        见到王财这才反应过来,凌飞只好站起来,向着众人道歉之后,又是重新坐了下来。

        王轩看着凌飞离开,嘴角也颇为得意的翘起来:“看来这一次,算是大获全胜了。”以他眼光来看,周围的议员全都是面有赞许,很显然他这一次的法案不会有任何的阻碍,自然会被推行下去。

        这一次,可以说是民党又一次的大获全胜。

        而国党众人自议事堂离开之后,一个个也是郁闷不堪、面有愁容。

        凌飞见众人心情郁闷,便提出了带众人去酒楼一叙,一来疏解一下心情,二来也借此商讨对策,以免继续这般被动下去。

        当然,那王财喝了几杯酒之后,便开始吐槽了起来:“唉。那王轩也忒可恶了,居然提出了什么纺织厂工人保护法案,这算什么事啊主公也是的,竟然也不阻止他,就让他强行推动了这个法案来。”

        “这不是为了防止下一次屠杀案的发生吗而且你那纺织厂工作强度太过强大,若是也这样下去,少不得也闹出事情来。”凌飞劝道。

        王财面露恼怒,反驳道:“这能一样你可知晓,若是这法案被推动的话,我一年至少得投入二十万贯,可不是两百、两千贯啊这样的话,你让我怎么挣钱”

        作为一个资本家,王财向来对自己的财产相当看中,如今对方打算以这个方案彻底打压自己,他又岂能罢休

        “没错。而且我听说那家伙,竟然还打算弄出了什么土地税来,每年都要依照所拥有的土地缴纳一定的税金。这不是明摆着抢钱吗”方仲也是张口骂道。

        他虽非纺织厂厂长,但是却负责将这些纺织厂纺织出来的布匹贩卖出去,依照现在这法案,很明显那纺织厂出来的布匹价格会上升,自己若是继续维持先前的价格,很明显会亏本。

        这种影响下,也让方仲有些坐卧不安,想要推翻这个法案。

        王财心有余悸,也是骂道:“我看这家伙,明显就是冲着咱们来的。”

        “没错。要不然为何缕缕出台这些政策,不就是为了限制咱们吗”秦明也是应和着一起骂着王轩。

        见到两人这一番痛骂,其余议员也是异口同声,纷纷叫骂了开来,而且也越来越难听,让人以为这些人是否就是那些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议员们

        其他人虽是骂声连连,但是凌飞双眉越发紧蹙起来。

        等到众人好容易停下来之后,他方才开口:“你们在这里骂人,有意思吗难不成靠着谩骂,就能够让那家伙停止进攻吗”

        “那难道就这样放弃吗那厮都准备和咱们动刀子了,咱们还和他客气什么依我看,这厮根本就是不怀好意。”秦明骂了开来,以前他为了招揽生意,可没少和竞争对手争斗,所以养成了这火爆的脾气。

        “哼”

        凌飞轻哼一声,却是问道:“虽然是不怀好意,但是他说的那些可是事实”

        相较于眼前两人,凌飞却更在意王轩所阐述的内容,也是因为这背后的原因,才让这纺织厂织女保护法案就此诞生。

        “这个,不过是意外罢了。”王财面色一愣,强辩了起来。

        “只是意外”凌飞双眼微眯,死死的盯着王财。

        对于纺织厂的事情,他可并非是一无所知,自然知晓眼前这些人究竟是什么货色,一天十二小时不过寻常,就连休息都没有时间,而且那工作环境也是相当恶劣,为了能够缫丝,织女甚至得空手伸入滚烫的热水之中,将那被泡软的丝线捞出来。

        那些积年的织女,都有着一双溃烂的双手,也是这个原因。

        王财侧过头来,眼中闪烁不定,口气也不复之前那般强硬:“也许不是。”

        “什么叫也许”

        凌飞却不肯罢休,又是逼问道:“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别人就当真不知晓吗不过是别人害怕得罪主公,方才不和你计较罢了。但若是让主公知晓了,你以为你还能继续留在这里”

        说到这纺织厂,也是当初萧凤一力推动的,一方面是为了提高女子的社会地位,一方面也是为了给她们一个生存的机会。

        若求政治独立,唯有先求经济独立。

        关于这一点,萧凤自然也相当清楚。

        王财面色赤红,不由得低下头来:“这个……,应该……,也许……”

        他却是不太肯定,毕竟自己也不过是仗着政策而得利的,而且谁都清楚萧凤素来无情,若是被其发现了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自然不可能得到保护,很有可能会被直接关入监牢之中,以此慰藉成城中百姓。

        杀富济贫,向来如此。

        “所以你还是先庆幸吧,那大兴纺织厂屠杀案,没有发生在你的厂子里面。不过依照你那样子,只怕也不可能继续下去了。”凌飞诉道。

        对于这些议员,他实在是头疼无比,因为并非是所有的议员都和他一样,纯粹是抱着对国家大事的关心而进入的,更多的则是类似于苏澜、王财、秦明这些为了各自的经济利益而加入其中的。

        为了得到这些人的帮助和支持,凌飞即使是自己内心抵触,但是也只能强迫着自己留在这里,和他们商议着接下来的事情。

        王财双目圆睁,喝道:“你是说要我接受那纺织厂工人保护法案吗”当听到这法案被颁布的消息的时候,王财可着实反驳了一下,只是他势力单薄,自然也无法和王轩等人对抗,直到现在也耿耿于怀。

        “没错。这法案已经被承认了,自然应该照着办。”凌飞阖首回道。

        王财一脸诧异,直接叫嚷了起来:“照办这不可能”

        “那你想要等着被主公知晓,然后满门抄家吗”凌飞张口骂道。

        王财有些迟疑的回道:“这个,主公应该不会吧。毕竟我那些纺织厂,可是养活了上万名织女,而且每年提供的赋税都有数十万贯,她应该不会这样做吧。不然的话,政府的钱,从哪里出”

        也是仗着自己乃是赋税大户,王财以前的时候才会如此嚣张。

        凌飞摇了摇头,反问道:“不会你觉得可能吗莫要忘了,主公可是就连杨承龙都没放过,照样被贬低三级,直接从知州重新开始了。你和杨承龙比,能达到多少程度”

        被这一说,王财不免低下头来,依旧颇为不甘的说道:“可是,就不能扳倒这个法案吗”

        “不可能。”凌飞摇摇头,回道:“你也知晓,主公虽然对议事堂之中的事情不怎么插手,但是却一直以来都相当关注。要不然,当初那弹劾案会被否决她这一次并未插手,自然也是赞成的。更何况,她也是女性”

        一句女性,彻底击溃了王财心中的防线。

        王财低下头来,无奈道:“好吧,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吧。”

        一想到即将花出去的数十万贯钱,王财就感到肉疼,但是为了保命,这些必须要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