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真理学院

第五十章真理学院

        “真理学院这凌飞究竟在做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王轩略有诧异,不免对着眼前之人问道:“你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

        作为一个优秀的政客,王轩自然明了情报的重要,所以早早的就在国党之中安插了自己的亲信,眼前的贺址便是他的暗棋。

        贺址回道:“根据他当初所说的,似乎是因为见到因为那些工人操劳于机械,无法腾出时间教育后代,遂生出这个心思来。打算成立学院,好让这些人也能够修习学问,不至于终日操劳于困苦之中。”

        “哼。这家伙倒是有心,竟然弄出了这么一个东西来。”王轩不免感到恼怒。

        谁都清楚崇文书院对民党的意义,也因为掌握了崇文书院,民党才能够源源不断获得优秀的人员和物资支持。

        如今时候,那国党效仿民党来了这么一手,自然也让王轩感到了威胁。

        贺址诉道:“既然如此,那不如由我出面,坏了这事”

        “你觉得可能吗”王轩摆摆手,直接拒绝了此事:“那凌飞可不是愚笨之人,自然知晓唯有如此,才能够和咱们对抗。你若是贸然行动的话,只怕不仅仅无法阻止,更有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明白吗”

        贺址自是被吓了一身汗,抹了一下额头,似是要将额头之上不存在的汗水拭去:“这个,我明白了。但是难不成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真理学院成立”

        若是这真理学院成立的话,那他们日后想要击败国党,可就要困难许多了。

        “要不然怎么办你可莫要忘了,这长安城之中,真正的掌握者究竟是谁”王轩虽是感到恼怒,但一想到那可怖的存在,却还是只有按捺住自己的野心。

        面对萧凤,他实在是不敢露出任何的挑衅。

        贺址也被吓到了,口中连连称是,对那位他自然也害怕无比。

        此时的王轩感到心烦,他对着贺址挥挥手,喝道:“你先回去吧,莫要让他们怀疑到你身上来,以为你乃是我的人,明白吗”

        贺址当即告别,却没从大门离开,而是自旁边别院离开,而且选的时机也是了无人烟的时候。

        等到贺址离开之后,王轩想着凌飞的诸多行径,不免感到脑袋有些疼痛,张口骂道:“这凌飞,莫非当真以为我不敢对你下死手”然而想到了萧凤之后,却还是只能压住自己的野心。

        那凌飞也非常人,他若是遭了不测,定然会招来萧凤的怀疑。

        到时候,他纵然是民党党魁,但依旧免不了被彻底废了,当初警察局之前学生暴动一时之中,便可以见到萧凤的决心。

        “算了。虽然那真理学院建立一事是无法阻止,但是这崇文书院事关重要,而且算算时间,七天之后也就是崇文书院开学之日,我也该好好准备一番,看看这一次是否比较优秀的学子”

        想起了崇文书院之中的那些学子,王轩立刻就打起了精神,也让自己的管家开始购置礼物之类的东西,好能够在遇到了自己所倾心的人才,便可以将其拉拢到自己的麾下。

        七日转瞬即逝,时间也很快的就到了八月二十七日,也是崇文书院开学的时间。

        而依着崇文书院往日的习惯,每到这个时候都会举办论才大礼。

        这论才大礼乃是当年宇文威所创,每到开学时候就会举办,涉及到各个方面,每到这个时候,崇文书院之中的各个院系就会倾尽全力,好在这论才大礼之上一展风采,好吸引到学子踏入自己的院系之中。

        时至今日,也已经成了崇文书院的惯例,城中的诸多名流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看看是否能够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人才。

        自府邸之中离开,王轩乘坐着马车,约莫过了两刻钟的时间,方才抵达崇文书院。

        作为崇文书院的山长,王凌自然早就准备好了,见到王轩的马车到来之后,便直接迎了上来,口中称道:“王议长,没想到你今天也来了”

        “今日乃是论才大礼的盛典,我乃是民党党魁,又岂有错过的道理”王轩脸上带笑,哪里有之前商议对付国党的狠辣

        他将眼一扫,不免露出几分疑惑来,却是问道:“只是为何相较于往常时候,这里的学子少了许多”

        “哎还不是那真理学院弄的”王凌长叹一声,透着几分恼怒。

        王轩神色一愣,连忙问道:“真理学院就是那凌飞所创办的学院吗”

        “没错。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以为意。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想要创造一个学院,哪里有这么简单且不说书院的选址以及各种学舍的建设,只是那些传授知识的教授,若是想要在短时间内满足,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想起这些事情来,王凌也是感到胸腔之中似是堵着一股气,无论如何咳嗽,都无法吐出来。

        王轩也感到奇怪,连忙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可知晓他究竟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弄出了真理学院”

        只是看这迅捷的速度,便知晓凌飞创办真理学院势在必得,要不然为何如此快速

        “唉说起这事来,也是怨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别的书院的变化。一直以来,都始终操劳着那些被贬黜的学子,所以也没有腾出心神,放到别的书院身上,等到会转过来,才发现已经迟了。”

        他这番话尤为漫长,却是让王轩听了有些厌烦。

        王凌见王轩目中生出怨气,这才闭住嘴巴,赶紧回道:“谁知道,那凌飞也不知晓究竟用了什么法子,竟然将鲁班学院、墨子书院、刑名书院、九章书院的山长全都说服,一起合并起来,这才成立了真理书院。你也知晓,若论影响力的话,这四大书院虽是不及我崇文书院,但在各自的领域,譬如那机械、格物致知之道、术数阐述之道以及刑名之上却极为专注,并不比我们弱。”

        “原来是这样但是仅此而已,也断然不会对崇文书院造成这样大的影响”王轩问道。

        王凌回道:“唉。还不是那凌飞干的也不知晓这厮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效仿那科举,直接在学舍之中进行考核,只需要达到一定标准的,全都可以进入其中。因为他这原因,所以很多学子就纷纷放弃了咱们崇文书院,投入了真理学院的门下。”

        “这凌飞,当真是有一套,竟然直接来了这么一手。”王轩直接骂道。

        崇文书院规模虽是庞大,其中所教授的科目也超过宋朝书院,但依旧是传统书院的模式,若要进入其中的话,非得要有人举荐才行,在这之后才是正常的考核阶段。

        这一点,自然将那些渴望鲤鱼跃龙门,但却苦于没有人脉的学子挡在门外。

        以往时候,这些学子为求能够一步登天,自然只能求助于论才大礼,好让那些达官贵族看上自己,然而今日这真理学院却废除这个规矩,自然也将这些学子全都吸引了过去。

        王轩对这一切,自然也相当明白。

        “不过也还好。”

        王凌回道:“至少在这一次论才大礼之中,我倒是见到了几个好苗子,不知王议长是否有关系”

        “哦那且介绍给我看看”

        虽是恼怒凌飞这挖墙脚的行径,但王轩却没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立时便跟着王凌,朝着远处那正在举办的论才大礼走去。

        “真理学院这些议员们,倒是挺会玩的。”

        关于长安的事情,向来都瞒不过萧凤,所以关于真理学院的举办,自然也引起了她的注意,却是直接自总理府之中走出来,来到了现场。

        “没错只是主公,不知您是什么意见”

        紧随其后,萧景茂略微有些紧张,却害怕主公会因此而震怒。

        “哈”萧凤哂笑道:“能够让这些学子也能够有书读,我能有什么意见”见萧景茂那拘谨的模样,发出了一声笑声来:“至于你,也没必要这般紧张吧。就和寻常时候一样,知道吗”

        “这个,属下知晓。”

        萧景茂虽欲强装震惊,但身侧就是萧凤,却还是让他的动作略显僵硬,脑中更是浮想联翩。

        “主公今日前来此地,究竟是为了什么”

        也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国党和民党的斗争就越来越烈了,而且也不在仅仅局限于议会之中,而是开始朝着各个领域延伸,譬如这真理学院的举办,就代表着双方的竞争,已经踏入了下一个阶段了。

        “喂,你在想什么呢”

        萧景茂这样子,自然没瞒过萧凤,直接就询问了起来。

        萧景茂身子一颤,连忙道:“不是,我没想什么呢。”

        萧凤无奈的摇摇头,自对方尴尬的神色,自然知晓对方可不似表面上那般平静,诉道:“你应该也知晓,那民党近日来的举动了吧。”

        “没错。”萧景茂阖首回道:“关于那求学一事,的确是略有耳闻。”

        “既然如此,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萧凤

        比如这民党,就始终扎根在崇文书院之中,并且多次以举办书院学会为由踏入其中,好从中挑选出合适的人选。“真理学院这凌飞究竟在做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王轩略有诧异,不免对着眼前之人问道:“你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

        作为一个优秀的政客,王轩自然明了情报的重要,所以早早的就在国党之中安插了自己的亲信,眼前的贺址便是他的暗棋。

        贺址回道:“根据他当初所说的,似乎是因为见到因为那些工人操劳于机械,无法腾出时间教育后代,遂生出这个心思来。打算成立学院,好让这些人也能够修习学问,不至于终日操劳于困苦之中。”

        “哼。这家伙倒是有心,竟然弄出了这么一个东西来。”王轩不免感到恼怒。

        谁都清楚崇文书院对民党的意义,也因为掌握了崇文书院,民党才能够源源不断获得优秀的人员和物资支持。

        如今时候,那国党效仿民党来了这么一手,自然也让王轩感到了威胁。

        贺址诉道:“既然如此,那不如由我出面,坏了这事”

        “你觉得可能吗”王轩摆摆手,直接拒绝了此事:“那凌飞可不是愚笨之人,自然知晓唯有如此,才能够和咱们对抗。你若是贸然行动的话,只怕不仅仅无法阻止,更有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明白吗”

        贺址自是被吓了一身汗,抹了一下额头,似是要将额头之上不存在的汗水拭去:“这个,我明白了。但是难不成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真理学院成立”

        若是这真理学院成立的话,那他们日后想要击败国党,可就要困难许多了。

        “要不然怎么办你可莫要忘了,这长安城之中,真正的掌握者究竟是谁”王轩虽是感到恼怒,但一想到那可怖的存在,却还是只有按捺住自己的野心。

        面对萧凤,他实在是不敢露出任何的挑衅。

        贺址也被吓到了,口中连连称是,对那位他自然也害怕无比。

        此时的王轩感到心烦,他对着贺址挥挥手,喝道:“你先回去吧,莫要让他们怀疑到你身上来,以为你乃是我的人,明白吗”

        贺址当即告别,却没从大门离开,而是自旁边别院离开,而且选的时机也是了无人烟的时候。

        等到贺址离开之后,王轩想着凌飞的诸多行径,不免感到脑袋有些疼痛,张口骂道:“这凌飞,莫非当真以为我不敢对你下死手”然而想到了萧凤之后,却还是只能压住自己的野心。

        那凌飞也非常人,他若是遭了不测,定然会招来萧凤的怀疑。

        到时候,他纵然是民党党魁,但依旧免不了被彻底废了,当初警察局之前学生暴动一时之中,便可以见到萧凤的决心。

        “算了。虽然那真理学院建立一事是无法阻止,但是这崇文书院事关重要,而且算算时间,七天之后也就是崇文书院开学之日,我也该好好准备一番,看看这一次是否比较优秀的学子”

        想起了崇文书院之中的那些学子,王轩立刻就打起了精神,也让自己的管家开始购置礼物之类的东西,好能够在遇到了自己所倾心的人才,便可以将其拉拢到自己的麾下。

        七日转瞬即逝,时间也很快的就到了八月二十七日,也是崇文书院开学的时间。

        而依着崇文书院往日的习惯,每到这个时候都会举办论才大礼。

        这论才大礼乃是当年宇文威所创,每到开学时候就会举办,涉及到各个方面,每到这个时候,崇文书院之中的各个院系就会倾尽全力,好在这论才大礼之上一展风采,好吸引到学子踏入自己的院系之中。

        时至今日,也已经成了崇文书院的惯例,城中的诸多名流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看看是否能够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人才。

        自府邸之中离开,王轩乘坐着马车,约莫过了两刻钟的时间,方才抵达崇文书院。

        作为崇文书院的山长,王凌自然早就准备好了,见到王轩的马车到来之后,便直接迎了上来,口中称道:“王议长,没想到你今天也来了”

        “今日乃是论才大礼的盛典,我乃是民党党魁,又岂有错过的道理”王轩脸上带笑,哪里有之前商议对付国党的狠辣

        他将眼一扫,不免露出几分疑惑来,却是问道:“只是为何相较于往常时候,这里的学子少了许多”

        “哎还不是那真理学院弄的”王凌长叹一声,透着几分恼怒。

        王轩神色一愣,连忙问道:“真理学院就是那凌飞所创办的学院吗”

        “没错。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以为意。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想要创造一个学院,哪里有这么简单且不说书院的选址以及各种学舍的建设,只是那些传授知识的教授,若是想要在短时间内满足,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想起这些事情来,王凌也是感到胸腔之中似是堵着一股气,无论如何咳嗽,都无法吐出来。

        王轩也感到奇怪,连忙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可知晓他究竟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弄出了真理学院”

        只是看这迅捷的速度,便知晓凌飞创办真理学院势在必得,要不然为何如此快速

        “唉说起这事来,也是怨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别的书院的变化。一直以来,都始终操劳着那些被贬黜的学子,所以也没有腾出心神,放到别的书院身上,等到会转过来,才发现已经迟了。”

        他这番话尤为漫长,却是让王轩听了有些厌烦。

        王凌见王轩目中生出怨气,这才闭住嘴巴,赶紧回道:“谁知道,那凌飞也不知晓究竟用了什么法子,竟然将鲁班学院、墨子书院、刑名书院、九章书院的山长全都说服,一起合并起来,这才成立了真理书院。你也知晓,若论影响力的话,这四大书院虽是不及我崇文书院,但在各自的领域,譬如那机械、格物致知之道、术数阐述之道以及刑名之上却极为专注,并不比我们弱。”

        “原来是这样但是仅此而已,也断然不会对崇文书院造成这样大的影响”王轩问道。

        王凌回道:“唉。还不是那凌飞干的也不知晓这厮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效仿那科举,直接在学舍之中进行考核,只需要达到一定标准的,全都可以进入其中。因为他这原因,所以很多学子就纷纷放弃了咱们崇文书院,投入了真理学院的门下。”

        “这凌飞,当真是有一套,竟然直接来了这么一手。”王轩直接骂道。

        崇文书院规模虽是庞大,其中所教授的科目也超过宋朝书院,但依旧是传统书院的模式,若要进入其中的话,非得要有人举荐才行,在这之后才是正常的考核阶段。

        这一点,自然将那些渴望鲤鱼跃龙门,但却苦于没有人脉的学子挡在门外。

        以往时候,这些学子为求能够一步登天,自然只能求助于论才大礼,好让那些达官贵族看上自己,然而今日这真理学院却废除这个规矩,自然也将这些学子全都吸引了过去。

        王轩对这一切,自然也相当明白。

        “不过也还好。”

        王凌回道:“至少在这一次论才大礼之中,我倒是见到了几个好苗子,不知王议长是否有关系”

        “哦那且介绍给我看看”

        虽是恼怒凌飞这挖墙脚的行径,但王轩却没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立时便跟着王凌,朝着远处那正在举办的论才大礼走去。

        “真理学院这些议员们,倒是挺会玩的。”

        关于长安的事情,向来都瞒不过萧凤,所以关于真理学院的举办,自然也引起了她的注意,却是直接自总理府之中走出来,来到了现场。

        “没错只是主公,不知您是什么意见”

        紧随其后,萧景茂略微有些紧张,却害怕主公会因此而震怒。

        “哈”萧凤哂笑道:“能够让这些学子也能够有书读,我能有什么意见”见萧景茂那拘谨的模样,发出了一声笑声来:“至于你,也没必要这般紧张吧。就和寻常时候一样,知道吗”

        “这个,属下知晓。”

        萧景茂虽欲强装震惊,但身侧就是萧凤,却还是让他的动作略显僵硬,脑中更是浮想联翩。

        “主公今日前来此地,究竟是为了什么”

        也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国党和民党的斗争就越来越烈了,而且也不在仅仅局限于议会之中,而是开始朝着各个领域延伸,譬如这真理学院的举办,就代表着双方的竞争,已经踏入了下一个阶段了。

        “喂,你在想什么呢”

        萧景茂这样子,自然没瞒过萧凤,直接就询问了起来。

        萧景茂身子一颤,连忙道:“不是,我没想什么呢。”

        萧凤无奈的摇摇头,自对方尴尬的神色,自然知晓对方可不似表面上:“你应该也知晓,那民党近日来的举动了吧。”

        “没错。”萧景茂阖首回道:“关于那求学一事,的确是略有耳闻。”

        “既然如此,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萧凤

        比如这民党,就始终扎根在崇文书院之中,并且多次以举办书院学会为由踏入其中,好从中挑选出合适的人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