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复仇

第五十四章复仇

  长安城。

  又一日的深夜,张九韶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真理学院之中。

  正当他准备推开门,却听到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山长!”

  侧目看了过去,张九韶就见旁边树林之中,正藏着一个身影来,借着洒落下来的月光,依稀可以看清楚对方的身形,他稍微感到眼熟,低声问道:“你是……”

  “我是周培岭,这些时日让山长操心了。”

  轻声一语,周培岭步履沉重,自树林之中走了出来。

  张九韶仔细一看,立时欣喜诉道:“真的是你?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呢。”伸手捉住对方手来,上下瞧了一下,立时就感到有些奇怪,问道:“只是你近日来出了什么事情?怎么这般憔悴?”

  当初见面时候,张九韶可还记得对方可是神采飞扬,自有一股改天换地的豪情。

  然而此刻,眼前的周培岭却是双目赤红、脸颊深陷,便是身上衣衫也满是灰尘,一副受尽折磨的样子。

  张九韶这般关怀,周培岭忍不住鼻子一酸,连忙止住泪水,回道:“启禀山长,是关于父亲的。因为发生了一些意外,所以来的晚了。”

  “父亲?你的父亲,怎么了?”张九韶目露忧愁,问道。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亲人出事,作为儿子的自然要挺身而出,否则的话变化被人视为不孝,在这个时代,若是被冠上了不孝的名头的话,可就等于仕途中断,再也无望官场了。

  “父亲,父亲他”

  周培岭终究还是止不住心中悲意,开始抽搐起来:“他死了!”

  “是了,也正是因此所以才来迟了吗?哭吧,哭出来的话,也许要好一点。”

  张九韶感同身受,立时抬起手来,拍了拍周培岭的肩膀,这熟悉的动作,让周培岭生气一些父亲的感觉,嚎啕声越发大了起来,久久未曾停歇。

  好容易止住哭声,周培岭这才开始将淳化发生的事情一一说明。

  听罢之后,张九韶也是恼怒不已,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将那厮告上法院。”周培岭眼神一凛,斩钉截铁的说道:“若是不让此人受到惩治,我誓不罢休。”

  张九韶身形一震,露出几分无奈来,诉道:“当然可以。但是你可知晓,就算是将那厮告上法院,你的仇也未必能够偿还!”

  “为何?”

  周培岭颇为惊讶的问道。

  若是那赵叔和铁牛,他自然知晓这两人因为害怕对方权势,所以才会有这般退缩的行径来,但为何身为真理学院的山长,张九韶竟然也说出这般话来?

  当然,他倒是不会怀疑张九韶是因为害怕那章丰,而是想要询问是否有其他的原因。

  张九韶问道:“你研究过律法了吗?”

  “这个,没有!”周培岭摇摇头,回道。

  入学考试之中,虽是也有刑名律法一课,但所考的不过是一些寻常条例,若是牵扯到更深层次的,他们这个阶段并未教授,自然也不知晓。

  “唉。说起这个来,你可知晓我朝律法师承宋朝,虽然有些许变动,但却大体相同。这一点,你清楚吗?”张九韶诉道。

  当初赤凤军入主长安,为了及早的恢复秩序,自然不可能另起炉灶了,这既不现实也不可能,因为赤凤军可没有数十上百年去实验,所以直接就将宋刑统拿了过来,将里面的一些条例修改了一下直接用了上来,所以也继承了一些糟粕。

  当时候还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糟粕也就越发的明显了起来。

  周培岭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而关于这佃户,我朝自然也和那宋刑统一般。而你可知晓关于这佃户,宋刑统之中又是如何规定的?”张九韶文东。

  周培岭心中一紧,脸上生出几分怒气来,问道:“是什么?”

  “佃客犯主,加凡人一等。”

  寥寥几个字,立时将周培松给镇住了。

  他勉强张开口,问道:“这怎么可能?”

  “其实,相对于宋朝来说,我朝对佃户可要好多了。”张九韶无奈道。

  确实,在宋朝乡村之内,没有地的佃农,一般须编入“乡村客户”的户籍。

  这些佃户通过租种地主的田地,而向地主缴纳实物地租。有些地主还出租耕牛和农具,甚至掠取高达八成的地租。若是一些贪得无厌的地主,更是会采取各种手段,例如用大斗、大斛巧取豪夺,变相加租。

  高利贷也是地主掠夺农民的一种重要手段。

  复当时象买卖奴隶那样,地主可以将佃客“计其口数立契,或典或卖”。

  有的地主,变换手法,将荒远的小块土地连同佃客,立两张契约,在公开的假契上说这些佃客是“随田佃客”,在私下的真契上就直接说是“佃户典卖”。

  有些地主有权把佃客跟土地、耕牛、农具、船屋等生产资料一起当做礼物来送人。

  地主可以利用“契券”,剥夺佃客自由移动的权利。

  如果佃客随意起移,官府认为“无故逃窜”,地主依据契券便可以“经所属自陈收捕,所在州县不得容隐”。

  孝宗时,凡是外乡迁来的佃客,如果私自搬走回乡,地主可向所属州县诉理,官府追捕,判罪以后,仍发落交还。

  地主可以强迫役使佃客家属,强迫典卖田地和欠债的人作佃客,以至干预佃客妻女的婚嫁。

  这种对佃客的人身束缚,当是夔州路普遍存在的现实。

  北宋时期,地主打死佃客,还没有特殊的法律规定。到哲宗元佑时,才明确规定:地主打死佃客,减罪一等发配到邻州。高宗绍兴元年,南宋官府规定再减罪一等,改为发配本州。

  这些都是地主阶级为了维护自己的目的,而通过政府所设置的律法,佃户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性。

  想着这一切,周培岭更感绝望,喝道:“那难道就不能改变这一切吗?”

  “这个,只怕很难。”张九韶无奈道。

  这些条例的背后,站着的是一个个大地主,他们为了自己的田地能够有足够的劳动力去种植农田,自然不可能废除这些条例,威胁到自己的统治。

  “若是这样,那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眉心之间露出一丝狠然,周培岭似是下定了决心。

  张九韶为之一惊,连忙劝道:“你打算做什么?”见到对方眼中带煞,更是惊惧,试探性的问了一下:“难道说你打算报仇吗?”

  周培岭漠然以对,算是承认下来。

  “培岭!”张九韶为之害怕,立时劝了起来:“听我一声劝,莫要执着于这件事情了。且不说你势单力薄,如何能够斗得过对方?而且你也是才华横溢,若是因为此事而损了仕途,也是不好。”

  张九韶虽是真理学院山长,但其能动用的资源本就有限,更何况私斗向来都是被禁止的,更不可能采取极端的手段了。

  正是因此,张九韶方才有这般说辞。

  “哈哈”

  惨笑数声,周培岭无动于衷,兀自沉浸在恨意之中,喝道:“山长,我知晓你也是为了我好!但是那可是我的父亲,我若是无法为他报仇,当真是枉为人子。”言辞中,透出决绝之态。

  张九韶看着心惊,心中默念:“这家伙莫非当真想要做傻事吗?若是这样的话,那我可不能坐以待毙,不然的话就彻底完了。”

  深吸一口气,张九韶稍作思虑,却道:“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不可能阻止你。但是!”语气顿了顿,周培岭看了过来,眼中透着几分希望。

  “你也知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若要复仇,总得有个计划,难不成你就直接闯进去吗?不然的话,只会平白无故葬送了性命,更勿论报仇雪恨了。”张九韶劝道。

  被这一说,周培岭这才幡然醒悟,那淳化章家历经百年积累,其底蕴自然不凡,自己若是贸然和其对上,只会是以卵击石。

  “多谢山长相劝,不然我只怕就要辜负父亲的期待了。”

  对着张九韶恭敬一拜,周培岭感激无比,然而一想自己眼下状况,便感觉希望渺茫:“只是就凭我一人,又如何能够复仇呢?”

  昔日父亲点点滴滴教诲,莫不是在耳边响起,那是对他未来的期待,也是希望他能够挣脱束缚的渴望。

  张九韶暗自庆幸,笑道:“你能够放下此事,那就好了。而且我相信你的父亲,也定然不希望你陷入仇恨之中,结果迷失了本性,不是吗?”

  若要周培岭就此放弃,显然是不可能的,但若是能够消去其心头炽火,让其不要去做那违法之事,自然也是一桩善事。

  周培岭乃是栋梁之材,可不能因此而被摧毁。

  “多谢山长指导迷津,不然的话只怕我当真就万劫不复了。”

  周培岭勉强一笑,此刻的他虽是暂时放下了报仇一事,但那父亲之死却始终萦绕脑中,让他一想到此事,就倍感愤懑,脑中久久不曾平息。

  “也许,我不应该局限于学院之中,而是应该求助于长安城之内其他势力?不然的话,父亲的仇何时才能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