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丹江口大桥

第五十五章丹江口大桥

        时光匆匆,转眼间五年过去。

        这五年内,国党和民党的争斗似乎消停了下去,没有了往常那样的激烈了。

        在王轩的领导下,民党以长安为中心,不断的向周边的州县延伸出去,扩张着自己的影响范围。

        国党则是扎根于真理学院之中,巩固着自己的势力,以免被国党所击败。

        以至于长安之中的人都产生了错觉,以为两党都已经偃旗息鼓,不会再生往常那般大规模的行动了。

        对于萧凤而言,似乎也没兴趣插手议会的事情,而是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了军制改革之中。

        士兵以及军官的审核以及认命,武器弹药的换装以及配给,乃至于各处军事设施的休整以及完整,当然最重要的是就是对后勤的整合了。

        每一个都要耗费全部的精力,以至于萧凤根本就没有精力顾及其他的。

        当然,官府也没有就此罢休,第三期的铁路建设线路要求将每一个县城都用铁路勾连起来,其长度长达一万多里。

        如此庞大的工程,所需要的人力物力以及组织度,都过了往日的极限了,纵然修建了好几个年产百万吨钢铁的钢铁厂,也难以满足这庞大的需求。

        可以说,这几年整个关中的变化,完全是日新月异,让人目不暇接,稍微一不注意,又是变了一个样子。

        这不,商州至均州的铁路,也终于随着一声声爆竹脆响,最终落下了最后的一块枕木。

        “只要这铁路修成,以后那襄阳若当真想要攻打我军的话,可就困难许多了。”

        见着这铁路建成,张威这才稍感心安,自此之后只需一天的时间就可以自长安抵达均州,这般度感,对于往常习惯了长途跋涉的商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幻梦感。

        也因此,所以吕文德也派出了自己的儿子吕师夔,也来参与了这次的庆功宴。

        “这东西,都是用钢铁建成的?”

        走至丹江口大桥之前,吕师夔难以掩饰自己心中震惊,他伸手摸了一下那足有拇指厚的钢铁,便是自己用劲一身真力,也难以伤其分毫。

        张威充满自豪的说道:“自然!”

        均州和商州之前,除却了连绵的山脉,还横着汉江。

        在中上游地段,汉江水势汹涌,而且河道之中还藏着许多礁石,顶多只能通行五百料石以下的货轮,而且还只能在沛水期才可以。

        为了方便运输,所以张威就决定直接修建一座跨江大桥,直接将商州和均州勾连起来,免得还要依靠货轮来转换。

        而这丹江口大桥,也成了关中第一座铁桥,自然也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关注,想要看一下这丹江口大桥,是否当真能够建设起来。

        “那不知究竟是谁设计出了这么一座钢铁大桥来?”吕师夔满是好奇的问道。

        “哈哈。说起这人,也是一代奇才!你也知晓,汉水水流湍急,两侧皆是雄伟高山,若要修桥筑路自然是困难无比,以寻常石材根本难以完成。但他却别出心机,却是想起了以钢铁筑桥。当然,若是寻常的生铁的话,自然无法达到这种程度,惟有那百炼钢铁才可能应用吴中区。但是你也知晓,这百炼钢铁若是生产起来太多艰难,不过幸亏我朝新进研制了千吨水压机,这才制造出了合适的钢材来。”

        张威甚为得意,只因为这大桥乃是在自己支持下修建成功的,日后提及这丹江口大桥之后,自己必然也要浓墨重彩和描述一番。

        丹青留史,向来都是士大夫得追求。

        吕师夔轻轻摇着头,带着一点儿的责备:“只是你却未和我介绍一下,这丹江口大桥,究竟是谁设计建造的?”

        对于那人,他自然也是心驰神往,想要见识一下对方究竟有何等本领,能够做到这种事来。

        “你是说周培岭吗?他正在那里检测大桥呢,为的那人就是他了。”张威指着远处正在进行最后检测的几个人介绍道。

        为了确保丹江口大桥顺利通行,所以在能够投入运行之前,尚且需要经过最后一次的检测,防止会出现什么意外来。

        这些,都是程序上必须要经过的规定。

        “哦?原来是他?”

        吕师夔顺着张威所指示的方向看去,立时落在为一人身上,诉道:“是他吗?”

        大概是因为长时间在野外干活,周培岭皮肤被晒的黝黑,略显严肃的神色,让他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要大很多,周围站着的腹学子,正在向他问各种的问题呢。

        “没错,他就是周培岭了。若非他带着真理书院的学子帮忙,要想让这丹江口大桥建成,根本是不可能的。”张威试探性的问道:“当然,如果你想见他一面的话,我可以代为介绍。”

        “哦?那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了。”吕师夔笑道。

        张威眉梢微挑,笑道:“那不如就去看一看,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说着,两人一起联袂走去,打算去问一下那周培岭,他是如何做到的?

        对他们来说,这么一座大桥太过壮观了。

        以钢铁、混凝土为材料,修建一座跨度过百米以上的大桥,在整个神州之上都属于例,不仅仅其结构会遭到各种天气环境的考验,而且丹江口复杂的水文条件也是一大阻碍,若非有周培岭带领他的那些好友一起加入其中,只怕还未必能够成功。

        对于其中的细节,自然引起了两人的兴趣,一起走到了周培岭的身前。

        见到两人挡住自己的路,周培岭这才抬起头来,注意到来到这里的张威以及一位陌生人,不免露出几分疑惑:“张知州,这位是?”

        “他叫吕师夔,乃是安国公之子,只因为好奇这铁桥,所以就过来看看了。”张威热情的介绍了起来。

        “原来是吕公子?让在下等了这么久,实在是抱歉了!只是我还有其他事情,暂时告辞了。”

        周培岭只是稍微欠了一下身子,又是拿着手中的工具,走到了另外一边去,至于眼前的两人简直就和空气一样,被直接忽视了。

        吕师夔为之一愣,轻轻摇头自嘲道:“唉,看来我也不过一介凡人,竟然给这么忽视了?”

        他自恃为安国公之子,素来都嚣张惯了,也是因此此地乃是赤凤军统辖地界,方才有些收敛。

        张威连忙劝道:“公子说笑了,那周培岭只因为沉迷于工作之中,这才没有注意到公子,等到视察结束后,定然会感谢公子的。毕竟若非公子这么些年来的帮忙,哪里来的均州的繁荣昌盛?”

        被这一番话一吹,吕师夔也感觉有些飘飘然,笑道:“也是。若非我和我叔叔吕文焕当初一力推动,说是要和尔等缔结和平协议,开放集市、互通有无。你这均州,如何能有这般展?”

        吕师夔这一说却也是旧事了,当初张威在平定了境内水匪之后,便以知州的名义直接前往襄阳,说是愿意和襄阳城守军互通有无,开拓交流的范围。

        而那吕文焕贪图钱财,所以就答应了此事,自此之后开始了均州和襄阳的合作。

        襄阳城不用说了,可以直接由长江将江南生产的东西运至襄阳,然后由均州进入关中,大大的节省了时间和资金,单是那集市的税金,一年就可以给吕文焕等人带来数十万贯的家财。

        当然,这好处也并非襄阳一处,作为和襄阳通往关内的入口处,均州自此之后也脱胎换骨,得到了相当的展。

        由一开始的不足一万户的破落小城,直接提升到了常住人口多达五万户的大城市,城中的街道也是焕然一新,被大大的拓宽了好几丈,附近也被修建了许多新的房舍,全都是新式的砖瓦房,好方便人居住。

        为了能够整治每年都会出现的洪涝灾害,更是修筑了水库,不仅仅大大降低了水灾生的几率,而且还拓展了数万亩良田,在养活自己之外,还可以输送到长安城,也成了均州的一大财政来源。

        当然,除了这农业之外,张威也对钢铁业相当关心,在现了附近存在有铁矿之后,立马就决定将其开采出来,并且在得到长安的技术支援下,在当地修建了造船厂,直接开始建造用于货运的蒸汽轮船。

        虽然限制于汉水的状况,只能建造三千石以下的轮船,但是这也足够让赤凤军借此建设了长江水军,彻底掌控了汉水上下游,甚至还将触手伸到了长江一代。

        最关键的是,张威还对汉水进行的整治,用炸药将许多坚硬的礁石给炸碎了,进而疏通了河道,让三千料石级别的漕船也可以通行其中。

        自此之后,众多的蒸汽轮船开始行驶于汉江以及长江之上,并且将来自江南的货物源源不断的运至均州,然后送至长安城。

        也正是为了能够进一步展均州,所以张威才打算修筑丹江口大桥,将长安至均州的路程缩短到不到一天的时间,而不是和往常那样,需要耗费半个月的功夫。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