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大都

第五十八章大都

        大都。

        端坐在大殿之中,阿里不哥双目微敛,许多侍女正端着菜肴走入殿中,这些侍女个个都是国色天香,引得周围那些将军们不住的吞着口水,若非有上面坐着的那人,只怕早已经扑上去,撕开了那衣裳了。

        面对这些美女,阿里不哥却毫无兴致,这些年内那赤凤军发展迅速,实在是让他无比担忧。

        殿下众位将军们则是不以为然,依旧伏在案桌之上大快朵颐着。

        更有甚者,还有人直接将那穿行的侍女拉入怀中,纵然这些侍女竭力反抗,也无法反抗这些孔武有力的状况,直接撕开了这些侍女身上的衣衫,便当着众人的面开始了动作。

        如此做法自然也惹来他人频频注目,尤其以汉臣为多。

        正所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见到第一个未曾责罚,其余人也是蠢蠢欲动,却也是纷纷抢过一个侍女来,话语之中也不知多么淫荡。

        看着这一幕,刘靖却是忍耐不住,张口喝道:“你们在干什么呢?”

        “干什么?你没看到吗?”

        他身边的一位将帅不以为意,怀中的侍女正在挣扎,他却感到有些不耐烦了,直接一用力,就拧断其脑袋。

        那将帅虽感可惜,但也不过是招招手,让旁边的侍卫将这侍女拖走,和丢一个抹布一样。

        刘靖难以忍受,立时自旁边抽出一柄利剑,对准那将领便是一戳,对方也未曾料到这一幕,登时就被戳中肩膀,鲜血流了一地。

        “啊——”

        侍女尖锐的声音顿时叫了起来,之前同伴的死亡,没有让她们害怕,但这将领的伤口,却让她们着实害怕。

        声音响彻殿中,也让别的将领一脸不快的看来,这才见到刘靖手中握着一柄利剑,而他对面的将帅肩膀之上,则是不断的留着鲜血,显然是受伤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直都出神的阿里不哥也被惊醒,双目微凝扫过两人,双眉倒竖直接喝道:“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靖身子颤抖,眸中闪烁着害怕。

        他低声诉道:“可,可汗!实在是他欺人太甚,臣这才——”

        “哼?我做什么了,竟然惹得你想要杀我?若非我及时躲闪,只怕早就死在你的手下了。”兀良合张口骂道。

        肩膀的伤势不重,危机不到性命,但那锥心的痛苦,却令他脸庞扭曲,想要将眼前的家伙给撕碎。

        感觉到所有人都看向自己,刘靖恶向胆出,回骂道:“还不是因为你这厮太过猖獗,竟然在这大殿之上宣淫?甚至还虐杀那侍女?要不然,如何会逼我动手?”

        这个时候,他却觉得自己好似那侠客一样,乃是和邪恶势力作斗争的主角。

        “就这事?你不过是一介汉臣,竟然在大殿之上恃武行凶?若是不杀了你,如何能够让我等消恨?”没等阿里不哥反应过来,阿蓝答儿直接骂道:“来人,将他抓下去。”

        话音落下,两位侍卫已然走上前来,一左一右将他双臂扯住,令其动弹不得。

        刘靖一时惶恐,双目一转,却是落在远处的刘秉忠,这刘秉忠乃是他的叔父,也是让他得以进入朝中的贵人,所以在急切时候,便想要向刘秉忠请求帮助。

        但是刘秉忠却挪开脑袋,装作不曾见识过刘靖的样子来。

        刘靖感到绝望,恶念一生之下,却是直接对着阿里不哥恳求道:“可汗,我死了不打紧。但是可汗,你忍心见到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就这样被他们给败坏吗?”

        “你什么意思?”

        阿里不哥为之一惊,挥挥手让那两个侍卫退下,目光落在刘靖身上。

        刘靖感到紧张,他回道:“可汗。您想必也知晓那赤贼今日发展迅速,甚至还在境内修筑了铁路?不是吗?”

        “确实如此!”

        阿里不哥阖首回道。

        那火车消耗甚巨,投资也相当大,所以无论是蒙古和宋朝,都知晓赤凤军所做的事情,无奈他们技术有限,根本就无法制造出可航行的火车,自然也不可能建造出铁路了。

        这一点,让阿里不哥甚为担忧,因为他明白,等到赤凤军第三期铁路工程完毕之后,便是赤凤军出关时候,到时候他们是否还能够继续在这里饮酒作乐,尚且是一个未知数呢。

        刘靖冷笑道:“但是可汗,你且看看这大殿之中。你所相信的将军们!他们此刻却在这里饮酒作乐,根本就没有将心思投入到国朝之中,就这样子还如何和赤凤军对抗?”

        “嗯?这般听来,你说的的确在理。”

        阿里不哥心中一愣,感觉自己似乎摸到了什么一样,那些将领也是明显呆住,心中感到不妙。

        果不其然,接下来阿里不哥便对着众多的将领直接开骂:“我说你们,也是天可汗的子民,是黄金家族的一员,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还记得咱们昔日的辉煌吗?”

        阿里不哥一句话,顿时让在场的众多将领为之一愣,脸上生出几分畏惧来。

        形势一瞬间逆转,让刘靖稍微感到放松,正对面的兀良合也是颇为诧异,带着几分茫然站在原地。

        那刘秉忠也是稍微一松,笑道:“还好这刘靖有些急智,不然的话可就糟糕了。”

        当然,也并非所有将领都是如此,起码阿蓝答儿就不怎么在意。

        “大汗,大家伙不跟着你拼死拼活,求的不就是富贵至极吗?不过是吃一点东西罢了,算的了什么?而且天可汗不是也说了吗?人生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抢他人的菜场,睡他人的妻子,占他人的财产。只不过是吃点东西,算不了什么吧。”

        阿里不哥神色一愣,这阿蓝答儿乃是他的亲信,昔日自己南征北战的时候,就一直都伴随着自己,当初泾州一战,自己果断放弃众多贵族,他也是第一个响应的。

        也因此,阿蓝答儿也开始膨胀起来,一直都以阿里不哥亲信自居。

        “没错。而且陛下修建这偌大的宫殿,不就是为了能够让咱们能够聚集在一起吃喝玩乐吗?”哈剌察儿回道。

        他乃是术赤之孙,虽然并非黄金家族一员,但在蒙古之中的身份,自然也是尊贵至极。

        他这一说,也带着别人将军纷纷嚷嚷了起来。

        “没错,只是吃点东西,算得了什么?”

        “咱们拼死拼活,难道吃这点东西就该死吗?”

        “而且若非咱们努力,如何能够有今日辉煌?”

        “……”

        他们的一番话,让阿里不哥有些有余,感觉自己之前是不是太过敏感了,竟然会这般对待自己的这些将领们。

        那些蒙古将帅不以为意,但此地却并非蒙古将帅,尚且有着许多的汉臣。

        这不,刘秉忠见到可汗脸上生出异色来,也是站出来,劝道:“可汗,你也知晓臣当初修建这庆元殿时候,乃是为了能够让众位将领有一个商议的地方?但是他们却将这变成了妓院、酒楼,根本就没有半点办事的样子,这算什么样子?”

        那些蒙古将帅神色收敛,目中带着几分愠色,像是要将刘秉忠直接撕碎。

        刘秉忠置若罔闻,继续劝道:“可汗。你觉得,若是这样下去,就凭这些人能够和赤凤军对抗吗?而且今日之景若是他们知晓了,非得笑话我等乃是蛮夷之徒不成。”

        “你所说的,的确是有些道理。”阿里不哥被劝说的有些心动了。

        阿蓝答儿却是骂道:“呵呵。找你这般说,那我们岂不是和费用”

        见到阿里不哥相劝,一位汉臣心中一喜,连忙站了起来,对着众位将士骂了一下。

        那些将士纷纷愣住,有些诧异的看着那汉臣,殿中气氛近乎凝滞。

        那汉臣未曾注意,又是转过身来,对着阿里不哥恭敬一拜,诉道:“可汗。依照臣以为,实在应该效仿南朝典章,设立诸多规矩,要不然这般下去,只怕尊卑不分,实在是不利于我朝统治啊。”

        这话说出口,没等阿里不哥反应过来,其余人便纷纷叫骂起来。

        “不过是一介汉臣,怎么还敢这般嚣张?”

        “能坐在这里就算不错了,还敢这般放肆?”

        “依我看,不如将这人赶出去算了。”这不,刘秉忠见到可汗脸上生出异色来,也是站出来,劝道:“可汗,你也知晓臣当初修建这庆元殿时候,乃是为了能够让众位将领有一个商议的地方?但是他们却将这变成了妓院、酒楼,根本就没有半点办事的样子,这算什么样子?”

        那些蒙古将帅神色收敛,目中带着几分愠色,像是要将刘秉忠直接撕碎。

        刘秉忠置若罔闻,继续劝道:“可汗。你觉得,若是这样下去,就凭这些人能够和赤凤军对抗吗?而且今日之景若是他们知晓了,非得笑话我等乃是蛮夷之徒不成。”

        “你所说的,的确是有些道理。”阿里不哥被劝说的有些心动了。

        阿蓝答儿却是骂道:“呵呵。找你这般说,那我们岂不是和费用”

        见到阿里不哥相劝,一位汉臣心中一喜,连忙站了起来,对着众位将士骂了一下。

        那些将士纷纷愣住,有些诧异的看着那汉臣,殿中气氛近乎凝滞。

        那汉臣未曾注意,又是转过身来,对着阿里不哥恭敬一拜,诉道:“可汗。依照臣以为,实在应该效仿南朝典章,设立诸多规矩,要不然这般下去,只怕尊卑不分,实在是不利于我朝统治啊。”

        这话说出口,没等阿里不哥反应过来,其余人便纷纷叫骂起来。

        “不过是一介汉臣,怎么还敢这般嚣张?”

        “能坐在这里就算不错了,还敢这般放肆?”

        “依我看,不如将这人赶出去算了。”这不,刘秉忠见到可汗脸上生出异色来,也是站出来,劝道:“可汗,你也知晓臣当初修建这庆元殿时候,乃是为了能够让众位将领有一个商议的地方?但是他们却将这变成了妓院、酒楼,根本就没有半点办事的样子,这算什么样子?”

        那些蒙古将帅神色收敛,目中带着几分愠色,像是要将刘秉忠直接撕碎。

        刘秉忠置若罔闻,继续劝道:“可汗。你觉得,若是这样下去,就凭这些人能够和赤凤军对抗吗?而且今日之景若是他们知晓了,非得笑话我等乃是蛮夷之徒不成。”

        “你所说的,的确是有些道理。”阿里不哥被劝说的有些心动了。

        阿蓝答儿却是骂道:“呵呵。找你这般说,那我们岂不是和费用”

        见到阿里不哥相劝,一位汉臣心中一喜,连忙站了起来,对着众位将士骂了一下。

        那些将士纷纷愣住,有些诧异的看着那汉臣,殿中气氛近乎凝滞。

        那汉臣未曾注意,又是转过身来,对着阿里不哥恭敬一拜,诉道:“可汗。依照臣以为,实在应该效仿南朝典章,设立诸多规矩,要不然这般下去,只怕尊卑不分,实在是不利于我朝统治啊。”

        这话说出口,没等阿里不哥反应过来,其余人便纷纷叫骂起来。

        “不过是一介汉臣,怎么还敢这般嚣张?”

        “能坐在这里就算不错了,还敢这般放肆?”

        “依我看,不如将这人赶出去算了。”这不,刘秉忠见到可汗脸上生出异色来,也是站出来,劝道:“可汗,你也知晓臣当初修建这庆元殿时候,乃是为了能够让众位将领有一个商议的地方?但是他们却将这变成了妓院、酒楼,根本就没有半点办事的样子,这算什么样子?”

        那些蒙古将帅神色收敛,目中带着几分愠色,像是要将刘秉忠直接撕碎。

        刘秉忠置若罔闻,继续劝道:“可汗。你觉得,若是这样下去,就凭这些人能够和赤凤军对抗吗?而且今日之景若是他们知晓了,非得笑话我等乃是蛮夷之徒不成。”

        “你所说的,的确是有些道理。”阿里不哥被劝说的有些心动了。

        阿蓝答儿却是骂道:“呵呵。找你这般说,那我们岂不是和费用”

        见到阿里不哥相劝,一位汉臣心中一喜,连忙站了起来,对着众位将士骂了一下。

        那些将士纷纷愣住,有些诧异的看着那汉臣,殿中气氛近乎凝滞。

        那汉臣未曾注意,又是转过身来,对着阿里不哥恭敬一拜,诉道:“可汗。依照臣以为,实在应该效仿南朝典章,设立诸多规矩,要不然这般下去,只怕尊卑不分,实在是不利于我朝统治啊。”

        这话说出口,没等阿里不哥反应过来,其余人便纷纷叫骂起来。

        “不过是一介汉臣,怎么还敢这般嚣张?”

        “能坐在这里就算不错了,还敢这般放肆?”

        “依我看,不如将这人赶出去算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