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入京述职

第五十八章入京述职

        清晨的阳光撒入均州,将尚且沉睡着的人儿唤醒。

        张威有些诧异,看着门前的周培岭,感到有些不舍:“你要走了?”

        “没错。”周培岭点点头,回道:“长安刚刚来信,要将我调到别处,所以可能不会继续待在这里了。”

        “唉。本以为还能够多待一会儿,看来是不行了。”张威无奈摇头。

        周培岭笑道:“没办法。第三期铁路工程尚未完成,还有很多的地方需要我呢。”

        “这倒也是。只是你有必要这么早吗?若是稍微延后一点,我也好给你整治一桌宴席,为你饯别啊!”

        张威问道。

        周培岭摇摇头,回拒道:“不了,虽然开通了火车,但从此地到长安尚且需要大半天的路程,为了免得误了时辰,还是算了吧。”

        “唉。也是可惜了。不过你这一路,可要注意安全啊!知道吗?”张威说道。

        他知晓周培岭志存高远,性格也是雷厉风行,从来都不会头任何的拖沓,虽是不清楚为何这般牧羊,不过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也知晓周培岭的性情如何了。

        而周培岭之所以跑到了均州,并且帮他修筑丹江口大桥,也是存了向上爬的心思。

        任谁都知晓,主公素来以好才为名,对于铁路修筑一事也是向来关心,更是有至于天下,若是在地方做出这功绩来,那就是一封明晃晃的名片,足以让当地官僚搭上直通车,直接上升到高层。

        而这丹江口大桥,乃是连通均州至长安的关键桥梁,能够将其建造起来,周培岭日后的仕途自然也是坦荡无比。

        “哈。我也不是当真就一别不复还,而且就凭你现在的表现,想必入京述职也是指日可待。到时候在长安之中,还有聚会的时候。”周培岭安慰道。

        张威想了想,也觉得如此:“这倒也是。不过到时候,那就得你请客,可以吗?”

        “当然,我在长安之中的大门,定然会为你打开。”

        周培岭应了下来,眼见时候也有些不早了,便挥了挥手:“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

        张威撇了一眼那初升的太阳,太阳明晃晃的,晒的他有些刺眼,就和眼前的人一样,让他感觉是如此的锋芒毕露,笑道:“那好。只是你到了长安之后,可要注意一下周围的人,莫要招惹他们,明白吗?”

        若说周培岭有什么问题,那就是性格太过倔强,而且若是投入到一件事情之后,便会专心致志,便是有他人询问,也会置之不理,先前那吕师夔便是这样的被周培岭给无视了。

        “这是自然!”

        周培岭应和道,并未放在心上。

        拎着自己的行礼,他自这府衙之中离开,来到了均州火车站。

        因为这铁路刚刚开通,所以这均州火车站之中的人员并不多,都是一些好奇均州美景的游客,只要一辆火车便可以带走。

        所以均州火车站也只有早上会有一班车开往长安,但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尤其是当均州成为和宋朝商业往来的重要城市之后,这里便会变成另外一番场景了。

        将火车票递给检票员,一贯钱一张的火车票还是太贵,并非寻常人能够负担的起。

        但是以周培岭的收入,却还是支撑起来的,在乘务员的安排下坐下之后,他便侧过头来,看着窗外的景色。

        这景色周培岭在修建丹江口大桥还有铁路的时候,也不知晓见到过多少次,就连他一年内去了几次,什么时候去的,又是干了什么事情之类的场景,也记得清清楚楚的。

        “呜——”

        高亢的鸣笛声响起,伴随着车身的震动,窗外的景色也开始移动了起来,一开始相当缓慢,接下来便是越来越快,以至于那景色稍纵即逝,呼啸般的声音在窗外开始肆掠,也将周培岭的头发给吹散了。

        整了整头发,周培岭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来:“就算是无法报仇,但只要能够将这东西修到华夏各地,也是一桩伟业了。”

        心中的仇恨并未忘却,而他在这些年里也想了许多,明白了许多的道理。

        当年,他若是没有被张九韶阻止,当真去复仇的话,也许能够成功,但是却还是无法改变这一切,在那戒备森严、上下有序的庄园之中,如同自己父亲的遭遇还是会持续的重演,而且没有尽头。

        唯有依靠着铁路,用这钢铁一般的巨兽,才能够将那沉重的大门撞开,给予其中的人以生路。

        这,便是周培岭目前所想的一切。

        一轮骄阳升上天空,释放出自己那无穷的力量,照耀整个打底,而火车的轰隆声还在继续,带着车上的一行人穿山越岭,跨过往日需要近半个月的时间才能越过的距离,等到骄阳即将落山的时候,周培岭也终于抵达了长安。

        自火车之中走下来,周培岭双眉微凝,只因为周围聚集了太多的人,这让他感到有些不适应。

        “这,人也未免忒多了吧。”

        常年的跋山涉水,让周培岭已经习惯了孤独一人,若是见到这么多人的话,不免会感到有些不自在,而且他此行也并不是一个人,还带着许多重要的测量仪器。

        那些仪器乃是真理学院的学子所研制的,有的还只是实验性质的,外界根本就没有了,也是为了能够将丹江口大桥建造好,这才被他们带去了。

        为了保护好这些仪器,周培岭也特地定制了好几个梨木盒子,防止被损坏,十来件仪器全都摆在脚下,虽是租住了外界的人,但是也让他们动弹不得。

        “周学长,接下来我们该前往何处?”

        身后的同僚推了推他的背部,也是带着几分怯弱来。

        他们乃是周培岭在真理学院的同学,也是修筑丹江口大桥的助手,一个人的精力终究有限,只有通过许多人一起努力,才能够完成这近乎奇迹一样的事业。

        周培岭抿了抿嘴唇,诉道:“先去工部述职吧,毕竟公务为重。”说着,便将脚边的一个仪器提起来,对着身前的人群诉道:“对不起,能不能让让,让我过去?”

        虽是连番诉说,但无奈那些人也没有场地,如何能够给他们腾出空间?

        被困在这里,周培岭感到焦躁:“若是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抵达工部,那可如何是好?”虽然迟一点也没关系,但周培岭对自己向来严苛,哪里允许自己犯下这样的错误?

        他的那些同学也有些紧张,对于如何应对这么多人,他们实在是不擅长。

        这个时候,远处忽然响起一阵骚动,那人群也应声散开,露出了一条恰好能够容纳一两人通行的小道来。

        周培岭顿感欢喜,叫道:“各位莫要耽搁了,快趁着这个时候离开这里吧。”

        刚刚拎起那仪器,他就见到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慌的连忙放下行礼,抬起手来便是敬道:“杨部长好。只是杨部长,您怎么来了?”

        “哈。当然是为了你们了呗。”

        杨承龙满含笑意的扫过眼前的学子:“就这里的状况,若是我在不来的话,只怕你会被困到午夜时分了。若是让我最得意的关门弟子被那女鬼捉去了,那可就糟糕了。”

        “杨部长,哪里来的什么女鬼?”

        周培岭撇撇嘴,这喜好开玩笑的习惯,也是杨承龙的特点了。

        杨承龙故作讶然,笑道:“你没遇到过?那可真的可惜了。”目光微聚,见到眼前十数人皆是男子,更无一人带着眷侣,便感到有些失落:“唉。若是按照你这样子,莫不是要我帮你介绍一两个?”

        “这——”

        周培岭双颊骚红,尴尬的回道:“杨部长说笑了,我一直都有至于天下,哪里来的心思去谈情说爱?若是娶了他人的话,只怕也只会是一如那大禹女娇之事罢了。”

        “也就你这榆木脑袋是这样,我看你的那些同僚,可并非如此。”杨承龙指了指周培岭身后之人,戏谑道。

        周培岭扭过头来,果真见到有那么几位正大着胆子将目光放在那路过的妙龄女子之上,而他们这直白而有略显笨拙的行径,也惹得那些女子一阵娇笑,嫣然姿态更是让这些人痴迷不已。

        长安城内,因为女权兴盛,不似宋朝那般封建,尤其是在那些织女的带动下,也有许多的女子能够自家中走出来,经常结伴在街道之上游玩,乃是长安城之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我说你们啊,莫不是当真这么饥渴?”周培岭故作嗔怒道。

        “孔夫子都说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本来就是人之常情,有什么好掩饰的?”王若风大着胆子回道,他的双眼还在那些漂亮的女子身上掠过,毫不掩饰自己的**。

        “而且你不觉得那个女子挺漂亮的?只可惜胸脯有些平,我喜欢胸大的。”

        “胸大?你也忒肤浅了吧。我觉得挺好的!这皮白肉嫩的,肯定是出身富贵人家。我若是娶了她,哪里还会跑到深山老林之中?”

        “那又如何?胸大才有奶,而且摸起来触感也相当不错。”

        “……”

        几句话一说,立刻就勾起了几人的**,开始对着街头上的美女评头论足起来。

        周培岭面色潮红,感觉自己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有些坐卧不安。

        杨承龙笑道:“哈。就算你们再怎么说,也不济事啊,若是她们不认得你们终究还是百搭。不如先和我回去述职,等到了结公务之后,有的是时间搭讪。”

        “当然可以。”

        众人一起应了下来,跟着杨承龙朝着那政务区走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