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出事了

第六十章出事了

        “哈哈。你没必要这么激动,先从秦直道开始吧。”杨承龙诉道。

        周培岭诉道:“秦直道?”

        “没错,秦直道。”

        杨承龙阖首回道:“这马路也才刚刚开始,自然也要看看其功效,若是其功效当真不错,自然回应用到别的地方。但眼下,还是先将秦直道恢复比较好。”

        周培岭应了下来:“我明白了。”

        的确,修筑马路的技术难度要低于铁路,但是也有着许多的限制,要绕过山岭、沟壑以及大河,所以其路线也需要好好的规划,因为接下来的工程耗资一点也不小,能够以最少的钱、最短的时间完成,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这其中,最简单莫过于以前的秦直道遗址了,其土质相当坚实,历经千年有余依旧坚硬如初,沿途也没有什么阻碍,乃是最佳的修筑路线。

        所以这段马路的修筑被率先提上了日程,而修筑这条马路的经验,也会被用在别的马路修筑之上。

        既已接了任务,周培岭立刻就开始行动,开始寻找能够帮忙的助手。

        他的那几个同僚虽是呜呼哀哉,毕竟在长安城也没待多长时间,很多东西都没有玩过了,感觉不是很尽兴,但依旧跟随周培岭身后,毕竟是一起工作的同僚,彼此之间可要更熟悉。

        “我说你啊,才没过几天,怎么又将我们找来了?”

        王若风感到有些不尽兴,他才刚刚搭讪了一位小姑娘,正准备继续发展感情,谁料就被周培岭给拖到这里来了。

        周培岭笑道:“唉。这不是需要你们吗?所以就将你们找来了。”

        “说罢,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王若风没好气的回道:“若是你不说的话,我可就要离开了。要知道那李玲还在浣花园等着我呢,可不能让她失望啊。”

        “切。你这小子下手真快,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老婆了?”

        何赛撅着嘴,发出了不满:“要知道咱们可都是处男啊,你就真的忍心丢下我们吗?”

        “说的啥话,不过是杨部长刚刚介绍的,还没怎么接触呢,怎么说的就像是我已经成功的样子了。”王若风有些尴尬,虽是极力掩饰,却还是受不住一行人那火辣辣的眼神,遂开始转移了话题。

        “对了老周,你找我们究竟为了什么?”

        “是这样的。最近杨部长刚刚找上我,说是想要让我主持秦直道恢复一事,所以我就将你们找来了。”

        周培岭取出早已经描绘出来的图纸,在众人眼中摊了开来。

        “乖乖,这可是有近两千里长,竟然要咱们完成?”扫了一眼,何赛叫了起来:“对了,工期多少?”

        “两年!”

        周培岭回道。

        “两年,这怎么可能?要知道当年蒙恬修筑时候,也是动用了四十万劳动力,废了四年的时间修筑成功。两年时间修筑完成?这不可能!”

        何赛猛烈的摇着头,回道:“要知道咱们境内可没有那么多的劳动力使唤。依我看,至少五年才可能。”

        修筑铁路需要工人,种植农田需要农夫,只是这两项就已经将关中的劳动力彻底榨干,他们若是想要完成这么大的工程,必然会面临缺少人手的局面。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马路可不似铁路那般麻烦,所以也不需要那么多的工人。而且我也早有预料,若是能够弄出这玩意,应该可以大大加快速度了吧。”周培岭拿出一张纸来,递到众人眼前。

        何赛等人凝目一看,就见在那纸上面,画着乃是一个奇怪的机械装置。

        和那火车头有些类似,也是一样以蒸汽机为动力,不过在那用来驱动火车行动的驱动轮之下,装了一圈铁板,就和将铁轨装在了火车之上一样,除此之外,在这车子后面,还有一个硕大的约有两丈长的铁制刷子,前面也有着一个入料口,不知道是干什么。

        “这乃是我设计的铺路机,若是采取这玩意的话,应该可以更为迅速吧。”周培岭笑道。

        “原来是铺路机?你是打算用这装置代替铺路工人吗?”

        何赛等人一脸欢喜,旋即露出几分顾虑来:“只是这玩意可行吗?”

        “哈。不管可行不可行,咱们试一下不久可以了吗?若是可以的话,当然可以加快速度,纵然是失败了,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周培岭笑道:“当然,紧靠我一人,可弄不出来这玩意,所以就将你们找来了。”

        “原来是为了这个吗?”王若风诉道。

        周培岭点点头,回道:“没错。毕竟对于机械的了解,你可要比我强的多,应该能够解决其行走装置吧。”

        “既然如此,那动力装置就交给我负责吧。”何赛说道。

        其余人也纷纷应了下来,各自承担了部分的设计。

        看着一行人开始忙碌起来,周培岭感觉甚是开怀,若是有这些好友帮助,又有什么事情无法克服呢?

        只是耗费不到一周的时间,一行人就在曾经的火车头图纸之上修改出相应的图纸,然后开始了建造工程,这其中所废的功夫不消说,直到三个月之后,才弄出首台试验机型,然后就开始了修复工程。

        一开始的时候,这摊铺机的确有些不稳定,无法稳定出料,不过经过好几次修缮之后,也开始渐趋稳定,并且能够稳定的使用了,整个工程也开始快速推进了,唯一的限制就是沥青始终不足,修筑马路所消耗的沥青太大了,根本就供应不上。

        相较来说,征收农田以及赔偿之事,才是其中困难的地方。

        历经一千多年,很多的事情都会发生,也有人为了能够修筑自家房舍,将秦直道给扒了,更有的直接将其占为私有,在上面修筑属于自己的农田已经房舍。

        这不,等到秦直道修建到淳化的时候,就遇到了一桩麻烦事。

        “喂,你们来干什么?”

        见到远处走来数十位肩挑农具的农夫,何赛迎了上去。

        在修筑马路的时候,何赛没少见过这些人,只将对方当成一般的好事之徒,就准备将这些家伙给轰走。

        然而当先一人却将肩上锄头放在身前,蓦地抬起头来,手指直接指着何赛身后的钢铁机械。

        在何赛的身后,一个硕大的钢铁机械就趴在地面之上,前方张开的铁口子之中装满着碎石,车顶之上也装着一个约莫有一丈宽的方形容器,里面装着滚烫的沥青。

        旁边停留着许多马车,马车之上全都装着碎石以及沥青,只要等到里面的材料消耗完毕,就会立刻补充。

        那农夫看着这钢铁机械,明显透着几分愤恨,骂道:“你们这玩意弄坏了我族中的风水,你快点给我拆了?”

        “拆了?”

        何赛瞪大眼睛,觉得自己听错了,连忙摇着头回道:“对不起,这不可能。”

        何赛知晓这些农夫说的是什么,乃是他们所弄出来的沥青马路摊铺机,以蒸汽机为动力,虽然行驶缓慢,也才每小时十里这样子,就连常人漫步的速度都跟不上,但却胜在效率极高,只可惜受限于材料的供应,目前只能维持一天四十里这样子。

        靠着这玩意,周培岭他们只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将昔日的秦直道完成了一半了。

        “不拆?”

        那人神色一愣,立时便变得狰狞起来,至极喝道:“既然你们不拆,那就莫要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便将那锄头往肩膀之上一方,率先奔向那沥青马路摊铺机。

        跟着他一起来的那些农夫也纷纷叫嚷着:“没错,让这些家伙见识一下咱们的厉害。”

        说着,他们也一起跟着那人,朝着那硕大的机械奔去。

        何赛顿时慌张了起来,连忙起身阻止,叫道:“不行,你们不能这样做。”

        没提防,他顿感背后一疼,身子直接跌倒在地,背后一人拿着木棍,直接骂道:“没打死你就算客气了,竟然还敢将这玩意开到这里来?下一次再来,非得将你打死不成。”

        远处,那些正在操作摊铺机的工人也慌了神,他们虽然也想要阻止,然而见到何赛都被打倒在地,也只能舍弃了摊铺机,朝着后面逃命去了。

        很快的,原地之处只剩下了那巨大的摊铺机了。

        此时此刻,这摊铺机锅炉之中的煤炭还没有烧尽,整个机体相当的滚烫,乌黑的烟柱直冲云霄,还在哼哧哼哧的工作着。

        “一起上,将这玩意给废了。”

        一声怒骂,当先一人直接跃上摊铺机,就将手中锄头朝着那推动机子运动的齿轮戳去,木棍虽是被碾碎,但锄头却是金属的,就卡在其中,让这齿轮无法运转。

        齿轮无法运转,连带着导致轴承也无法转动,锅炉之中的蒸汽越来越旺,却没有释放的可能,“嗡”的一声无数热气直接冒出,打在几人身上。

        这些不是一般的热气,乃是温度高达两三百摄氏度的高温,若是被淋到之后,整个人都给烫掉一层皮。

        “啊!”

        那几人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就想要朝着外面逃去,其中一个慌不择路,却是直接闯入驾驶室之中,也不知道他究竟踩在了什么装置之上,摊铺机顶部装着灼热沥青的罐子稍微一倾斜,里面的沥青全数倒了出来,将旁边的十数人全给浇了一头。

        这可是被煮熟的沥青,不仅仅温度特别高,而且还黏糊糊的。

        被这些沥青给淋了一身,那些人还没来得及惨叫,就直接被淹没其中,看样子也是活不了了。

        “杀人了,机械妖怪杀人啦!”

        剩余农夫也是瞠目结舌,胆战心惊的瞧着这一幕。

        他们可未曾受到基本的蒙学教育,只以为乃是自己惹怒了眼前的机械怪物,这才让这怪物发怒,将自己的伙伴给吞了。

        也不敢去救援那些重伤的伙伴,剩下的人转身就跑,一瞬间就没了身影。

        何赛也是面生惶恐,颤抖的嘴唇带着几分不可置信,诉道:“这,怎么就出这种事情了?”

        如此伤亡实在太大,自己可无法隐藏下来,若是传到了长安之后,只怕自己莫要奢谈上升了,能够不被关入监狱之内,就算是了不起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