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求援

第六十三章求援

        长安。

        稀疏星辰就似宝石一样,点缀这黑夜,漫步于浣花园之中,王若风心情有些紧张,只因为身边娇俏的女子。

        没错,在经过好几个月的努力后,王若风终于能够将身边的女子约出来。

        “玲儿,天色已经这么晚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家?毕竟你一个人,实在是太危险了。”王若风有些紧张,话儿都说的不清楚。

        李玲也感到有些羞赧,低声回道:“可是我家那么远,至少也得两个时辰,不如就在附近找家,酒店住下吧!”

        虽然是寥寥几句,她却好像是用尽了力气,声音几近于无。

        “那好吧,那我这就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酒楼的。”

        王若风顿时雀跃,连忙抬头四处看,想要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酒楼,远处一栋别致的宾馆出现眼中,他连忙诉道:“你觉得那芳华馆怎么样?我听说这芳华馆环境幽雅、内饰雅致,乃是当年主公入住长安时候所选择的下榻之地。不如我们就去哪里?”

        “嗯!”

        李玲低下头来,露出白玉一般的玉颈,只是这时候,却浮现出一抹迤逦的玫红。

        王若风感到特别的高兴,认为今晚的时候大事可成矣。

        然而,正当他准备带着李琳前去光华冠的时候,远处却奔来一人,口中大声叫着。

        “王若风!王若风!你给我站住!”

        “是罗旻?你找我什么事?”王若风身子一僵,侧过身来望向远处跑来的那人。

        罗旻身高,并不是很高,而且还稍微有点胖,圆圆的脸蛋之上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相当的斯文。

        罗旻停下脚步,气喘吁吁的回道:“出,出事了!”

        “出事了?很重要吗?”

        王若风有些不悦,要知道他今天晚上的时候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可没心情在这里继续拖延。

        罗旻这才注意到王若风身边的人,他低了低头,带着几分歉意说道:“冒昧打扰了你们两个人的事实在是抱歉了,但是没办法,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旋即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王若风,说道:“当然很重要,你可知道周培岭和何塞两人被抓起来了!”

        “什么?”

        骤然听到这回答,王若风顿时惊住,低声问道:“这怎么可能?你是不是在说笑?”

        “怎么可能。你也知晓,当初我能毕业,也是多亏了他的帮忙。又岂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罗旻回道:“是因为秦直道修筑一事,结果导致人死了,这才被抓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

        王若风内心忧愁,之前品月赏花的心思也雨打风吹去了。

        周培岭乃是他的兄弟,当然不可能坐视他被关入那永无天日的大牢之中。

        “今天的话,估计是不行了。”对着李玲低下头来,王若风道歉道。

        李玲微微一笑,心中稍感庆幸时候,却也透着一丝的失落,笑道:“没事。只是你快去吧,要不然的话,可就要抱憾终生了。”

        “多谢!”

        俯身致歉,王若风跟着罗旻,一起来到了警察局之前。

        和往常一样,这警察局一直以来都相当的匆忙,尤其是临近傍晚的时候,外出巡逻的骑警会回到警察局交换岗位,那些办理业务的百姓也才抽出一段时间来,跑到这里来处理自己的事情。

        上百人全都挤在了大厅之中,等待着处理完自己手中的事儿,以至于王路被迫采取了摇号的方式来提高工作效率。

        面对这场景,罗旻和王若风也只能在外面静静的等待了。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大厅之中只剩下了两三个人,有些警察也早早的下班回家了,只剩下一些值夜班的人留在这里。

        “108号!”

        服务员的声音响起,王若风小跑过去,一脸忐忑的问道:“我想要探视两个人,不知道可以吗?”

        “探视犯人?是谁?”

        “周培岭和何塞。他们两个是我的同学。”

        “那将这单子填一下。”

        熟练的签了单子后,王若风更是忐忑起来,对于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他一点都不清楚,实在不知道究竟应该采取什么方式,才能够将自己的好友救出来。

        很快的,便有警察带着两人,来到了接待室之处。

        隔着沉重的铁柱,王若风目光微凝,见到两人状况尚且完好,这才稍感放心。

        “唉。本以为我能够喝到你们两个的庆功酒,未曾想再度见面,却是在这里。”为之哀叹,王若风神色凝重,纵有万般不舍,却也唯有开口询问:“这件事,是真的吗?”

        “是真的!”

        周培岭稍微阖首,认了下来。

        纵然这之后有人设计,但那些农夫的确是死在了沥青之下,这一点乃是他的责任,自然无法逃脱。

        王若风为之一愣,低声问道:“竟然是真的?”

        他来之前,本以为这所谓死难之事乃是他人陷害所为,未曾想竟然是真的?

        “没错。”

        周培岭双目微阖,似是已经认命了。

        但何赛却不甘心,面色带着恼怒,喝道:“还不是那些农夫太过冲动,竟然直接冲击摊铺机?这不是找死吗?”

        “嗯?你说乃是那些农夫冲击摊铺机?你跟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若风心中一惊,连忙问道。

        何赛双目微亮,立时就将当日之事全数陈述下来,王若风仔细听着,双眉虽是紧蹙,但脑中却是运转不息:“若是事实乃是你所说的那样,也许当真还有转圜余地!”

        “真的吗?”何赛问道。

        王若风阖首回道:“应该是这样的。当然,具体应该如何操作,也还有着许多的难点,但是不管如何,我定然会将你们从这里救出来。”

        “那得快点啊。要知道这里虽是不缺吃的,但是却太阴暗了,并不是什么好地方,我可没兴趣继续待在这里。”何赛恳求道。

        周培岭也是生出希望,诉道:“若是可以的话,那就拜托你们了。但是你也要注意安全,知道吗?那人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只怕也会对你出手。切记,莫要忘了戒备。明白吗?”

        “两位好友放心,我自然有自己的准备。”

        心知此刻能够救下两人的唯有自己,王若风自然不会就这样坐视不管,心中已然发了誓言,定要救下两人。

        辞别两人,王若风和罗旻离开了警察局,那罗旻本是周培岭手下的学生,因为见到两人被抓走之后,方才连忙跑到长安之中,企图向王若风请求帮助。

        眼下见到王若风接受后,他感到相当疲倦,便随便找了一个酒楼睡了下来。

        王若风也是相当疲倦,回到家中之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待到翌日公鸡啼鸣、旭日东升方才醒转过来,脑中犹记当初之事,他立刻便离开了住宅,却是径直奔向了议事堂,准备寻找凌飞寻求帮助。

        只是抵达时候,那议事堂正在召开会议,却是不便接见外人。

        无奈之下,王若风只好杵在堂外,静静的等着会议结束,天上烈日高悬,万千热线撒落大地,让王若风感觉全身发烫,几乎生出晕厥感,但他却还是强撑着身体,等待着会议结束。

        终于,随着熟悉的铃声响起,原先禁闭的大门这才打开。

        蜂拥而出的议员,让王若风为之心急,凝目在其中寻找着人影之后,立时便瞄准了当中一人。

        “凌议员、凌议员,你能不能等一下?”

        挥舞着手臂,王若风对着远处一人叫来。

        凌飞立时注意到旁边人影,排开众人之后来到了王若风的身前,问道:“您不是王先生吗?怎么在这里?”

        作为国党党魁,凌飞对于朝中众多的工程项目相当关注,自然也知晓那丹江口大桥的修建,连带着也对王若风、周培岭等人赏识有加,认为这些人乃是可造之材。

        只因为他事务繁忙,所以也没腾出时间接见。

        也是因此,王若风放才会来到这里,企图向王若风寻求帮助。

        眼下日头正热,而且周围人声鼎沸,并不是讨论问题的好场所,所以凌飞邀请王若风来到了一处庭院之后,这才开始了商谈。

        “你是说,周培岭遭到构陷,被人给关了起来了?”

        听罢之后,凌飞露出几分迟疑来。

        王若风阖首回道:“没错。而且我怀疑主使者,只怕就是那淳化议员章丰。在那里,也只有他有这个嫌疑了。”

        当初见面时候,三人便各自交流了消息,也知晓那章丰乃是曾经弄死周培岭生父的罪魁祸首,公仇私怨之下,自然怀疑起了这章丰,是否便是整个计划的推动者。

        “唉!虽是如此,但你所说的全是推测,只怕无法改变整个结局。”凌飞摇头回道。

        王若风有些焦急,继续恳求道:“但是他们乃是我的同僚,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个被人给构陷入狱啊。”

        “我当然知晓。但是你也应该明白,我等虽是议员,负有监督百官品行职责,但却不得干涉他们所行之事,要不然这朝纲岂不是乱了套了?”凌飞回道。

        自当初学生暴动、青云帮覆灭之事,凌飞便开始明白过来,议员身份虽是风光,却也存在着相当的风险,若是触及到了一些事情之后,照样也会被直接打落凡尘,而且毫无任何抵抗能力。

        也是因此,凌飞对是否帮助他人,也产生了诸多顾虑。

        王若风更感恼火,低声念叨:“但是这样的话,我那两位好友可就要被判刑了。这样的话,他们的未来可就彻底没了。”

        杀害百姓本就是重大罪名,若是此罪当真,纵然能够免去一死,但至少也得在牢狱之中度过余生。

        这般惩戒太过严重,王若风无法接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