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工厂事故难消除,劳资方各执一词

第六十七章工厂事故难消除,劳资方各执一词

        马蹄飞起,踏出点点尘土,很快的就带着苏权来到了长安炼钢厂所在地。

        自马车之上跳下来,苏权就见到一人快步走来,脸上堆着笑容,不免生出一些恼怒来,直接喝道:“告诉我,这里究竟生了什么?”

        眼前之人唤作王权斌,乃是他所聘请的厂长,专门负责整个长安炼钢厂的事物,若轮对长安炼钢厂最熟悉的人,莫过于此人了。

        “苏议员,没、没什么,就是一些人闹事,所以想要你过来一下,让那些工人消停消停。”王权斌谄笑道。

        “闹事?”

        苏权这才注意到就在不远处,在一个约莫有半人高的坩埚边上,正聚集着一群工人来,这些工人彼此谈话,似乎在议论着什么事情来。

        王权斌察觉到苏权的目光,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却是直接走了上去,喝道:“怎么了?一个个都聚在这里,当以为不用干活了吗?”

        “可是王厂长。小三子都这样子了,你还让咱们继续干活?”

        其中一人叫嚷了起来,这人约莫有三十来岁,身材相当的敦实,黝黑的皮肤之上有着一些烫伤的伤疤,看起来在工人之中相当有权威。

        听到他这么一说,其他工人也嚷嚷了起来。

        “没错。咱们都这么累了,让咱们休息一下吧。”

        “而且小三子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子,不就是因为工作时间太长了吗?”

        “说真的,要不是为了养家,谁愿意在这里干啊。”

        “……”

        一群工人纷纷走了上来,让王权斌有些慌张,他嘴一张厉声喝道:“哼!你们这群家伙,是想干什么呢?还不赶快去干活?若是耽误了交付的工期,你们能承担责任吗?”复又落在那汉子之上,张口骂道:“孙鹏。你莫要在这聒臊,还不给我去干活?”

        “但是王厂长,可是再这样下去,咱们可就真的要累死了都!”

        孙鹏一脸愕然,昂着脖子就是回骂道:“你他妈的有没有看到小三子之所以变成这样子,就是因为太累的原因吗?”

        苏权在一边听着,心中暗暗想着:“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他凝目看去,这才注意到地上躺着一人,半边身子都变成了焦炭,另外半边身子就和枯树一样,没有了半点的生计,仅存的相貌狰狞无比,想必死前也是经受了一番折磨,全身上下散着一股恶臭味道,应该就是他们口中所争论的小三子了。

        眼见苏权来到这里,王权斌连忙解释道:“这个,是因为他违规操作,导致坩埚之中的钢水直接倒出来,才变成这样子的。”

        “就是因为这个?”苏权看了一眼王权斌。

        王权斌点点头,回道:“没错,就是这样子。”看着周围工人还聚在旁边,他感到恼火,直接骂道:“你们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去干活?”

        “干活?我他妈的倒是想干活啊,但是小三子都变成这样子了,你让我咋干活?”孙鹏有些不忿,直接骂道。

        其余工人虽是不说,但却也纷纷露出类似的神情来。

        王权斌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尤其是旁边就是苏权的时候,立刻就张口骂道:“既然你们不愿意干活,那干脆不干算了,都给我滚出去吧。”说着,就喝令厂内的家丁一起出动,准备将这些工人都给赶出去。

        “住手!”

        这时,苏权方才开口。

        众人这才注意到旁边站着的苏权,王权斌有些害怕,欠着身子回道:“苏议员,让你见笑了。”愤恨的眼神扫过身后之人,明显是带着几分恼怒。

        那孙鹏轻哼一声,也是充满不屑,直到察觉到苏权看来,方才昂起头来问道:“你就是苏权?”

        “没错,就是我!”

        苏权为之讶然,长久以来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直呼自己的名字。

        孙鹏冷笑道:“既然你就是苏权,那你说说,今天这事儿你准备怎么解决?”语气相当冲,就和吃了火药一样。

        苏权姿态平静,将目光落在地上的焦尸之上:“当然可以。只是在这之前,可否跟我说说,这小三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哼。还不是他自己违规操作,结果导致坩埚炉没有停好,直接就浇了下来。你们可知道,这一锅料至少也有上千贯钱啊!”王权斌直接插嘴,矛头直接指向孙鹏。

        孙鹏也不是好惹的人,反驳道:“呵。你这厮倒是恶人先告状啊!在这之前,你怎么不说你一直都让我们持续干活,就连休息一下都不行吗?要不然,小三子如何会变成这样子?今儿个你不道歉,我们就不罢休了。”

        王权斌忍耐不住,还是准备和对方争吵。

        然而苏权一抬手,立刻就止住了他的话头,诉道:“唉。人死不能复生,若是这样闹下去也不是办法,不是吗?至于这小三子,他可有家人?”

        “当然!要不然咱们为什么在这里干活?”孙鹏不屑道。

        苏权自怀中掏出一叠交子,自其中抽出了一张来:“这乃是五百贯交子,你可以拿着这个东西到隆兴钱庄,兑换相应的钞票。就当做我给他的赔偿,可以吗?”

        “可是苏议员,这件事儿本来就是小三子自己活该,有必要赔这么多吗?而且这一锅料也浪费了,依我看应该罚款才是。”王权斌咬牙切齿的瞪着那些工人,尤其是孙鹏,根本就不曾放过。

        “闭嘴!”

        苏权眉头一皱,厉目扫过王权斌,直接骂道:“闹出这种事情,你还有脸站在我面前?非得要我将你赶出去不成?记住了,以后莫要在生这种事情,明白吗?”

        眼下时候乃是主席选举的重要时候,若是因为这钢铁厂的事情而导致国党失败,并不是苏权所愿意的,所以对王权斌也充满着不耐烦。

        王权斌立刻就被吓住,唯唯诺诺的回道:“我,我明白了。”

        “既然这里已经结束了,那你们也各自散去,莫要继续惹事,知道了吗?”苏权重新恢复之前的威仪,让孙鹏等人就此撤退。

        孙鹏虽是不甘,但手中握着那交子,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低下头来回道:“我们知晓了。”然而正当离开时候,他的目光还是落在了那王权斌身上,好似将其当做了杀父仇人一样。

        “呼!幸好及时处理完毕,要不然继续闹下去,可就大了。”

        苏权放松下来,蓦地转过头来,却是盯着王权斌,问道:“告诉我,你在这里就是这样子做的?”

        王权斌本以为就这样过去了正准备离开呢,见到苏权看来,也是一惊:“当,当然!”蓦地抬起头来,辩解道:“但是我也没办法啊,第三期铁路工程量这么大,对钢铁需求实在是太大了,我若是不这样,如何能够提供足够的原材料?”

        “原来是这样?”

        苏权稍作斟酌一下,也没继续指责,只是警告了一下:“但是你以后可莫要这样做,要不然惹来了事端,那就不妙了。眼下乃是主席选举的重要时候,可不能出现问题,你明白吗?”

        这长安炼钢厂,乃是苏氏一族的产业。

        因为第三期铁路工程的建设,还有近年来的军制改革一事,迫切需要大量的新式装备需要换装,对钢铁的需求呈现出暴增的状态,所以长安炼钢厂生意一直都不错,整个工厂都呈现出负荷状态运转。

        也正是因此,所以苏权才对这钢铁厂如此挂碍,若是出现了任何状况,都要过问一下。

        “这个,属下自然明白。”

        王权斌应了下来,脑中却是盘算着:“那孙鹏竟然让我在苏少主之前如此丢脸,看样子等回去之后,该好好的收拾一下。要不然,这些家伙还当真以为我就是废物?”

        苏权自然不可能知晓王权斌的想法,只当作对方已经明白,叮嘱道:“既然你已经知晓了,那就莫要再犯这种事情,要不然下一次的话,我就会直接将你开除。”

        这些年来,长安炼钢厂能够展到这般程度,也是多亏了王权斌的努力。

        若是没有必要,苏权可不愿意贸然换人,以免这钢铁厂的生意会有所下降。

        “对了,苏澜呢?我怎么没看到他?”

        这个时候,苏权却感到疑惑,自苏澜丢了议员之后就开始接手了家族生意,而这钢铁厂便是重中之重,按照往常的时候,来处理这些事情的也是苏澜,断然不会劳烦他过来一趟。

        王权斌回道:“苏议员,你说的是苏东家吗?他前几天离开了长安,准备将厂中新生产的一批铳枪送到平凉府,说是这些乃是重要的货物,不放心别人,所以就亲自出马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没有出现在这里。”

        苏权念了几句,眼睛也扫过了王权斌两眼,对王权斌此人,总感觉有些不靠谱。

        但是议会之中风云诡谲,国党和民党的争锋尚且也没有分出胜负来,苏权实在无法分神,只好叮嘱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这钢铁厂,重新回到了议会之中。

        相较于钢铁厂之内的小事,这足以决定谁能够掌握议会的重要选举,才是大事。

        c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