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为成功捐赠开启,钢铁厂再生事端

第六十八章为成功捐赠开启,钢铁厂再生事端

        等到处理完毕,苏权再度回到议会之中,整个议会也已经结束。

        无奈之下,他只好以赏玩为名,将凌飞约到了翠华山之上商谈,好了解当时候议会发生的事情。

        依照约定的时间,两人来到了翠华山天池之上。

        这天池乃是位于山顶之上,因为三十年前祖龙一战,导致了山体滑坡,大量的泥石堵塞了河道,所以形成了一个湖泊,长久以来却也成了一个风景区。

        立于天池之边,苏权看着眼前一幕,却也无法想象在三十年前这里尚且是一片恍惚。

        “怎么了?感到吃惊吗?”凌飞笑道。

        苏权回道:“没错。如此庞大的湖泊,却是因为曾经的祖龙一战而导致的,实在是让人心往神驰。”

        “那是自然。只可惜近些年来主公深居简出,始终未曾展露出身手,便是我等也不知晓主公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凌飞感叹了起来,见苏权神态悠然,笑了一声问道:“工厂之内的事情结束了?”

        “没错。只是关于那主席候选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苏权也有自己的门路,当然知晓目前竞争主席者有皇甫明、姚辉和韩坤三人。

        皇甫明乃是国党中坚,苏权自然相当熟悉,但是那姚辉和韩坤两人,他和这两个人相处的不是太多,自然不清楚两人的状况。

        凌飞回道:“你是说姚辉和韩坤吗?”

        “没错,就是这两人。”

        苏权点点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凌飞,诉道:“你也应该知晓,那民党对咱们可谓是虎视眈眈,不仅仅屡次发出挑衅来,还经常否决咱们的提案,若是让他们得逞的话,那我们还怎么办?”

        对于这国党,苏权可谓是深恶痛绝,不仅仅因为这些民党否决了佃户制,让他的工厂经常处于无人工作的状态,最重要的是这群家伙经常性的以破坏风水、维护祖坟等等为由,逼迫铁路改道。

        这一来,导致铁路的修建费用大幅度上升。

        赤凤军每年拨款本就只有定额,大多数被这些民党给瓜分了,那他工厂挣得也就少了,当然对民党充满着怒焰。

        凌飞深知这一切,纵然苏权存着私心,却也并不在意,毕竟铁路的建设对百姓、对华夏政府乃至于整个神州的好处,都是相当的明显:“我自然明白。但是你也应该知晓,那民党势力庞大,若要战胜对方可不容易。”

        “这一点我当然明白。”

        苏权斩钉截铁的说道:“也正是因此,所以才将你找来,不就是商议这件事吗?而且这一次,咱们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彻底战胜对方,要不然费这么大的力气,又是为了什么?不管如何,这一次定然要让皇甫明成为主席。”

        “哦?那你打算怎么做?”凌飞笑道。

        苏权双目微凝,低声诉道:“很简单,金钱!”

        “金钱?你莫非忘了,关于选举一事,主公可是明令禁止贿选的,若是被发现了的话,莫说是皇甫明无法担任,只怕你也逃不了关系。”凌飞劝道。

        苏权笑道:“我当然知晓。但是主公可没说过,禁止资助当地百姓修桥建路啊!”

        “嗯?你的意思是?”凌飞有所意动。

        苏权回道:“没错。我打算成立一个资金会,任何人都可以以个人为名,从中申请资金在当地修桥建路。我想,那些议员为了名声的话,定然无法拒绝。如此以来,他们自然也就无法逃出我们的掌握了,乖乖的给咱们奉上选票。”

        “你啊,竟然想出了这个法子来?”

        凌飞轻叹一声,以苏权的方法,的确是直接绕过贿赂的最佳方式,怀揣着担心劝道:“但是你也应该清楚,你口中的资金会也要小心,若是被查出来的话,只怕会被直接查封。”

        苏权笑了笑,回道:“这个你放心。而且我相信,这个世界里面,愿意做事的人还是有很多的,他们定然不会拒绝。”言辞之中,也是带着相当的自信。

        ——————

        翠华山天池之上,两人倒是胸怀大志,有驰骋天下的雄心。

        然而在长安炼钢厂之中,那孙鹏却是辗转难眠,一想到白天的事情就感到愤怒,心中想着:“这王权斌,不就是仗着有苏权撑腰吗?竟然敢这样对待我们!若是这样下去,咱们还得了?”

        脑中小三子死前的样子反复回荡,让孙鹏是在是难以忍受。

        这时,正对面的工友却是翻过身来,两只眼睛瞪着孙鹏:“我说孙铁头,你还没睡着?”

        “就这样子,我能睡着?”孙鹏撇撇嘴,兀自沉浸在悲伤之中:“只不过我说你刘黑铁,你不是被那孙黑心给打了一顿,竟然还睡不着?”

        “唉。这倒也是。只是孙铁头,明天的话咱们还继续干吗?要知道那王黑心可是说了,若是明天完成不了定额,咱们的工资可就全扣掉。”刘黑铁回道。

        孙鹏银牙一咬,喝道:“他敢?”

        “他如何不敢?莫要忘了,那孙权孙议员,可是他的东家。有那孙权撑腰,他如何不敢?”刘黑铁回道。

        提及苏权,孙鹏双手猛地一握,狠声喝道:“哼!不过是议员罢了,你以为我会怕?”

        “唉!你当然不怕,只可惜我都这般岁数了,明天肯定完成不了任务。到时候,只怕——”刘黑铁露出几分黯然来,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他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实在是无法干重体力活:“只是你——”

        孙鹏心中一紧,眼看着刘黑铁那瘦削的身体,要知道三年之前对方可是比自己还要壮,眼下却变成这样子了,他心中一横,一个念头冒了出来。

        “要不然,咱们反了?”

        苏权静

        自马车之上飞速越下,苏权只是看了一眼,便皱起了眉头,大门之处不知道被什么人干的,堆满了各种钢筋以及铁板,将整个通道给彻底阻塞了,只有旁边的一个小门敞开,可供人进出。

        里面人影绰绰,其中不乏有人拿着铳枪、刀剑之类的武器,见到有人跑过来,他们也不由的握紧了手中兵械。

        而在大门之外,约莫有十数位家丁。

        他们手中只有一些棍棒,面对成百上千位工人,当然也起不了作用,只能看守在门前,以免闹出更严重的事端。

        见到苏权跑来,为首之人立刻就跑了过来:“苏,苏议员!还请您出手,莫要让他们这样横行下去了。”

        “贾莫,告诉我这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苏权双眉紧皱,侧目瞪了一下贾莫。

        贾莫颤颤巍巍,险些就跌倒在地:“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今天清晨,我们刚刚起来,准备催促这些工人干活的时候,这些工人就突然暴动了起来,不仅仅将咱们给赶了出来,还将整个炼钢厂给占了。苏议员啊,您可要小心,要知道这可是生产火炮、铳枪的重要工厂,可不能让他们得逞。要不然,莫说是小的了,就算是您,只怕也要倒霉。”

        “废话。这还要你说?”

        苏权神色更为紧张,又是问道:“对了,苏澜呢?他怎么没发现这次的事情?”

        “你说的是大公子?他最近负责押送一批军火,交付给华夏军,所以暂时没有在这里。要不然,哪里能够让这群暴民得逞?”贾莫回道。

        苏权长吁一口气,稍感安心:“幸亏刚刚生产的军火运了出来,要不然可就糟糕了。”

        谁都清楚,这长安炼钢厂乃是华夏军最重要的兵工厂之一。

        包括那些最新式的铳枪、火炮,全都是在这个兵工厂之中生产出来的,就连那牵引式蒸汽火车头乃至于铁轨,也是在这个工厂之中生产出来的,若是这座工厂被那些工人给占了,萧凤所筹划的兵制改革政策也要废了一大半,五年计划基本就没有实现的可能。

        幸亏其中的军火早就被运了出来,要不然被这群暴民掌握了的话,那就是真的糟糕了。

        “但是苏议员,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办?”贾莫欠着身子,颤抖着问道。

        “怎么办?都已经这样子了,你以为我们还能够压住吗?”

        苏权骂道:“现在时候,唯有将事情告知行政府,交给主公来处理了。要不然就这样持续下来,那对咱们就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明白吗?”

        仅凭眼前的场景,苏权就已经明白过来,若要将眼前的暴动镇压下来,自己是断然不可能了,唯有依靠政府的力量,才有可能将其压制下来。

        “我,我明白了。”

        贾莫忙不迭的转过身来,奋力朝着远处警察局以及政务区奔去。

        此刻,唯有尽快的调集人马,将整个事态彻底控制住,才是王道。

        苏权留在原地,也是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走动着:“唉。究竟有谁能够告诉我,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于这一切,他也是一头雾水,弄不清楚状况。

        ——————

        钢铁厂内。

        “各位工友,我知道你们都很惊讶,为何我们会突然这么做,为何要将整个炼钢厂占领了。”

        跳上了高台之上,孙鹏高声对着下面的工人们吼道:“但是你们想一想,咱们平日里做的都是什么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