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追本溯源寻原因,讨论条件陷僵局

第七十章追本溯源寻原因,讨论条件陷僵局

        “喂!这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忙不迭的来到了长安钢铁厂之前,王路连忙询问了起来,那大门被彻底的封锁了,他手下的人马若要进入其中,只怕也要费一番功夫。

        苏权用责备的眼神瞪了一下王权斌,喝道:“问你呢,你还不仔细将事情的经过说清楚?”

        “这,还不是那些暴民闹的?要不然,如何会变成这样子?王警长啊,您可是青天大老爷,可不能放过那群暴民给。”王权斌匆忙解释了起来。

        “说清城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别老是一口一个暴民。要知道,他们可都是我才长安城的百姓呢。”王路感到反感,上次的纺织厂屠杀案,导致他对这些奸商并不怎么感冒。

        王权斌吓了一跳,连忙说了出来:“唉。也是我没有预料到,那孙鹏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搞的,突然就带着厂中的工人开始造反,不仅仅将厂中的设备全都控制了,便是我们也被赶了出来。我若非及时发现逃了出来,只怕也被他们给抓起来了。”

        “孙鹏?”

        王路念叨了一下,又问:“那你告诉我,这孙鹏为何要做出这种事情来?毕竟人做事,总得有个理由,不是吗?”

        “我又不是孙鹏,我哪里知晓?而且那厮若是暗中受到他人指使,也不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毕竟,咱们工厂乃是一流的兵工厂,军中大半的武器,全都是这个工厂生产的。”王权斌意有所指,言下之意似乎是想要说明那孙鹏乃是宋朝亦或者蒙古指使的。

        以宋朝以及蒙古立场,自然有足够的动机摧毁兵工厂。

        王路半信半疑,冷哼一声回道:“也许吧,不过在没有证据之前,你可不能乱说,明白吗?”

        “这个,在下已然知晓,定然不会说谎。”王权斌回道。

        苏权却是有些不耐,询问道:“先不说这个,王警长。你们有足够的把握攻破这个钢铁厂吗?”

        “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按照现在的样子,只怕伤亡不会小。”

        王路摇摇头,指了指厂中巡逻的工人们:“你也见到了,这些工人手中拿着可都是铳枪,虽然只有少量,但是也是相当的棘手。没办法,这座工厂可是能够生产军火的,比不过其他的地方。”

        苏权叹口气,回道:“若是这样,难道就让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这工厂落入暴民手中吗?”

        对于那孙鹏的目的,苏权实在是害怕,生怕对方的目的乃是毁坏整个工厂,若是这样的话,那他的损失可就惨了,至少也是数百万贯钱,最重要的是接下来的布局。

        若是没有这钢铁厂的话,赤凤军换装军火的份额,三期铁路修建的需求,全都无法满足需求。

        苏家也有可能就此没落下去!

        “没办法,至少对我们来说,若是想要攻陷这工厂的话,实在是困难了。”王路摇头回道:“除非是出动中央卫戊军,不然的话根本无法镇压下来。”

        “中央卫戊军?这可能吗?”苏权有些踟躇。

        若要动用军队的话,必然无法饶过萧凤,到时候萧凤也会知晓此事,而她对于整个事情的态度也是暧昧不明,毕竟对方目前只是占据工厂,还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呢。

        三人正思考的时候,那大门缓缓地打开了,从中走出来了一个人来。

        “你是谁?”

        苏权眉间存疑,低声问道。

        “在下冯高,先前时候徒添为账房主簿。”冯高躬身对着三人一辑,然后说道:“现在出来,乃是和几位谈条件的。”

        “谈条件?一介暴民,也敢和我们提条件?”王权斌甚是不屑,直接骂道。

        苏权瞪了一眼,王权斌这才缩了下来,旋即看向了冯高,问道:“谈条件?你这是什么意思?”

        作为议员,苏权可没少和其他人谈条件,但是那都是和自己同一级别的存在,今日需要面对眼前之人,却是让他感到有些怪异。

        “就是字面意思,希望和你们能够谈条件,只有答应了咱们的条件,我们才会放弃抵抗、重新工作。”冯高笑道。

        王权斌一口回拒道:“笑话,先将整个厂子给占了,然后说是谈条件?你们知晓你们做的是什么吗?是造反!居然还想着能够和我们谈条件,当真笑话。”

        “造反?王厂长,您可不能这样说我们!我们这一次,只是占据工厂,又没有伤到他人,更未曾扰乱社会治安,如何算是造反,只能说是罢工罢了。”冯高面色严肃,纠正着王权斌的错误,旋即又道:“而且王厂长,您应该明白咱们为何这样做了。不是吗?”

        “这”

        王权斌一时语塞,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说下去。

        苏权感到诧异,侧目看了过来:“王权斌,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没错。你且将原因说来听听,如果在理的话,我当然会为你主持公道。”王路劝道。

        然而王权斌除却禁闭嘴巴之外,便什么都没说。

        对这一切心思肚明,冯高冷笑道:“哼。你为了能够提高炼钢厂的产量,逼迫工人连续工作八个时辰,从来不许休息,甚至克扣发给我们的饭菜、中饱私囊,饭堂之中的饭菜甚至无法填饱肚子,多有吃坏了身体的。就你这样子,算什么好厂长?”

        “什么?”

        苏权一时讶然,低声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冯高微昂下巴,回道:“我所说的句句属实,难道还有假?”

        王路也是责备了起来:“就你这样子,不是官逼民反吗?怪不得他们对你恨之入骨,若是我的话,少不得也要骂你一句。”

        被两人一阵痛骂,王权斌却也不肯罢休,梗着脖子喝道:“大家都是这么干的,我能有什么办法?若是不这样,能挣到什么钱?”

        苏权为之一愣,眉头暗暗皱了起来。

        说真的,这钢铁厂投资本就庞大,他们苏家当初为了能够将这钢铁厂建成,耗费的资金岂止百万,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收回本来。

        冯高却是忍耐不住,高声骂道:“哼。那你就能这样逼迫我们?要是在不起来反抗,只怕我们迟早被你这种家伙给压榨成干尸了。”他虽是主簿,但是也长期待在钢铁厂,对厂中的工人遭遇也是感同身受,要不然为何当初仗义执言,甚至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王权斌面露不屑,继续诉道:“哼。能有吃的就不错了,哪里来的挑三拣四的?要不是苏大公子伸出手来,你们这棒子贱民,只怕还待在那穷乡僻野之中啃泥巴呢。”

        “你这厮,当真有够无耻。我且问你,厂中生产的那些机械是谁生产的?操作那些机械的有是谁?若是没有他们付出的劳动,你以为你能够就这样人模狗样的站在这里?合着咱们就该活的跟乞丐一样,应该被你肆无忌惮的殴打吗?”冯高反驳道。

        苏权听着,也为之恼怒,低声喝道:“王权斌,莫要在这里丢人,还是给我滚下去吧。”

        王路也是连连摇头,对王权斌充满着不屑。

        就王权斌这种管理方式,不出乱子那才是怪事了。

        无奈之下,王权斌只好向几位告辞,就此离开了这里。

        苏权又是看向冯高,问道:“你说你是来谈条件的?那和我说说,究竟是什么条件?”眼下对工厂内部一无所知,他有这般表现,也是为了能够拖延时间。

        “很简单。将八个时辰工作时间降低到四个时辰。工人们实在是太累了,根本就无法支撑下来,他们也是人,当然也要休息。不是吗?”冯高回道。

        苏权沉思片刻,然后说道:“就是这样吗?”

        “当然不止。我们还要求在工厂之中设置工会,并且必须有咱们的工人代表,若是那厂长对咱们不好的,可以将那厂长直接给罢免了。如同王权斌这种人,必须排除!”冯高继续说道。

        “工会?”

        苏权微眯着双眼,嘴中也是念了几下。

        很明显,这所谓的工会乃是仿照议会产生的,全都是针对诸如厂长之类的管理人员所下的禁止,眼前之人竟然想出了这一点,倒是有些厉害。

        冯高阖首回道:“没错,工会。你们必须要允许我们举办职工大会,并且接受我们职工大会的监督。要不然,诸如小三子这一类的事情还会继续出现,不是吗?”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苏权点点头,谦和的回道:“但是你也应该知晓,这钢铁厂非是我苏家一人的,尚有许多人投资,我总得得到他们的允诺,不是吗?毕竟若是接受了你们的条件,厂中的效益只怕至少也会下降五成。”

        冯高稍微皱眉,旋即回道:“当然可以,但是你应该知晓,若是不接受我们的条件,那这工厂就断然不会交给你们。你明白吗?”

        “当然!”

        苏权点了点头,已然明白对方的决心。

        这一次,他们若是不答应的话,这些工人是断然不会放弃对工厂的控制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