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遭盗贼不翼而飞,购军火军队来访

第七十四章遭盗贼不翼而飞,购军火军队来访

        一如苏权等人所预料的那样,钢铁厂之内,众多的工人也为这么多的钱财而为之惊讶。

        “这就是一万两吗?怎么竟然这么多。”

        并排成一列的四个箱子之中,银条发出眩目的光彩来,足以让任何人都感到眼花。

        为了防止发生骚乱,孙鹏、冯高两人就站在一边,身边也带着几个壮汉,防止有人心怀不轨。

        “一根银条一百两,一共一百块,确定有一万两。”

        数了数里面的银条,洪七难掩眼中的贪婪,掠过那沉甸甸的银条。

        孙鹏脸上堆满笑意,觉得这乃是自己率众反抗的功劳:“哈。没想到那苏权竟然当真送了这么多银钱来?他是打算赔罪吗?但他以为仅凭这么一点银钱,便能够收买咱们?当真是做梦!”

        确实,孙鹏的确是很爱钱,但他却也不至于被这么一点钱给迷糊了,账大家都会算,自己若是就此罢手,以后的苦日子还是得挨着。

        “也许吧。但是我想知道,关于这批银钱,你打算如何处置?”冯高双眉紧蹙,眼前的银条的确诱人,但他却透着担忧。

        “不如大家分了吧。这么多钱,一人也有十两。”

        “这次时间,我可是第一个应和的。这么说来,我应该多拿一点吧。”

        “那我丈夫那一份呢?他可是因为这事儿没了左手,也应该多拿一点。”

        “……”

        诸多的声音想起,让冯高感到头疼,紧皱的眉头,全都是对眼前场景的担忧,孙鹏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原本团结一致的团队,竟然开始产生了争执。

        “各位!”

        孙鹏蓦地抬高声音,将所有工人的争论都给压了下来。

        “还请大家静一静,商量一下这些钱究竟该如何分配。不是吗?”

        作为此次罢工的组织者,孙鹏的威望还是有的,当然让所有人的工人全都安静下来,静静的看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没错。别忘了咱们这一次的目的是什么?是缩短工作时间,由之前的八个时辰变成四个时辰。莫要因为一些蝇头小利,就忘却了咱们这一次的目标。”冯高再度警告了起来,生怕眼前这些人忘却了众人集结起来的原因。

        “那你说说,这些钱应该怎么办?”

        一位皮肤黝黑、身材敦厚的女子走了出来,大声问道。

        冯高问道:“原来是张霞吗?你的意见是什么?”

        张霞身材不高,只有一米五这样子,因为长期干着重活,所以手臂相当健硕,除却眉间的秀气外,别处比男子还要充满男子气概,当然除了这个之,最让冯高记忆深刻的,便是那当初牺牲的小三子,就是张霞的老公。

        “我夫君因为钢铁厂的事情而牺牲,而且我还有一个孩子,我觉得我应该多得一点。”张霞相当直接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旁边一个高瘦之人冷哼一声,插嘴道:“你说要多得一点就多得一点,那让咱们咋办?”被他一说,人群有些骚动。

        张霞瞪了那瘦子一眼,骂道:“吴三,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而且就你在工厂的表现,能有钱分就算不错了,难道还想多得?”场面恢复平静,众人脸上透着惭愧,纯以表现来看,张霞可不属于任何一人。

        “没错。这钱虽是意外得来的,但也代表着我们的罢工有了成果。若是将其平分,大家都可以得到一些钱财,但却不免让那些付出了努力的人而失望。不是吗?”

        对于张霞的提议,冯高并不感到意外,整个组织之中,有的人付出了鲜血,有的人付出了努力,但是更多的只不过是盲从罢了,若是让这些人等同,无异于打击众人的进取心。

        所以他稍作思考一下,便说道:“所以我觉得,若是家中有人因为事故而牺牲的,可以多得五两,家中尚有父母子嗣需要赡养的,可依照人头也分的五两。各位,你们觉得可以吗?”

        “我没问题!”

        张霞诉道,依照冯高的建议,她一家能够得到十五两,十五两已经不算少了。

        吴三感到不悦,反驳道:“凭什么?”

        “就凭她的丈夫是小三子,可以吗?”孙鹏张口骂道:“就连寡妇钱都要贪,你还算人吗?”当初若非小三子的死,他们根本无法做出这种事情来,所以孙鹏对这个方案也并没有多少意见。

        这么多的钱财,他可不敢一个人拿下来,只有分给自己的兄弟们,方才感到好受。

        吴三头一缩,身子也哆哆嗦嗦了起来。

        “若是大家没意见的话,那就这么定了。”冯高充满责备的瞪了吴三一眼,然后争取着下面众多工人的支持。

        众人齐声回道:“我等没意见。”

        “很好。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先统计一下各位的家庭状况,好作为分钱的依据。当然,你们也应该知晓金钱并不多,所以还需要列位莫要撒谎。大家都是工友,彼此的情况也是心知肚明,不是吗?”冯高淡淡的警告道。

        对于人的贪欲,冯高向来不惮于以最恶劣的方式去猜测。

        众人明显一震,自然在两人的安排之下,开始填写自己的状况,好作为领取银钱的根据。

        冯高稍感舒心,又是嘱咐道:“还有,这么多钱就这么放在这里也不放心,须得弄一个箱子锁起来,以免有人窃取。不是吗?”

        “也对!”

        孙鹏点点头,吩咐人去厂中弄了一个铁箱子,这铁箱子乃是专门用来装填克虏炮的,可以说相当沉重,外面钉上的铁板足有一寸厚,寻常人根本无法弄开。

        将一万两白银放荡在里面,冯高、孙鹏两人这才放心下来,然后又取来了两把锁,将铁门彻底锁住,彼此各拿一柄钥匙来。

        这样的话,若要取走这批银钱,就得同时拿到冯高、孙鹏两人的钥匙才行。

        忙碌了一天之后,所有人莫不是感到疲倦,纷纷回到房中开始休息,今天那苏林固然送来了一万两白银,但距离他们所要达到的目的尚且差了很多,还需要继续坚持下去,才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回到房中,冯高细想着白天时候那苏林的神色,心中依旧充满迷惑,弄不清楚这苏氏一族为何要送这么多钱?

        难道他认为,仅凭这么一些钱,就能够让两人屈膝吗?

        冯高相信,对方乃是多年纵横商场枭雄,定然不可能以为单凭这种手段,就能够彻底的让两人屈膝,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只是掩人耳目,只为了遮掩接下来的手段罢了。

        “若是这样,那对方究竟打算采取什么行动方式?”

        心中怀着事儿,冯高始终无法入眠,无论是左右转身,都无法消解胸中的疑惑,那苏澜的手段向来很辣,是不可能就这样结束的。

        对于这一点,冯高相当清楚。

        翌日,他刚自睡梦之中苏醒,也不知晓昨夜究竟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今天起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然而刚刚推开门,冯高正准备洗漱时候,却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来。

        “遭了。银两失窃了。一万两白银没了。”

        匆慌的声音,让冯高有些摸不着北来,正待询问事情的缘由时候,就见到孙鹏一脸严肃的走了进来。

        孙鹏回道:“昨天晚上,一万两白银不翼而飞了。”

        “什么?”冯高脸上瞬变,差的和暴风雨即将到来一样。

        孙鹏低声一叹,诉道:“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说着,就在前面带路,领着冯高来到了他们之前存放银两的位置。

        刚一看到,冯高就感到浑身发抖,眼球甚至也凸了出来,诉道:“这,这怎么可能?”

        他可还记得,当初自己将白银送进去的时候,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十万两白银一个不少,然而转瞬之间,这铁箱子就被人给打破,两条足有儿臂粗细的铁链也被丢在一边,其中的银两也就此成了笑谈。

        钱都没了,哪里来的赔偿?

        冯高感到气馁,低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知道。我一来之后,就见到了这铁箱子被打开了。”一人插嘴回道。

        “被打开了?那告诉我,这玩意为何不起作用?”冯高咒骂了,旋即又将矛头对准其他之人,喝道:“能知晓我们将白银藏在这里的,定然是我厂中之人。那你们是否告诉我,究竟是谁做出了这种事情来?”

        为了能够逼迫苏氏一族答应自己的条件,他可是不知道付出多少努力。

        然而这一幕,却让冯高无数的付出,全都付诸流水了。

        众多工人一起摇头,让冯高更感恼怒,张口骂道:“你们都不知道?那你们昨天晚上的时候,究竟在做什么?”

        “不知道。只是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们陆续到来到厂房的时候,就见两把锁都被砸烂,里面的白银全都不翼而飞了。对了冯主簿,您说的那些赔偿金,还会赔吗?”

        “钱都没了,哪里来的赔偿金?”

        想着昨天大家兴致蓬勃的商议着赔偿金的事情,冯高只觉得胸中怒焰难以熄灭,只想要将那厮找出来,直接拍死。

        听到冯高这么说,所有的工人全都流露出失望来。

        “就这么没了?早知晓,还不那个时候就分了呢。”

        “唉。也许咱们就是没这个命,还是算了吧。”

        “也不知道究竟是那个混蛋干的,找到了定然要揍他一下。”

        “……”

        众人的话语纷纷钻入冯高的耳朵之中,让冯高面色越发赤红起来,感觉自己的表现实在是太差劲了,竟然就连这个都没有知道,

        “你们先进行生产吧,毕竟今天的时候,就是华夏军的来临了。你们先将场景布置好,以免露出了破绽。至于那些白银,我们会处理。知道吗?”

        面对这种难题,冯高也只好搪塞了过去。

        他也清楚,在面对这种事情来,心情真的是糟糕透顶了,然而华夏军很快的就要到来了,实在是没有时间拖延了。

        众多工人也是有些失落,虽然都开始了工作,但是却显得精气神不足,没有了往日那兴高采烈的样子了。

        时间转瞬即逝,门口再度出现了一行人来。

        相较于之前苏林那人,这一次出现在这里的人身上全都穿着青色军服,乃是来自于国防部后勤处的,他们的任务便是采购合适的武器了。

        “这个,终于等到你们了!”

        看到这么一行人到来,冯高稍微感到安心。

        只需要军队还没有派出军队,那就代表着他们早就已经和苏权一家同流合污,但眼下这些人却出现在钢铁厂之前,显示了华夏军和苏权一家并没有联系,也需要还存在着相当矛盾。

        这一点,却是值得注意,完全是可以下手的地方。

        冯高内心想着,脸上全都堆着笑容,诉道:“只是几位,你们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还能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你们生产的武器了呗。”面对这种难题,冯高也只好搪塞了过去。

        他也清楚,在面对这种事情来,心情真的是糟糕透顶了,然而华夏军很快的就要到来了,实在是没有时间拖延了。

        众多工人也是有些失落,虽然都开始了工作,但是却显得精气神不足,没有了往日那兴高采烈的样子了。

        时间转瞬即逝,门口再度出现了一行人来。

        相较于之前苏林那人,这一次出现在这里的人身上全都穿着青色军服,乃是来自于国防部后勤处的,他们的任务便是采购合适的武器了。

        “这个,终于等到你们了!”

        看到这么一行人到来,冯高稍微感到安心。

        只需要军队还没有派出军队,那就代表着他们早就已经和苏权一家同流合污,但眼下这些人却出现在钢铁厂之前,显示了华夏军和苏权一家并没有联系,也需要还存在着相当矛盾。

        这一点,却是值得注意,完全是可以下手的地方。

        冯高内心想着,脸上全都堆着笑容,诉道:“只是几位,你们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还能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你们生产的武器了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