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火龙现万物成灰,定后事权责难断

第七十五章火龙现万物成灰,定后事权责难断

        看见这么一批军火,段莫满意的笑了。

        “既然如此,那就谢谢你们了。”对着身后跟来的士兵挥挥手,嘱咐道:“而你们就先将这批军火运走,毕竟军队尚且急等着用呢。”

        那些士兵开始了动作,他们走入了仓库之中,将这些铳枪拿了起来,然后装在马车之上。段莫今日来到这里,总共带了二十辆马车,正好将这批军火给装下,并且运回国防部之中。

        冯高有些迟疑,他看着那些孔武有力的士兵进出着仓库,不免感到害怕,上前来恳求道:“既然我们已经履行了合约,那相应的款项呢?我记得按照合同上来说的,这批军火价格应该有三万贯钱才对。为何不见相应的款项。”

        三万贯钱,折合成银子的话,也足有两万两,可比那苏权送来的要多一倍。

        为了安置厂中的工人,冯高急需这批款项,那苏林送来的钱没了就没了,但这钱可不能少,要不然厂中一千多号人,如何能够生活下去?

        段莫轻笑一声,诉道:“不是早就给你们了吗?”

        “给我们了?但是为何我们没有收到?”段峰神色茫然,弄不清楚状况。

        “的确是给你们了。”段莫笑道:“就在前些天,我亲自将那批银钱,送到了王权斌手中的!因为那厮说了,急需款项补充,为了保证进度不至于有失,所以就提前垫付了!”

        “王权斌?怎么又是这个混蛋?”冯高眉毛倒竖,张口骂了一句,双拳蓦地攥紧,神态急切的看着段莫,恳求道:“若是可以的话,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宽限一些时日?”

        段莫摇了摇头,否决道:“对不起不行。没办法,这乃是死命令,我们也是照章办事。知道吗?”眼见马车已经装满了军火,他挥挥手就让所有的马车准备离开这里。

        冯高虽欲阻止,然而一见对方一个个莫不是骁勇无比的身子,就感到气馁。

        这些人乃是华夏军的,他实在是不敢与之对抗!

        眼见这车队快速离开,其余的士兵也反应过来,他们在旁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自然知晓这些人并没有留下任何的钱财,想到之前那银钱不翼而飞,更是充满着愤怒。

        “这个,就这样让他们走了?”孙鹏指责道。

        冯高懊恼道:“要不然怎么办?对方可是华夏军的,就咱们的势力,能够和对方对抗吗?”

        “但是如果没有那些银钱的话,那全厂人吃饭的问题如何解决?”

        孙鹏感到慌张,经过好几天冷静之后,他也渐渐的开始适应新的环境,然而今日这一幕却和一桶冷水一样,直接浇在了自己的头顶上。

        冯高双目无神,以前的主意似是全部消失了,他自嘴中蹦出三个字来。

        “对不起!”

        远处,那些工人也是面若死灰,大概是因为承载了太多的东西,远去的马车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这些声音就和那总是不曾停歇的铁锤一样,“砰砰砰……”,每一次都砸在了自己的头上,将自己变成了这钢铁厂的一员。

        “看来,谈判是不可能得了。”

        嘴角抽搐着,孙鹏这才明白过来,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对手,也许应该采取更极端的方式,向那些家伙宣战吗?

        看着底下的众多工人,孙鹏感到心中的火焰“蹭”的一下,便整个燃烧了起来。

        若是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那就这样去做吧。

        冯高扫过孙鹏一眼,顿时感到心惊,连忙问道:“你打算做什么?”眼前之人性子向来粗暴,乃是一个典型的行动派,如今见到这种事情发生,定然无法接受。

        孙鹏狞笑道:“你以为做什么?当然是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付出代价?你准备怎么做?”冯高追问道,他开始害怕,害怕孙鹏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来。

        孙鹏鄙夷道:“哼。若是告诉你了,你定然会阻止的。既然如此,那告诉你又有什么意义?”脸色瞬间变冷,喝道:“我敢保证,只要这样做的话,对方定然会乖乖的投降,你明白吗?”

        “这个,可能吗?”

        冯高心生怀疑起来,却暗中派出一人来到厂外,通知厂外的骑警做好准备,自己则是暗中跟踪孙鹏,想要看看对方究竟打算做什么。

        那孙鹏并未料到身后有人跟踪,自己则是带着几个值得相信的人一路走来,来到了储存焦炭的地方了。

        这焦炭乃是冶炼钢铁的重要原料,厂中当然有着大量的储存。

        冯高见到孙鹏举起火把,就准备将其投入焦炭之上后,顿时惊起连忙纵身一跃,将孙鹏扑倒在地,喝道:“你在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放火了!只要将这些东西给点燃,那整个工厂当然会被大火所弥漫,到时候我看那些家伙如何收拾?”孙鹏一用劲,立刻就将冯高踹倒在旁,自己则是努力的站起来,朝着远处的火把走去。

        冯高有些心急,立时就抓住孙鹏脚踝,苦劝道:“不行,我不能看着你做傻事。”

        “傻事?那家伙就连咱们的卖命钱都打算抢走,这让我如何接受?依我看,还不如将这钢铁厂一把火少了,省得麻烦。”孙鹏连连用劲,打算将冯高踹开,但冯高咬紧牙关,始终不肯放弃。

        心急之下,孙鹏将火把倒转过来,对着冯高手心就是一摁,灼热的火焰无比锥心,立刻就烫的冯高双手一松,总算是摆脱了束缚。

        “你以为你能够阻止我吗?对不起,你什么都阻止不了。”

        近乎绝望的面孔,孙鹏将手中的火把朝着仓库之中的焦炭、焦油以及沥青之类的东西用力一扔,“蹭”的一下顿时冒出无数火焰来,火焰顺着可燃物不断扩散,转瞬间就将整个仓库都给覆盖了。

        冯高看傻了,口中呢喃不已:“难道说,真的无法阻止?”

        “烧吧、将所有的一切,都给彻底烧毁吧。”

        孙鹏大声的呼喊着,觉得自己仿佛成了圣徒,乃是接应神明的使徒,今日之举只是为了惩戒那些资本家罢了,自己若是死后,定然会被接应到天堂之中。

        ——————

        钢铁厂之外,骑警依旧在执行着任务。

        他们的目的乃是确保钢铁厂的安危,关于其他的事情只能看着,绝不能够插手其中,这是来自于自家局长的指令。

        这一日,他们再度目送着华夏军后勤部的人走进去,然后驮着一车军火离开了这里。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开始松懈下来,以为这一幕还很快的就会结束,然而“轰”的一声,腾空而起的烟尘震惊了这一切。

        “这是怎么一回事?”

        赵方扣住警帽,双目微聚看向了远方,那升起烟尘的地方,正是钢铁厂储存焦炭的地方,焦炭乃是炼钢的必需品,所以钢铁厂之内储备了起码上万吨的焦炭。

        这些焦炭若是全数燃烧起来,那造成的损失可不小。

        心中一凛,赵方立时催动胯下战马,那战马四蹄飞攒,带着他直接越过围墙,口中喝道:“所有人,跟我冲进去!”

        紧随其后,上百位骑警一起闯入其中,立刻就见到干净整洁的工厂之内,已经无数火焰彻底占据,宛如一条长龙一样,将所有的一切全都给吞入其中。

        而在工厂之前,之前本来合作无间的孙鹏和冯高两人,却扭打在一起。

        便是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些工人,也是势若水火,分别站在两人身后,为两人摇旗呐喊,而且看样子似乎也随时随地都可能加入战场之上。

        “砰!”

        枪声响起,所有人纷纷扭头,看向了赵方。

        赵方喝道:“所有人原地蹲下,若有违抗者,杀无赦。”远处正在厮打的孙鹏、冯高两人,也愤愤不平的分了开来,然后在那黑漆漆的铳枪之下,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指挥胯下战马来到孙鹏、冯高两人身前,赵方质问了起来,若是让眼前的火势继续蔓延开来,只怕这里的建筑物全都要遭殃,都被这火海给彻底吞了。

        孙鹏看起来相当疯狂,丝毫不掩饰对这钢铁厂的愤怒。

        “看不懂?当然是将其烧了呗,让其继续留着,算什么样子?”

        冯高的神色也不对,他对着孙鹏喝道:“你疯了吗?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来?你难道不知道,若是这样的话,咱们全都要遭殃。”

        孙鹏只是张开双臂,就和朝圣一样对着火焰诉说道:“烧吧,烧吧,烧的越多越好,最好将这一切全都给烧了,那就是最好的了。”至于冯高的话,当然是根本就没听了。

        赵方感到头疼,召来四位骑警将这两人全都收押起来,然后看向了那些慌张的工人们。

        这些工人见到骑警来了也是慌了神,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处理。

        “什么都别说了,还是快些将这大火给扑灭了再说吧。”赵方下令道。

        以他手下的百来位骑警,可无法将大火彻底浇灭,只有动员这里的工人,才能够彻底压制住火势,等到将这火势彻底扑灭之后,也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看着眼前的废墟,苏澜感觉胸口一股气差点没上来,险些就窒息了,好容易方才恢复了过来。

        “这,怎么变成这样了?”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的废墟就是自己之前付出数百万贯所兴建的钢铁厂,之前的火势太过强大,整个长安城都可以看见,其高温足以将所有的东西都给烧毁。

        苏权也是感觉太阳穴猛跳,低声骂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虽是打算以二桃杀三士的方法,重新夺去钢铁厂的控制权,但却也无法接受这钢铁厂近乎全毁的下场。

        数百万贯付之东流,任谁都无法接受。

        而在远处,则是站着钢铁厂的工人,他们神色复杂的看着苏权、苏澜,这两人皆是名声在外之人,当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方面害怕对方追究自己的责任,一方面也是有些期待,希望这两位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

        不管如何,自己如今失去了工作,为了能够活下去,哪怕是丢掉羞耻心,也是在所不惜。

        赵方走了上前,安慰道:“幸好及时发现,这才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要不然其后续影响可就大了。”

        “哼!若非这些人——”

        苏澜轻哼一声,双眼一转落在了那些工人身上,为了扑灭之前的大火,这些工人身上的衣服都被烧烂了,不乏头发、眉毛被烧掉的,许多人身上都被烫出一个个水泡来,只是他们早已经习惯了疼痛,并不觉得有多么难受。

        “莫要指责他们了。若是没有他人,你以为你这钢铁厂还能保存下来吗?只怕里面的东西全都给烧毁了。”赵方摇了摇头,对苏澜、苏权的遭遇并没有同情,整个过程他看的一清二楚,若非两人自己作死,始终以拖延的方式对待工人,如何会召来这样的结局。

        凌飞也是走上前来,劝道:“你啊,难道还不明白吗?若非他们帮忙,你觉得你这钢铁厂还能够保存下来吗?”

        “但是我这钢铁厂弄成这样子,你让我如何能够接受?”苏澜骂道。

        百万家财,一朝尽散,他可无法接受,对于造成了这一切的钢铁厂工人,也是充满着愠怒,只想要将这群家伙全都关入牢房之中。

        冯高听着有些不开心,诉道:“若不是你们背信弃义在先,先是压低工酬、加大工人工作时间,更将我们的救命钱据为己有,你这做法又算什么?若是按照你们这么弄下去,那咱们还怎么活?”

        工厂烧毁一事虽是严峻,但他们的待遇太差,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苏澜回敬道:“那又如何?你们烧毁了我的工厂,这件事情我和你们没玩。要是不赔偿我的损失的话,信不信我让你生不如死?”

        “赔偿?你觉得可能吗?”

        冯高只感到可笑,他辩解道:“要知道咱们都是穷人,一年都挣不到多少钱,若要赔偿你的损失,那得多长时间?和着按照你的想法,我们就应该成为你的奴隶吗?当真是笑话!”

        钢铁厂被烧会是一会事,但自己的待遇差也是一个事实。

        冯高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让对方继续嚣张下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