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证据确凿遭入狱,火灾之后谋复兴

第七十六章证据确凿遭入狱,火灾之后谋复兴

        “好个家伙,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

        苏澜满是不忿,平生以来可没有人这般对待自己。

        “呵,你以为你是谁,天王老子吗?”

        孙鹏却是分外亢奋,往日为了保全全厂之人,自己实在是太过委曲求全,这一次他却是要发泄一通。

        “而且我就这样子,你又如何?反正这钢铁厂也被烧了,损失了这么多,你应该会很后悔吧。但是后悔又如何?你终究无法改变这一切。看着自己的心血被毁了,感觉很痛心对吧。但是,这就是我要你知道的感觉。”

        “你这家伙,当真以为我不敢打你?”

        苏澜终究忍不住,正欲上前教训孙鹏时候,却被苏权给拉住了。

        苏权指了指赵方,诉道:“赵警长。根据目前的人证和物证显示,纵火犯乃是此人,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要知道这长安钢铁厂纵火一事非同小可,若是让纵火犯给逃了,没那可就是你的失职。”苏澜回过神来,故作姿态整了整衣襟,下巴微昂透着高昂撇了一眼孙鹏,然后对着赵方诉道。

        虽然想要将其挫骨扬灰,但旁边的就是警察,苏澜纵然有着天大的能量,也绝技不敢挑衅政府的尊严,只有让赵方出马,将这些主使者全都给抓起来。

        赵方暗叹一声,自腰间取下手铐,走到了孙鹏身前,诉道:“孙先生,得罪了!”

        孙鹏虽是性子刚烈,然而见到赵方走到自己眼前,气势顿时为之一衰,俯下头来:“我明白了。”伸出的双手,代表着他的决定。

        赵方心情肃静,阖首谢道:“多谢!”对这些工人,他也保持着相当的同情心,然而纵火一案实在是太大,若是不将孙鹏抓起来,是无法对长安以及自己的警长一个交待。

        赵方对着身后的骑警挥挥手,便召来了十数位骑警,将包括孙鹏在内,好几位已经被确信的纵火犯全都抓了起来,然后押往早已经准备好的囚车。

        “赵警长,请问他会被怎么办?”

        正当囚车准备离开时候,冯高走了出来,将一行人拦住。

        赵方双眉微皱,晃了晃脑袋,然后诉道:“就他这样子,纵然不死也会被关上数十年牢,总之他这一辈子,是彻底毁了。”先前时候,能够扑灭这钢铁厂火势,也是多亏了冯高帮助,故而相当尊敬眼前之人。

        “怎么会这样?”

        看了一下囚车,里面的孙鹏已经阖上双目,冯高感觉肩上重担变得无比沉重。

        他转过头来,看着那些聚集在自己身边的工人,在这之前这些工人可还在自己的手下,为自己的未来而奋斗呢,虽然自己的目的被苏澜等人给彻底毁了,但他们还对自己抱有相当的期待。

        “帮我照顾好他们,可以吗?”

        蓦地睁开双眼,孙鹏最后看了冯高一眼,也许以后他们两个很可能再也无法见面。

        冯高深吸一口气,珍重的点点头,回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帷幕落下,遮住了孙鹏的身影,马车拉着上面的人,自这里离开了。

        “冯先生,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有人感到茫然,孙鹏被抓走了,他们迫切需要一个新领导。

        冯高神色凝重,目光所及之处,全都倒塌的砖石和碎木,偶然有露出来的钢铁机械,但这也被高温给烧的变形了。

        “先将这些废墟收拾干净再说吧。毕竟,就咱们现在这样子,似乎除了炼钢外,也不会做别的事情。”

        冯高嘱咐道。

        得了冯高的命令,所有的工人一起行动起来,开始沿着废墟发掘,试着找出一些能用的东西。

        火势实在是太过庞大,他们需要确认牺牲者的数量,以及那些机械装备的损毁程度,看看能不能重新修理好,再度复用起来。

        苏澜看着恼火,低声咒骂:“这些家伙,将我的钢铁厂当成什么了?”正待走上前呵斥时候,却被苏权给扯住了。

        “算了,让他们去吧。”苏权摇着头,双目澄净无比,似是能够看出苏澜的想法。

        苏澜反驳道:“为什么?”

        “要不然,你不是又要重新招揽人手吗?让他们去,至少也能够省一笔费用,不是吗?”苏权劝道。

        被这一说,苏澜只好放下恩怨,口中嘀咕道:“好吧,那就依照你所说的吧。只是这些家伙,必须给他们一个教训,要不然如何能够现出我的手段?”

        他却是没有想到,这些工人不过是一些穷苦农民,莫非为了养家糊口,如何会跑到这个工作环境恶劣、而且特别辛苦的炼钢厂之中?

        远处,那些工人自然没有注意到苏岚和苏权的谈话,他们只是聚精会神注视着废墟,按照自己以前的记忆,将那些砖瓦碎木全都搬开,露出下面的机械设备。

        若是见到机械装备尚且完好的时候,就会发出一声呐喊声。

        几个人一起努力将这些机械设备拉出来,然后开始调试这些机械设备。

        苏澜在旁边看着,感觉心中怨气也没之前那么大了。

        “喂。你们过来看。”

        这个时候一个人叫道。

        苏兰和苏权立刻感到疑惑,纷纷走上来,想要看看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东西?

        冯高也是带着疑惑走了上来,问道:“你们发现了什么吗?”

        那人指着废墟说道:“你们看,这个是不是咱们之前失窃的银两?”

        几人一起探头,就见到在砖石之上,留着一摊银白的金属固体,虽然被黝黑的木炭和砖瓦盖住,但那璀璨夺目的光彩,却是难以掩饰,告诉众人这就是银子。

        银子的熔点并不高,很容易就会变成液态,但是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这些银子也开始凝固起来,于是就被众人给发现了。

        “还当真如此!”

        冯高心中一喜,连忙将所有人召来,一行人一起努力,也将这处的废墟清理干净,所有的银子全都被集中了起来,经过称量之后,确定这一批银子就是他们之前失窃的那匹银子。

        当然,除了这银子之外,这里还残存着一具尸体。

        “是老丁头的?那家伙乃是惯偷,骤然见到这么大的钱财,自然难以忍住,所以就做出了这种事情来?”

        仔细辨认了一下,冯高略有欷。

        这老丁头是一个孤寡老人,一直以来都担任钢铁厂保安的职位,先前那两把锁也是他提供的,若是这样想来,整个工厂也的确只有此人有实力和本事偷走这些银两。

        而按照他临死前的动作,估计也是打算将这批银子给运走,然后自己便就此逃脱这里,从此逍遥快活。

        然而,孙鹏的一把火,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既然在这钢铁厂发现了这么多银两,那这些自然就是我的了。”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苏澜高傲的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他这一说自然招来了所有工人的敌视,这些银子乃是自己千辛万苦方才挣来的,又怎么容忍苏澜赶出这种事情来?

        冯高挡在苏澜的身前,直接否决道:“对不起,这些银子只能留在这里,谁也无法带走!”

        经过了一场大火,整个炼钢厂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华夏军的款项更是没有送过来,他们若是想要生活下去,那么这批银子是必须的,毕竟钢铁厂彻底没了,若是想要通过订单来获取资金,根本就不可能。

        “那又如何?这批银子乃是我工厂中的,当然应该属于我了!”

        苏澜不予理会,当即打算带走这批银钱。

        炼钢厂都已经被烧毁了,他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当然不希望这一万两白银白白的送给这些工人。

        冯高眉间怒气一闪,挺起胸膛站在了苏澜之前:“若是这样,那咱们只怕又要来一场了。”

        众多工人亦是纷纷高声呐喊,彼此之间结成了一个城墙,就那么挡在了苏澜、苏权等人之前,口中只有一个话音来回诉说。

        “休想抢走咱们的血汗钱。”

        苏澜无法接受,他还是打算继续对抗下去。

        苏权却拉住了苏澜,劝道:“算了吧。这一万两,就给他们吧。”

        “但是弟弟,这可是一万两白银,不是一万两沙子和泥土,而是活生生的银两。怎么能够让对方,轻易的拿走?”苏澜不打算接受这个建议。

        苏权声音抬起,却是分毫不顾彼此之间辈分差距,劝道:“难道你忘了钢铁厂的事情吗?就在之前,这钢铁厂就被一把火给彻底烧了,这废墟都还没有清理干净!难道你还想让事情再度发生?这些钱,还是算了吧!”

        被这一说,苏澜这才冷静下来。

        “而且你也看到了,他们此刻已经是身无分文,若是没有了这批钱,接下来的日子又该如何?难道你让他们在长安街上乞讨吗?到时候,主公追究下来,我们也是无法逃脱责任!”凌飞从旁劝道。

        “主公?”

        苏澜听到这话,明显露出一些害怕来,他看着那些废墟,心中隐隐开始作痛,“好吧,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吧。”

        三人一起答应了下来,自然没有反悔的余地。

        那些工人见他们就此妥协,也是纷纷发出了一阵呐喊声,认为自己这一次总算是胜利了。

        冯高也是暗暗庆幸,幸亏眼前一行人乃是通达之人,要不然还会说一番争斗。

        他对着那凌飞欠了一下身子,谢道:“凌议长,这次多谢你了,若非你出面,只怕我们就当真是走投无路了。”

        “哈。我这也是为了国家着想,毕竟这钢铁厂实在是重要,若是能够修复成功的话,对我们自然也有相当的助力。”凌飞笑道:“只是你们接下来打算做什么?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可以倾囊相助,定然满足你的请求。”

        先前时候,因为苏澜的行为,国党的名声可以说是颇受影响,经常遭到其他议员的抨击了,为了能够重振国党的声誉,所以凌飞便打算出手,好挽回眼前的一切。

        “多谢了!”

        冯高相当感激的低下头,然后诉道:“若是可以的话,不知可否给我们找一个住处?”面有凄苦的扫过了那些废墟,众多工人也纷纷落下泪来,毕竟这里曾经是他们生活的地方。

        “没办法,这火实在是太大了,我们的住处全被烧了。”

        “当然可以。”

        凌飞笑了笑,然后看向了苏澜,却是问道:“我记得,你在这附近不是有一处庄园吗?你平时不也不住吗?不如暂时腾出来,给他们住下来!”

        苏权也是面有责备的喝道:“而且这一次若是说起来也是你的责任,若非你迫切的想要提高炼钢厂的效益,如何能够造成这种事情?你啊,还不如趁着这个时候,好好的弥补自己的罪责,明白吗?”

        面对两人劝说,苏澜虽然是心中推拒,但是也只有带着所有的工人来到了自己在这里的住所。

        这住所也不大,也就三进三出的寻常住所,乃是他当初为了招揽王权斌苏修建的,方便其在这里工作,然而在发生这种事情后,那王权斌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留下了整个房子空荡荡的,倒是能够让工人入住。

        当然,突然钻入了这么多人之后,这房屋也颇为拥挤。

        莫说是洗澡吃饭,就算是上厕所的事情,都相当麻烦,并非长久之策。

        但是也好过幕天席地,胜在有一个东西遮风避雨,却是让那些工人面生感恩,一起住进了来了。

        当然,对于那王权斌,苏澜也是感到恼怒。

        他找来了这个房舍的管家,喝道:“告诉我,那王权斌跑到哪里去了?”

        整个事情,全都是因为王权斌压榨太甚,这才导致了整个暴乱,如今工厂之事暂时了解,但是这王权斌却不知晓跑到哪里去了,这让苏澜为之害怕。

        若是无法抓到王权斌,作为提拔此人的东家,苏澜也要为整个钢铁厂火灾一事而负责。

        到那个时候,可就不是什么革除议员这么简单了。

        苏澜相当清楚,如果不是自己身份显赫,他这一次只怕早就被关入牢房之中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