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青衣巷追根究底,深夜中初识祸首

第七十七章青衣巷追根究底,深夜中初识祸首

        钢铁厂之事暂时结束,冯高带着一行工人,也开始了修复工程。

        然而,在这之前冯高尚需确定一件事情,看着召集过来的众多工友,他问道:“告诉我,你们可知那老丁头,为啥要做这种事情?”对于这老丁头,冯高也是熟悉,知晓此人虽是性情孤僻,但却并非贪财之人,突然做出这种私吞银两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惊讶。

        “这个,莫不是因为他最近刚刚收留的一个义子?”

        “义子?这是怎么一回事?”冯高追问道。

        那人道:“也许你们不知道,就在前些日子的时候,那老丁头来了一个侄儿。他那侄儿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老是追着老丁头之后讨要钱财。也许,他就是因为这样子,所以就铤而走险,做出了这种傻事来了。”话音之中唏嘘无比,对老丁头虽是并无多少愤怒,但对那侄儿,明显是透着恼怒。

        若非此人作祟,如何会召来这种事情?

        冯高心中一喜,连忙道:“那你知晓他侄儿现在在哪里?”

        “就在北城青衣巷!”

        “竟然在青衣巷?”

        冯高眉间闪过一丝愠怒,那青衣巷他可是相当清楚,以前的时候乃是青楼所在的地方,向来都是人来人往的,然而自萧凤入主之后,这青衣巷的青楼便遭到了打压,生意清淡了许多不说了,便是其中的妓女也跑了不少。

        有才华的,直接便进入了华夏女子学院之中当教习;有渴望仕途的,也跑到军队之中,成为了一位军医;便是那肯吃苦耐劳的,也多数进入了纺织厂之中,成为了一位织女。

        这些工作固然艰难,但是总比之前那近乎奴役的日子要好得多。

        没了这些人之后,那些高层次的士子、豪绅也舍弃了这里,重新跑到了别出去了,这般状况更是牵连着其他人,导致剩下的众多的妓女也纷纷出走另寻出路,唯有一些姿色只能说中等的妓女留在此地,靠着出租房子聊以度日。

        因为对人员也没有甄别,所以这里向来鱼龙混杂,聚集着太多的闲杂人等。

        既然确定了那人的位置,冯高在吩咐了基本的事情之后,就彻底挑了两个身材健硕的人,陪同自己一起来到了青衣巷。

        踏入这青衣巷,冯高立时嗅到一股恶臭味,连忙掩住鼻子。

        “真没想到,这里竟然堕落成这样子了。”

        双眼微聚,冯高扫过眼前之景,顿时生出时光幻变的感觉。

        “红灯高照,烟花似星,烛照一片繁华盛景。”

        曾经在众人口中传闻的优美盛景,如今却变成这般样子,着实让人倍感吃惊。

        偌大的街道之上,虽是还有残存的砖石,但是这些砖石都被青草顶起,显得凌乱许多,路边偶然可以见一堆堆粪便,散发出一股股令人作呕的恶臭,更是无人清理。

        不过自宽大的街道,还有两侧林立的足有三丈高的酒楼来看,还是依稀可见曾经的繁华盛景。

        尽管,对于日新月异的长安城来说,这纯以木头搭建的酒楼太过老旧,咯吱作响的声音总是无法让人安睡,而且每到狂风暴雨的时候,就会有风水侵入其中,远没有砖瓦房来的结实。

        也许,这就是这些青楼之所以被遗弃的原因吧。

        依着情报,冯高来到一处酒楼之处,看了看门匾之上挂着的“逸轩楼”,便走上去扣了一下大门。

        “咯吱”一声,大门被打开,走出了一位身材变样的大妈。

        “你要租房吗?”

        虽然脸上打了许多粉底,但依旧难以遮掩皮肤之下的黑斑,这让冯高露出几分排斥来,不免朝后退了一步。

        这大妈心中一急,极其熟练的伸出手臂,直接拉住冯高,口中娇滴滴的说道:“既然来都来了,不如到里面做一下。不是吗?”这话儿若是换成二八妙龄的少女,定然让人骨头都变得酥软下来,但换成了眼前的大妈,却不免让人感到腹中一阵翻腾。

        “不,不了。”

        冯高顿感焦躁,连忙用力却也摆脱对方纠缠,只好侧目看了一身身后,跟在冯高身后的两位工人立时走了出来,然后咳嗽了一声。

        那大妈见到三人走来,这才不情不愿的放开了冯高,露出几分失望:“既然不是来租房的,那到这里干什么?你们还是请回吧。”说着,就打算将门关起来。

        冯高有些焦急,连忙伸手抵住大门,低声下气的央求道:“不是,你能不能听我说一下话?”为了能够吸引住对方目光,他还刻意拉开衣袖,露出里面银条。

        见到这银条,那大妈方才放弃,将门打开。

        “既然不是来租房的,那你们来是干什么?”

        “我是来找人的!”

        “找谁?”

        “丁义珍!”

        冯高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在不确定对方的身份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拉拢这里的地头蛇了,而根据之前的动作,眼前的大妈估计以前也是一个妓女,这才有这般熟练的动作。

        她既然能够在这里生活二十余载,其手段想必也不弱。

        那老鸨轻笑一声,充满鄙夷的:“丁义珍?原来是丁三害啊,你找他干什么?”

        “丁三害?这是怎么一回事?”冯高心中庆幸,暗暗高兴自己总算是找到了目标了,但心中疑惑更甚。

        老鸨笑道:“害父母、害兄弟、害子孙,全家老小都被他给害惨了,如何称不上丁三害?当然,若非他得罪了自己家中之人,如何会跑到我这里来?还跟我说在这里有一桩大生意呢!对了,你们若是他的朋友的话,可否将他这半年的月租给结了?”

        “半年的月租?多少钱?”

        冯高嘴角微撇,心中却是感到懊恼,若非要追寻老丁头死讯,他可不愿意跑到这里来。

        而且自对方神色也可以看出来,自己若是不交的话,只怕是无法得到消息。

        老鸨比划了两个手指,诉道:“四千贯钱。折算成银子的话,也就是三块银元。”

        “这就是了。现在你能告诉我,他们究竟在哪里了?”冯高自袖中掏出四枚银元,递给了对方。

        临行之前,冯高取出了自己的那一份,换成了三十枚银元,也就是三十两银子。

        那银子可是被融化了,完全失去了原本的样子,只有兑换成银元的样子,才能够进入流通之中。

        看着上面凤凰翱翔的精美画面,老鸨露出一些窃喜来,连忙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不知道?”

        冯高脸上怒气一闪而过,身后两位工人也适时走了上来,身上因为干久了力气活的肌肉也一阵抖动,明显是存着威胁的意思。

        那老鸨身子一颤,连忙解释道:“这个,他每天这个时候都会离开,我又不是他老婆,哪里知道他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过你们放心,他每天晚上都会回来的。”

        “你确定?”

        冯高威胁道。

        三块银元可不是小数目,若是什么都得不到,那可无法接受。

        老鸨自那健硕的人身上扫过,连忙应道:“当然,我哪里敢骗你?”

        “好吧,那我就在这里等,等到那个人出现为止。”

        大步走入房中,冯高挑了一个座位,直接坐了下来,两个工人也紧随其后,让老鸨心中害怕,不敢阻拦。

        相较于门外的萧索,这楼中倒是雅致了许多,不仅仅地上的青草被修整的如同地毯一样,便是那地面,也铺着一层砖石,防止下雨天浸湿鞋袜。

        就连这堂中,也依旧维持往常模样,梨花木打造的太师椅虽是陈旧,却也胜在坚韧,墙壁上也没有蛛网之类的东西,但也禁不住岁月摧折,显得有些泛黄,两侧镂空的台子之上也少了许多东西。

        从这些东西之上,可以猜测出来在全盛时候,这里会是如何繁盛。

        见到两人坐定,那老鸨眼珠子乱转,似是慌了神:“这个,几位是不是口渴了?这样吧,我到里屋去给你们准备一壶茶吧。”说着,便走入了里屋之中,过了好半会儿,方才端出一壶茶来,取出茶盅熟练的倒入其中,然后端到三人之前。

        冯高也感口渴,端起了嘬一口:“竟然是碧螺春?你这里,竟然有这种好茶?”

        龙团胜雪他是没喝过,不过寻常人能够品尝的茶叶之中,冯高也是有所涉及,倒也为眼前的老鸨惊讶。

        依着外面的样子,他一开始还以为这里什么都没有呢。

        老鸨讪笑道:“这个不过是以前存货,只求能够让几位开心而已?当然——”话音之中透着害怕,她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恐惧来:“若是见到了那丁三害,可否手下留情,给我留一个容身之地?”

        “当然!”

        冯高内心一叹,知晓了对方的目的。

        依着自己之前的表现,对方只怕将自己当成了什么黑道人物了吧。

        当然,自己领到了钢铁厂罢工一事,的确是算是黑道人物,然而面对那王权斌、赵方的时候,依旧是感到分外无力,更勿论诸如苏澜、苏权这般人物了。

        他知晓,这一次对方也许消停下来,但下一次可不会这么轻松,必须要抓住机会,为自己争取足够的腾挪空间。

        老鸨见几人沉默不语,心中依旧忐忑,一想到接下来的会面,更是感到害怕,立时便钻入了里屋之中,生怕惹上了什么祸端。

        时间流走,照入房中的阳光也越来越长,直到天边的一抹彩霞散去,整个房舍方才陷入黑暗之中。

        虽是置身于黑暗之中,冯高却似早已经习惯了,继续坐在了原地,静静的看着那敞开的大门。

        迎着月光,一个黑影很快的出现在了门口。

        那人似乎没察觉到这里的动静,尚未踏入门中,便嚷嚷了起来:“翠花。你今日是怎么?咋没有给我点灯呢?害得我踩到了好几泡狗屎了!你说,这是不是说我即将走狗屎运了?”

        很明显,他口中的翠花,指的就是白日招待冯高的那位老鸨了。

        嚷嚷了几句,那人始终未曾见到翠花,不免有些着急:“喂,若是还不点灯的话,那我可就要自己点了。”说着,就取出了怀中的火折子,将门前的两盏煤油灯给点亮。

        这煤油灯,自然是冶炼焦炭的副产品,因为燃烧时间长,所以就被制作成了煤油灯,取代了以前的蜡烛,成为了崭新的照明设备。

        微弱的光线亮了起来,驱散了周围的黑暗。

        “你就是丁义珍吗?”

        突然而来的声音,立刻让这人吓了一跳,转过身方才见到身后的冯高,他连连拍着胸膛,好容易方才恢复了平静。

        “你们是谁啊!深更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里装什么鬼?莫不是以为这样子,就能吓住我?”

        “当然不是。”

        冯高惊讶于对方的镇静,大约也估计出来,对方正是那丁老头的侄儿丁义珍了。

        借着微弱的烛光,冯高可以看出来,丁义珍是一个瘦子,就和一个竹竿一样,颧骨深陷进入,鼻子下面有两条胡须,和汉奸一个模样,而且看起来一副病殃殃的模样。

        虽是如此,但他手上还是提着一壶酒以及一些酒菜,显然是打算在这里好好的庆祝一番。

        这样子,让冯高感到疑惑,追问道:“只不过我很好奇,你究竟为什么要接触老丁头?”

        “老丁头?他是谁?”丁义珍有些糊涂。

        “他?哼!”冯高轻哼一声,喝道:“莫非你就连自己的叔叔都不认得了?那老丁头为了你,可不知道遭了多少罪。然而你?竟然还在这里醉生梦死?”嗅到那浓烈的酒气,冯高就感到来气。

        丁义珍心中一紧,口中变得慌乱起来:“你们是长安钢铁厂的人?”说着就一个转身,竟然是打算从这里逃走。

        “哼。你以为你能逃走吗?”冯高轻哼一声,自两侧直接扑来两人。

        这两人乃是长安钢铁厂身手最好的,对付丁义珍这种毫无武功的瘦子,自然是手到擒来,直接就将其摁在了地上。

        “你,你要干什么?别忘了,我可是有居住证的,是长安的住户。你若是伤了我,我可是会告诉警察的。”

        丁义珍开始害怕起来,嘴巴虽是不住的发出威胁,但却带着一阵阵的哭腔来,生怕自己遭到了什么严苛的打击。

        冯高冷笑道:“哼!我若是什么都害怕,还敢发动钢铁厂罢工运动?告诉我,你究竟是存着什么目的?为何蛊惑老丁头偷盗钱财?”

        对于这一点,他向来存有疑惑,如今时候只想要知晓眼前这家伙,究竟是如何得到这一切的情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