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婚期到聘金难筹,淳化内罗旻定计

第八十二章婚期到聘金难筹,淳化内罗旻定计

        “不这样的话,你让我咋办?”

        王若风心一横,梗着脖子直接吼了一句。

        王震被惊住了,往日时候自己儿子可没有这般顶撞,更感无比失望:“那你就将这祖田给抵押了?别忘了,这祖田可是你爷爷留下来的。”

        “我知道!但是我也没办法。”

        王若风紧咬嘴唇,甚至咬出了一条血痕来:“不将祖田抵押的话,我如何能够筹到足够钱财,然后给那些工人发工资?父亲,你也不想看到张叔他们流落街头吧!”

        “你还敢反驳?”

        王震为之震怒,高举着手想要教训眼前的忤逆子,然而手掌却开始发抖起来,心中也是充满着自责以及悲哀:“你,你竟然,你,你说你自己,算什么样儿?”

        眼前的儿子虽是闪过惶恐,但态度依旧决绝。

        高举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王震知晓此刻自己如何谩骂责备,自己的儿子都不会改变心思,只是死死的盯着儿子。

        王若风心中一横,回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哼哼!”

        王震一阵冷笑:“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就能处理好吗?”说着却自怀中取出一封信函,丢到王若风之前,骂道:“看看吧,这是李家刚刚派人送来的聘金,你告诉我你有什么?”

        王若风心中莫名一紧,脑中浮现出一个巧笑嫣然的少女模样,那是他发誓一生一世守护的少女。

        但是,这里毕竟是中古时代,尚且有着许多的规矩需要遵守。

        纵然两人两情相悦,但三媒六娉的习俗,还是完全无法避免的。

        这不,在经过商议之后,这李家也将聘金什么的列成了一个单子来,惟有照着单子之上的描述备齐礼品之后,王若风才能正式将李玲娶回家。

        他家非是那等寻常百姓,作为有些资产的丰富之家,自然应当准备好珠翠、首饰、金器、销金裙褶,及缎匹茶饼,加以双羊牵送,以金瓶酒四樽或八樽,装以大花银方胜,红绿销金酒衣簇盖酒上,或以罗帛贴套花为酒衣,酒担以红彩缴之。

        而且就算是送去也是有讲究的,需要用销金色纸四幅为三启,一礼物状共两封,名为“双缄”,仍以红绿销金书袋盛之,或以罗帛贴套,五男二女绿,盛礼书为头合,共辏十合或八合,用彩袱盖上送往。

        当然,作为女方的话,也需要陪嫁嫁妆,并不会让男方空手而归。

        如此繁杂,方能显出他的忠诚。

        若是往常时候,王若风自然乐在其中,然而此刻他却濒临危机,自然是没有足够的精力和财力去弄这些事情来。

        而且若要置办这些嫁妆的话,起码也要花费数千贯钱,就王若风现在这穷苦模样,只怕是难以凑足这些钱了。

        “你啊,难道忘了吗?你和那李家闺女成亲的日子即将到来,到时候你打算咋办?”王震语重心长的警告道。

        为了维持整个工厂的运行,已经将整个家庭的积蓄全数掏空,若要凑齐相应的聘金的话,只怕是不行了。

        王若风有些着急,叫了一声:“父亲!”

        “这是你的事情,你自己去处理吧。”王震置若罔闻,回道。

        “这!”

        王若风眼中露出一丝挣扎了,不由得低下头来:“若是这样的话,也许只有解除婚约了。”

        “解除婚约?你知道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究竟是什么意思吗?”王震厉声喝道:“你有勇气的话你自己说去,我可拉不下这脸!”

        见对方始终一副错愕模样,更是感到不屑,直接转身离开,只留下王若风一个人在这里,陷入自己的迷梦之中。

        若是这样,难道说我真的只有解除婚约了吗?

        王若风嘴中呢喃,只感到眼前一片茫然,自陈记钱庄借来的人八千贯钱在缴纳工薪之后,还剩下六千贯。

        这六千贯他本来是打算用来购买零件、重整钢铁厂而用的,若是被挪走作为聘金的话的确不错,但是却也影响到了工厂的修复。

        王若风可是还怀着重整工厂,再度东山崛起的美梦呢。

        对他来说,这乃是今天所听到的最倒霉的事情。

        一边是妻子,一边是工厂,这实在是让王若风感到头疼,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过一想到周培岭,王若风就感到庆幸:“幸好我及时派人去了淳化,要不然就我现在的状况,只怕是根本无法脱身了。罗,这一次就拜托你了。”

        对着远处深深的一拜,算是王若风对着遥远的罗的祈祷。

        淳化。

        依着周培岭曾经的讲述,罗爬到了半山腰之上,自山上扫过山下场景,顿时感到唏嘘不已:“唉。眼下明明是夏天,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良田都被抛荒了?”

        他的记忆之中,似乎还停留在“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农间风光,然而此刻除却了那大片张满野草的良田外,便没有了别的东西了。

        这场景,令罗生出一丝好奇心,想要知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正想着,却自远处丛林之中钻出一个身背弓箭的年轻人来。

        这人年方二十,身上的麻布衣裳略显陈旧,因为长期在林中游走,留下了许多的豁口,自豁口可以看到对方那健壮的四肢。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罗,不由得握紧身上弓箭,用低沉的声音威胁道:“你是谁?”

        “这个,我叫罗,今日来到这里乃是为了寻找一个人的。”罗身子绷紧,不敢露出半点的惧意来,唯恐叫对方小瞧了。

        “谁?”那人问道。

        罗道:“赵铁牛!”

        “赵铁牛?你找我干什么?”听到这话,这个自称是赵铁牛的人长舒一口气,将手中弓箭拿下放在地上。

        这样子,让罗生出一丝好感来。

        罗回道:“实不相瞒,在下也是受人所托,这才跑到这里来的。”对方身形相貌太过寻常,虽然自体内隐隐可以感应到一丝真元的存在,但却远不及诸如段陵、周宇这等人才。

        不过作为这个年纪的人,这赵铁牛能够修到这般境界,却也堪得上是相当努力了,而且就连罗自己,其虽是修行了真理学院的功法,却也和赵铁牛一般实力来。

        由此可见,这赵铁牛的确是有些练武的资质。

        “受人所托?是谁?”赵铁牛继续追问,对那人如何知晓自己的存在而感到吃惊。

        毕竟,在四年之前的时候,他就已经逃了,逃到这深山老林之中独自一人生活,以避免被山下章氏一族给发现了。

        那些得罪了章氏一族的人的下场,不知道多么凄厉。

        罗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变得冷静下来,然后道:“是周培岭!他让我来找你的。”

        “周培岭?”

        听到这熟悉名字,赵铁牛顿时激动起来:“原来是小山?我还以为他死了呢。对了,他现在在哪里,为何我不曾见到他?”说着,还四处瞅瞅树林,想要找到熟悉的身影,然而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这个,学长他并没有到这里来。”罗羞愧的低下头来,却不敢直面赵铁牛的模样,诉道:“因为一些事情,他现在被抓进监狱里面了。”

        “什么?小山被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赵铁牛追问道,心中也是悔恨自己为何没有发现,要不然如何会让这场景出现?

        “唉。还不是被那章丰给陷害的吗?要不然,如何会变成这样子?”

        罗内心充满着恼恨,而且在来到了这淳化之后,亲眼见到这昔日繁华的小城,变成了今日这破败的模样,就知道这一切都和那章丰有关系。

        说着,罗就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赵铁牛。

        赵铁牛听了之后,立时张口骂道:“就这手段,准是章丰干的好事。”

        “这个,又是因为什么原因?”

        罗问道,他们也不是怀疑对方,但却苦于没有证据,这才令案件拖到现在了。

        “唉。你是不知道,那章丰为了能够有足够的劳动力给他种田,竟然和官府勾结起来,将许多佃户直接下狱,以此为手段强迫我等必须要去耕田。”

        罗认真的听着,脑中也是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看来之前所见到的那些被抛荒的土地,也是因为无人打理,这才变成了这样子了?”

        赵铁牛也不理会,继续说道:“无奈之下,许多乡亲们纷纷出逃,跑到了长安之中。我因为不识字,所以只能躲入深山之中,以免被那些人给抓到了。因为我们都知晓,若是被对方抓到之后,只会累死在耕田之中。”

        提及此事,赵铁牛唉声一叹:“你啊,却是太过天真了,不知道那家伙究竟有多么的歹毒。要不然,乡亲们为何逃的逃、走得走,只留下一些年老孤寡的人,被那家伙囚禁着。”

        “这么残忍?”

        罗倒吸一口气,这些事儿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过。

        “那是自然!”

        赵铁牛愤愤不平,继续骂道:“而且这家伙仗着自己乃是章氏一族族长的身份,竟然将我们的妻子女儿全数掠去,充当他的填房丫鬟,供他每日宣淫,说是要借此壮大家族。呵呵,你说这不是存心埋汰人吗?”

        “他既然做了这事情,你们就没有想着反抗?”罗心中惊讶,更为这章丰能够盘踞至今而感到震惊。

        赵铁牛骂骂咧咧了起来:“怎么没反抗?但是他太厉害了。不知道从何处弄来了几十条铳枪,而且还将族中壮年组织起来,组建了一支民兵。我们虽是想要反抗,但是如何能够和对方铳枪对抗?”

        罗心中暗想:“原来是这样吗?”

        对于生活在长安之中的他来说,这农村的一切实在是太过陌生了,陌生的几乎以为这里并非赤凤军管辖之地。

        而且这淳化距离长安也就百来里地而已,但其中发生的事情却似泥牛入海一样,毫无任何东动静,对于这一点让罗越发惊恐起来。

        “没错。要不然我为何躲在这深山之中?班不就是为了避免被那些人抓住嘛!”赵铁牛回道。

        当初周父去世时候,他也是始终相伴左右,亲眼目的亲人死在自己眼前,这种冲击实在是太过强烈了。

        之后,赵铁牛的父亲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死在了章丰的手下。

        当时候,赵铁牛虽是得了周培岭传授功法,但毕竟习练不久、武艺未成,又不知长安之地状况,只好一个人遁入山林之中,一直藏到了现在。

        当然,他藏身之地乃是当初和周培岭一起发现的一处山洞,要不然为何周培岭会有这番指引呢?

        罗双眉微皱,低声问道:“你确定你说的话,全都是真的?”

        “当然,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赵铁牛粗着声音,会骂道。

        “那就好。若是你还记得这些事情的话,也许咱们当真可以扳倒章丰。”

        罗神色微凝,若是那章丰当真做出这些事情的话,那自然是难以逃脱法律制裁,然而他既然能够封锁消息至今,显然势力相当骇然,可能不仅仅局限于这淳化一带。

        赵铁牛双目热切无比,追问道:“真的吗?”

        “当然。只不过你也清楚,仅凭咱们两人,根本无法和对方对抗。不是吗?”罗说道。

        赵铁牛有些烦躁,猛地挥拳拍了一下旁边树干,骂道:“那是当然,要不然我为何要躲在这里始终不出来?那些家伙,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啊!”似是说中了心事,两只眼睛不免落下泪水来。

        罗咬了咬嘴唇,继续说道:“所以若要铲除对方,惟有依靠长安中央警察局的力量。但是受制于法律,那中央警察局的兵力不能轻易调动,所以我们必须要找到足够的证据,才能够给他们出兵的借口。”

        对于那王路,罗倒是有些好感,毕竟自己的同学周培岭和何塞两人虽是被囚禁,但是却一直都精神不错,并无被虐待的迹象。

        赵铁牛一时惊住,低声问道:“证据?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那章丰做恶至今,不可能毫无痕迹,定然是有人帮他遮掩。既然如此,那章丰应该会在某处留下账簿来。若是得到了那账簿,咱们自然可以将其扳倒。”罗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如今时候,这章丰铁了心要弄死周培岭,那他自然也不会客气,打算接着这个时候将对方打倒。

        唯有如此,才算是真正的和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