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贵客来章丰亲迎,贪暴利入股钱庄

第八十四章贵客来章丰亲迎,贪暴利入股钱庄

        “喂!是谁在哪里?”

        忽然响起的声音,将三人惊醒。

        翠花连忙诉道:“你们两个快躲起来,别被她们发现了。”

        章文氏对众人管理相当严苛,不许他们私下里和别的男人接触,要不然的话就会以悖逆伦常为由,直接将两人给打死。

        罗旻心中微紧,低声嘱咐道:“那接下来就麻烦你了。”说着,一把揪着赵铁牛的领头,纵身一跃便跃上三丈高的树冠上,这桑树甚为茂密,足以遮住两人的身形。

        这时,远处走来一个丫鬟来。

        那丫鬟对着翠花叫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快些和我回去,要不然惹恼了奶奶,咱们两个都得倒霉。”

        “我明白了。”翠花连忙收起脸色,随着那丫鬟一起来到了章文氏之前,

        那章文氏看了一下翠花身前的袋子,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怒气:“幸苦这么些时间,你就给我弄来这么一点来?”

        “这个,启禀奶奶。我身子实在是不舒服,还请奶奶原谅。”翠花稍微欠了一下身子,虽然这会牵扯她背部的伤痕,让她疼的实在是难以忍受。

        章文氏骂道:“哼。依我看,你就是犯懒。说是什么伤势未曾痊愈,根本就是胡扯。回去之后,你自己去领二十戒尺。明白吗?”也不只是对待翠花一人,对待其余的人也是一样如此,便是对待那几个小妾也是如此。

        今日之事消停下来,一行人也浩浩荡荡,重新回到了北城堡之中。

        等到回到堡中,翠花将那些桑叶全数摊开,仔细放好之后,便被章文氏叫到大堂之中,那二十戒尺她还没有接受了。

        正要行家法的时候,却见一人快步走了进来了。

        翠花认得,此人乃是北城堡秦管家,乃是仅次于章丰、章文氏的第三号人物。

        那秦管家对着章文氏诉道:“夫人啊,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快点起来收拾收拾内堂,好准备迎接客人啊!”

        “客人?谁啊!”

        章文氏有些好奇,只看秦管家着急的样子,对方只怕也是来头不小。

        秦管家回道:“这个,也就只有老爷知道,我们如何知道?不过听说对方乃是长安的,而且听说名气也挺大的。所以老爷相当重视,就是怕惹恼对方,让对方给跑了。”

        “好吧,那我就去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章文氏若有所思,既然章丰都这般说了,那她自然是不敢懈怠。

        翠花稍有庆幸,若是这样的话,她倒是侥幸避开了一场挨打,谁料那秦管家眼睛一转,落在了翠花身上:“你这丫头还跪在这里干啥?还不赶紧起来,跟我们后面整理东西?”

        “奴婢知道了。”

        翠花连忙站直身子,紧随两人身后来到了大堂。

        这大堂之上,正有十来人正在忙碌着擦拭板凳桌子什么的,以免留下了了污渍,给对方以不好的印象。

        翠花当然也不敢懈怠,连忙加入其中,即使自己的背部满是伤痕,也强撑着完成吩咐下来的任务来。

        等到完成之后,众人虽是稍感轻松,但也重新变得紧张起来,在章文氏的指挥下在立在两侧,静静等着那秦管家口中的贵客到来。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之后,那贵客方才姗姗来迟。

        为首之人自然是章丰,也不知晓是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儿,脸蛋都通红通红的,热情无比的拉住一个人的手,问道:“我说陈老板,您这一次可真的是太热情了,竟然亲自跑到我这里来了?”

        若是王若风来此,定然能够认出来,这次章丰所邀请的贵客,就是陈记钱庄的陈俊生。

        陈俊生笑了笑,诉道:“那是自然。毕竟您可是我们的大客户,我若是懈怠来,那还得了?”

        “那是。只是只要将钱存在你们钱庄里面,每年就可以拿到半分利吗?”

        拉着陈俊生走入堂中,章丰让陈俊生直接坐在了自己的旁边,为了避免让对方感到疲倦,又让人讲准备好的雨前龙井准备好。

        陈俊生端起茶来珉了一口,然后回道:“没错。只要你愿意在我钱庄里面存钱的话,那每年都可以从我这里得到相当于存款半分的钱。”

        “当真如此?”章丰有些期待的问道。

        陈俊生阖首笑道:“那是自然。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当然,你若是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吧。”将手中茶杯放在桌上,却是打算就此离开。

        章丰神色慌张,连忙站起来拦住陈俊生,口中劝道:“这个当然不是。只是我想确认一下事。毕竟这么多钱,若是贸然存进钱庄的话,总是有些害怕嘛!不是吗?”

        “这个你放心。你的钱我们会专门放在地下钱库之中,那钱库乃是百锻钢铁打造的,任谁也无法打开,唯有我们才能够打开。这个,您还能不放心吗?”陈俊生笑了笑。

        开办钱庄这么多年了,陈俊生只要一扫对方神色,便知晓对方的目的如何。

        章丰吐出口中浊气,放下心来:“这就好,这就好。”末了,却又想起了一事来,继续问道:“对了,别的钱庄若要存钱的话,不仅仅不会给钱,反而回收保管费。为何你却反其道而行之?”

        “哈。你可知晓,今日长安城的变化?”陈俊生笑了笑,只觉得眼前之人实在是愚笨的可以。

        章丰摇摇头,回道:“不知!”

        “这倒也是。你毕竟不是长安之人,当然看不清楚了。但是你应该知晓,随着铁路的竣工,这长安城也越来越繁荣,可以说是遍地黄金。这样子,只要是稍微做点生意,便能够挣到钱。当然,这也得有机遇以及机会,要不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陈俊生并未掩饰自己曾经的身份,相反他总是津津乐道于自己的成功。

        “而我当时虽是有些金钱,但是两眼一抹黑,完全弄不清楚什么是蒸汽机、什么是轴承,若是想要介入其中,自然是困难重重。”

        “哦?那你接下来,是怎么做的?”章丰分外期待的问道。

        陈俊生笑了笑,然后说道:“我?我虽然做不了,但是不代表没人做不了。而你也应该知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所以我就将钱借给他们,约定什么时候还钱。如此一来,不到三年之内,我就有了这份家产了。”

        “原来是这样?”章丰有些恍悟。

        那借出的贷款多数是在两分乃至于三分,而自己存在钱庄之中,也就只有不到半分的利息,这样一来一回,陈俊生自然可以靠着其中的差价赚取利润了。

        陈俊生笑了笑:“虽是如此,但是你也知晓,长安城鱼龙混杂,经常有人借钱不还,结果弄得我准备金太少了,若是这一次能够得到您的帮助,那日后飞黄腾达了,定然不会忘了你。”

        “这是自然。只是我若是入股你的钱庄,你打算分我多少?”

        章丰笑了笑,他家业已经很大了,但是却苦于没有门道进入长安,正是因此才经由章末的介绍,认识了眼前之人。

        “三成。只要此事一成,至少三成。”陈俊生笑道。

        章丰顿时欢喜起来,笑道:“那好。只是我这次存款有些大,不知你是否有准备足够的人手?”

        陈俊生朗声一笑,回道:“那是自然。我可是委托了顺丰镖局,若是他们的话,你应该会相信吧。”

        “竟然是顺丰镖局?那当然可以。”章丰笑了起来。

        这顺丰镖局乃是赤凤军退役军人所创办的,虽然受制于政策原因,不得配备诸如铳枪之类的大威力武器,但是靠着自制的冷兵器,还有训练有素的士兵,依旧足以让一般的土匪胆寒,不敢招惹到他们的头上。

        也因此,顺丰镖局便成了长安之中最负盛名的镖局了。

        陈俊生手一挥,诉道:“按照时日的话,他们现在也应该到了吧。”

        正说话的时候,八辆马车一起驶入北城堡之中,这马车车厢之上,皆是裹着一层铁板,足以防御寻常的流失,那拉车的驮马也是带着皮甲,一看就充满着一股肃杀之气,不愧是军队之中走出来的。

        自马车之中走下来了二十来人,这些人全都是三十来岁,身上穿着的衣衫也一模一样,只在背后依旧肩膀之处纹着顺丰镖局的标识。

        为首之人走了上来,对着陈俊生便是行了一个军礼,诉道:“请问您就是陈俊生、陈先生吗?”

        “没错,就是我!”陈俊生点点头回道。

        章丰看着这一幕,也是被惊呆了:“这,若非是我早有准备,还以为你们是军队来的呢。”

        “这也没错。毕竟他们本来就是退役军人,而且这个也本来就是为了解决军人退役问题,所以他们也装备了许多只有军队才有的武器。当然,诸如铳枪、虎蹲炮之类的火器,还是被严格限制了。”陈俊生解释道。

        若说这个时代的军队的问题,其中最严重的便是一旦加入其中,就绝对无法退役,必须要终生干到死,无论是宋朝和蒙古,都是采取这个措施。

        这规定,固然确保了军队有足够的数量,但无形中也锁死了军队的发展。

        且不论因为士兵年纪便大引起的战斗力下滑问题,而且也会导致寻常百姓对军队产生畏惧而拒绝加入,最终导致军权掌握在少数人之中,最严重的就是和宋朝一样,大多数军队战斗力下滑,结果形成了军阀制度。

        因此,萧凤便力推退役制度,除却了给退役之人足够的军饷确保其生活不至于出现问题,更是开放了众多的领域,将其交给那些退伍军人。

        诸多制度一起起作用,这才缔造了华夏军强大的战斗力。

        “没错。顺丰镖局,使命必达。我们既然承了你的镖,当然会保证你的镖安全的。”镖头也是一脸自信。

        “很好。那我这就将府库里面的钱取出来。”

        章丰见到这帮膀圆腰粗的大汉,也是相信了陈俊生的真诚,正要拿出钥匙打开钱库时候,却露出迟疑神色来。

        陈俊生连忙挥手,包括那顺丰镖局之人,也全数退出了大堂。

        翠花正欲离开,却被章丰给叫住了。

        “喂,你也留在这里,帮我把这些钱搬出来。”

        翠花心头一喜,附身谢道:“奴婢明白了。”很显然,因为她这些时日的表现,也已经被章丰所认可了,所以才能够深入其中。

        只见章丰将一卷山水画卷起来,露出了一尊铜狮子,自腰间取出一方铜印自狮子口中插入,然后将这铜狮子朝左转了一圈之后,旁边的一堵砖墙应声后退,露出了一条窄窄的小道,里面黑漆漆的,应该是建造在地下了。

        章王氏、秦管家视若无睹,应该是早就知晓这个密室。

        “进来吧。”

        章丰取过一盏煤油灯,众人跟着一起走入密室之中。

        刚一踏入其中,翠花立时感觉胸口一闷,浑浊的空气混杂着腐臭味扑面而来,用附近山上开采的山石垒砌的墙壁之上,都附着了一层青苔,显然也有些时日了,应该是这北城堡建立时期就已经存在了。

        煤油灯的灯光并不算多么明亮,但也可以将这密室照的清清楚楚,面积并不大,方圆也就一丈左右,只因为皆是以山石垒砌,并且在其中灌入了铁汁,可以看出来相当坚固。

        而在这里,足足躺着十来个箱子。

        箱子因为长久以来的腐蚀早就已经朽烂了,里面装着的一串串铜钱,也早就生出一层铜锈了,自上面的铭文可以看出来,这些都是北宋年间所生产的铜钱。

        依着一个箱子五十贯来算,这里就由五百来贯钱了。

        不过根据最新出台的规定,这些铜钱在未来五年之内,已经不允许在市面上流转。

        也无怪乎章丰将陈俊生邀请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将这些钱转手出去。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箱子装的都是金条和银条,若是将这些加起来,这里只怕足足有上万贯了。

        当然,除了这些东西之外,翠花还注意到远处的一个箱子,那箱子看起来相当崭新,因为箱子没有阖上,所以可以看出来里面放的都是一本本账簿。

        “那个,应该就是罗旻说的犯罪证明了吗?”

        虽是身体首创,但翠花一想到自己已然探得这章丰秘密所在,却也开心无比,在帮着章丰将这些铜钱运出去之后,她便找了一个机会,将这里的情报全数交给了赵铁生和罗旻两人。

        接下来,自然也就只能看两人如何处置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