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金铁簿区别对待,债临身一家同悲

第八十五章金铁簿区别对待,债临身一家同悲

        长安城,陈记钱庄之中。

        看着眼前的大笔铜钱,秦桂只感到无比厌烦:“这章丰也不知晓怎么了,竟然就连这些老式铜钱都保留着。呵,竟然还有北宋年间的大观通宝?”

        说到这些铜钱,倒也不是不能用,只是因为长年累月,上面都生出了一层铜锈,这导致其价值下降了许多,只有原先一半不到。

        这里有成千上万个铜钱,那就意味着每一个铜钱都需要通过筛选,这着实是一个大的工程。

        “但是不管如何,他也帮我们解决了本金不足的问题,不是吗?”

        陈俊生笑了笑,对着那些伙计们吩咐道:“你们将这些铜钱都清理好,要知道这些可都是钱呢。”

        因为那王若风的要求,陈记钱庄内部的储备金被掏空许多,这令陈俊生不得不四处寻找财源,这才找上了那章丰。

        秦桂低声回道:“那是自然。”

        “对了,在我离开长安这些日子里,你收债收的如何?”陈俊生神色变得冷峻起来。

        他们乃是开钱庄的,虽然也同样对外人借钱,但是和那义庄可不一样,若是无法将本金和利息收上来,那也就无法继续开下去。

        秦桂身子一颤,连忙转过身来,自旁边的一个铁匣子之中取出十数个账簿来,诉道:“这个,大半都已经收上来了,具体的款项都在这里面。”

        这些账簿便是陈记钱庄放出的贷款,每一次手上来的钱全都要统计在上面,方便陈俊生了解整个钱庄的经营状况。

        陈俊生相当熟稔的自其中取出一本账簿,和其他账簿不一样,这账簿封面乃是以金粉写就,里面的字儿也是以朱笔写成,而那一个个醒目名字之下,也留着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字来。

        这乃是金账簿,上面所记载的都是重要客户,这些人要么身家显赫、要么财富逼人、要么潜力十足,为了避免得罪这些人,所以专门用了这个账簿来记载。

        那王若风,便被登记在这里名单之上。

        “又是这王丰!怎么又借了一百来贯?”

        扫了一眼,陈俊生顿时露出几分恼怒之色来。

        那王丰他认识,乃是王轩之子,作为民党党魁王轩身份自然不差,只可惜其儿子王丰却是资质平平,勉强在其父亲的帮助下自崇化书院之中毕业,但若要通过科举成为官员,那就是痴心妄想了。

        王丰也不怎么在意,仗着其父亲的权势,在这长安城之中倒也混了开来。

        为了能够巴结此人,陈俊生便给了对方相当的权限,能够随时随地自钱庄之中要钱来。

        时至今日,这王丰可是自陈记钱庄借了足足一万贯,至今未曾偿还。

        秦桂面露羞愧,低声:“听说是为了弄什么织女赛来,所以就从我这里要了这么多钱。”

        “织女赛?这厮又准备做什么?”陈俊生心中略有不安,继续问道。

        秦桂说道:“唉。我也不知道这小子究竟发了什么疯,竟然说服了诸多纺织厂,说是准备组织一场赛事,让那些纺织厂女工汇聚一起,比赛谁的技艺更好。若是有赢得,便可以得到织女奖。”

        “这不是和那南宋什么妓女一样吗?让女儿家抛头露面的,算什么样子?当真胡闹。”陈俊生骂了一声:“定然是他贪图美色,这才弄出这玩意来。”

        若是别人,陈俊生也许不以为意,但他对王丰此人相当熟稔,自然知晓这人喜好美色。

        但因为长安政策限制,妓院什么的基本上烟消云散。

        他也不可能去做出当街强抢民女之类的行径,要不然他父亲便会被冠上一个管教不严的罪名,一家人全都要滚出长安出去。

        无奈之下,这王丰竟然想出了这个歪路来。

        桂也是感到懊恼,低声问道:“虽是如此,但他累计下来可是借了足足一万一千两百三十一贯,不知接下来我们应该如何做?”

        “唉。还是算了吧。”

        陈俊生感到愠怒,虽是想要收回,无奈对方乃是王轩之子,实在不好得罪,只好诉道:“只不过以后你注意一点,莫要在借钱给他,知道吗?”

        秦桂点点头,回道:“我明白了。”

        处理完金账簿之事,陈俊生又是扫过了那些寻常账簿,相较于那金账簿上面的名单,他对于这上面的人倒是分毫不客气:“算算时间的话,也已经到时限了。既然如此,那你就莫要停留,继续给我收账,明白吗?”

        “这是自然,而且我已经联系了华仔了。他会负责的!”秦桂眼中透着几分寒气。

        陈俊生嘴唇微翘,诉道:“哦?若是他的话,那看样子应该会很快的收起来了吧。”扫过那些名单,话音冷的就和判官一样,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毕竟,这些人都是寻常人士,也没有什么显赫的身份,自然是怎么狠怎么来。

        ——————

        董青。

        这是凌度轴承厂的厂长的名字,就和这名字一样,董青看起来相当的普通,事实上他的人生也相当普通。

        依靠着在长安钢铁厂学到的手艺,董青在辞职之后就在附近开办了一个轴承厂,专门生产供火车使用的轴承,因为他生产的轴承质量不错,所以一直以来都是长安钢铁厂的供应商。

        然而今日,他却是面色焦躁,浑然一副茫然模样。

        他的妻子就坐在他的身边,怀中还抱着一个三个月大的宝宝,正在专心致志的哺育呢,但是董青却没有反应,口中喃喃自语着。

        “老公,你怎么了?”他的妻子感到一丝怪异,张口问道。

        董青勉强一笑,笑容比死还难看:“没,没什么。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但是他那躲闪的眼神,却暴露其心中并非当真和话中说的那样沉着。

        “是不是关于贷款的事情?”妻子追问道。

        董青神色一顿,脸色变得苍白下来:“你,你都知道了?”

        “你我乃是夫妻,怎么可能不知道?”董青的妻子责备道:“难道说,今天已经到时间了吗?”

        “唉。”

        董青发出一声叹息来,“要不是那长安钢铁厂闹什么罢工,我至于会变成这样子吗?若是能够受到这个月的款项,如何会变成这样子?”

        因为这罢工还有之后的火灾事件,关于火车头的生产算是彻底的停摆了,这样一来对诸多部件的需求也就降低了,凌度轴承厂首当其冲,立刻就遭到了波及,资金链整个断裂了。

        而在之前,董青为了扩张轴承厂的产能,可是曾经在陈记钱庄借了一笔钱,如今算算时间也到期限了。

        订单没了,又有贷款需要偿还,这可真的是前有狼后有虎,无怪乎董青如此紧张了。

        “唉。也算是我们倒霉,遭遇了这种事情。”董妻劝慰道:“不过你放心,我们肯定会走出这个困境的。”

        董青哀叹一声,诉道:“希望如此吧。”

        正在这时,门外却传来一阵敲门声。

        “他们,来了吗?”

        董青双眼瞳孔缩紧,死死的盯着那大门。

        “砰!”

        蓦地一声巨响,大概是那人有些不耐烦了,这大门顿时被轰开。

        “终,终于来了吗?”董青双腿一酸,开始发软了起来,明明现在乃是大白天,他却似看到了鬼一样,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只因为那迎面走进来的几人。

        当前一人身子看起来相当的板气,腰间插着一把柴刀,脑袋有些尖,两只微眯的眼睛透着狠色,看起来就不是善茬。

        他见到董青之后,立时咧开嘴来,笑着问道:“喂。我说你大白天的关啥门啊,还是说你做贼心虚了?”

        “刘,刘哥!这个,我又不是贼,不过就是嫌门外吵闹,所以才——”董青低下头来,面对眼前的几个人,他实在是没有任何胆气。

        他口中所说的,就是陈俊生口中的华仔,本名刘强化,乃是这里最著名的混混,以凶狠凶残而著称,如董青这样的小门小户,根本就不敢招惹他来。

        “嫌吵是吗?很好,那你现在就不嫌吵了?”

        刘强化挥挥手,手下几人立刻便将房中的凳子举起来,“哗啦”几下就将窗户什么的全都给砸烂,外面的声音一股脑冲入房中,董青怀中的孩子也被吓住,“哇”的一声直接嚎了起来,吓得董青的妻子连忙将小宝宝抱起来,不断的安慰着。

        董青也被吓了一跳,双腿顺势跪在地上,央求道:“这个,我求求你们了,能不能稍微款宽限几天?”

        “几天?都七天了,你他妈的还没换上。你让我准备给你几天时间?”

        刘强化高声骂道,他的声音相当的大,董青妻子之中的宝宝也被吓得忍不住,声音越来越大。

        “今天,你若是不还钱的话,就给我继续砸!”

        刘强化手臂一挥,远处两人抡起大锤子,对着旁边的一个木柜就要砸下去。

        董青双目圆睁,高声叫到:“别!”但他却被刘强化拉住,根本无法阻止,而他的妻子也是露出几分凄苦来,那是她陪嫁送来的嫁妆,无奈怀中抱着孩子,却也不敢上前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下手。

        “砰”的一声,木柜碎了,董青的心也碎了,他的妻子也哭了起来,一滴滴泪水砸碎在地面上。

        木柜里面的一应首饰全都撒落一地,让那些混混看的眼热。

        “这不是有钱吗?怎么说没钱还了!”刘强化冷哼一声,直接捡起了一串珠宝,瞧了一下立刻耻笑道:“依我看,你就是欠揍,非得打一下才肯还钱。”

        董青难以忍受,挺起身子辩解道:“这是我妻子的嫁妆,你们不能动。”然而刚刚扑过去,就被刘强化对着肚子就是一拳,额头之上渗出许多汗水来,直接倒在地上。

        “那还不是你的?既然都是夫妻了,那她拿自己的嫁妆为你抵账,不是正常吗?”刘强化骂骂咧咧着:“就这些饰品,最多也就只值一百贯钱,接下来的三百贯你打算什么时候偿还?”

        “这个,不是两百二十贯吗?”董青睁大眼,只感到不可思议。

        刘强化抬起脚来,对着董青肚子便是一踢,直接骂道:“那是七天。你难道忘了协议里面,若是超过了期限的话,就以十贯增加,算算时间不正好是三百贯?”

        “这怎么可能?”秦青辩解道。

        刘强化一脚踩在秦青脸上,骂道:“这契约之上白纸黑字写着呢,而且还有你的指印,难道说你还打算违约吗?”

        一行行字样出现在秦青眼前,全都映入他的瞳孔之中,最边缘的一行小字也出现在他的眼中,这是他之前签订契约时候所没有见过的。

        “可是,这也太多了吧。”董青张口骂道。

        如此数量,他就算是将整个家产都掏空,只怕都无法满足对方需求。

        就在旁边,他的妻子还抱着宝宝不断的哭诉着,两只眼睛都哭的红肿了。

        刘强化不屑一顾,直接喝道:“对不起,我可不管这个。还有,明天这个时候,给我准备好相应的赔偿金!明白吗?”

        “可是,这么短时间,你让我从哪里借这么多钱?”

        秦青蓦地哀嚎了起来,他也不是不愿意还债,但是这债却如此庞大,实在是让他喘不过气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