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寻警察终究无望,遇贵人道破玄机

第八十六章寻警察终究无望,遇贵人道破玄机

        哭泣终究无济于事,双眼红肿的秦青恢复过来。

        “夫君,明天我们该怎么办?”

        他的妻子怀抱着婴儿,一脸悲意的看着自己,让满是哀怨的眼神,让秦青倍感愧疚,不由得低下头来,却不敢直视自己的妻子。

        “这个,我会处理的。”

        面对自己的妻子,秦青只有这般说辞。

        “但是,他们若是再来的话,我们又该怎么办?”

        未曾消去的疑惑,秦青却是忘了,自己之前也曾经说出了类似的话来,然而对方还是跑到了这里来了,并且将他们的家弄成了这样子。

        一扫整个房间,秦青满是心痛,这里曾经是他们幸幸苦苦置办的家,然而今日却变成了废墟。

        “这个,我会想办法的。实在不行的话,也只有将厂子给卖掉了。”

        牙关咬紧,秦青眼中透着决绝,对方这一次的目标是自己的家,但下一次可就不只是这一切了,若是波及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那才当真是糟糕了。

        “不要!”

        他的妻子蓦地开口,那厂子乃是秦青十数年来的心血,若是就此糟践了,就太可惜了。

        “我当然知道,但是不行啊。”

        秦青苦笑了起来:“要是不将那笔贷款偿还的话,还指不定对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那刘强化你也知晓,是一个狠角色,若是让他伤了你们娘俩,那我可接受不了。”

        “要不,我们去报警。如何?”

        怀中的婴儿已经睡熟了,秦青的妻子也生出了一丝想法来。

        秦青神色一愣,低声问道:“报警?这可能吗?毕竟欠债还钱,只怕他们未必会接受。”

        “不管如何,总得试一试,不是吗?”

        妻子的劝诫,让秦青生出一丝希望来,他猛烈的点着头回道:“那好。我这就去试一试,看看他们会不会处置。”带着最后一抹贪恋看了两人一眼,秦青离开了家,直接跑到了附近的派出所。

        “你说,有人闯入你家中大肆破坏?”

        值守的骑警抬起头来,他似乎有些不耐烦,毕竟现在都已经是三更半夜了,若非有规矩规定必须要有人值守,他可不愿意待在这里。

        秦青点着头回道:“没错。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出手,将那刘强化给抓起来。别让他继续骚扰百姓,可以吗?”

        “刘强化?可是这无凭无据的,你就让我去抓人,这算什么事儿。而且你也看到了,咱们这里就我一个人,哪里有警力去做这种事情啊!”那民警摇着头,却是不愿意接受。

        秦青更感焦急,连忙劝道:“可是我真的很急啊,若是那人伤到了我的妻子的话,那可怎么办?”

        “但不是没伤到吗?”警察开始推诿了起来:“等真的伤到了再说!”

        “可是,我一家老小真的很危险,就求求你们了,行行好行吗?”

        秦青难掩心头害怕,那刘强化可是出了名的狠人,等到明天再次到来的时候,只怕就不只是打砸几个家具的事情了。

        他的妻子、他的孩子,只怕都会遭到威胁。

        “你这人,怎么老是这么纠缠不放呢?而且人家刘强化一没抢劫、二没杀人,你就这样平白无故说别人的坏话,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叫什么吗?叫污蔑!”那警察越感到不耐烦,都开始赶人了都。

        “可是,我真的很需要你们的帮忙啊。”

        秦青伸出手来,想要抓住对方的手来,但是却被数度推搡了开来。

        心中感到焦躁,他膝盖一软,“砰”的一声却是直接跪在地上:“就算是我求求你们了,可以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逼我吗?”

        眼前之人虽是下跪了起来,但那警察却更感到不耐烦,直接喝道:“我告诉你,就你这样子,我就能以妨碍公务为由,将你扣押下来。明白吗?”

        被这一吓,秦青魂儿都差点没了,整个身子僵在原地。

        自己豁出去老脸去央求对方,换来的不过是更为不屑的打击,这让他感到自己似乎没有了生存下去的意义。

        “你还是快点回去,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明白吗?”

        那警察见时间已经到了,取下外罩罩在身上,此时已经入秋,天寒地冻的,若是不好好保暖的话,是会感冒的。

        警察很快的离开了此地,只留下秦青一个人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难道说,真的是毫无希望吗?”

        整个派出所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秦青觉得自己心中的那一朵火苗,也被这黑暗给吞灭了。

        但他尚且记得自己的妻子,支撑着身子站了起来,身子一晃一晃的,就和他幼时曾经见到过的佛庙之中的铜钟,总是被人用木缒一下一下的敲击着,等到木朽绳断之后,便彻底的停止了声响。

        也不知晓道路究竟在何方,秦青就这样漫无边际的走着。

        天边的一抹晨光亮起,街道之上也渐渐的多出了许多人来,他似乎失去了灵魂,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前之人,直直的撞了上去,若是撞到了和蔼的人,也只会是稍微警告一下,但若是碰到了脾气火爆的,则会被一阵好打。

        当然,也有人认出了他是谁,感兴趣的便直接走上去问了一下,不感兴趣的也只是摇摇头、感慨了一两下之后,便直接舍弃了他就此离开。

        “夫君,您这是怎么了?”

        不知何时,秦青的妻子来到了他的眼前,怀中的婴儿似乎认出了自己的父亲,伸出双手来,口中也是咿咿呀呀的叫着。

        “爸爸,爸爸……”

        胡乱而且没有调子的音节,将秦青唤醒过来。

        他看着自己的妻子,又看了看自己的孩子,一对乌溜溜的眼珠子满是依恋的看着自己,只因为眼前之人乃是自己血肉相连的父亲。

        秦青心中只感到无比的愧疚,低头诉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既然没事的话,那就随我回家吧。”妻子安慰道。

        “家?”

        秦青念了一下,双目已然噙满泪水,“没错。我还有家。”手中传来一股温热的感触,那是他妻子的手,紧紧回握、且走且行,方才重新回到了家中。

        相较于昨日的一片狼藉,今日时候这家中却是干净多了,显然在秦青离开的这段时间内,他的妻子也没闲着,将那些破碎的家具什么的,全都打扫干净,至少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秦青坐在地上,昨天时候家中的椅子都被那刘强化给拆了,只能坐在地上。

        当然,也不知是秦青一人,和他一起坐在地上的,还有他的孩子,只有七八月的小家伙正努力的仰着脖子,对着自己咿咿呀呀着,看起来甚是可爱。

        “来,叫爸爸。”

        秦青伸出手来,让小家伙攀住自己的手来,小家伙双腿努力的站起来,似乎是想要开始行走了。

        当然,此刻的小家伙也不知道是厌倦了、还是无聊了,也没怎么回应,小眉毛皱在一起,正在努力的适应着站起来的感觉。

        现在的他还是太小,尚且不明白如何才能行走。

        “唉。明明早上还听你叫了呢,怎么现在就不叫了?”

        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秦青感到有些失落,明明早上的时候还叫的欢快的很,现在却不怎么叫了,当真是让人感到失落。

        这时,他的妻子端来一碗肉粥来,送到了董青身前,诉道:“他才七个月呢,哪里知道爸爸是什么意思?你昨天晚上都在外面,肯定受凉了吧,还是快些吃点东西,别让自冻着了。知道吗?”说着,又将那还在地上咿咿呀呀的小家伙抱起来。

        经过了一段时间,这小家伙也饿了,小嘴巴一张一张的,应该是想要喝奶了。

        “我知道了。”董青浮现出一丝幸福感觉,将那肉粥端了过来,纳入嘴中。

        将这一碗肉粥灌入腹中,董青这才感到身子暖和了一点,见到自己妻子始终陪伴左右,更是感到开怀,至少他还并不孤单。

        只是一想到那刘强化随时随地都可能来,董青还是感到恐惧。

        那警察局并没有接受自己的报警,若是让那刘强化在家中大肆破坏的话,那自己又该如何面对?

        董青双拳捏紧,眼中露出一抹狠厉来。

        大不了,和对方拼了!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董青身子明显一颤,她的妻子也是露出害怕来,显然是以为那人乃是刘强化了。

        “谁啊!”

        等了一会儿,董青见门外毫无动静,稍微放松了一口气,若是刘强化的话,可不会这般客气,当即问道。

        “是我,王若风。”

        “王若风?”

        董青顿感疑惑,连忙走上前来将门打开,见到眼前乃是一个气宇轩昂的青年,双眉紧皱起来:“请问您来,究竟是干什么的?”

        “哦。我来这里是是想找一个人,帮我解决一些问题。不知道秦青在这里吗?”王若风满脸笑容的问道。

        董青回道:“我就是了。”

        “原来是你?”

        王若风神色一亮,正要抬腿踏入其中,却扫过了那正在哺育的妇人,整个人顿时僵住了,侧过了头避开了那妇人,来问道:“只是我能不能进来?”

        “当然可以。”

        秦青点点头,他的妻子也连忙站起来,抱着怀中的孩子走到了后堂,这时候他方才会转过来,带着几分困惑的问道:“只是你找我来,究竟是所为何事?”

        “这个,是关于我所研制的一个机械的。”

        王若风这才敢踏入房中,忙不迭的自怀中掏出了一张图纸来,诉道:“你看看,关于这车轴一物,您能不能帮我弄好?”

        秦青扫了一眼,露出几分好奇来,问道:“当然可以,只是您这个究竟是什么?”

        “哦。这个是我新进弄出来的一个东西,因为是以汽油味燃料的,所以我将其称之为汽车。”王若风难掩心中激动,继续说道。

        虽然未曾见过实物,但秦青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眼前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又问:“汽车?就和那火车一样吗?只是这东西,究竟是以什么为动力的?若是蒸汽机的话,可无法做的如此之小。”

        “哈哈。这个嘛,当然是我的秘密,还请原谅不能告知。只是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汽车的轴承,你是否能够搞定?”王若风继续问道。

        秦青仔细看了看,良久之后方才摇摇头,诉道:“对不起,只怕很难。”

        “为什么?”王若风问道。

        “你也见了,这车轴不能太粗,要不然便会太重了。而且韧性也要很强,须得承受相当的韧性。若是以前的话,我或许能够帮你解决,但是就我现在的状况,只怕是不行了。”秦青无奈道。

        王若风感到失望,继续问道:“当真不行吗?”

        “没办法,这车轴你只能另请他人了。”秦青回道。

        他也不是不想接受这单子,但是自己本来就已经亏欠许多,若是在这亏本的时候还继续研究,那窟窿只会越来越大,若是无法弥补的话,自己以及家人,那可就真的彻底完蛋了。

        秦青可不想要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陷整个家庭于不顾。

        王若风略有失望,将那图纸重新收起来,对着秦青恭敬一拜,诉道:“虽然没能解决,但是这一次还是感谢你了。”正待离开时候,秦青蓦地抬起声音来,问道:“你那机械,所才去的动力,莫不是内燃机吗?”

        “这个,你知道了?”王若风转过头来,直接问道。

        秦青点点头,回道:“这是自然,毕竟我曾经接触过此物!因为那安艾曾经找过我,说是要我帮他解决其中的一些问题,所以了解了一些东西。而你之所以想要以内燃机代替蒸汽机,是因为蒸汽机太过危险了吗?”

        “没错。”

        王若风露出一丝黯然来,解释道:“你也知晓,那蒸汽机若要工作的话,需要大量的煤炭和水汽,这导致其体积难以压缩。最重要的是,因为高温蒸汽和煤炭的原因,这玩意也实在是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就会闹出事故来。”

        想到让自己好友进入监狱的时间,王若风更是感到不甘心,继续说道:“正是因此,所以我才打算以内燃机代替,防止秦直道蒸汽摊铺机爆炸伤人案再度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