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探缘由动力不行,为求解寻访安艾

第八十八章探缘由动力不行,为求解寻访安艾

        “这,还请原谅晚辈无能,不知先生为何会有这般感慨?”

        王若风双目微动,自对方眼角之处扫过,察觉到包铭那隐藏在心底的无奈。

        包铭神色黯然,苦笑了起来:“你应该知晓之前的罢工了吧。”

        “当然知道。难道说先生因为这件事情而收到了一些影响?”王若风点了点头,之前那场罢工波及甚重,对长安的影响一直延伸到现在,直到现在也未曾消解。

        “哈。也不能说是影响。只是厌倦了吧,毕竟努力了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却是这般的下场,你说让我们如何是好?”包铭露出一丝恼怒来,很显然对政府对长安钢铁厂的处置并不怎么接受。

        王若风一时哑然,察觉到对方明显对政府存在着相当的不悦,低声问道:“这个,又该怎么说呢?”他的父亲曾经是赤凤军战士,也曾被任命为一方官员,虽然现在早已经因老致仕了,但对政府却相当的尊重,耳濡目染之下,王若风自然也对现在的政府相当赞同,不知为何包铭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唉。和你说你也不懂,只是突然感到茫然,毕竟我除了会打磨齿轮之外,也没别的手艺,若是就此离开的话,也不知道还有哪里能去。”包铭眼中透着茫然,不知晓自己接下来又该前往何处。

        确实,若是仅凭打磨齿轮的手艺,包铭的确是一流水准,经过他的手,每一个齿轮都严丝密缝,不会出现一毫差错。

        但是这也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这手艺局限性太小了,在寻常的生活之中根本排不上用场,就算是想要找工作的话,除了这长安钢铁厂之外,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提供。

        若是就此放下这手艺,包铭更是不甘心,毕竟是自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所磨练出来的,终究还是不情愿放下。

        王若风心中微动,连忙诉道:“既然如此,那你不妨到我那里去,如何?”

        “你那里?你能有什么东西?”包铭轻哼一声,露出一丝怀疑来。

        谁不知道,为了建造这长安钢铁厂,包括那苏家还有政府,前后十年内投入了至少上千万贯钱,这才拥有如今雄厚的资本,虽然因为孙鹏的一把火,厂中损失不少,但若是恢复过来,却也不是别人所能对抗的。

        王若风身子微震,旋即说道:“确实,我那里远不及长安钢铁厂庞大,但却也胜在颇有些技术,若是你愿意加入的话,定然能够一展才华,而不是就这样归于平淡。”

        “哈。你这口气,也未免太大了吧。”包铭轻笑一声,却是摇了摇头,然后道:“只可惜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会被蛊惑的我了,你这说辞可说服不了我。”言辞中未免透着些许轻蔑,毕竟他在长安钢铁厂待久了,于是就对其他厂子产生一丝蔑视来。

        王若风并不感到惊讶,作为技术人员,向来都有着自己的傲骨。

        他露出几分懊恼来,然后诉道:“哈。你还没有问呢,怎么就这么确定我那厂子不行呢?再怎么说,这世界第一个无需铁轨、不必借着驮马拉扯的机械摊铺机,就是在我那厂子诞生的。”

        “嗯?你是说,造成了秦直道农民伤残案的摊铺机吗?”包铭露出几分好奇来,追问道。

        若是寻常之人,他只会将其当做夸大其词,但若是那摊铺机的话,包铭却是有过一些关注,毕竟这玩意曾经造成一定的轰动,而且那令整个机械可以运转的动力装置,也让包铭特别的好奇,想要弄清楚其内部的构造。

        王若风心中窃喜,点着头回道:“没错。就是此物。”神色一暗,露出几分无奈来,诉道:“只可惜因为这东西泰国简陋,竟然造成了这种事故,所以我就想要将其改进一下,不在发生之前的事情来。”无比真诚的看着包铭,劝道:“正是因此,所以我才来到这里,希望你能够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这,你对我倒是充满信心——”

        包铭不免感到紧张,言辞虽是推脱,但话语之中却不免带着几分兴奋。

        王若风察觉到对方变化,又是加了一句:“当然,要不然我为何来找你们呢?而且这事儿再难,还能难过当年主公起兵之难吗?既然如此,那你何妨和我一起去试一试,若是当真能够成功的话,那可就是一桩大事,若是就此青史留名,也有可能。”

        “好吧。那就听你一言。”

        包铭也感觉体内鲜血似是开始沸腾开来,让自己一身本事就此荒废下来,并不是他所希望的,若是能够用在这汽车之上,也许还能够起到一定的用处。

        秦青笑了笑:“你既然愿意,那就很好了。”

        既然坐下了决定,三人一起来到了王若风的工厂之内,因为之前曾经发了工资,厂中的工人也消停下来,不仅仅趁着这个时候将整个工厂翻新了一下,而且还将那机械摊铺机给修理了一下,没有了之前破破烂烂的样子。

        王若风见着这一切,嘴角不免翘了起来:“看来这些工人也非是无理之人,若是能够按时发放工资的话,也能够做好事情的。”毕竟对那些工人来说,若非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当然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当然,对于包铭来说,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那正停在房内的巨大的摊铺机。

        他直接掠过众人,一脚踩在了上面,用手抚摸着那巨大的蒸汽机,然后诉道:“这就是你们所弄出来的摊铺机吗?”为了能够驱使这硕大的机械装置,王若风众人当初直接采用了一台蒸汽机,虽然受制于体积、重量等等原因,这蒸汽机乃是最小型号的,但依旧有一人大小。

        王若风阖首回道:“没错,就是这个。”

        “主意是不错。只可惜你们这才用的方案,也实在是太粗糙了吧。”包铭摇着头,明显是透着一些恼火。

        王若风面生惭愧,回道:“这个,当初我们也是赶时间,所以才弄的这么简陋的,要不然如何会找到你?就是为了能够解决这玩意的安全问题。”当初在弄出了这摊铺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发现了这玩意毛病多多,经常是走个两三天就直接抛锚,要么是齿轮卡死了,要么是车轴断裂了,众多的问题全都出现过。

        也因此,所以何赛以及周培岭就常驻现场,确保在这机械出现问题之后,能够尽快的将其解决掉。

        而他们也策划着第二代的摊铺机,只可惜还没研制成功之后,那事故就已经发生了。

        包铭敲了敲那蒸汽机,无奈道:“别的我就不说了,但是这蒸汽机就是最大的问题。为了确保安全以及性能,这玩意必须要换掉。火车倒也罢了,依靠着铁轨的承重,当然可以做到很大。但是这摊铺机不行,仅仅依靠自身的动力,根本无法做大。而且这蒸汽机不仅仅需要大量的燃料,而且还会产生高温蒸汽来。这些都是危险源,若是不解决的话,随时随地都会产生问题来。”

        只是看一眼,包铭就知晓眼前的这玩意究竟有多么的不靠谱了,也难怪会发生摊铺机伤人事件了。

        若是放在长安钢铁厂之中,这东西压根就不会出现,就会直接以不靠谱的理由给否决掉了。

        “这个,若是换了这蒸汽机的话,那这玩意又该如何运转?”王若风忐忑起来,虽然心中可惜,但对方说的话也有道理,他自然不可能拒绝。

        只是这蒸汽机乃是摊铺机动力来源,若是没有了这蒸汽机的话,那整个摊铺机也就等同于被拿了心脏,根本就是死了一样。

        包铭一时皱眉,在脑中思考了一段时间之后,方才诉道:“我倒是认识一个人,若是他的话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本事,将这个人请来了。”

        “谁?”王若风追问道。

        包铭深吸一口气,然后诉道:“安艾!”

        “安艾?你是说那个曾经大闹崇文书院,结果被直接驱逐的安艾?”王若风心中一紧,不免感到了紧张。

        说道这安艾,却是崇文书院出来的一个奇人,此人天资相当出众,仅仅不到十五岁的时候就靠着状元身份踏入崇文书院之内,若是这样的话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安艾在崇文书院之中学习的时候,竟然口出妄言,直接点出孔孟之道乃是虚伪之道,更认为古往圣贤之道,也全都是邪门歪道,更在崇文书院之中推广自己所弄出来的天理之说。

        他这行径,自然惹怒了崇文书院众多学子以及教习,被直接赶出了崇文书院,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被辞退的学子。

        包铭点点头,回道:“没错,就是此人。”

        “这个。若是他的话,那可真的是糟糕了。”王若风脸色差了很多,想到安艾的诸多行径,便感到害怕。

        这个世界,依旧是儒家的天下,纵然萧凤多年以来推动实学、致力于传播格物致知之说,但儒家学说依旧是根深蒂固,而他不过是一介寻常书生,哪里敢和偌大的儒家子弟对抗?

        秦青也感到好奇,问道:“那厮行踪成谜,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他接触过?”

        “实不相瞒!作为一位技师,我曾经被他邀请,帮他磨制一些东西,这才知晓他最近所做的一些事情来。”包铭苦笑道:“要不然,我哪里能够知晓他的存在?”

        王若风虽是感到紧张,然而一想到自己如今处境,若是不将真正可以运转的摊铺机弄出来的话,那自己包括周培岭等人,可就当真是万劫不复了,便追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可否帮我介绍一下?”

        “当然可以。只是我不确定,他是否愿意出手帮你。”包铭回道。

        王若风也是感到紧张,眼中透着几分期待:“这个不劳您挂心,等到见到他的时候,我自然有办法说服他。”

        虽是打定了主意,但眼下天色一暗,两人只好现在这里歇息了一宿,等到次日的时候方才准备前往那安艾隐居的地方。依着包铭的嘱咐,王若风包了一个马车,然后就驱策着马车朝着南方走去。

        长安南方乃是秦岭,这一带山势崎岖,向来都是少有人烟,乃是人们隐居的良好地方,自古以来就多有道士隐居此地。

        那安艾选择在这里定居,大概也是存了避开世人的心思吧。

        大概走了一整天,等到傍晚的时候,王若风和包铭两人方才抵达秦岭,因为接下来的路途都是山路,两人只好舍弃了马车,先在山脚的酒楼之中留宿了一宿,等到第二日吃饱喝足之后方才开始爬山,直到中午的时候,方才来到了一处山崖之前。

        “那人就隐居在这里面吗?”王若风双眉微皱,露出几分疑惑来。

        并非他心中困惑,实在是因为眼前完全是一整块岩石,四下看了看更是看不出丝毫踪迹,根本就没有人生活的痕迹。

        包铭点点头,诉道:“没错。那人就在这里。”

        他曾经被那安艾邀请到了这里,所以对这里记忆深刻,四处看了一下,便走到了一处山石之前。

        王若风这才注意到在这块山石中央,有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头,这这石头有些特别,外面呈现出青铜色,因为被草木遮住,所以若是不仔细寻找的话,根本就无法找到。

        包铭将手放在这山石之上,然后猛的摁了下去。

        “轰隆”一声响,顿时将王若风给惊醒了,抬头一看却见到悬崖边上的一块石头竟然朝着下面跌落下来,正要害怕的时候,这才注意到那石头速度貌似快捷,其实相当稳定,这才放下心来。

        “这个,莫非是那个家伙弄出来的?”王若风若有所思。

        大概过了数秒之后,这山石方才落了下来,停留在山脚之下。

        王若风看着惊讶,说实在的类似的装置他不是没见过,但多数是依靠着机械动力来起到作用,但是这山石外面既没有绳索,山崖之上也没有轨道什么的,这让他感到好奇,想要知晓这究竟是采取什么手段,方才令其能够做到这般程度。

        包铭站了上去,对着王若风招了招手,诉道:“现在可以上来了。”

        “这,坐在这上面的话,就可以见到那人了吗?”王若风点点头,双足虽是站在这山石之上,然而心中却还是感到发毛。

        包铭笑道:“没错。而且你也知晓,安先生并不喜欢见人,所以才弄出了这个机关来。但你若是见到了他的话,就可以知晓,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前提是,别惹到他。”

        “这个,我自然知晓。”

        王若风为之忐忑,身子随着山石的上升而上升,这让他感到不安,尤其是那山风越来越烈,更是让他为之害怕,生怕一不小心就跌落下去。

        这山崖足有百丈之高,若是掉下去的话,只怕是会粉身碎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