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受邀请长安来访,法院内案件依旧

第九十章受邀请长安来访,法院内案件依旧

        在众人的目光之中,这个相当简陋的机械足足运转了一个时辰,此刻正值半夜,但是他们却毫无睡意,直到这玩意彻底消停下来,方才回过神来。

        安艾走上去,将旁边接着的油桶拎了一下,嘟囔道:“原来是没有煤油了?”

        “这东西,是用煤油作为动力吗?”包铭看着眼前的一切,若有所思了起来。

        作为赤凤军建立的第一座钢铁厂,长安钢铁厂的技术自然是顶尖的,那奔驰在铁轨之上的火车,皆是自长安钢铁厂中生产的。

        安艾面露得色,微微昂起的下巴,显示出他相当高兴,也没有隐藏其原理的心思,就开始解释起来。

        “没错。你也知晓那蒸汽机的原理,乃是将高温沸腾的蒸汽冲入气缸,令其产生庞大的压力,进而让其能够推动车轴旋转。”

        “但是这有个问题。受制于蒸汽温度的原因,这蒸汽机的动力提升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就无法提高,除非增加气缸的容积外就没有别的方法,再加上那提供动力的锅炉,导致蒸汽机根本无法压缩。”

        王若风眼神热切的看着那模型,从眼前这个只能运转不到一个时辰的机械装置,他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未来。

        “所以你就将煤油和空气混合,然后令其在气缸之中燃烧,燃烧产生的高压空气,自然就会推动活塞,让力杆活动起来,让其带动车轴运转开来。我说的对吗?”

        一脸兴奋的看着安艾,王若风越发渴望能够劝说对方,将这东西带回去好好研究。

        他相信,只要这玩意完成的话,那自己所研制的汽车定然可以焕然一新,绽放出崭新的光彩。

        “哦?没想到你竟然知道这玩意的原理?”

        安艾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王若风,大概是为眼前这人能够一口道破自己想法而感到吃惊吧。

        王若风颇为骄傲的点点头,回道:“那是当然!”

        他父亲曾经是在工部担任过技术官僚,也曾经被提拔为铁道部侍郎官,耳濡目染之下,对机械当然也有一些认知。

        “所以你到这里来,就是想要得到这内燃机吗?”安艾指了指那装置,继续问道。

        王若风大方的回道:“没错。而且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出山,帮助我将这什么……内燃机改进一下,令其能够真正的运用到汽车之上。”

        “哈。你这厮倒也真诚,不似那崇文书院的人,最会作伪了。”安艾笑了一声,言辞中并未掩饰对崇文书院的鄙夷,末了又看了一下王若风,问道:“对了。看你样子,也不是什么平头百姓,莫非是崇文书院的人?”双眉之中,已然透着敌视,很显然对崇文书院并没有多少的尊重。

        “这个,在下乃是真理学院出来的,并非崇文书院之人。”王若风躬身拜道。

        长安之内,因为国民两党的互相对视,导致斗争越发的白热化,真理学院之中的学子被崇文书院之人所排斥,崇文书院之人也被真理学院之人所敌视,两者经常因为各种原因而争斗不休。

        这般状况,纵然是萧凤有心解决,也无法彻底根除,只能坐视一边,防止事态持续爆发。

        安艾稍感意外,念了一下:“真理学院?这是什么?”

        他离开长安超过十年,除却了购买一些材料外就不曾离开,所以对长安的动静并不十分清楚。

        “是家师所创办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和崇文书院所对抗。安先生若是有心,也可以到真理学院来一下,学院之类人才济济,定然不会让你失望的。”王若风明锐察觉到对方心思,立时便提出了自己的邀请。

        安艾有些意外,口中念叨:“难道说,我真的落伍了?”长期的闭塞,虽然让他在个人领域造诣颇深,然而却也导致其性情近乎冷淡,对外界之事并不是很熟悉。

        包铭也从旁劝道:“没错。我觉得你也应该出来了。说实话,老是呆在这里并不好。毕竟这里条件太差了,而且你若是到长安去看一下,就知晓这几年变化的确很大。”

        “好吧,那就且随你们去看一下。”

        两人如此恳切,安艾当即下定决心,抬起头来对着两人诉道:“只不过我在这里生活的时候,也写了许多的书稿。这些书稿若是不好好整理一下,只怕会遭到毁坏。所以可能要耽搁一下,可以吗?”

        “当然!”

        两人应了下来,旋即就见安艾将那办公台之上放着的一卷书拿起来,带着这卷书走出此地,却是来到了旁边的书房之内。

        和之前工作室那毫无窗户,内部近乎封闭并无空气流通的样式不一样,这书房却是开阔无比,而且还在南北两侧开有窗户,足可让天上的月华照入房中,东西之处则是被书橱取代,书橱之上放满了各类书籍,应该是这些年内安艾研究所写成的书稿了。

        眼中透着怀念,安艾走到书橱之前,从上面取过一卷书稿,这书稿之上写着他的积年累月的心血。

        “唉。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而我不在这的这段时间内,你们就先好好的呆在这里,若是有朝一日能够回来的话,定然将你们整理妥当,好让你们重见天日。”

        口中说着,安艾眉梢也是紧紧皱起,侧眼扫过了两人,诉道:“你们两个,帮我将这些书稿搬到阁楼之上吧。毕竟只有那里,才能够完好无损的保管好这些书稿。”

        “我们知道了。”

        王若风和包铭不敢怠慢,连忙走上前来,将这些书稿搬起来,依着安艾的吩咐,将这些书稿运到了这石屋顶部的阁楼之中。

        这阁楼位于那风车之中,四面都是以砖石垒砌而成,可谓是风水不侵,而且地方隐秘很少有人会找到,最是适合收藏珍贵东西的地方了。

        三人忙了一晚上,这才将这些书稿收藏好。

        等到弄好之后,三人也感到疲惫,先是在这里歇息了一天之后方才离开,等到回到长安之后,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这里,就是长安?”

        安艾凝神望去,感到有些陌生。

        来回的人群、川行的马车,还有整洁的地面,都令他生出一种与世隔绝的错觉。

        尤其是远处呼啸而过的火车,更是让他生出一些好奇心来,想要知晓这火车究竟是如何运转的,只因为这火车太过迅速,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追上,只好作罢。

        王若风点点头回道:“没错。就是这里。只是安先生,若是您在这里没有住处的话,不如先到我那里居住一宿。如何?”

        此刻,包铭因为家中有事早就离开了,只留下两个人在这火车站等车。

        “不了。”

        出乎意料的是,安艾却是摇摇头诉道:“先告诉我政务区在哪里,我准备去见一个老友?”

        “老友?”

        王若风有些诧异,之前他看到安艾隐居模样,还以为此人没有朋友呢。

        安艾点点头,话音之中带着几分迟疑来:“没错。我和他曾经是好朋友,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晓他最近状况如何?”

        “好吧,那你就随我去一趟吧。正好,我也想要见一个人。”王若风虽是惊诧,但是一想自己离开长安也有些时日了,又因为安艾的缘故勾起了自己的记忆,于是就想要去了解一些周培岭案件进展如何。

        审判案件的乃是法院,而那法院也正好在政务区,可以说是正好顺路。

        领着安艾坐上一个马车之上,王若风就陷入沉思之中,暗暗紧张起来:“唉。希望那案件,能够顺利结束。要不然这么拖着,可不好啊。”

        约莫过去了一个时辰,两人一共换了三辆马车,方才抵达了政务区。

        相较于三十年前,这长安城为了容纳进城的百姓,可是扩建了数倍有余,纵然有所准备,但是道路依旧壅塞,所以马车的行驶速度也下降了不少。

        自马车之上下来之后,王若风见安艾一副茫然模样,料定对方只怕也不知道如何寻找自己的好友,继续追问道:“对了,你要找的那位好友是谁?若是我认识的话,可以帮你找一下。”其父亲曾经是政府官员,所以他也对一些官员甚是熟稔,所以觉得自己能够帮助安艾。

        “嗯。他姓巴,名立名,字经武。十年之前,他曾经和我说过,说是要让天下人都知晓铁路的用途,若是我所料没错的话,他应该是进入了铁道部了。”安艾有些紧张,当初誓言未曾忘却,但时间素来喜好愚弄人,若是这其中出现了变故的话,也许巴立名并不会出现在这里。

        王若风口中念叨了一句,随后摇了摇头,无奈道:“这个,我只怕是帮不到你了。”

        政务区官员太多,至少也有上千位,王若风充其量也就认识一些诸如萧景茂、杨承龙这一类的有知名度的官员,亦或者是诸如中央警察局院长王路、长安府州级人民法院郑隆这一类需要直接接触的人,其他的那就爱莫能助了。

        安艾眼神一暗,有些失落的回道:“不管如何,还是多谢你了。而且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去做吧,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接下来的,我自己会做。”

        “好吧,那你可要小心一点,明白吗?”王若风警告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这里,径直朝着长安府州级人民法院奔去。

        为了方便审理案件,萧凤将整个法院分为国级、州级、县级三个等级。

        国级基本上不负责具体案件审核,只负责针对法律条文进行解释,州级和县级则是负责具体案件管理,但是因为职能不同,所以州级一般只负责牵涉到官员一类的案件,而县级法院则是负责民间案件审查,再加上每年都会排到各处的巡回法院,共同组成了整个法院体系。

        周培岭案件发生之前,曾经为官身,自然归为长安府州级人民法院管理。

        一路来到法院之前,王若风就见到自己所聘请的律师钱凌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快步走了上去将其拦下,问道:“案件审判的如何?”

        “唉。还是那样子。那些证人一口咬定,乃是周培岭所指使的,我也没办法。”钱凌摇摇头,无奈道。

        王若风一时惊呆,厉声问道:“这样的话,那我兄弟岂不是会死?”

        谁不知晓,萧凤自入住长安以来,对法律的制定相当严苛,若是被判了刑的,基本上就没有翻案的可能,纵然是当朝官员也是如此。

        “这个,我也是尽力了。”钱凌脸上也带着亏欠,毕竟自己收了对方的钱却并未办成事,这让他也抬不起头来。

        “那就没别的办法吗?”王若风并不甘心,继续追问道。

        钱凌摇摇头,回道:“没办法,对手乃是那个宋恩。以他的手段,我是决计无法对抗的。”见王若风依旧是焦急无比,又道:“不过你也不是没有办法。按照程序来说,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你还有一次申诉的机会。若是向法院申诉的话,应该还能够争取到一些时间。”

        “真的吗?”王若风眼中泛起一些光彩。

        钱凌阖首回道:“没错。毕竟主公也说了,为了避免有冤假错案发生,被告方有两次申诉的机会,让法院重新审判。当然,若是两次申诉的机会用完的话,那就真的完了。毕竟,法院也不可能就为你一个人而开办,不是吗?”

        “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吗?”

        王若风稍微安心,立时喝道:“既然如此,那你就给我准备申诉。知道吗?”

        “这个,当然可以。只是这花销?”钱凌搓动着食指和拇指。

        王若风露出一些厌恶,自怀中取出一块银元,丢给对方:“这些钱够了吗?”

        “当然够了。”钱凌眼中一亮,立时调转身来,重新走入了法院之中。

        王若风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心中也是想起远在淳化的罗旻,暗道:“希望你们,能够尽早的找到证据,要不然咱们可就真的全完了。”

        能够拖到现在也没有审判,他也是竭尽全力了,接下来的那当真只有听天由命了。

网站地图